美國前財長、保爾森基金會主席亨利·保爾森認爲中國央行數字貨幣本身不太可能破壞美元的霸主地位,但它會促進人民幣國際化的努力。

原文標題:《美元的未來》
撰文:亨利·保爾森,美國前財長、保爾森基金會主席

英文原文首發於 5 月 19 日美國《外交事務》雜誌,以下爲保爾森基金會發布的原文譯稿。

美前財長保爾森:數字人民幣將促進人民幣國際化,提升人民幣全球地位

3 月下旬,全球金融市場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混亂中崩潰。國際投資者立即向美元尋求庇護,就像他們在 2008 年金融危機期間所做的那樣。美聯儲不得不向全球的央行提供大量美元。二戰結束 75 年後,美元的霸主地位絲毫沒有減弱。

美元的持久霸主地位有點不可思議,尤其是考慮到新興市場的崛起和美國經濟的相對衰落(從 1960 年佔世界 GDP 的近 40% 下降到今天的 25%)。但是,美元的地位將經受考驗:一是華盛頓能否戰勝新冠病毒疫情,二是疫情後美國能否通過經濟政策,用幾年的時間管理好國債並控制住結構性財政赤字。

美元的地位很重要。美元作爲全球主要儲備貨幣,使美國可以對美元資產支付較低的利率。同樣重要的是,它使美國能夠承受更大的貿易逆差,降低匯率風險,並讓美國金融市場的流動性更強。最後,它對美國的銀行有利,因爲它們能更多地獲得美元資金。

美元能夠長期保持這樣的地位是一個歷史性的反常現象,特別是在中國崛起的背景下。中國的人民幣是截至目前最有可能取代美元的貨幣。中國的經濟體量、未來的增長前景、與全球經濟的融合,以及人民幣加快國際化的努力,都有利於人民幣發揮更大的作用。但是,這些條件本身並不充分。中國在金融科技領域備受矚目的成功,包括快速部署移動支付系統和中國人民銀行最近推出的數字人民幣試點項目,都不會改變這一點。央行支持的數字貨幣並不會改變人民幣的根本性質。

在人民幣真正成爲主要的全球儲備貨幣之前,北京仍然需要克服重大障礙。在其他轉型措施中,北京需要在轉向市場經濟、改善公司治理、發展高效規範的金融市場,和贏得國際投資者的尊重等方面取得更大的進展,以便北京能夠取消資本管制,將人民幣變成市場定價的貨幣。

華盛頓應該清醒地認識到,在與中國的競爭中,究竟什麼是真正的利害關係。美國應該保持其在金融和科技創新方面的領先地位,但沒有必要誇大中國數字儲備貨幣對美元的影響。最重要的是,美國必須維護當初創造美元霸主地位的條件:植根於穩健的宏觀經濟和財政政策且充滿活力的經濟;透明、開放的政治體制;以及在國外經濟、政治和安全方面的領導地位。簡而言之,維持美元的地位不會由中國的事態而決定。相反,它幾乎完全取決於美國經濟能否適應後新冠病毒時代,並繼續充當成功典範。

中國在金融科技領域的競爭

許多從中國回來的人都會激動地說,中國已經成爲無現金社會。無論是在街角商店買零食還是給乞丐施捨,現在一切都通過智能手機和二維碼(可掃描的方塊狀條形碼)來完成。在 ATM 機排隊取款已成爲過去的景象。中國公司在金融科技領域的競爭力越來越強,而中國消費者是其最大的用戶。

這些事實經常讓評論員認爲,中國金融科技的主導地位可能很快就會危及美元的全球地位。其實無需過於擔憂,美國在金融科技領域也並非處於落後地位。中國並非金融科技的先驅,只是快速採用和推廣了金融科技而已。中國的科技巨頭阿里巴巴和騰訊在創造服務方面發揮了引領作用,讓數字交易變得更加高效,同時挖掘了無銀行賬戶的龐大客戶市場,特別是在中國農村地區。這些服務的使用量非常驚人。以 2018 年爲例,中國的移動支付交易額達到 41.5 萬億美元。

這一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爲中國現有的金融基礎設施已經過時,而且國有銀行系統效率低下。同樣重要的是,信用卡在中國從來沒有被廣泛使用,所以當智能手機變得便宜和普及的時候,從依賴現金的經濟直接躍升到移動銀行是自然而然的。

更重要的是,儘管中國已經變得「無現金」,但許多美國人也很難想起,除了進行小規模交易以外,他們最後一次使用現金是什麼時候。他們可以將錢從一個銀行賬戶瞬間無縫地轉移到另一個賬戶。Venmo 和 Apple Pay (蘋果支付)等移動支付服務與支付寶和微信同樣好用。但總的來說,美國人還是更喜歡信用卡,因爲使用信用卡和使用手機一樣方便,而且現有的金融基礎設施安全、穩健、可靠。

中國的科技公司加大了創新力度,以滿足消費者的需求,並彌補中國金融基礎設施的不足。此外,他們已經開始在發展中市場部署這些技術。還處於發展初期的經濟讓智能手機得到快速應用,從而爲中國公司贏得市場份額提供了巨大的機會。

美前財長保爾森:數字人民幣將促進人民幣國際化,提升人民幣全球地位

形式相對於功能

儘管中國央行最早可能會在今年推出數字貨幣,但頭條新聞誇大了它的實際變革性。那些擔心這一發展可能預示着美元霸主地位終結的人誤解了,雖然貨幣的形式可能會發生變化,但其本質並沒有發生變化。

數字化的人民幣還是中國的人民幣。沒有人在重新發明貨幣。用於交易的代幣可能不同,但中國若要獲得儲備貨幣的地位,就需要達到與貨幣發行人相同的標準。而且,儘管中國政府推動使用人民幣來進行貿易交易結算,以促進人民幣的國際化,但石油和其它主要大宗商品仍以美元計價。

