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月 27 日晚,算力互聯邀請到了貝寶金融聯合創始人王立和 GSR 亞太區負責人宋正鋅做客「2020 礦業新勢力」活動,一起探討 2020 礦業創新的金融服務。

時 間:2020 年 2 月 27 日 19:00 (星期四)

主 持 人:Andy he 算力互聯 生態合夥人

活動嘉賓:王 立 貝寶金融 聯合創始人
                  宋正鑫 GSR 亞太區負責人

媒體觀察團:深鏈財經 小小
                      Coinvoice Coco
                      博鏈財經 範媛媛

Andy he【主持人】開場白:我是今天的主持人,算力互聯的商務總監 Andy he!在 19 年,POW POWE 礦業新勢力中國行活動走過大半個中國,和礦業內各大頂級機構爲衆多對挖礦感興趣的朋友們帶來了非常多的行業乾貨,同時也爲大家提供了相互交流和資源互換的機會。2020 年 POW POWER 繼續起航,本月 24 號開啓了我們爲期一週的線上 AMA 系列活動,前期分別爲大家分享了《直面減半,礦業的機遇與挑戰!》、《行業盛宴下,散戶的入場卷何在?》及《挖礦基金的生態佈局》等主題,爲大家分享了行業資深人士的獨家觀點。

本次線上活動將針對《2020 礦業創新的金融服務》爲主題爲大家進行更深度的解析,近期幣價回調,利用好金融工具將能爲您降低風險,無憂挖礦。

王立 貝寶金融 聯合創始人
2011 年始供職於中國工商銀行總行及北京分行;2014 年創辦波紋金融,致力於用區塊鏈技術構建去中心化的通用積分體系;2016 年創辦零分貝。

宋正鑫 GSR 亞太區負責人
前貝萊德集團(BlackRock)高級投資經理,前易界網中國區負責人 & 產品總監,畢業於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倫敦商學院 MBA。

Andy he【主持人】提問【王 立】:作爲在 2018 年 7 月成立的貝寶金融,目前已成爲加密資產金融服務領域的重要力量,業務量在創立後的 10 個月增長了接近 20 倍,請問快速的增長背後原因是什麼?同時我們也看到,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佈局這一領域,請問貝寶金融相應的對策及發展規劃?

王 立:謝謝主持人。首先感謝嘉楠區塊鏈、算力互聯、火星財經的邀請,還有各位媒體朋友的關注。

我是貝寶聯合創始人王立,很高興通過這個機會跟大家見面。希望大家健康平安,更希望疫情早日過去,能夠儘快恢復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之中。

貝寶金融成立於 2018 年 7 月,是我的第三個創業公司。剛開始,我們只是提供簡單的存貸業務,慢慢地我們業務不斷增加,現在除了比特幣、主流穩定幣的存幣、質押貸款、定投產品等之外,我們也推出了槓桿產品,像 Triple\TripleQ,以及底層是期權等衍生品的結構化理財產品。

另外,我們也開展了面向機構投資者的資金拆借服務。針對礦工,我們除了傳統的質押貸款,也和嘉楠合作推出了礦機質押貸款產品。

去年末,我們在這些產品和服務的基礎上,又推出了面向超高淨值客戶的私人銀行業務 Babel Private,只面對在貝寶存量業務超過 100 萬 USD 等值的高淨值客戶,爲他們提供更穩健和個性化的金融產品和服務,還有各類特別的權益,讓加密貨幣的持有者享受到在傳統銀行纔有的專業服務。

整體來講,貝寶金融是一家面向機構和合格個人投資者提供加密貨幣金融服務的專業機構,致力於搭建加密世界的金融基礎設施。

貝寶的所有業務都是不涉及法幣的,全部是以加密貨幣進行。用傳統銀行常用的一個指標來衡量,我們的在貸餘額現在有 3.8 億美元等值加密貨幣,按我們掌握的數據,在全球應該是前三規模。

之所以能在一年多時間成長這麼快,一方面得益於我們入場的時機。2018 年下半年其實已經進入熊市週期,當時礦工面臨的資金壓力很大,我們抓住機會,和緊密的合作伙伴幣印(現在全球第一 BTC 礦池,當時也剛開始 BTC 礦池業務不久)一起,走遍了全國主要的礦工城市,從大西南雲貴到大西北新疆、中部河南、河北等,我們和礦工們建立了良好的關係, 產品也逐漸獲得了他們的信任,幫助不少礦工解決了資金緊張問題,並且在 2019 年比特幣價格上漲時礦工也賺到了很大的收益,上億的回報。我們的服務在熊市幫礦工留住了幣,賺到了錢,於是信任就建立起來了。

