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10 月 17 日,Neo 主網上線三週年。這一中國首個原創公鏈項目已在「幣圈一日、世上一年」的區塊鏈行業長跑 5 年,總市值曾飆漲 80 億美元、排名全球第六,穿越了加密貨幣市場兩個完整的興衰週期,有鮮花着錦、烈火烹油的盛景,亦有沉寂落寞的時刻。去年踟躕而行的 Neo 終於在今年開始奮發,一系列發展新計劃新動作浮出水面:先是與 Ontology 的合作開發跨鏈平臺,歡迎更多公鏈接入協作,繼而 Neo3 持續發佈開發進展,開發者大會集結全球社區開發者提升凝聚力,這些里程碑舉措後面有着怎樣的思考和佈局?

作者:Spike Chen

主網上線三週年 | 跨鏈、3.0 升級和助力開發者,Neo 重裝上陣

2019 年是 Neo 重歸業界關注焦點的一年,這要歸功於它諸多進展的頻頻亮相 ,其中在 7 月 18 日 Neo 宣佈與 Ontology (本體)合作推出一項高效包容的互操作性跨鏈協議,旨在與其他公鏈共建一個開放性跨鏈平臺,開展良性競爭和協作,一同打造下一代互聯網基礎設施。消息傳出,有人不禁發問:「跨鏈」的確是 2019 年區塊鏈技術新浪潮,但比特幣、以太坊分別作爲區塊鏈 1.0、2.0 代表的公鏈都志不在此,而 Neo 爲何對「跨鏈」情有獨鍾?

Neo 跨鏈:打造區塊鏈「WTO」

9 月初在上海舉行的 Neo 首屆社區大會(Neo Community Assembly)上,創始人達鴻飛提出了 Neo 對跨鏈技術的不同理解。

主網上線三週年 | 跨鏈、3.0 升級和助力開發者,Neo 重裝上陣Neo 創始人達鴻飛

他首先回顧了「跨鏈」的起源:最初的跨鏈需求其實是指原子交換,在兩個鏈上做資產的互換,而實際資產並不會從 A 鏈流轉到 B 鏈上。隨後,大家又希望能把所有的數字資產移到某一個鏈上,把流動性集中起來,這樣可以做去中心化交易所。之後,大約從 2016 年開始,行業從「幣」的時代進入到「鏈」的時代,很多項目也開始更加重視「鏈」的發展。

達鴻飛接着指出,Neo 的跨鏈思路與今年大火的 Cosmos、Polkadot 不同:後兩者聚焦於提供封裝區塊鏈共識層和網絡層的 SDK,讓開發者發佈無數基於其底層的區塊鏈,織鏈成網,再橋接比特幣、以太坊等現有公鏈;而 Neo 主旨在於連接目前已經存在的各種公鏈,這個跨鏈協議類似 WTO (世貿組織),讓各個國家(各個公鏈)分工,發揮自己的競爭性優勢,一起拓展更具想象力的商業世界。在一個平等的資產交換、技術協同的大生態平臺上,發起者 Neo 聚焦於 Digital Asset (數字資產),而 Ontology 聚焦於 Digital identity (數字身份),可以認爲 Neo 是一個資產層,Ontology 是一個賬戶 / 數據層。

達鴻飛表示,未來一個去中心化應用在運行時,很可能需要跟像 Neo 和 ONT 這樣的所有的公鏈都進行通訊,這就需要在所有鏈之間能有一個協議讓它們進行互操作,這是 Neo 堅信的跨鏈在未來的一個應用方向,而這類新的需求已經超越了單純把資產從一條鏈移到另外一條鏈。

有趣的是,Neo2.X 向 Neo3 的遷移,也用到跨鏈技術。達鴻飛表示,Neo3 新版本會做整個架構上的調整,甚至可能產生新的創世區塊,這就涉及到從 Neo 2.X 向 Neo3 遷移,Neo 設想了一個基於跨鏈技術的方案:讓 Neo 2.X 和 Neo3 作爲跨鏈網絡裏的兩條鏈,並行運行一段時間,該時段內兩條鏈上的資產能雙向轉換;當 Neo3 穩定運行後,再考慮把 Neo 2.X 逐漸關閉,把所有資產和智能合約都遷移到 Neo3 上。

