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thetix 是以太坊上最複雜的智能合約之一,選擇 Optimistic Rollup 擴容是出於技術考量。

推薦閱讀:《鏈聞精選好文|全面讀懂以太坊開發重點「二層擴容」

原文標題:《爲什麼 Synthetix 選擇 Optimism 擴容方案?》
撰文:Kain Warwick

DeFi 的興起發出了一個清晰的信號:以太坊需要在 ETH2.0 之前實現擴容,但要在 DeFi 生態內保持可組合性還需要在同一個擴容方案上協調。

Synthetix 的擴容權衡:Optimistic Rollup 有何優勢?

幸好,市場是非常擅長預測和解決這樣的困難的,我們現在已經有非常多的擴容技術上線了。我們與多個主要擴容技術變體的團隊進行了對話,且經過對它們逐一評估,我相信 Optimistic Ethereum 是在社區裏最可能達成共識的擴容方案。

這篇文章會詳述我爲何如此相信,且社區裏對上線 Optimistic Ethereum 的憂慮,我也將進行迴應。它還將給出在主網實現 OVM 的 Synthetix 變體所需的治理過程設計,以及說明何種情況下另一種擴容技術可以替代 Optimistic Ethereum。本文旨在確保就 Synthetix 遷移到 Optimistic Ethereum,社區成員能有達成共識所需的信息。

如果你還未閱讀 Vitalik 的文章 《以 Rollup 爲中心的以太坊路線圖》(A rollup-centric ethereum roadmap),本文是圍繞它的論述展開的,但 Vitalik 的是自頂向下的,而我這篇是自底而上的,着眼於 DeFi 項目需要擴展什麼,以及爲什麼 Optimistic Ethereum 能滿足這些要求。

社會共識

我感覺「不停做出權衡取捨」好像變成了我的新口頭禪。但它是對的——完美的擴容解決方案是不存在的。每種方法都有其重要的權衡,而每種擴容技術的具體實現又有進一步的低層次權衡。所有這些都以一個高風險的元協作機制爲基礎,因爲光是選擇正確的設計和權衡是不夠的,我們還必須對其他人最有可能選擇的方案進行優化。因此,擴展變成不只是一個技術上的難題,它還是一個社會協作博弈。

當我第一次閱讀關於 Optimistic Rollups 的內容時,當時我們的 gas 費還沒有很高。無論是對於技術還是社會上的難題,它看上去都像是個優雅的解決方案,但我已經意識到,無論我們選擇哪種擴容方案,我們都需要與其他項目合作。

Uniswap 的 Unipig 演示給了 Optimism 收穫社區共識一個很好的機會,因爲它與以太坊上最知名的項目之一合作了。因此,我選擇參與這個解決方案,不僅在如何解決 DeFi 特有的困難上給 Optimism 提供反饋,還協助他們在社區裏引導社會協作。

Synthetix 的擴容權衡:Optimistic Rollup 有何優勢?

技術因素

對於 Synthetix 來說,Justin Moses 既是它的幸運也是它的詛咒。他爲 Synthetix 樹立了不輕易妥協的、嚴謹的工程文化,但他對認知負載的討厭程度是在軟體動物界外少見的。這意味着,把 Synthetix 部署到 Layer2 上需要在最小化風險與減少對代碼庫的任何修改之間達成微妙的平衡。遷移期間在 Layer1 和 Layer2 上運行兩個並行的、不同的代碼庫,這種做法我們是絕不會同意的,因爲遷移甚至都不會實現;而如果這意味着用另一種語言重寫合約的話,就更加不可能發生了。

Synthetix 是建在 Ethereum 上最複雜的智能合約之一,這無疑增加了維持不同代碼庫的難度。這是我們在將 Havven network 移植到 EOS 的失敗嘗試中首先發現的。

我們還需要向社區證明這項技術是可行的,且是值得我們進一步投放資源的,然後再嘗試圍繞它作爲我們的擴容方案構建共識,OVM 的交易演示也有助於加強這點。但仍有社區成員對這個方法保有憂慮也是在理的,因此即使社區共識已經非常明顯偏向 Optimistic Ethereum,我們還沒到可以用 SIP 來測試它的地步。

但在我開始討論具體的權衡之前,我想對用於執行智能合約的、現有的擴容方向提供概述:

  • 快速區塊鏈,即「以太坊殺手」,其他 Layer 1 架構,非常快速的區塊鏈
  • ETH2.0,即 2032 年見 (開個玩笑)
  • 狀態 / 支付通道,即「都能發送代幣了,你還想要啥?」
  • 側鏈,即 xDAI 那一套
  • Plasma,以 Omisego 爲代表,也叫「雖遲但到」
  • 使用零知識的 ZK Rollup 和其他解決方案,即你是否 solidity 的真愛
  • Optimistic Ethereum Optimistic Rollup,高能預警
  • Lightning,笑而不語

如果還有其他解決方案是我漏了的,我很抱歉,我非常期待在 twitter 上看到它們的消息。

由於在遷移階段需要保持使用同一個代碼庫,上述的大部分解決方案都被排除了。當然,很多解決方案都聲稱與 EVM 兼容,但這並非聽上去這般簡單——雖然 Optimism 突破了這個限制,也還需要對合約進行少量修改。