第二個方面是我們在產品和服務方面的專業優勢。我是傳統金融出身,曾經在宇宙第一行——中國工商銀行工作,銀行的前中後臺都參與過,我的創業夥伴楊舟,曾經在普華永道做金融審計,還有多年美國國債交易的經驗。同時,我們倆都是連續創業者,在創業這件事上有很多的踩坑經驗,喫一塹長一智,再次創業的時候會少犯很多錯。基於這些背景,我們認爲加密金融如果規模真正發展起來,必然要復刻傳統金融世界的很多業務,債務市場(debt market)在金融市場中是最基礎、規模最大的市場,所以我們選擇了從貸款業務切入加密金融,並且將我們在傳統金融機構多年積累的產品經驗、服務經驗,帶入到加密金融行業,這樣不論產品的專業性、服務的水平上,優勢就十分明顯。用句流行的話來說,這在 18 年的時候,也算是一種“降維打擊”吧。包括我們今年推出 Babel Private,類似傳統銀行中的私人銀行業務,都是原來這個行業裏的人不會去想到的。

第三個方面就是我們緊密圍繞信任來逐步發展。金融服務的基石在於客戶的信任,早期可能是對人的信任,慢慢業務大了,客戶需要對公司和品牌能夠信任。就好比當年 JP 摩根,他個人經過很多年積累了足夠的人脈和信任關係,才能在美國經濟危機期間獲得政府和同業的信任,去挽救美國金融市場。現在大家肯定是對摩根這個品牌信任,不會怕它倒閉。貝寶金融也是期望能夠通過我們的產品、服務,以及我們的社會活動,打造一個值得大家信任的品牌,最後形成一種綜合的競爭優勢。

對於現在很多試圖進入加密金融這個業務的同行和友商,我們其實是十分歡迎的。因爲我們有多年傳統金融的經驗,我們知道在債務市場上,是沒有哪個機構能夠一家通喫的,比如宇宙第一大行中國工商銀行,他的市場份額佔全球市場份額也只是不到 2%。所以,大部分銀行相互之間都有合作關係,尤其是資金端,大家有資金充裕的時候,也會有資金緊張的時候,相互都可以進行拆借,慢慢也就形成了一個銀行間市場。因此,我們 2019 年也着力去推動加密金融同業間拆借市場,可以稱之爲 CIBOR (Crypto Interbank Offering Rate), 類似傳統的倫敦銀行間同業拆借市場 LIBOR (London Interbank Offering Rate)一樣,大家按照一定資金利率可以相互提供資金拆借,提高整個市場的流動性。去年我們這一塊也和不少錢包、同業機構、交易所形成了合作,我們也歡迎更多的同業機構能夠加入我們,大家共同把蛋糕做大,每個人分到的一塊也能更大。

Andy he【主持人】提問【宋正鑫】:作爲 13 年就進入數字資產金融服務行業的老牌企業,GSR2019 年正式開展了礦圈金融服務,並與算力互聯達成戰略合作,協力爲礦圈提供金融風險對沖工具。請問什麼樣的客戶需要對沖?GSR 目前在礦圈金融服務有什麼新的規劃嗎 ?

宋正鑫:感謝主持人,感謝算力互聯!大家好,我是 GSR 亞太區負責人 Xin Song,在回答這個問題前我先介紹下 GSR,這樣能更好的回答這個問題。

GSR (www.gsr.io)在 2013 年成立,我們早期的主要業務是流動性服務,Ripple 就是我們的最早的客戶,一直合作到今天。我們 2019 年開始關注數字資產衍生品市場,之所以聚焦於衍生品市場,首先是因爲我們整個團隊主要是由高盛、Two Sigma、野村國際、貝萊德等前成員組成的,我本人也是在貝萊德倫敦辦公室做了十餘年的基金管理,另外就是整個行業的發展到了衍生品時代,尤其是 2020 年我們更是把目光聚焦在了礦圈金融服務上。爲什麼聚焦礦圈,其實正是這個問題的答案。