整個遷移過程,實際可理解爲如何從 A 鏈變成 B 鏈,甚至有可能是 A 鏈和 B 鏈如何合併成一個 C 鏈,或者是一個 A 鏈如何分裂成一個 B 鏈和 C 鏈的平滑機制,這就爲區塊鏈提供了一種繁衍進化的新機制,區塊鏈世界的演化就多了一種方式。

達鴻飛認爲,「Neo3 在理念上和 Web3.0 完全契合,是要做好 Layer1 (第一層)的工作。Neo 的使命是爲智能經濟提供最好的基礎設施。這包括:第一,Layer1 的區塊鏈要足夠好;第二,要跟 Layer2 (第二層)有很好的接口,包括基礎的服務模塊、身份、分佈式存儲,這些模塊要非常完善。」

Neo 宣佈與 Ontology 合作表明, Neo 不再像其他公鏈從下到上、從頭到尾都自己做,號召各公鏈結合各自優勢,分工合作,基於自身技術特性進行全面適配,以充分應用互操作性跨鏈協議。例如,Neo 將聚焦支持各類數字資產的協議與組件開發,而 Ontology 將繼續發力於面向未來的去中心化身份框架,而接入的其他公鏈也將在這個跨鏈平臺上發揮自身的強項。這一跨鏈協議擁有以下重要特徵:

  • 生態友好:該協議專爲跨鏈同步設計,既不會發行 token,也不會有一個專門的智能合約體系,從而保證成員鏈之間良性競爭與協作;
  • 准入門檻低:該協議旨在促進技術無縫接入,現有的區塊鏈項目無需開發或調整協議層即可便捷使用;
  • 交易原子性:該協議旨在實現跨鏈交易的終局性與原子性,並重點關注跨鏈智能合約交互,以擴展去中心化應用的應用場景;
  • 安全性增強:該協議將在技術和運行層面加入一系列複雜的機制,以增強跨鏈交易與交互的安全性。

Neo3 能否逆勢突圍

在 9 月初爲期一週的社區大會中, Neo 向來自海內外的社區發佈了三款爲 Neo3 打造的新產品:一站式智能合約開發引擎 Neo.ONE、分佈式文件系統 Neo-FS 以及區塊鏈工具包 Neo Blockchain Toolkit,並表示將逐步從 Neo 2.0 轉向以支持大規模商用爲目標的 Neo3,爲開發者提供更好的可擴展性、功能和用戶體驗,助力開發者創造屬於未來的企業級區塊鏈創新,爲下一代互聯網奠定基礎。

主網上線三週年 | 跨鏈、3.0 升級和助力開發者,Neo 重裝上陣Neo 社區大會

Neo3 的推出,在 Neo 的發展歷程,堪比 2017 年品牌更名、項目定位從「數字資產平臺」升級爲「智能經濟平臺」的第二次轉型。

雖然 Neo 首次轉型時,宣佈將引入「智能合約」、「數字身份」等新設計,注重吸引開發者基於 Neo 平臺開發各類應用。但從 2018 年區塊鏈行業進入萬鏈齊發、新公鏈項目全力開展 TPS 軍備競賽的局面以來,具有先發優勢的 Neo 在技術性能、DApp 生態等其他方面都沒有表現出足夠的競爭力,「數字身份」等設計並未落實。對此,官方也毫不諱言自身遭遇的困境,達鴻飛表示,「2018 年,我們經歷了上下起伏,但我們秉持智能經濟的願景,會將 Neo 打造成開發者最友好公鏈。」

