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於動態對衝對於期權賣方能夠定價和對衝期權的重要性,在永續合約市場經歷一段指數式增長和成熟之後,最近的期權交易的長就顯得不足爲奇。

原文標題:《深度丨未來加密貨幣期權市場規模將達萬億?》
作者:Su Zhu & QCP Capital
編譯:Liam

隨着我們臨近 2020 上半年的末尾,加密貨幣期權交易在 Deribit、OKEx 等平臺上延續着爆發性的增長趨勢。

Deribit:加密貨幣期權市場增長迅猛,規模未來或達萬億

總部位於美國的期權交易平臺有 CME 和 LedgerX,而不在美國的平臺則是 Deribit 和 OKEx。

Deribit:加密貨幣期權市場增長迅猛,規模未來或達萬億

尤其是在 2020 年 5 月,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掀起了一波期權交易的熱潮,使得 Deribit 的未平倉合約和交易量達到了歷史新高。

Deribit:加密貨幣期權市場增長迅猛,規模未來或達萬億

在基礎代幣價格橫盤這樣充滿挑戰的背景下,這種增長是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的。造成這種增長的主要因素是什麼呢?而對未來而言,這還預示着什麼?

人們爲什麼要交易期權?

人們可能會驚訝地發現,在傳統的利率和股票指數市場中期權佔了期貨總量的 59%。在以波動率爲主導的 CBOE 上,指數期權相比期貨總量的比率達到了驚人的 753%。儘管今天 BTC 期權交易量僅爲期貨和掉期合約交易量的 1%,但有許多指標表明,比特幣衍生品市場將遵循類似的增長模式。

Deribit:加密貨幣期權市場增長迅猛,規模未來或達萬億

人們交易股票期權的最初原因,在我之前介紹 skew 的文章中有所提到。即投資者尋求爲之前大量的投資組合購買保險的想法。簡單來說,世界上的股票是結構性多頭,所以參與者進入股票期權市場主要是爲了對衝下跌走勢。有的時候反過來說也可能是正確的。如果投資者認爲他們將來會獲得更多的現金,他們可能會在有機會使用這些現金之前買入期權以對衝上漲的市場。

在 Black Scholes 模型創立之前,人們認爲期權類似於人壽或火災保險。但金融中介發現很難爲客戶提供這種選擇,因爲他們不知道如何定價或對衝產品。當面對想要購買看跌期權以對衝市場下跌的客戶時,他們難以在期權的整個生命週期(從交易日期到到期)內對期權定價。流動性也非常糟糕,這反過來使客戶更不願購買此類保險。

在 Black Scholes 推出之後,期權賣方意識到他們可以通過對衝 delta 值(即他們在整個時間內對基礎市場價格變動的敞口)的策略來動態複製期權風險。例如:假設標準普爾的交易價格爲 3,000。如果客戶買入三個月的 2,500 點標準普爾看跌期權,期權賣方可以在開始時以 Black Scholes 規定的一定對衝比率做空標準普爾期貨。隨着市場上漲至 3500 點,客戶看跌期權的盈利的機率會下跌,那麼期權賣方則無需進行對衝。當市場跌至 2500 點時,期權賣方將需要做空額外的標準普爾期貨用對衝提供利潤,以便能夠向客戶支付看跌期權。高買低賣是造成系統損失的一大原因,當然期權賣方也從客戶爲看跌期權支付的初始保費中獲得了很好補償。

Black Scholes 將複製成本與期權本身的成本綁定在一起。交易商使用隱含波動率對期權定價,然後在動態對衝的同時承受底層證券的已實現波動率。如果市場的波動遠小於他的預期,那麼他會盈利。如果市場變動變大,則會虧損。

這些投資組合套期保值者的出現使大量有經驗的參與者能夠進入市場。如果投資組合對衝者結構性地從交易商那裏購買期權,那麼這會擡高隱含波動率,相對於實際波動率而言在結構上更昂貴。然後這會吸引備兌看漲期權和看跌期權參與者進入市場。一個自然的掩護性看漲期權的比特幣賣方會是一個已經做多 BTC 或以 BTC 計價的人,但儘管如此,隨着市場上漲他們仍希望將一些 BTC 賣成美元。他們可以用已經擁有的代幣賣出看漲期權,通過願意在這個價位上放出代幣而獲得報酬。一個自然的備兌看跌期權賣方將是一個有大量美元的人,他們不介意在市場下跌的時候購買 BTC。他們有大量的美元爲購買提供資金,並通過願意在低值購買而獲得報酬。

最終,各種各樣的參與者發現可以通過期權來方便且經濟的達成自己的觀點和對衝需求:貨幣持有者賣出有擔保看漲期權,看漲的投機者買入看漲期權,礦工買入看跌期權,現金充裕的機構投資者賣出看跌期權。

結論

Deribit:加密貨幣期權市場增長迅猛,規模未來或達萬億

Deribit:加密貨幣期權市場增長迅猛,規模未來或達萬億

鑑於動態對衝 (dynamic hedging) 對於期權賣方能夠定價和對衝期權的重要性,在永續合約市場經歷一段指數式增長和成熟之後,最近的期權交易的增長就顯得不足爲奇了。

現在衍生品市場具有足夠的流動性來保證在動盪條件下進行一些激進的對衝,金融市場對期權交易的慾望也已經在加密貨幣中釋放出來。

實際上,加密貨幣期權已經具有足夠的流動性,一些結構化產品(由經銷商向客戶提供的打包期權策略)開始出現。在傳統市場中,這些產品遍佈全球規模達到萬億。特別是在亞洲和歐洲,它們巨大的流動主導了潛在波動率和隱含波動率的變化。

雖然今天仍處於起步階段,但第一批大型結構化加密貨幣期權基金已經組建起來了,並且可能會是下一波期權交易量指數增長的動力。期權市場之美在於其正和的內在性質 (positive-sum nature)。正如我們在 CME 和 OKex 上看到的那樣,進入該領域的每一個新參與者都會擴大整體市場。

來源鏈接:insights.deribi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