首先,我們認爲所有的礦工都應該考慮風險對沖方案,在大宗商品市場應用衍生品對沖風險是很常見的,世界 500 強的企業裏,90% 以上都會利用衍生品來對沖金融風險。其實礦工和石油公司其實非常相似,都是商品生產商,收入和成本都是在不斷的動態變化。我們給石油公司和礦工的建議是一樣的,不需要對沖所有的產出,可是至少應該把你需要付電費和工資的這部分拿出鎖定賣幣價格,這樣保證你至少可以覆蓋法幣本位成本,不會虧本也不需要停機。取決於礦工的電費成本,這可能只佔總共產量的 1/2 到 1/3,剩下的部分可以長期囤着,等幣價漲上去再出售,提高總體收益率。

其次數字貨幣的高波動率經常會導致非理性和高度情緒化的投資決策。前幾周比特幣突然漲到了一萬美元以上後,很多礦工都認爲這是牛市的開春。可是這兩天比特幣又有 15% 的大跌,證明現在已經很難判斷市場走勢了。在這樣的市場形勢下不應該只做單向的主觀操作,應該是利用更加專業的金融衍生品追求長期穩定的投資收益。

下面,我就舉例說明針對不用成本的礦工如何利用金融衍生品實現對沖需求:

對於早期入場的老礦工。他們的具有絕對的成本優勢,前期投入可能已經回本了可是礦機還在生命週期內。這些人可以用互換合約(Swaps)鎖定未來一段時間內的出幣價格。因爲已經回本了,如果短期看跌他們應該願意放棄更高收益的可能爲了給收益率做個保障。比如說,這些老礦工兩週內如果在 10,500 這個價位鎖定了後面三個月的賣幣價格,最近的大跌對他們的收益率就不會有任何影響了。第二類是最近入場的,成本相對偏高的新礦工。這些人還沒有回本所以可能不願意放棄未來的收益空間,可是可以用看跌期權來保證一個最低出幣價格。這樣,幣價如果跌破了礦工的成本線,他仍然還是可以持續地挖礦,不需要停機。所以不同的產品適合不同的羣衆,我們的專業團隊瞭解客戶需求後可以引導他們去選擇定製的方案。

另外我想補充一點,其實現在整個礦圈的生態除了礦工,還出現了借貸、雲算力、錢包等服務爲主的產業鏈,他們也需要考慮風險對沖,比如說,借貸平臺也擔心幣價下滑,如果跌破了平倉線,他們需要把客戶的質押物賣掉。運營成本高、用戶體驗差,可以用看跌期權來做保險。

我剛剛所提到到互換合約和期權組合都是 GSR 比較成熟的金融服務產品,我們 2020 年的新產品是算力衍生品,讓礦工的成本變得更可控。這種產品的普及將促進整個挖礦行業的迅速發展,我們可以通過算力衍生品發行固定收益或者收益分割的挖礦投資產品,並吸引更廣泛的場外投資機構參與到挖礦領域。

Andy he【主持人】提問嘉賓依次回答:數字貨幣挖礦已成爲了許多機構及個人投資者投資區塊鏈行業的重要方式,礦業與金融產品的結合也成爲了行業趨勢,請問兩位嘉賓怎麼看疊加了金融產品的挖礦投資?

王 立:首先,我要感謝礦工客戶們對貝寶一直以來的信任和支持,礦工是這個產業裏面最基礎的力量,也是最重要的力量,我們會堅持用優勢的金融產品服務好礦工。

2019 年,我們看到加密貨幣行業的確有很多變化,也包括礦業。一個現象就是,礦業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機構投資者進入。和個人礦工相比,機構投資者資金實力比較強,相對金融上也更加專業,這意味着他們的抗風險能力更強。所以,他們對回本的週期預期可以放得更長,能夠忍受兩年甚至三年的回本週期。另外,他們對金融的理解也更加專業,在利用金融產品控制風險、提高回報方面,也更加容易達成合作。

挖礦本身就是一個有金融屬性的事情,靈活運用金融工具,如幣價較低時通過質押貸款(融資)交電費,幣價較高時通過質押貸款(融幣)或期貨,期權等衍生品套保,只要運用得當,可以顯著的增加收益,同時降低挖礦這件事的風險。

宋正鑫:我認爲這是整個挖礦行業逐步成熟完善的一個標誌,我們在國內外都看到了更針對機構投資者的金融產品,包括算力基金、雲算力和礦業上市公司。很多產品都是通過合法合規的渠道去募資的,比如說持牌的資管公司。這表示圈外的傳統投資人對算力經濟越來越關注,傳統投資人還是有大量穩定收益率理財產品的需求,特別是歐洲這種負利率環境地區。我們相信挖礦投資會快速將成爲新的主流投資資產類別。