其實,Neo 的嬗變就在 2018 那一年在醞釀。

2019 年 2 月 16 日,達鴻飛在西雅圖舉行的 2019 Neo 開發者大會上宣佈將發佈 Neo3,將基於原生的 Neo 區塊鏈進行架構、層次、共識、功能以及安全等各方面迭代,以使「Neo 能夠支持大規模的商業應用」。

主網上線三週年 | 跨鏈、3.0 升級和助力開發者,Neo 重裝上陣Neo 創始人兼技術負責人張錚文(右一)

4 月底,Neo 創始人兼技術負責人張錚文發佈了 Neo3 技術路線圖,表示 Neo3 將是一個具有高吞吐量、強穩定性和安全性、優化的智能合約系統,以及針對不同業務應用場景的功能豐富的基礎架構集,而經濟模型與治理機制是緊密交織的,Neo3 的改進是一個綜合系統的蛻變。具體而言,Neo3 的變化有以下幾方面:

主網上線三週年 | 跨鏈、3.0 升級和助力開發者,Neo 重裝上陣Neo3 技術路線圖

  • dBFT 2.0:在 dBFT 2.0 中增加了一個恢復機制,極大地提高了一致性算法的穩定性。在網絡故障或節點故障很少發生的情況下,可以預期快速恢復。
  • 定價模型:Neo 區塊鏈上有兩個原生代幣,即 NEO 和 GAS (用於支付交易費和智能合同執行費)。在 Neo3 中,將通過顯着降低智能合約的成本來解決部署運行智能合約成本高企的問題,從而擴展 GAS 的應用場景並增加 DApp 的數量。
  • 互聯網資源訪問:Neo3 將內置預言機,允許智能合約在執行期間訪問互聯網資源。由於 dBFT 2.0 的安全性和效率,可以解決訪問互聯網資源時節點之間的不一致性。有了這個特性,開發者可以輕鬆地基於 Neo 開發更復雜的或特定於場景的預言機,並開發更多樣化的依賴外部數據的 DApp。
  • P2P 協議:Neo3 重新設計 P2P 協議,添加對 UDP 通信協議的支持,並啓用壓縮選項,這將大大提高 TPS 和網絡的穩定性。
  • NeoVM:一個用於執行智能合約的輕量級虛擬機。它具有快速啓動、低資源消耗和支持多種高級編程語言的特性,允許開發者使用熟悉的工具構建智能合約。在 Neo3 中,NeoVM 將與區塊鏈完全解耦,成爲一個純粹的虛擬機,好處在於:1,更容易執行原生合約;2,擴展區塊鏈之外的 NeoVM 應用場景;3,將 NeoVM 平滑地集成到任何 IDE (集成開發環境)中,無需加載區塊鏈數據即可輕鬆調試智能合約。此外,NeoVM 還將包含一些新特性,比如支持靜態成員、異常處理等等。
  • 簡化架構:由於全局資產未與智能合約整合,因此在智能合約中管理全局資產非常困難,至 Neo3 將不再繼續支持全局資產。在 Neo3 中,所有資產都是在智能合約中創建,包括 NEO 和 GAS。Neo3 中只需要一個事務類型,用於執行智能合約,另外還提出了一種簡化的驗證模型,將大大提高事務驗證的速度,並允許同時執行這些驗證。通過這些架構調整,Neo3 基礎層的性能將大幅提高數量級。

綜上所述,除了共識機制 dBFT 升級至 2.0 外,Neo3 將從內置預言機、重新設計 P2P 協議、設置純虛擬機 Neo VM、以及精簡架構去除全局資產,到引入 Neo FS 和 Neo ID 等功能,全面提升和完善支持區塊鏈技術大規模商業應用的性能和功能。

活躍的開發者社區:Neo 的底氣和志願

儘管 Neo 在相當長時間內因網絡節點數偏少且大部分爲官方所掌握在業界被認爲是中心化頗高的項目頗受詬病,不過有多位開發者理解認可 Neo 的做法,「區塊鏈還處於初步階段,完全去中心化會導致項目發展緩慢,早期的中心化對於項目發展有利,只要項目方保持初心、堅持區塊鏈的理念,是可以削弱中心化方式的。」

