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運行、升級與干預賬本角度逐一分析區塊鏈治理具體事務與現狀。

撰文:李畫

關於區塊鏈治理,我們談論了很多。可當我想從中找出一些可通用的經驗時,卻發現「線頭」太多,一時無從下手。於是便有了這篇文章,它試着去理清「線頭」,搭建一個可用於 討論治理問題的框架

「區塊鏈」本身可以被定義的非常龐大,但在本文中使用其最小的那個定義: 賬本 。「治理」本身也包含諸多的方面,本文討論的是其最核心的東西: 治理制度 。區塊鏈除了公鏈,還包括公鏈上的事物,它們中的許多也在本文的討論範圍之內,因爲它們可以被看作是提供特定功能的賬本。

與治理相關的人和事和規則

當我們談區塊鏈治理時,首先要清楚的是參與治理的 、治理的 事情 ,以及治理使用的 規則 。區塊鏈是一種分佈式賬本,它包含如下這五類人,他們是參與治理的人:

  1. 創建賬本的人。即發起這個區塊鏈項目的人,可能是個體,也可能是公司。
  2. 記賬的人。即 礦工 ,在 PoW 下是通過算力來挖礦;在 PoS 下是通過代幣來 Staking。
  3. 使用賬本的人。在區塊鏈上有交易行爲的人,在區塊鏈上存儲代幣的人。
  4. 升級賬本的人。既包括對賬本協議級別的升級,比如 以太坊 2.0 的開發;也包括對賬本應用級別的升級,比如 ZK Rollup 方案;還包括與賬本相關的推廣、培訓事業。
  5. 投資賬本的人。擁有代幣的人。

區塊鏈賬本可以被看作一個簡單的軟件產品,也可以被看作一個複雜的生態社區,但它包含的事情,也就是需要通過治理來處理的事情相同,主要有如下三件:

  1. 運行賬本。也就是區塊鏈的正常運轉,需要做的就是讓維持賬本的人能夠得到 合理的回報 。直接維持賬本的人是記賬的人,間接維持賬本的人是升級賬本的人。
  2. 改變賬本。這裏是指對區塊鏈本身的改變,也就是 底層協議級別 的改變。某些改變較難達成共識,因爲它們涉及到利益或理念的衝突,比如以太坊是否要採用 ProgPoW 算法;某些改變則不太會遇到阻力,比如以太坊是否要採用 BLS 簽名算法。
  3. 干預賬本。賬本內容理應不該被幹預,但如果不能從技術上杜絕這種情況發生,就需要把這類事情考慮進去。比如之前的 the DAO 事件和近期的 Steem 事件,都涉及到對賬本的干預。

治理的規則使得人可以在制度框架內完成事情。不管是區塊鏈,還是其他需要治理的社區或社會,一般都包含三個層次的規則。它們理解起來會稍微抽象。

  1. 操作規則。是指影響大家日常決策的規則,比如 Zcash 的挖礦分配、 MakerDAO 的穩定費率、以太坊的 gas 上限 等等。在使用區塊鏈功能時,依靠的大多數規則都屬於操作規則。
  2. 集體選擇規則。是指在制定操作規則時使用的規則,比如 Zcash 要改變挖礦分配時,它依靠的規則是什麼?MakerDAO 要改變穩定費率時,它依靠的規則是什麼?以太坊要改變 gas 上限時,它依靠的規則是什麼?當談論區塊鏈治理時,涉及的大多數規則都屬於 集體選擇規則
  3. 憲法選擇規則。它是用來決定誰具有資格來制定影響集體選擇規則的規則,區塊鏈在該層次的規則設計上不太健全。比如以太坊用全員投票規則決定 the DAO 事件的處理,Zcash 用社區代表投票規則決定礦工稅的實施,但誰有資格制定規則來決定使用什麼樣的投票規則?不過區塊鏈在該層次上也有獨到的一種優勢,就是硬分叉,如果無法就規則達成一致時,可以選擇分叉。

要實現有效的治理體系,就需要將治理放在如上所述的一個多層次的嵌套式結構中加以組織。也就是說,所有規則都需要被納入「 規定如何改變該套規則 」的另一套規則中,一個層次的行動規則的變更是在較之更高層次上的一套固定規則中發生的。

區塊鏈治理包含的內容

在有了人、事、規則這個基本的框架後,讓我們把區塊鏈治理放入這個框架進行討論,逐一分析需要治理的具體事務,以及治理該事務的規則的情況。本文將從 運行賬本升級賬本干預賬本 上展開文章。