而場外機構的加入也會進一步促進了行業金融服務的發展,機構投資者的風險偏好和個人礦工不一樣,他們並不是信仰者,也不追求高收益率。對這個羣體來說年化 15% 的收益率已經非常好。所以,隨着更多圈外投資者進入該行業,風險對沖的需求也會逐步的增加。

可以說礦圈金融服務的發展與場外投資機構的加入是互相促進的正分佈。

媒體觀察團【深鏈財經 小小】提問【兩位嘉賓依次回答】:金融產品本身也是有一定風險或者成本的,那作爲礦工,應該如何篩選合適靠譜的數字金融衍生產品?

王 立:2019 年第四季度以來,在我們看來,加密貨幣行業的一個重要變化,是有大量的金融衍生品的出現,包括期貨、期權合約,還有 BAKKT 的發佈,在這些產品和平臺推動下,我們感覺的確帶來了比特幣定價的變化,使得比特幣合約和衍生品逐漸成爲了加密貨幣的一個主要的定價一個市場。這也帶來了比特幣交易合約化及散戶槓桿化,有可能短期內會造成市場的暴漲暴跌,好處是也推動了市場的流動性變好。

對於礦工來講,需要提高自身的專業能力,才能更好的利用好金融產品,去賺取更高的回報。

如何從風險角度去判斷一個產品的優劣?

首先,肯定要看平臺,這個平臺規模如何,團隊的背景如何,以前做沒做過金融業務,等等這些能夠大概判斷平臺的專業水平。

其次,要評估產品的風險。我們要相信風險和回報的對應性,也就是高回報必然會伴隨高風險,這是市場的基本規則。天上不會掉餡餅,是真理。

然後,理性使用金融工具,尤其是槓桿。槓桿只是個工具而已,但人性的貪婪通常使槓桿變成惡的東西。比如像我們的 Triple,只允許使用 1.1-3 倍槓桿,很多人動不動 10 倍 20 倍甚至 100 倍的槓桿,長期來看,是會很慘的。

我們也利用金融衍生品,推出了一些結構化理財產品,像“鯊魚鰭”系列和”抄底止盈”系列,週期不長,年化回報也有百分之幾到十幾,比較可觀,而且風險很低。

宋正鑫:首先,礦工只應該選擇他們看得懂的產品。看不懂,不要買。最近,結構化產品的熱度挺高的,可是部分結構化產品比較複雜,適合風險承擔能力高的機構客戶可是不一定適合散戶。礦工需要了解清楚不同市場行情下的最大收益和虧損。世界上沒有免費午餐的,如果客戶希望拿到更穩定的收益,他可能也需要做好放棄更高收益的準備。

其次以外,礦工自己的金融知識如果欠缺,應該把很多交易或者對沖層面的決策權交給專業的公司。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情。很多在交易所上的標準化場內金融產品並不適合礦工。比如說,比特幣期貨是高槓杆的產品,爆倉風險高,只能對沖結算日當天的賣幣價格,並沒有幫他解決結算日之前持續賣幣付電費的問題。我們能提供定製化的場外產品,幫助礦工做礦機整個生命週期持續賣幣的價格保障。

最後,挖礦本質上已經是個做多比特幣的金融產品,幣價的上漲也會正面影響礦機價格。所以如果礦工想在這個基礎上通過借貸或其它方式繼續加槓桿,我們建議他同時考慮利用套保產品減少極端行情帶來的風險,使風險可控。

媒體觀察團【博鏈財經 範媛媛】提問【兩位嘉賓依次回答】:作爲金融服務商,控制風險被認爲是第一要務。加密貨幣市場目前仍呈現出高風險、高波動性的特徵,針對這一特徵並要爲這個市場的客戶服務提供產品,貝寶金融和 gsr 在風險管理方面都是如何考量並進行相關風險管理的?