達鴻飛對此表示,Neo 理事會一直使用預留的 NEO 來促進開發、回饋社區與建設生態系統,最終所有的 NEO (治理權)都會發放給社區。區塊鏈的目標之一是建立可由任何人驗證的技術授權信任,分權是實現這一目標的一個重要途徑,而 Neo 也正在逐步實現這個目標的過程之中。

事實上,從 Neo2.X 至 Neo3 的更迭是翻天覆地的革新,是否爲整個 Neo 社區帶來巨大的挑戰?但 Neo 自信於自己在海內外擁有足夠去中心化、活躍的開發者社區,將幫助項目脫胎換骨、與時俱進。

早在 2015 年 11 月,Neo 主網測試上線時,其 QQ 羣屬於鏈圈爲數不多的活躍社羣之一,羣內 500 多人曾在 1 個多月內創下高達 7.3 萬行的聊天記錄,其中不乏關於共識機制、股權衆籌、區塊鏈未來的優質討論。次年 4 月 Neo 原創共識機制 dBFT 發佈時,由海內外志願者自運營的社區人數從 2015 年底的 300 人增長至 2016 年 8 月的近 5000 人。

Neo 開發者社區的國際化程度在國內首屈一指,十餘位核心開發者,國內的只有兩位,包括技術負責人張錚文,其他都分佈在世界各地。剛剛結束的 Neo 首屆社區大會,集結了來自 Neo 全球各個社區負責人和核心開發者,包括 NGD 西雅圖、City of Zion、NeoResearch、NeoSPCC、Neo•ONE、Red4Sec、Neo News Today、NEL、NEXT、neow3j、Alienworks 等社區一起匯聚上海,重點討論 Neo3 新功能、遷移、基礎設施,以及 Neo 治理、經濟模型等一系列問題。

三款 Neo3 新產品,也均爲社區開發:一站式的開發解決方案 Neo ONE 是西雅圖的同名社區 Neo ONE 開發,分佈式文件儲存解決方案 NeoFS 由俄羅斯聖彼得堡社區 NeoSPCC 開發,Neo 區塊鏈 .NET 工具包,由 NGD 西雅圖辦公室的團隊主導,旨在針對 .net 開發者的巨大開發者羣體,提供一個一站式的在 Neo 進行開發的解決方案。

比起以太坊,Neo 對開發者而言更容易入門。「智能合約的開發者不需要學習 Solidity 等語言,就能使用熟悉的 Java、C/C#、Go 等編程語言編寫智能合約,快速覆蓋並融入全球百萬級的開發者社區。」達鴻飛表示 ,Neo 爲降低開發者入門難度做了大量工作。

Neo 社區的兩位開發者,EasyCheers 易創遊戲社區創始人周俊宇、CardMaker (卡牌製作大師)創始人法師在接受鏈聞專訪時表示,他們沒有選擇以太坊,而是選擇 Neo,是因爲以太坊是圍繞 De-Fi 創造的一個很「重」的公鏈,核心團隊高高在上,飄在遠方沒辦法互動,而 Neo 比較接地氣,能經常和開發夥伴互動,而且 Neo 技術底子並不輸以太坊。Neo 吸引開發者的優勢是,項目方價值觀正、社區乾淨清澈、支持力度大。

無論在西雅圖的開發者大會,還是在上海的社區大會上,達鴻飛反覆強調 Neo 的目標是成爲開發者友好度最高公鏈、最受歡迎的去中心化應用平臺。今年 3 月,爲了讓越來越多開發者加入 Neo 生態,Neo 發佈了最新版開發者指南來幫助開發者更輕鬆地學習 Neo 源代碼,並最終參與 Neo 的技術開發。

顯然,Neo 能否成功抵達 Neo3 的彼岸,最終取決於是否吸引足夠多的開發者加入社區、參與貢獻、形成勃勃生機的生態,開發出相當數量產生真正價值的商業應用,且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