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資本投資後 PoS 項目後更傾向建立 PoS 節點服務商 ?爲什麼許多資本運營的節點會恰好扎堆選擇一個平均費率?資本方投資 Staking 後是虧是賺,虧了又會如何選擇?

本篇文章將會從數據的角度對 Staking 資本的行爲模式以及現狀的成因進行初探,並對未來進行預測。

撰文:小毛哥

跨鏈項目 Cosmos 是 PoS 領域最有代表性的項目之一,其發展軌跡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目前 Staking Economy 的發展趨勢,並且影響仍在延續。

Cosmos 的 ICO 於 2017 年 4 月 6 日完成, 當時募集了 1730 萬美元資金,參與投資的包括 Figment Networks、Dokia Capital、Polychain Capital 等投資機構。

Cosmos Hub 主網於 2019 年 3 月 14 日正式上線, 其原生代幣 ATOM 在上線之初達到驚人的 50 倍回報率。在這個驚人的回報率背後,我們希望從參與投資 Cosmos 的機構行爲角度進行切入,分析並歸納參與 Staking 項目投資的機構行爲模式,因爲我們相信,投資機構的行爲模式,對於該機構的投資回報以及被投資的 Staking 項目、乃至整個 PoS 生態,具有雙向影響。

資本方投資 PoS 項目後會有哪些選擇?

首先,有理由假設,資本方都是趨利的,加密貨幣的資本方之所以投資包括 PoS 項目在內的各種加密貨幣項目,最終目的還是希望獲利。只不過,投資機構可以選擇短期獲利出場,也可以對該項目以及該其所在領域進行長期投資,收穫長期紅利。

在 PoS 領域,我們認爲投資機構參與以下幾個選擇,多爲偏好長期投資的舉措:

  • 選擇一:將投資獲得的 PoS 代幣委託給專業的節點運營商進行質押獲利;
  • 選擇二:自己設立並運營一個節點運營商,並委託質押其擁有的 PoS 代幣;
  • 選擇三:通過投資節點運營商、錢包基礎設施,或與節點運營商合作運營節點,進行利潤分成。

Cosmos 投資機構是否選擇直接或間接運營節點?

我們通過以下方式,來研究投資於 Cosmos 的風險投資機構的行爲模式:

首先,我們通過 Cosmos 區塊鏈查詢該投資機構是否本身選擇成立並運營一個 Cosmos 節點,並通過該機構的公開資料,收集對 PoS 項目投資數量。若該投資機構參與了 Cosmos PoS 節點建設,則會進一步分析該機構是否選擇參與其他 PoS 節點建設 ,以及設置的收費率和質押量情況。

以下爲部分 Cosmos 初始投資機構的數據資料:

Staking 資本模式初探:Cosmos 初始投資機構爲何更傾向自營節點?投資機構數據來源於其公開數據,Staking 數據來源於 3 月 4 日,截止發稿前,節點運營商數據變動較小,但包括:P2P Captial 質押量排名 25 位升至 21 位,01 Capital 質押量排名 38 位升至 37 位等

我們發現,投資 Cosmos 的 13 個機構中,有 8 個 (61.5%) 直接選擇成立並運營 Cosmos 驗證人節點。其中有 7 個節點選擇成立專業節點服務商,並參與其他 PoS 項目節點運營。

參與最多 PoS 項目節點運營的是 SNZ Holding 旗下的 SNZPool ,已上線 17 個 PoS 項目的節點服務。

進一步分析長期參與 Staking 生態的資本模式

運營一個專業 PoS 節點的成本和收益是多少?

首先,需要了解運營一個 PoS 節點需要多少開支。結合 Stake.fish 運營總監 Jun Kim 所撰寫的分析驗證節點收益和挑戰的文章,我們發現運營一個專業 PoS 節點服務商,至少需要在第一年期間一次性投入 12 萬至 18 萬美元 之間。該結論建立以下假設之上:

  • 條件 1 : 單個工程師運行節點。聘請一位熟練的基礎設施工程師,假設年薪爲 7 萬美元 (在美國一名開發運營工程師的平均年薪在 10 萬美元) ;
  • 條件 2 :節點購買雲服務支出 4 萬美元的年費;
  • 條件 3 :選擇架設節點硬件成本支出約爲 8 萬美元。

同時,在這樣的假設條件下,在不同 ATOM 價格和佣金率的組合之下,單一節點的年收入從 6000 美元到 320,000 美元不等。若假設 ATOM 價格保持於 4 美元和 10% 的平均費率,單一節點的年收入約爲 51,000 美元;若同時考慮投入支出,在只考慮 Cosmos 節點收益的情況下,該節點在第一年約虧損 6.9 萬至 12.9 萬美元不等。

根據以上資料,我們可以得出結論一:目前 Staking 生態中,選擇投入建設節點服務商,並在僅運營單一 PoS 項目的情況下會產生不少的虧損,

參與節點的運營資本的如何減少虧損?