但基於這點我們可以很快排除這些方案:快速區塊鏈、ZK Rollups、Lightning、狀態通道、和 Plasma。即使 ZK Rollup 取得快速進展,目前的所有變體都需要用一種新語言來重寫合約。這並不是不可克服的,只是這些語言的工具還非常不成熟,這會大大增加實現風險。

可能會有一些快速區塊鏈支持者讀這篇文章時會情緒激動,的確其中有些項目是與 EVM 兼容的,允許 solidity 合約在上面部署,但它們大多數有其他問題,使我們感覺會削弱它們的可行性。包括那些十分新穎的共識機制也還沒經過反覆測試來證明其可行性,或安全性大打折扣。

目前來說,普適性計算是狀態 / 支付通道和 Plasma 第二個難以達到的要求。

那就只剩下側鏈和 Optimistic Rollup 了。我們排除了像 xDAI 這樣的側鏈,因爲我們需要爲價值上億美元的資產提供保障,在未來還會再增加幾個數量級。如果有異議,feel free to 掰頭 with me

看完了全部的選項後,我們覺得 Optimistic Ethereum 呈現的權衡是最佳的,而且他們團隊也非常有能力執行他們的路線圖。

分階段的 Optimism

很明顯 Optimistic Ethereum 還沒有上線,因此還存在重大的執行風險,這也是爲什麼我還沒提交關閉 Layer1 上的 Synthetix 的 SIP。但是,在上述的選項中,結合權衡與風險來看,我們認爲 Optimism 證明了它不僅值得 Synthetix 投入大量工作做遷移,還要帶動 DeFi 的其他項目一起參與。

這就是爲什麼我決定我們需要利用我們作爲最老牌的 DeFi 協議之一的地位並承擔早期實現的風險。我知道這會有利於在社區建立共識。到目前爲止,社區的普遍接受程度很高,且還沒有人反對給 Optimistic Ethereum 分配資源。

但是,隨着我們越來越接近可能的主網遷移,我們提出了三大憂慮。

  1. 欺詐證明
  2. 中心化
  3. 提款延遲

最關鍵的技術問題是欺詐狀態轉變。有人說目前的實現階段不包含欺詐證明,實際上,欺詐證明是包含在內的,但尚不支持自動生成的欺詐提交。Optimism 團隊選擇了分階段順序的方法,以便在增加複雜性之前測試像儲存與提款這樣的特定功能。但是,這一點可以在測試網路線圖裏就聲明,以避免用戶疑惑。儘管在主網上線之前,自動提交欺詐證明這項功能就會上線。

在欺詐證明功能不完備的情況下,很明顯是不會有主網上的資金可以存進 Optimistic Ethereum 網絡的。對於任何提議遷移到一個低安全保障網絡的 SIP,我個人是會投反對票的,我也鼓勵社區裏的每個人都這樣做。這也是爲什麼 xDAI 和其他 POA (權威證明) 網絡被認爲不可用的原因之一,即安全性低。

另一個主要憂慮是 Optimistic Ethereum 呈現出來是去中心化的,但它有中心化的部分。我相信這個看法是被誤導的,但它當然是有道理的。在過去幾年,社區爲提高協議的去中心化程度投入了大量的時間和資源,現在如果爲了 gas 費和吞吐量而往後退,會是個糟糕的取捨。但事情不是這樣的,排序者 (sequencer) 是在最少犧牲的前提下大幅提高用戶體驗的。

這些憂慮源自人們對 Optimistic Ethereum 網絡中排序者的誤解。大家需要知道排序者並不是必須訪問 Optimistic Ethereum 的,它的存在是爲了提高用戶體驗的。很多人還以爲一個排序者意味着一個單點故障,這樣的情況很不理想,但其實這種故障在 L1 的糟糕 UX 裏早就存在了。

當然,退回到 Layer1 的區塊時間並不理想,但還有很多潛在的解決方案,包括如果活躍排序者出故障或被攻擊,後備排序者可以替補上。所有這些憂慮都只是暫時的,因爲目標始終是儘快轉移到一個有排序者的網絡裏。

最後一個主要憂慮是提款延遲對跨層可組合性的影響——這個憂慮除了其他 Layer1 架構,其他所有擴容方案都會面臨。這些延遲意味着在挑戰期,資金都會鎖在 Layer2 的網絡,但還是有幾種可變通的處理方法的。一種是搭建一個驗證者網絡,爲橋的兩邊提供資金,並承擔提供及時提款的風險以賺取費用。

實際上,Connext 已經開始往這方面開展工作了,這裏有更多的細節。這並不能徹底解決可組合性問題,因爲資金仍然需要在另一筆交易得以啓動之前在主網上得到確認,但這基本上對所有擴容方案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我們無法逃避。

這也是爲什麼我認爲所有的主要 DeFi 協議都應該儘早在 Optimistic Ethereum 上上線它們的並行版本。這會使得幾乎所有目前的 DeFi 交易都在 Layer2 上發生。很有可能質押會完全遷移到 Layer2,而交易合約將繼續在 Layer1 和 Layer2 上平行運行。

