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治理投票的參與度爲何這麼低?MakerDAO 中國區負責人潘超分享了他對 DeFi 治理的觀點。

原文標題:《潘超:關於 Defi 治理的 4 個錯誤指控》
整理:Ruby
來源:DAOStep

這次在 DAOFest 上海,我們有幸請到了 MakerDAO 中國區負責人潘超分享他對 Defi 治理的認知,他從宏觀的角度和我們分享了他眼中對於 Defi 治理的 4 個錯誤指控,很多來自實踐者的觀點和思辨對於治理機制的設計和目標的權衡十分具有參考價值。

潘超:DeFi 治理常見的 4 個錯誤指控

以下是分享文字概要,點擊閱讀原文獲得分享完整視頻和 PPT。

理解 DAO

DAO 的產生是因爲監管成本 > 組織成本 + 交易成本

科斯在《企業的本質》中曾經提過,企業的產生是因爲組織成本小於交易成本。而在 DAO 的協作過程中,參與者往往需要同時支付組織成本和交易成本。面對這種成本,DAO 依舊可以產生和發展,很大程度是因爲在目前跨地區和國境的協作中,我們需要支付很高的監管成本。當這個監管成本大於組織成本和交易成本的時候,我們便會尋求構建在區塊鏈上的 DAO 進行組織和協作

關於 Defi 治理的 4 個錯誤指控

指控一: 鏈上決策的事情太少

事實:Maker 的利率都是 mkr 的持有者投票決定的
思考:鏈上治理的目標對象和範圍?
觀點:鏈上治理是成本很高的事情,只有需要全局共識的事情,才需要鏈上治理
理由:鏈上治理需要複雜的信息和信號的收集,才能根據信號和反饋制定全局最優的決策,這本身是個成本很高的事情。對於一個系統而言,需要進行符合「成本收益」反饋的決策。不考慮成本,無差別的進行「鏈上治理」是對系統很不經濟的決策

指控二: 投票的參與度低

事實:Maker 的利率調整投票參與度在 1% 左右,即便是以太坊的 the DAO 事件投票,投票參與度也不超過 10%
思考:投票參與度低是壞事麼?
觀點:人人蔘與的投票結果不見得好
理由:並不是所有人都具備能力和動力做出對全局最優的決策。投票的人需要具備做決策的專業知識,需要理解整個事件的過程,並有動力做出對全局最優的決策,這些過程都有成本。很難要求所有人在這個過程中獲得的收益都超過他需要付出的成本。系統應追求全局最優的結果,而非最「民主」的結果

潘超:DeFi 治理常見的 4 個錯誤指控拉佛曲線 vs Chao Curve : 投票人數和投票質量的關係

指控三: 治理代幣的流動性差

事實:MKR 的流動性在 Top20 的代幣中流動性不佔優
思考:治理代幣流動性差代表什麼?
觀點:低流動的代幣可以讓代幣的持有者做出符合系統長期利益的決策
理由: **對早期的治理的系統來說,希望決策是由和系統長期利益相關的角色做出的。基於短期的經濟激勵的決策,對系統的長期發展不一定有利**

指控四: 人爲設定規則,應用算法自動調節

事實 :Maker 帶有「人爲」投票參與的利率治理被證明有效
思考:算法 = Fantacy?
觀點:不應該完全依靠算法自動化的治理,「算法治理」並沒有更加去中心化,本質是固定的不連續的人爲治理
理由:DAO 的願景是通過運營智能合約實現「自組織」的運行狀態,但是智能合約當前的狀態需要人爲設定「響應式」的規則,而非通過算法自動調節。目前的算法更多是一種固定的規則,還不具備自動化機器學習,自動調整和強化的能力。開發者在設定算法參數的過程中,很多時候並沒有經過網絡的全局共識,本質是人爲在調整參數的設置,這個過程本質是一種不連續人爲治理

潘超:DeFi 治理常見的 4 個錯誤指控算法的曲線 : 你喜歡哪個顏色

Step Voices

從潘超的分享中,可以很強烈的感受到一種來自實踐者務實的理性現實主義的思考和反饋。

對於 Defi 項目而言,除了自身代幣流轉規則的治理之外,還涉及到業務場景中的風險控制及決策機制的治理。這不僅需要平衡整個網絡決策的參與度和效率,還要保證在去中心化的框架下可以實現高質量的風險管理,以及具備對突發風險及時響應和反饋的能力,是個挑戰很大的課題。

個人對於 MakerDAO 治理框架中印象最深的部分在於其:

  • 針對不同的治理目標事件,基於不同的參與度和決策來源的期待和預期,設計的響應式治理積極式治理分離的決策流程
  • 以內部風控團隊爲首的 MRT 和 MTH 之間的強化交互決策模型:基於「專業團隊」提出的模板進行羣體討論和決策,再基於反饋進一步擴大的類強化學習的治理流程設計
  • 提案的時間要素和治理的安全模塊的設計

直觀的感受是 MakerDAO 在治理的過程中沒有刻意去追求所謂的「去中心化」或「公平」,也沒有去追求絕對的「鏈上治理」。能感覺到 MakerDAO 作爲一個本質上從事「金融業務」的項目,在努力追求去中心化權益治理「公平性」和業務場中風險管理的「有效性」的平衡。

正如 MakerDAO 在其風險治理框架層中表述的:「一個去中心化的風險管理需要保證嚴格和基於事實的理論高於個體的意見或者羣體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