Stake.fish 運營總監 Jun Kim 在分析驗證節點收益和挑戰的文章結尾寫道:如果從成本收益角度考慮,可以計算並對比委託代幣與單獨運行節點之間的收益,進行選擇;多數情況下,直接選擇 委託代幣 ,會大幅節省成本。

從成本收益的角度進一步思考,既然參與運營節點資本普遍都會虧損,那麼趨利的投資機構會作出怎樣舉措?

一是會進一步投資 PoS 生態,擴大驗證節點的項目範圍。既然選擇運營單一 PoS 項目會產生虧損,部分機構會選擇使用節點服務的投入,去建立更多 PoS 項目的驗證節點,增加投入機會成本,這也解釋了爲什麼我們會在數據中看到,幾乎所有參與 Cosmos 的節點都會選擇參與其他 PoS 項目的節點運營。

二是增加運營 PoS 節點的隱形收益。除了獲得運營節點獲得的代幣獎勵,資本方也會採取措施積極獲得參與 PoS 生態的隱形收益。這些「隱形收入」並不容易用金錢來衡量。比如,通過輸出高質量的 Staking 相關內容、運營或宣傳 Staking 社區過程中,提高該投資機構的影響力,通過建設網絡瀏覽器這樣的基礎設施,提高在該領域的聲譽等。

三是結合自身情況考量節點手續費等定價策略,具體表現在,投資機構根據持有代幣數量不同,產生具有一定規律性的手續費設置。我們會在下一個章節詳細探討。

資本方運營的節點會選擇什麼水平的手續費率?

參與 Cosmos 投資並運營節點的投資機構包括 Figment Networks、SNZ Holding、01 Capital、P2P Capital、Blockpower、Fenbushi Capital、Dokia Capital、Polychain Capital 這 8 家。這部分投資機構運營的節點佔了整個 Cosmos 風投或私人基金運作的節點半數以上。近期也有一些知名風險投資機構,如 Multichain Ventures,以及分佈式資本、分佈式 Digital、BlockAsset 和衆多項目方聯合的新生態品牌 Gf.network 也參與 Cosmos 節點,並取得不錯的質押量。

根據 Mintscan 的 Cosmos 區塊瀏覽器數據,我們統計了 Cosmos 現有的 125 個節點驗證人,除去 5 個將手續費提高至 100% 的驗證人後,所有節點的平均費率爲 9.12% ,前 10 名的驗證人的平均手續費爲 9.16%。通過將手續費與平均費率比較,並結合這 8 家投資機構運營的節點數據,我們做了如下圖表,以便於更直觀查看這幾家資本的選擇和現狀。

Staking 資本模式初探:Cosmos 初始投資機構爲何更傾向自營節點?

Dokia Capital 以及 Polychain Capital 在這一領域處於領先地位,兩家公司甚至都躋身 Cosmos 網絡驗證者的前三名,分別擁有 6.22% (Dokia) 和 6.26% (Polychain) 的投票權,佔該類別中超過 60% 的投票權。

值得注意的是,這兩家節點分別選擇了 15%20% 這兩個較高的手續費。按照我們的傳統邏輯去考慮,通常情況下,節點服務商通常設置較低的手續費以吸引更多用戶,但這兩家機構什麼如此選擇?

我們假設按照質押量排名第 2 位和第 3 位的 Dokia Capital 和 Polychain Capital 爲第一梯隊,第二梯隊爲排名第 13 位及 第 14 位的 Figment Capital 和 Blockpower,還有排名第 25 位的 P2P Capital,有趣的是這三家節點都選擇設置低於平均值的手續費率,分別爲9%、3% 及 1%

我們同時將目前質押量並不高、排名約第 40 位以上的三名節點歸類爲第三梯隊。在第三梯隊之中,這三名驗證人無一例外的都選擇了略高於平均費率且等於 Cosmos 節點費率的中位數的 10%

Staking 資本模式初探:Cosmos 初始投資機構爲何更傾向自營節點?