運行賬本

運行賬本的有兩類人,記賬的人和升級賬本的人。運行賬本這件事涉及到的治理內容就是如何給這兩類人提供收入。

記賬的人,也就是礦工,收入主要包括兩部分,一是 鏈上代幣的增發 ,二是 交易費 。鏈上代幣的增發是持幣人給礦工發工資,持幣人可能是使用賬本的人,也可能是投資賬本的人;交易費是使用賬本的人給礦工發工資。綜合起來即是:記賬人的工資是 賬本使用人投資人 支付的。

與記賬人收入相關的操作規則在賬本生成時就是明確的,區塊鏈治理不太需要考慮這一部分內容;不過正因爲默認這一部分的「操作規則」不會變,也就沒有應對其變化的「集體選擇規則」,所以一旦這部分規則需要變化時,就可能引發 社區的分裂

可以對比來看 MakerDAO,它的「操作規則」是可變的,但這種變化是在「 集體選擇規則 」中發生的,就會屬於常規操作,不會引發問題。

升級賬本的人,用更易理解的術語來講就是爲區塊鏈提供「 公共物品 」的人。公共物品的提供是區塊鏈面臨的最大、也是最重要的治理問題之一。

不同於記賬人,在區塊鏈上,幾乎沒有規則用於爲 升級賬本的人 提供收入。這一問題有其歷史原因: 比特幣 的設計初衷和特殊屬性決定了它一經發布,就幾乎可以不用升級的一直髮展下去,它不需要考慮升級問題;因此以比特幣爲基礎的區塊鏈系統也就沒有包含爲賬本升級提供費用的相關規則。

當區塊鏈系統需要依靠升級來實現自我發展時, 需要規則 但又 缺少規則 就成爲了問題。目前區塊鏈有在如下三個方向上進行公共物品提供的治理嘗試。

1. 創建賬本時 募集的資金 。把創建賬本時募集到的部分資金以 基金會 的形式保管,再通過基金會爲生產公共物品的人提供資金,相當於投資賬本的人爲升級賬本的人發工資。這是目前普遍使用的方法,但它存在兩個問題,一是這筆資金是 一次性的 ,總有用完的時候;二是資金 如何被提供 (提供給誰、提供多少) 既缺乏明確的規則,也難以被監管。

有一些方法是在嘗試爲這種類型的資金加規則,比如 DAICO ,通過智能合約有條件地發放募集資金,但它不太適合大的項目;基金會爲類似 Gitcoin Grants 的平臺配捐也是一種方法,它是全員用自己的錢投票決定基金會資金的流向。

2. 捐贈。即使在現實生活中,通過捐贈實現公共物品的供給也是一種重要的方式。捐贈包括對某個公共物品的直接資助,也包括通過基金會間接資助,在區塊鏈上還有 DAO 的形式。DAO 是自組織的,且可以制定規則自動執行,其中有代表性的是 MolochDAOGitcoin Grants

當我們談區塊鏈治理時,我們在談些什麼?

基金會和 DAO 的設計可以從傳統基金會的模式中找到靈感。一個學習對象是 社區基金會 ,它是一個地區的居民爲解決本地區的問題而成立的,主要職責是調查和發現本地區的需要,在資金供應方和需求方之間起橋樑的作用。這種職能與區塊鏈基金會的職能是相似的。

另一個學習對象是 創投基金會 ,它是以市場的模式做公益,使公益不僅僅是無償的捐贈,也是一種可營利的事業。創投基金會把資本引向對社會有益的事業,它有助於實現對公共物品的可持續的、追求結果的研究和生產。 (關於傳統基金會的更多內容可參考文章《區塊鏈基金會與 DAO 該如何設計?從美國基金會百年經驗學起》)

相較於現實社會,區塊鏈上的公共物品更有通過收費實現利潤的可能性,因此以投資的形式供給公共物品可能也是一種方式。因爲與投資相關的規則是成熟的、清晰的,在此就不進行更進一步的討論。

3. 代幣增發。通過代幣增發爲公共物品的開發提供資金,也就是升級賬本的人的工資是由 投資賬本的人使用賬本的人 支付的。

不同於可以直接把增發的代幣給到付出了工作的礦工,開發人員工作的價值是 不易評估的 ,增發資金需要藉助於類似基金會的組織來分發,較難解決資金的合理使用問題;更需要的警惕的是這種方式會給予基金會 過大的權力 ,而權力會引發問題。這或許是代幣增發聽上去合理,卻難以作爲一條基本規則被廣泛採納的重要原因。