王 立:風險管理是金融機構的最基礎的能力。在這方面我們還是相對有一點優勢的。首先,我們從一開始就特別重視金融產品的風險。在最初開始設計產品時,我們就聘請了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的王教授,他幫中國建設銀行的股票質押貸款質押率做了評價與風險管理系統,我們請王教授用 VaR 模型爲我們做風控模型。其實現在很多行業裏做質押借貸也是借鑑我們,比如 60%-70% 的質押率,大部分都是模仿的我們。

其次,我們在公司內部建立了比較完善的人員和流程風控。和傳統的金融機構一樣,**“內控”是風險管理的重要手段,通過在流程、崗位設計上合理規劃,就能控制流程上的風險。**我們也根據業務的特點,在這方面內部進行了一些設計。

此外,在區塊鏈技術安全上,我們成立了貝寶試驗室,安全專家懸鏡領導我們在技術安全上的防禦,貝寶的系統去年遇到過幾次惡意滲透和 DDOS 攻擊,都成功防禦,沒有造成損失。

宋正鑫:首先,時間證明一切,我們自從 2013 年成立以來從來沒有丟失客戶資金,已經獲取了業內領先合作伙伴的信任和認可,包括項目方客戶 Ripple 和 BlockStacks、頭部國內外交易所、頂尖的數幣基金等。19 年正式進入礦圈後,我們的華爾街背景,自有研發的風控系統和全球化的交易團隊也獲取了礦圈客戶的認可。

另外,我們一直擁抱合法合規,在北美和亞洲都有持牌主體。財務報表也是全球第六大會計公司 BDO 審計的,我們對客戶可以提供公正的、透明的第三方資產憑證,透明與信任,是風控的第一步。

最後,我們一直把客戶資產的安全性放在首要位置,GSR 一直和全球領先的第三方託管公司緊密合作,用他們的共管冷錢包來管理我們和客戶之間的場外衍生品保證金。我們的合作伙伴包括美國的 BitGo、歐洲的 Copper 和中國的 Cobo。這種方案比用交易所場內的衍生品更加安全。

媒體觀察團【CoinVoice Coco】提問【兩位嘉賓依次回答】:2019 年可以說是圍繞數字資產進行金融服務的元年,各類金融服務商不斷湧現。與傳統金融相比,加密數字資產金融衍生品目前處於怎麼樣的發展階段?後續可能的發展機遇和挑戰有哪些?

王 立:對比傳統金融幾百年的歷史,加密金融現在肯定還是屬於非常早期,可能連幼兒期都算不上。從規模上來講,比特幣整個市值也只有一千多億美元,前天蘋果一晚上下跌失去的市值,可能就有整個比特幣的市值大了。

也正因爲這個行業還處於非常早期,可能未來擁有的機會就特別大。舉個簡單例子,貝寶現在的在貸餘額相當 3 億多美元,如果比特幣價格從 1 萬美元上漲到 10 萬美元,這個在貸餘額即使不增長,價值也是 30 多億美元。

隨着加密貨幣認知的普及、用戶的增長,最重要的是主流金融機構和資金的進入,我們認爲比特幣的價格也會自然上升,帶來這個市場價值的增加。與此同時,這個行業未來也會吸引很多巨頭進入,這點在美國可能更加顯著,比如像 Fidelity、摩根等都在試探加密金融這一塊。

挑戰的話,可能最重要的是我們自身的認知和能力,能否跟得上行業成長的速度。就像中國的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過去 20 年裏,出現了阿里、騰訊、美團、京東等,但是也有很多公司中途死掉了,很可能不是他們選的賽道不行、產品不行、技術不行,根本原因還是自身綜合的能力沒有跟上節奏。

比特幣到現在只有短短十多年,未來還有很多想象空間。貝寶只有一年多時間,幸運的是我們處在一個比較好的位置,相信我們能夠在接下來的牛市裏,能夠爲我們的客戶創造更多的價值,希望大家多多關注。

宋正鑫: 加密數字資產金融衍生品仍處於非常早期的發展階段。從期權的交易量上看,儘管加密數字資產市場期權交易過去一年增長了近 5 倍,但仍不到石油期權市場交易量的 2%。美股期權和現貨交易量比率是 1:1 左右,數幣期權交易量目前爲止還是遠遠低於現貨,所以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其次,我們認爲整個加密數字資產的衍生品市場是由場外推進場內發展的,礦工以及提供場外衍生品的金融服務上,例如我們 GSR,在場外完成交易,然後專業的交易員通過場內(交易所)的標準產品對沖風險。數幣衍生品的未來發展和大宗商品衍生品市場過往 20 年的發展路徑應該比較相近。

