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期內「灰度效應」仍會持續。

原文標題:《Carrie:主流機構助推比特幣成爲全球資產》
撰文:Carrie,Chain Hill Capital 仟峯資本管理合夥人

2020 年影響比特幣發展的最大兩股力量是:華爾街機構逐漸進入加密市場,以及大型科技公司增加對比特幣的支持。在這些機構的推動下,比特幣創下了歷史新高。種種跡象表明,比特幣當前的上漲不同於 2017 年散戶主導的「投機狂潮」,我們已經來到一個歷史臨界點 ...

2020 年機構趨勢總結

2020 加密貨幣市場趨勢總結:機構成爲比特幣邁向大衆的橋樑圖片來源:Chain Hill Capital

上圖展示了 2020 年重要的傳統機構入場事件。自著名對沖基金經理 Paul Tudor Jones 發表比特幣重要觀點以來,市場發生了巨大變化。下半年開始,機構入場的趨勢越來越明顯,包括企業在內的機構投資者開始對比特幣進行大量投資,直接推動了下半年比特幣市場的繁榮。

繼 Paul 做出比特幣是「大通膨時代最好的投資機會」的判斷之後,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的首席執行官 Larry Fink 也拋出了對比特幣的思考:

  1. 「它 [比特幣] 可能發展成爲全球市場嗎?--可能。」
  2. 「 [比特幣] 是否會改變美元作爲儲備貨幣的需求?」

對於這家以保守著稱的機構而言,這些評論相對罕見。雖然這並不一定意味着貝萊德計劃在短期內對比特幣進行投資,但它確實表明該機構的領導人一直在自我教育,並且進行了必要的工作。

這些言論還透露出一個重要信息,即比特幣終於到了每個金融機構都認爲需要制定「比特幣策略」的階段。這些機構可能會選擇什麼都不做,可能會選擇獲得一定的敞口,也可能會採取更重大的措施。儘管他們會做出不同的選擇,但至少,相關的對話正在這些機構內部發生。

目前爲止已經有各種主流機構傳達出了非常積極的觀點。

2020 加密貨幣市場趨勢總結:機構成爲比特幣邁向大衆的橋樑圖片來源:Chain Hill Capital

上市公司將比特幣作爲儲備資產是另外一個有標誌性意義的事件。從 MicroStrategy 8 月宣佈購買比特幣以來,其股價已經上漲 125%。這可能會起到很好的示範作用。一方面,隨着美元購買力持續下降,可能會有越來越多上市公司將現金儲備視爲不安全的選擇,從而將一部分現金轉爲數字貨幣。另一方面,購買比特幣爲 MicroStrategy 股票所帶來的財富效應可能也會吸引一部分公司採用同樣的策略。因此,大型企業的資產儲備需求可能會成爲一股新的機構力量。

2020 加密貨幣市場趨勢總結:機構成爲比特幣邁向大衆的橋樑圖片來源:yahoo

支付巨頭 Paypal 進場的意義則是在於打開了零售市場的巨大入口。根據 Pantera Capital 的估計,PayPal 平臺上的購買量已經超過 100%的比特幣新供應量。PayPal 消除了投資者購買和持有比特幣相關的摩擦,PayPal 擁有超過 3.45 億活躍用戶、2500 萬商戶,這將極大的拓展比特幣的用戶基礎(目前整個加密市場的用戶數量估計是 1 億)。

2020 加密貨幣市場趨勢總結:機構成爲比特幣邁向大衆的橋樑圖片來源:Pantera Capital

機構入場的主要驅動力可以分成幾類

宏觀對沖。在當前低利率以及央行資產負債表不斷擴大的環境下,對法幣貶值和通貨膨脹的對沖需求不斷增長。因此,比特幣吸引了像 Paul Tudor Jones、Dan Tapiero 這樣的宏觀投資者,他們尋求當前環境下獲益最大的資產類別;像 MicroStrategy、Square 這樣的資產配置者,他們認爲法幣貶值不可避免,而比特幣是一種可以替代法幣的健全貨幣;此外,加密貨幣不相關性的投資屬性在當前疫情帶來的不確定環境下也變得更爲凸顯。