綜合而言,與公共物品供給相關的規則是比較缺失的,鑑於公共物品供給本身的複雜性,也較難找到一種萬全的、通用的規則。可能需要嘗試各種資助方式,然後針對不同的資助方式設計不同的操作規則、集體選擇規則、憲法選擇規則。

用以太坊基金會舉例,這其中的操作規則是指 以太坊基金會 如何爲 Gitcoin Grants 配捐;集體選擇規則是指以太坊基金會做出爲 Gitcoin Grants 配捐這個決定所依據的規則,比如,70% 的基金會成員投票通過;憲法選擇規則是指當要改變 70% 投票通過這個規則時,比如,改成核心基金會成員一票否決制時,這種改變規則所依據的規則是由誰制定的。

改變賬本

區塊鏈是一種分佈式的賬本,它運行在分佈式的節點中,而不是中心化的服務器上。因此,一旦賬本發佈後,改變賬本是建立在 所有節點都同意改變 的前提之下的,這是一個集體共識的過程。

如果這種共識是在鏈下形成、手動更新執行的,我們稱其爲 鏈下治理 方式;如果這種共識是在鏈上形成、自動更新執行的,我們稱其爲 鏈上治理 方式。狹義上的區塊鏈治理方式就是指 改變賬本的方式 ,因爲如果賬本的各個層面都不需要改變,就像一臺完美運行的機器,我們幾乎就不需要談論治理。

改變賬本是一種常規操作,因爲區塊鏈首先是一個系統,它需要通過改變來調整、來發展,這種改變不只是技術上的,也包括規則上的。區塊鏈治理方式是區塊鏈治理中包含的另一個至關重要的議題。

鏈下治理

包括比特幣、以太坊在內的大多數區塊鏈系統採用的是 鏈下治理 的方式,它們都有各自的改變賬本的一套規則。這些規則一般包含給出提案、表決提案、執行提案三個部分,其中需要重點關注的是 表決提案 部分。

表決提案包括 表決的資格表決的程序 ,前者是指誰有權參與投票、不同參與者的不同權重;後者是指投票的流程以及投票結果的判定。這裏邊可供討論的內容包括:

  1. 有權參與 投票?這是治理中的一個焦點問題,因爲它涉及到誰有權修改規則。是持有代幣的人 (投資賬本的人、使用賬本的人) ,還是社區代表,又或者是核心開發者 (創建賬本的人、升級賬本的人) ,或者是礦工 (記賬的人) ……鏈下治理在現階段主要是核心開發者參與投票。
  2. 不同的提案內容,是否由 不同的人 來表決?比如與路線圖相符的技術升級,由核心開發者來投票;與礦工關係密切的,比如 gas 上限的設置,由礦工來投票;與整個社區關係密切的,比如增發比例,由代幣持有人來投票……
  3. 如何設計 投票模型 ,以保證投票結果能夠準確表達投票人的意願、社區的意願。

設計這些規則需要考慮諸多元素,因此並不簡單。比如 代幣持有人投票 ,它看上去是適合社區治理的一種方法,爲什麼不就採用它?那從理念上講,代幣持有人投票表達的是已經在生態中的人的意願,而就以太坊來說,它在某種意義上是想爲所有人服務的,包括目前還沒進入生態的人,那麼核心開發者或許更能站在所有人的角度上來思考問題;從技術上講,這種一人一票的模型存在搭便車問題、賄選問題、投票人本身不一定很好的理解了提案的問題、少數人利益無法被保障的問題等等,但如果改成二階投票模型,又會帶來女巫攻擊問題……

而上述治理規則基本上屬於「 操作規則 」,在這些規則之上,還需要設計「集體選擇規則」和「憲法選擇規則」。

區塊鏈本身的特點帶來「 code is law 」思想和分叉思想,當需要改變操作規則時,它提供的做法是分叉而不是在操作規則之上設計一層集體選擇規則,可是集體選擇規則和憲法選擇規則的缺席會給操作規則的設計帶來許多問題,比如沒有它們就難以解決操作規則的合法性問題。爲區塊鏈系統設計 集體選擇規則憲法選擇規則 ,或許是一個重要卻被忽視的問題。

鏈上治理

Tezos 是鏈上治理方式的代表。 它只有一條治理規則:持幣人通過投票決定是否改變賬本。鏈上治理是兩個維度的壓縮:一是把操作規則、集體選擇規則、憲法選擇規則這三個層次的規則壓縮成一條規則;二是把所有事情的規則壓縮成一條規則。

當我們談區塊鏈治理時,我們在談些什麼?