根據以上數據,我們大膽猜測,投資機構運營的節點對於手續費率設置是具有一定策略性的行爲規律的,該行爲規律最主要的影響因素應是資本持有的代幣數量和對於 PoS 投資的策略。

我們作出如下猜測:

  • 以第一梯隊爲代表的資本運營節點,因爲本身參與項目的初始投資,所以自身持有的代幣數量較多,同時多數是面向大戶或機構客戶,所以在選擇設置節點手續費時,可以選擇儘量高於平均費率的手續費以增加利潤去平攤運營節點的開支;
  • 以第二梯隊爲代表的資本運營節點或是因爲目前持有代幣數量不多 (或沒有第一梯隊多) ,所以通過降低手續費的策略以吸引更多用戶進行質押;
  • 以第三梯隊爲代表的資本運營節點,因爲自身持有的代幣數量較少,同時面臨高額的節點運營開支,所以即選擇了略高於平均費率同時爲普遍費率的 10%,這或這類型節點對儘可能平攤支出的同時保持吸引一部分用戶進行權衡的結果。

Staking 資本行爲模式初探

爲了進一步驗證 Staking 資本的行爲模式具有一定的規律性,根據 Cosmos 手續費率質押量這兩個變量,我們將資本方運營的節點數據在所有節點服務商數據之下進行標記,並將另一個有代表性的節點 (礦池、交易所運營的節點) 進行比較,作出如下點狀圖。我們將資本方運營節點標記爲紅色,礦池及交易所運營節點標記爲金色。

Staking 資本模式初探:Cosmos 初始投資機構爲何更傾向自營節點?右圖較左圖增加了礦池及交易所運營節點

我們發現,除了一個礦池及交易所運營節點的費率高於手續費率中位數 10%,其餘都在 10% 以下 。比較可惜的是,由於樣本數量過少,我們無法直觀地在圖中判斷出各個驗證人類型具有的直觀規律。通過較爲直覺的思考和現有的數據,我們推斷出 Staking 生態會呈現兩極分化的趨勢:

  • 少數面向機構端且自己持有代幣較多的節點,將呈現高費率、高質押量的特徵 (以 Polychain Capital 爲代表) ;
  • 少數面向個人投資者或 Staking 用戶的節點,將呈現低費率、高質押量的特徵 (以 stake.fish、Sparkpool 爲代表),同時這一普遍情況在短期內無法撼動;
  • 大多數節點因爲成本投入等考量,會趨向於中位數的普遍費率(Cosmos 爲 10%),並繼續加強包括社羣市場等其他 PoS 領域競爭力的投入。

研究這些 Staking 投資機構的數據有什麼意義?

目前 Staking 領域還沒有對數據進行量化研究,一是該領域過於早期,數據和樣本較少,獲得的關注較低;二是由於 Staking 項目參差不齊,同時每個項目的 Staking 機制也不同,同一數據也需要分情況討論,較爲複雜,並很難得出普遍規律。必須要指出,本文的缺陷在於只研究 Cosmos 一個項目,由此得出的結論會偏向直覺,而 Staking 領域的投資機構對於不同項目的 投入程度 ,也會是判斷該 PoS 項目優劣的重要指標之一。

分析並探討參與 Staking 的投資機構的行爲模式,具有以下意義:

探討資本和 Staking 經濟模式的雙向影響

此前,加密領域的資本方在 ICO 時代選擇退出機制主要是,在合適的回報率情況下賣出投資的代幣。但是如今隨着 Staking 的機制發展,對於投資機構來說,無疑是多出一個選擇,該選擇是在初始投資後,繼續維護並發展項目生態 ,甚至進一步擴大對該領域的投資。

選擇參與建立驗證節點,本質上是將投資該項目的時間線拉長 ,甚至變相地鼓勵資本對項目或者 PoS 領域的長期投資,對整個 PoS 生態發展是有利的。

預測 Staking 經濟的未來格局,是否具有良性發展的潛力

通過資本方參與 Staking 的方式進行分析,我們也可以發現:雖然從成本收益的角度考量,直接質押代幣是節約成本的最佳方式,但 Cosmos 的多數資本方依然選擇參與建立並運營驗證節點 ,也就是說,選擇對該項目進行長期投資,並深度參與其生態。從這點來說,越來越多的初始投資方選擇參與 Staking 項目,會對該項目有一定的正向影響。

同時,選擇專業服務商提供的節點即服務(Node-as-a service)以幫助架設和運行節點,也是另一解決方案。隨着交易所入局 Staking 生態,在目前成本投入和收益依然不匹配的情況下,未來越來越多的專業節點服務商可能成爲類似第三方外包的角色,並在運營節點的基礎上開發出更多針對交易所 Staking 服務以及開發項目生態基礎設施等相關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