價值投資。這類投資者看好數字化趨勢和加密貨幣技術的長遠價值,將加密貨幣作爲一種潛力巨大的不對稱性投資,認爲在長期內比特幣等加密貨幣將取代黃金,甚至改變全球金融體系。

投機套利。這包括各種套利和投機活動。今年市場上最活躍的套利活動之一就是灰度信託產品的套利。

戰略佈局。具有遠見的金融機構如 CI GAM、Pendal Group、富達、標普道瓊斯指數,以及科技公司如 PayPal 和 Square,他們看到了客戶未來的需求和加密資產的發展趨勢,提前做好佈局。

我們可以從多方面的數據看到機構參與度的顯著增長。

首先,隨着更多機構投資者的加入,面向機構客戶的衍生品市場規模不斷擴大。CME 是目前衡量機構興趣最準確的指標之一。至 2017 年 12 月推出以來,CME 比特幣期貨的規模一直都不大,但從今年下半年以來,CME 比特幣期貨的未平倉合約不斷創新高,在整個加密貨幣期貨市場中的佔比越來越高,這反映了機構投資者比例的提升。

2020 加密貨幣市場趨勢總結:機構成爲比特幣邁向大衆的橋樑圖片來源:The Block

其次,截止 12 月 25,bitcointreasuries 網站披露的機構比特幣持倉數量已經達到了比特幣總供應量的 5.48%。雖然 5.48% 這個數字看起來似乎不夠顯著,但要知道,10 月 21 日的時候,這個數據還只是 3.74%。這意味着,在 2 個月的時間內,僅 bitcointreasuries 統計的這 28 個機構投資者持有的比特幣佔比就增加了 1.74%,也就是年化 10% 的增長率。如果按照這個速度增長,機構投資者不到 10 年就可以吞噬比特幣市場。並且,這個數據還不能代表機構持有比特幣的全貌。

2020 加密貨幣市場趨勢總結:機構成爲比特幣邁向大衆的橋樑圖片來源:Ecoinmetrics

另外,從託管機構託管的資產也可以看出機構活動的增長。全球頭部託管機構 Coinbase 在 11 月的時候透露他們看到了機構投資者的資本爆炸,其託管資產達到 200 億美元,其中有 140 億美元是今年 4 月以來的新增資產。另外一個主要託管機構 BitGo 於 12 月 23 日宣佈其託管資產達 160 億美元,也進一步驗證了機構投資者對加密貨幣的興趣。

長期以來,加密市場都是由散戶投資者主導,隨着越來越多專業投資者和機構的進入,我們或許已經來到一個臨界點。未來,機構對比特幣市場的影響將越來越大,他們將重塑比特幣市場的結構。

未來趨勢

短期內「灰度效應」會持續

灰度創造了一個比特幣單向流入的信託結構,在開放贖回之前它實際上成爲了一個囤比特幣的黑洞。灰度比特幣持倉今年的增長相比過去實現了質的飛躍,從年初的 26 萬增長到現在已經超過 60 萬。

2020 加密貨幣市場趨勢總結:機構成爲比特幣邁向大衆的橋樑圖片來源:The Block

對於機構投資者來說,灰度是一個非常好用的套利工具,以當前的溢價計算,他們通過套利可以實現高達 60% 的年化收益率(比特幣本位)。這些套利機構只需要採用很簡單的做法--用持有的比特幣申購私募份額,然後在份額解鎖時期重新買入現貨去申購份額,不斷重複這個過程。

重新買入現貨有兩個目的,一個是維持他們原有的比特幣持倉,一個是提高 GBTC 的溢價(因爲溢價通常都會跟隨現貨市場)。解鎖時期溢價越高,這些機構可以買回的比特幣就越多。然後他們可以用這些比特幣開始新一輪的套利。

通過跟蹤過去灰度比特幣信託資金大規模流入的情況,可以發現每次大額新增份額解鎖之後,比特幣的價格都有明顯的增長,同時 GBTC 的溢價率也會出現明顯的上升。這些現象反覆出現,很難用巧合解釋,更有可能就是上述套利行爲帶來的影響。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灰度確實是當前市場的一個重要推動力。