需要明確的是,在「開始 Optimistic Ethereum 主網遷移」的 SIP 被提出之前,關於功能完備的主網的所有信息都需要公開。我個人有信心,這個條件在未來數月內會得到滿足。

主網遷移後

關於 Synthetix 該如何遷移到 Optimistic Ethereum 仍然需要在社區內進行辯論。首先,我們必須在是否需要有一個並行且有限版本的網絡在 Layer2 主網裏發佈這個問題上達成共識。一旦我們在此達成了共識,我們需要評估此次主網發佈的結果並對遷移的其他部分進行形式化。

儘管 Synthetix 的 DAO 很可能在主網遷移後的前幾周提供資金,但我們將需要一份 SIP 提議把最終協議獎勵的 1% 分給 Optimistic Ethereum。如果我們將部分的協議獎勵分給這個並行網絡,我們可以監測採納情況和使得市場可以對遷移風險進行定價。預計收益會因爲下降的 gas 費而比在 Optimistic Ethereum 低,但也有可能平臺風險會導致更高的收益,因爲大多數的 SNX 持有者會選擇晚點遷移。

我的看法是通過抵押 Optimistic Ethereum 上的 SNX 鑄造 sUSD 與當前通過抵押託管的 SNX 鑄造 sUSD 差別不大。我們決定允許通過託管的 SNX 來鑄造 sUSD 以最大化可用抵押品的價值。對於那些已經遷移到 Layer2 的 SNX,如果想將它們遷回到某個點,這是可以實現的,這意味着這些 SNX 在網絡裏都會被視爲有效抵押品,只是與在 Layer1 上的 SNX 狀態不同。

因此,在 Layer2 鑄造的 sUSD 與 Layer1 上的 sUSD 應該是可以互相置換的。對此當然有反對聲音,理由包括這個實現會是非常複雜的。我們必須採用對整個社區來說最合理的方法。

如果此次的遷移是有效的,我們就會有一個相當有力的槓桿可以影響其他部分的遷移:只需要繼續轉移更大比例的通脹獎勵,直到全部都發送到 Layer2 以及所有活躍的、質押的 SNX 都發生在 Layer2 上。到時我們當然需要支持在 Layer1 和 Layer2 上 Synth 的兌換。因此,在這個過程裏有大量相互關聯的依賴關係需要處理。

我曾公開表示我相信 Optimistic Ethereum 將是現在與 Eth2.0 上線之間 DeFi 的出路。如果 Synthetix 社區的其他人都如此相信,我們需要計劃如何加入這個網絡並完全從 Layer1 遷移過去。我們當然應該謹慎爲之,但 Synthetix 的勇士們從未在沒十足把握的對賭中退縮過,我相信這是我們遇到的最大挑戰之一。

爲了執行這項工作,我們將需要一系列 SIP 和 SCCP,列明每次發佈裏提議的變化以及背後的理由。這將確保最大限度的透明度以及得到所有持幣者的同意。

後備方案

一般而言,以太坊擴容方案以及智能合約平臺的競爭是動輒上幾十億美元的事業。在這個高風險遊戲裏,有非常多的競爭團隊,因此儘管我們對 Optimism 有信心,還是可能有其他團隊推出比他們優秀的方案。如果真的發生這種情況,我們必須做好將我們的工作中心轉移到這項更有競爭力的技術的準備,特別是如果我們發現多個 DeFi 項目已取得了社會共識,決定從 Optimistic Ethereum 轉到另一個方案。

我們必須爲最差的情況做準備,即 Optimistic Ethereum 的發佈失敗了或中止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必須快速將資源轉移到認真調研其他解決方案上,同時還要優化現存的 Layer1 系統。實際上,我們已經開始了應對緊急情況的準備工作。債務快照 (debt snapshot) 那份 SIP 的快速實現就是一個優化的例子,這個優化已經被擱置了很多個月,但爲了解決在 Layer1 上迫切的 gas 問題,我們加快了這個實現。

慶幸的是,我們得到了暫時的緩和,但它不能持續很久。如果因爲任何原因我們無法就遷移到 Optimistic Ethereum 達成共識,我認爲我們社區必須聚集起來一起選出另一個擴容方案,並團結起來推進它。雖然我認爲可能性不大,但假裝這是不可能的就過於輕率了。

結論

本文旨在解答一些社區提出的問題,但同時希望可以解釋在整個遷移過程中,我們是如何走到現在的,以及現在是處於什麼階段。沒有什麼是不可更改的,即使是一份已通過且實現了的 SIP 也可能因爲情況改變而回滾。但是,我堅信如果我們就 SIP 達成了共識,並希望爲 DeFi 擴容構建一個最可行的網絡,整個社區都需要盡力推進它。

我有信心我們的社區可以實現這點,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強大,並對 2021 充滿期待,其中當然包括 Synthetix 得以在一個功能齊全的 Optimistic Ethereum 主網上運行。

來源鏈接:blog.syntheti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