美元作爲全球儲備貨幣的特權並不是命中註定的。美元的優越性是歷史的偶然性、二戰後的地緣政治條件、美聯儲的政策,以及美國經濟的規模和活力等因素綜合作用決定的。今天,美元的「天然壟斷」似乎是國際體系中的常態。但在 20 世紀上半葉,美元和英鎊作爲儲備貨幣基本上是勢均力敵的。

隨着時間的推移,國際貨幣體系可能會再次給予兩種或兩種以上的全球儲備貨幣相對同等的權重。人民幣是一個主要的競爭者,因爲它已經與日元、歐元和英鎊一起成爲儲備貨幣。而在不發生重大災難的情況下,中國在可預見的未來將成爲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中國也將成爲第一個從新冠病毒危機中復甦的主要經濟體。

儘管如此,人民幣能夠與美元並列成爲主要儲備貨幣並非定論。要達到這樣的地位,中國需要改革經濟並發展資本市場,而這些都是困難重重的任務,而且涉及到複雜的國內政治因素。近年來,中國需要這類轉型的雄心壯志到目前爲止還沒有實現,例如到 2020 年將上海建成一個成熟的全球金融中心。當存在資本管制而且貨幣不是市場定價的時候,金融中心是建不成的。人民幣作爲主要儲備貨幣的前景也是如此。

儘管北京支持的數字貨幣本身不太可能破壞美元的霸主地位,但它肯定會促進中國人民幣國際化的努力。在委內瑞拉等貨幣不穩定的國家,數字人民幣是一種有吸引力的本幣替代品。像騰訊這樣的中國公司,在非洲和拉美等發展中國家已經擁有相當規模的業務,可以繼續擴大在這些國家的業務版圖,引領未來的數字人民幣搶佔市場。這將有助於提升人民幣的全球地位,併成爲中國在海外投射經濟和政治影響力大戰略的一部分。

鼓勵美國創新

就目前而言,美國不應該擔心美元作爲全球儲備貨幣的霸主地位終結,而是應該擔心私營部門部署新的金融技術的能力。數字貨幣並不只是中國的想法,也不只是央行的事情。美國的私營部門也有數字貨幣和移動支付等金融創新。

美前財長保爾森:數字人民幣將促進人民幣國際化,提升人民幣全球地位

同時,這些新技術也存在固有的風險。如果沒有強有力的數據隱私保障,這些技術的廣泛採用將會困難重重。此外,這些新技術可能會爲洗錢和其他非法金融活動提供便利。這些都是合理的擔憂。

長期以來,硅谷和華爾街在創造金融創新、新的數字交易平臺和新的貨幣形式方面一直處於領先地位。如果這些創新的成果得以實現,美國公司就可以創造出世界上最好、最安全、最可靠的數字貨幣,並強有力地控制非法金融活動。由此帶來的效率提升和交易成本的降低將給消費者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

因此,決策者需要在降低這些新技術的風險和支持美國私營公司創新能力之間取得謹慎的平衡。危險的是,過於熱心的美國監管機構可能會提高美國公司的准入門檻,使其無法爲那些喜歡數字金融而非傳統銀行業務的客戶,以及世界各地沒有銀行賬戶的消費者提供服務。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這個羣體大概有 20 億人,其中大部分居住在金融市場薄弱、貨幣不穩定的發展中國家。

美元的卓越地位始於國內

可以肯定的是,美國需要認真對待中國這個強大的經濟競爭對手。但說到美元的霸主地位時,主要的風險不是來自北京,而是來自華盛頓本身。美國經濟必須持續激發全球公信力和信心。如果不能做到這一點,隨着時間的推移,美元的地位將岌岌可危。

美元的地位代表着美國政治經濟體制健全的基本面。爲了維護美元的地位,美國經濟必須繼續成爲其它國家效仿的成功典範。而這就需要一個能夠執行政策的政治制度,讓更多的美國人蓬勃發展,實現經濟繁榮。此外,還需要一個能夠維持國家財政健康的政治體制。歷史上沒有哪個國家在不保持長期財政審慎的情況下仍然保持領先地位。美國的政治制度必須能夠應對今天的經濟挑戰。

美國的海外經濟政策選擇也非常重要,因爲它們會影響美國的信譽,並在很大程度上決定美國影響全球形勢的能力。爲了保持這種領導地位,美國應當倡導調整和更新管理貿易、投資和技術競爭的全球規則和規範,以反映 21 世紀的現實。

華盛頓還應該意識到,美元的霸主地位使單邊制裁成爲可能,但這並非沒有成本。以這種方式將美元武器化,可以激發美國的盟友和敵人發展替代性儲備貨幣,甚至有可能聯手做這件事。這也正是歐盟一直努力推動在國際交易中使用歐元的原因。

同樣的道理,人民幣是否加入美元作爲主要儲備貨幣,將完全取決於中國如何重塑經濟。但是,如果中國政府成功實施所需的改革,將創造一個對美國商品和服務出口更有吸引力的經濟,併爲在中國經營的美國公司建立一個更公平的競爭環境。這些變化將使美國受益。

一個國家的貨幣對其持有者的價值,歸根結底反映的是這個國家經濟和政治的基本面。在新冠病毒危機之後的幾年裏,美國如何崛起將是一個重要的考驗。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國家必須制定宏觀經濟政策,讓管理國債和結構性財政赤字變得更加可持續。同時,國家不能揮霍維持其經濟實力的基本面,而這一切都植根於創新精神和有效的政府。如果華盛頓能夠堅持這一路線,我們完全有理由對美元充滿信心。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