下面以近期的一個案例對灰度效應進行演示。根據灰度 Q3 報告,今年 4 月 27 日-6 月 29 日是今年灰度資金流入增長最快的一個時期。對應的解鎖時間是 10 月 27 日-12 月 29 日。

2020 加密貨幣市場趨勢總結:機構成爲比特幣邁向大衆的橋樑

我們可以看到,從 10 月 27 日開始的這輪大規模解鎖期裏,比特幣的增長十分強勁,這裏灰度效應的貢獻不小。

2020 加密貨幣市場趨勢總結:機構成爲比特幣邁向大衆的橋樑圖片來源:AIcoin

在 GBTC 溢價上我們也可以找到印證,在這些大額份額解鎖之後一段時間的溢價率相比解鎖之前上漲很多。

2020 加密貨幣市場趨勢總結:機構成爲比特幣邁向大衆的橋樑圖片來源:Ycharts

「灰度效應」對比特幣的現貨市場無疑是有益的。雖然長期來看,這種現象不可持續,但它在短期內不會消失。甚至可能會出現更多類似的機構,增強這種「灰度效應」。比如說,近期 Bitwise 的指數基金也開始在美股場外交易所進行交易,該產品的結構跟灰度極其相似--一個不提供贖回的類 ETF 產品。12 月 9 日 Bitwise 宣佈在 OTCQX 上市交易的時候 AUM 是 1.15 億美元,截止 12 月 25 日,其 AUM 增長到了 2.92 億美元。十幾天的時間增長近兩倍,這說明有更多的套利資金進來了。並且,目前它的溢價率比灰度還要高。如果這種高溢價能夠維持,Bitwise 將增強「灰度效應」。

2020 加密貨幣市場趨勢總結:機構成爲比特幣邁向大衆的橋樑

「灰度效應」可能會一直持續到監管介入,比如說,強制要求開放贖回,或者 SEC 通過比特幣 ETF 導致 GBTC 這類的證券失去競爭力和需求。

傳統機構入場將迎來高速增長期

傳統機構並非今年纔開始入場,但在此之前,主要是風投機構、家族基金,還有部分對沖基金。

今年,我們無疑看到了更多主流機構的入局,包括頂級對沖基金、大型資產管理公司、投行、保險公司,以及上市公司。接下來我們很可能會進入機構入場高速增長期。這是由多個因素促成的。

宏觀對沖需求持續強化

全球主要經濟體處於長期債務週期的末期。這個時期的主要特徵是高通貨膨脹率和貨幣貶值,這種環境下,通貨膨脹對沖資產將繼續大幅增長。

上週,美國國會通過了 9000 億美元的新救助法案。這意味着美國即將向經濟注入近 1 萬億美元,並且新政府似乎沒有打算在此一攬子救助計劃之後停止注入流動性。主流觀點認爲民主黨當選意味着未來將有超過 2 萬億美元的救濟(也可能是 3 萬億美元)。

COVID-19 對於已經搖搖欲墜的債務週期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美國陷入依賴政府幹預的經濟中。據估計,自今年夏天以來,美國數百萬人陷入了貧困,如果不通過救濟法案,這些人將會陷入貧困。因此,不管是通過量化寬鬆還是利率操縱,未來美國政府很難不干預經濟。這些政府措施可以減輕短期痛苦,但也將進一步破壞美元全球儲備貨幣的地位。

今年 7 月,加密資產保險公司 Evertas 委託市場研究公司 Pureprofile 採訪了 50 位機構投資者,發現 80%的機構投資者認爲,央行和政府最近採取的針對 COVID-19 的量化寬鬆政策可能會導致通貨膨脹率上升,在未來五年中,機構投資者將越來越多地投資於比特幣以對沖這種情況和貨幣貶值。

傳統投資策略受到挑戰

低利率、甚至是負利率的債券使得傳統的 40/60 資產組合策略的受到越來越多的質疑。在過去的三十年中,基準美國國債提供了固定、可靠的收益率,平均收益率爲 4%。而現在債券的收益率在不斷下降,10 年期美國國債的年利率只有 0.7%,而全球負收益債券規模已經達到 30 萬億。考慮到通貨膨脹,債券的實際收益率就更低了。這些負收益債券將需要尋求新的替代品。