我們同時期待更多去中心的金融產品出現,類似 WBTC 和 ERC2.0 的 BTC 創新產品已經被用於去中心化的借貸平臺中,礦工可以通過這樣的產品借到更低利率的穩定幣。我們支持區塊鏈技術的此類應用,這些應用可以爲用戶帶來更高的效率和體驗,雖然這樣的技術應用會對我們金融服務商帶來挑戰,但我們也會在挑戰中不斷完善,共同完成行業創新發展。同時,我們必須謹慎,而不是盲目擁抱技術,因爲去中心化並不總是意味着更高的安全性,正如我們最近看到的 bZx DeFi 協議被破壞,在技術到來時要做好各方面的準備。

Andy He【主持人】提問:(嘉賓依次回答)最後有一個觀衆提問:國外的金融產業的產品鏈是很長的,今年國家又開放了外資的金融市場。國內的金融市場不完善的,而礦機本質上來說,其實是個金融產品。是否可以引入國外的金融方式,從產品購買,產品貸款,收益保障,未來收益的分割,都做成一項項金融產品對市場分割出售?

王 立:這方面貝寶已經在做了,礦機抵押可以做分期貸(消費金融),託管可以做聯合挖礦(融資租賃),雲算力也算是一種合約衍生品。現在面臨最大的問題有幾個:

1,監管不明,很多業務無規可循;

2,行業信息不透明,道德風險較高;

3,整個礦圈盤子還小,單獨做某項金融產品的容量太小。

相信隨着行業發展,這些問題都會被慢慢解決,越來越多的金融產品會出現在礦業。

宋正鑫:中國金融市場對外資開放的這個事情,我覺得是個不可阻擋的一個趨勢。從 20 年前開始,中國的金融市場慢慢地開始開放。因爲開放度一直有限,導致了資本市場一些不正常的現象的出現,比如資產價格的泡沫。中國股票市場百分之七八十。這個交易量可能都來自散戶,但在北美這種比較成熟的,開放的的股票市場,80% 以上的交易量都是來自於機構。因爲主要是散戶參與,所以我們可以在中國的不同的金融市場上都可以看到投資標的的價格波動比較大,比如股票市場、房地產、礦機市場,熱錢比較多。引起較高的波動率。

未來來看,全球的經濟的關聯性在快速發展,國際貿易越來越多,不同國家之間經濟情況的相關性越來越高。所以國家只能加快開放速度,尤其是金融市場的開放。特別是數字貨幣作爲一個全球化、去中心的金融產品的出現,對每個國家金融市場的開放都形成了挑戰,國家開始投入大量的資源去發行合規的數字貨幣。

我個人作爲傳統的股票市場從業者,一直對中國金融市場的開放比較關注。我在貝萊德倫敦辦公室工作時,由於是外資機構,我們當時不能投資中國 A 股市場,在 2010 年我們申請 QFII,合格外資投資機構牌照。這最近幾年也有了類似滬港通和滬倫通這種新的股票和債券市場。我認爲這是比較健康的發展方向,把外資引入以後,也可以把海外比較成熟的機構投資者的一些理念和投資習慣以及風控能力帶到我們一個比較新興的市場中。

中國市場在挖礦行業會有持續的優勢,因爲全球最大的機器廠商都集中在中國,運輸成本與運維成本較低、並且中國有大量的、低價的電力資源,整個挖礦產業生態比較成熟,這是在其他國家難以複製的優勢,所以這一塊能吸引很多海外資金參與到中國市場,參與到挖礦行業中來。

GSR 是一個非常國際化的公司,我們 40 多位員工分佈全球各地,我們在北美、歐洲以及亞洲都設有辦公室,我們非常擅長做跨境的合法合規投資方案。我們希望通過合規的渠道將海外資金引進到中國的挖礦行業,目前已經有了一些初步的想法,比如通過融資租賃或者是算力基金。目前我們已經和算力互聯達成戰略合作協議開展全球化的合作,同時也在和其他礦圈的相關機構進一步溝通。

同時我們也在考慮做一些“出海”業務,幫助中國的礦工在海外佈局,我們在德州、加拿大以及其他地區都有較好的礦場資源,有興趣的我們可以一起合作。

GSR 最終的目標是希望實現礦圈投資的標準化,把礦機、礦場實現證券化,收益可以分割,滿足不同風險偏好投資者的需求。這種階梯式、結構化的產品是我們的長期目標。前提是實現算力難度衍生品的開發,我們歡迎挖礦各個產業鏈的朋友和我們一起探討算力難度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