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投資的成功,最後​都是審美觀的勝利

文章開篇內容選擇火星財經王峯採訪馮波的對話:

不論是看項目,還是看人,我有自己的一套【三要素】分析視角:審美觀、知識結構和方法論。

如果拿狙擊手獵殺目標舉例,審美觀就像狙擊手選擇的攻擊目標,它決定方向;知識結構是使用什麼類型的武器,長槍、短炮、火槍,還是射箭;方法論則是瞄準和扣板機的動作要領。

在電影《一代宗師》裏,宮羽田與葉問兩位大師比武,宮羽田手拿一塊麪餅,請葉問來掰。宮羽田手裏的這塊餅,看似簡單好掰,實際上對手一上手就知道無處發力。掰餅這種比武方式可以理解爲審美觀,是一個選擇打不打,怎麼打的問題;知識結構就是用氣功,還是用八卦,也可以是拳擊;方法論就是每個人的功夫水平。

知識結構非常重要。他是需要花費多年訓練出來的一種人類社會的主幹技能,比如數學、籃球和鋼琴,這三樣東西就是不能吹牛的。

過去互聯網領域的創業者學歷背景,有醫學的,有英語的,有社會學的,但區塊鏈領域的領袖創業者裏,清一色是數學和理科背景。

我見到沈南鵬的時候曾經對他說,自己一直在研究爲什麼他做投資能做那麼好。其實,從審美觀角度,我們永遠可以找到最新、最狂野的想法,但對於像沈南鵬這樣知識結構強的人來講,即使晚一點發現有價值的審美觀,也就是沒那麼早瞄準方向,這都沒關係,因爲一旦被他們瞄準上,就會像精確制導導彈一樣,鎖住目標並不斷髮射。

每個人有不同的重點,有的人是審美,有的是方法論,有的人是知識結構。這三個緯度中,擅長兩個的都是能人。

以下是我個人的思考。

審美觀,即尋找優質資產的能力 (攻擊目標 / 打不打,怎麼打)。知識結構,即不同的策略 (使用什麼類型的武器 / 使用氣功還是八卦還是拳擊)。方法論,既策略的有效性和帶來的收益大小 (瞄準和扣板機的動作要領 / 功夫水平)。

審美觀是基礎和根本。每個人對項目的評判都有自己的一套標準和體系,每個人都對自己看好的標的信心十足。孰高孰低難以定論,投資本來就是非常主觀的東西。你完全可以在不考慮收益的情況下,純粹因爲偏愛某個資產而去投資它,這種情況下往往就是捐贈行爲 (投資回報基本爲零),投出去的錢有去無回。你也完全可以以賺錢結果導向,即便知道這個項目難登大雅之堂,但因爲能夠賺到錢所以也就投了。

拋開諸如捐贈送錢的行爲,我們暫且以最終是否賺到錢來作爲投資成功與否的標準。這也是最現實和功利的標準。怎麼能夠買到賺錢的標的?既然每個人對項目的評判標準不一而足,那倒不如用審美觀來解釋這個事情。

如果你有足夠好的審美觀,那麼你投資賺錢的概率會大大增加。

市場永遠是對的。市場會驗證你的投資決策是否正確。同時市場有自己的一套審美。當然市場的審美也不是一塵不變,它會隨着週期的變化而隨之變化。而你需要做的,是不斷的提高和精進自己的審美,同時感知不同時期市場審美髮生的變化。

本質上投資者之間的投資水平高下,是審美觀之間的碰撞與較量, 是高緯度的審美對低緯度審美的降緯打擊。

知識結構要在審美觀之後隨之跟上。你採取的是哪種投資策略。是短線投資,還是趨勢投資,還是沉浸式投資。每一種策略各有優劣。緊接着是方法論,既策略的有效性和帶來的收益大小。在此不再贅述。

審美觀是一切的根本。沒有審美觀,有再好的知識結構和方法論也無濟於事。

儘管有些玄乎,但是在區塊鏈這個行業摸爬滾打數年,我愈發相信審美觀這個事情。其實投資這個事,每個人都無法說服對方。和而不同已然是最好的狀態。

你有你喜歡的資產,他也有他喜歡的資產。你不能說服他去買你的資產,他也說服不了你去買他的資產。說到最後,不過是雙方互道一聲傻逼。所以本質上還是審美觀之間的較量。

所有投資的成功,最後都是審美觀的勝利。我相信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