著名全球宏觀投資者 Dan Tapiero 指出,目前有「190 萬億美元的債券和現金的實質收益接近 0,這些資產幾乎沒有升值的希望。黃金投資市場的市值是 2.6 萬億,比特幣是 4500 億美元。價值儲備資產的短缺將導致黃金和比特幣的搶購。最快的馬(比特幣)將變得更快。」

2020 加密貨幣市場趨勢總結:機構成爲比特幣邁向大衆的橋樑圖片來源:Bloomberg

機構「羊羣效應」

2017 年的時候,華爾街金融機構對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評論是「爲罪犯和毒販服務的工具」。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稱它爲老鼠藥;他的搭檔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說,比特幣就像在交易已死的嬰兒大腦。摩根大通的傑米·戴蒙(Jamie Dimon)表示,他將解僱任何交易比特幣的人。

現在,華爾街的敘事在迅速改變。摩根大通 10 月份發佈報告,指出分析師認爲比特幣的價格可能翻兩到三倍。

摩根大通的 180 度轉變有多方面的原因,包括宏觀環境的變化,PayPal 的入局,以及職業風險的下降--因爲像 Paul Tudor Jones 這樣的投資者已經公開表示了他們的樂觀。

隨着越來越多主流機構發表積極言論,風向正在轉變。這些機構起的帶頭作用會非常強。他們將帶來大量的跟隨者。我們將進入機構入場的下一個階段--沒有比特幣纔是有風險的,隨着這種敘事的流行,我們將看到越來越多的資本流入。

正如 SkyBridge 的 Anthony Scaramucci 所說,他看到大量機構投資者將在 2021 年購買加密貨幣,他表示:「我們可能是大量機構投資者湧入的先兆」。

主流機構助推比特幣成爲全球資產

「數字黃金」敘事主流化帶來價格正向反饋循環

敘事是強大的機器,它可以推動結果。當所有的投資者都開始相信一種敘事時,它將改變資本的流動,最終「自我實現」。現在機構和主流媒體開始越來越多的談論比特幣「數字黃金」和另類資產的故事,這種敘事將不斷強化,並將帶來正向反饋循環。

隨着一些機構開始相信比特幣是「數字黃金」,他們會帶來更多的資金流入,這導致了我們目前看到的價格上漲。隨着價格上漲,它會引起更多機構的關注,從而引發需求增加,進而導致更多的價格上漲以及敘事的進一步強化。

機構投資者將爲比特幣提供巨大的需求來源。不同於散戶投資者,主流機構的資金是長期型選手,因此,這種價格正向反饋循環將持續的更加長久和穩健。這種情況將一直持續到真正的 FOMO 引發市場崩潰爲止。

機構成爲比特幣邁向大衆市場的橋樑

在技術生命週期中,一項新技術在早期市場和大衆市場之間存在着一道鴻溝,主流機構將成爲比特幣跨越這道鴻溝的橋樑。目前,加密貨幣的用戶門檻和認知門檻比較高,在購買、使用、存儲、合規等方面缺少完善、便捷的解決方案。機構可以補充這方面的缺失,提供完整的解決方案,我們將看到更多財務顧問爲客戶提供加密貨幣相關的投資建議,更多金融機構以投資者熟悉的方式提供加密貨幣投資工具(如共同基金、ETF),美國聯邦政府特許的銀行開始爲加密資產提供託管服務,而 Paypal 這樣的平臺也將不斷完善加密貨幣的入口。基於他們現有的客戶基礎,這些機構可以將比特幣帶給廣泛的主流人羣。

2020 加密貨幣市場趨勢總結:機構成爲比特幣邁向大衆的橋樑

總結,傳統資管機構管理着近百萬億的資產,他們的入局將爲加密貨幣帶來巨大的增量資金。隨着市值的增長,加密市場將變得更加成熟,價格波動率也將逐步降低。這一切都將爲比特幣成爲全球資產奠定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