這樣做最大的優勢是 不會有規則缺失 的問題,因爲它包含了所有的規則;最大的劣勢剛好是硬幣的另一面,它用一條規則來解決所有問題,但就經驗而言,不同類型的事務用不同的規則來解決或許更好。

從實際應用角度來看,鏈上治理能 最大程度 地表達社區治理的思想,降低中心化治理帶來的風險,能減少改變賬本的摩擦,提高系統升級效率並快速響應特殊情況;但隨之而來的就是全員投票方式本身的弊端。需要額外提及的是,鏈上治理和鏈下治理還有能否硬分叉的區別,對於有些人而言,這個區別是至關重要的。

能否通過對機制、模型的設計,把嵌套式的規則組織方式引入到鏈上治理,使得它能針對不同的事務採用不同的方法?比如只把全員投票作爲集體選擇規則或憲法選擇規則,用全員投票去選擇操作規則而不是去選擇結果?這或許是鏈上治理需要去探索的一個方向。

干預賬本

干預賬本對於區塊鏈而言是一個尷尬的話題,對該話題的迴避或許是與該問題有關的 規則缺失 的原因。

作爲個體,可以保持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干預賬本的觀點;但並不是社區中的每一個個體都這麼認爲,不這麼認爲的個體也是社區的一員。既然不能從技術上做到無法干預賬本,也不能從觀點上對是否干預賬本達成一致,就應該就這一問題展開討論、尋找解決之道。畢竟我們曾經面臨過 是否干預賬本 的選擇,在未來也許還會遇到。

有一些案例可供分析。比如以太坊上的 the DAO 事件,它是在事件發生後推出了臨時規則,但實際上這個規則是無效的,看似遵守規則的人只不過是因爲規則帶來的結果和他想要的結果一樣,而不認同這個結果的人選擇了硬分叉。

EOSECAF 核心仲裁論壇 也值得思考。EOS 是有考慮干預賬本這一治理事務的公鏈,它通過 ECAF 來決定是否干預賬本, 通過節點 來執行干預操作。但以 ECAF 爲核心的這一機制以失敗告終,反映出來的問題主要包括:ECAF 的成員資格問題、ECAF 的仲裁能力問題、ECAF 的執行權問題、節點在整個過程中的權責問題。

不管是對於「干預賬本」,還是對於「運行賬本」和「改變賬本」,在過去總有硬分叉可以作爲最後的規則,但隨着公鏈生態的發展,鏈上有了越來越多 緊密關聯在一起 的事物,而這些事物並沒有可以分叉的屬性,公鏈的硬分叉引發的問題會是巨大的。也許是時候爲干預賬本這件事制定規則了,因爲如果既沒有事先約定的可依據的規則,又無法通過硬分叉作出選擇,那麼當事情發生後很多人就只能是被代表。

治理制度設計的八項原則

以上即是對區塊鏈上治理事務和規則現狀的簡單總結,它不一定準確,也不會全面,它只是一個模糊的框架。另外需要一提的是, 治理制度 或許與人類社會的秩序一樣,是一個與歷史、與環境相關的產物,它是長出來的而不是搬過來的。對於不同的公鏈和公鏈上的事物,要根據自己的情況和別人的經驗來探索合適的治理道路,而不是照抄照搬。

就以公共物品的提供來講, 比特幣 有着捐贈文化,它對公共物品的需求也相對較少,因此捐贈這種方式對於它是可行的; 以太坊 有 ICO,因此用自己基金會的錢來資助項目是可行的; Zcash 提出收礦工稅用於開發,這貌似是新事物,但別忘了 Zcash 一直以來就分配了挖礦收入給投資人,而投資人用這筆錢資助開發。

當我們談區塊鏈治理時,我們在談些什麼?埃莉諾·奧斯特羅姆,美國政治經濟學家、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

在文章的最後,用埃莉諾·奧斯特羅姆提出的 公地治理制度設計 的八項原則來簡要分析區塊鏈上的治理制度現狀。 (關於制度設計原則的更多內容可參考文章《重訪開放社區治理之道:奧斯特羅姆公地治理制度設計八項原則》)

  1. 清晰界定 邊界 。本文嘗試的即是對邊界的一種界定,理清管理什麼和爲誰管理是治理的第一步。這些邊界正隨着我們對區塊鏈理解的深入而變得清晰起來。
  2. 佔用規則、提供規則、當地條件,三者相一致。對於區塊鏈而言,這一原則是指制定適合自身的公共物品提供方式。這是在當下被充分重視和積極探索的一個議題。
  3. 集體選擇。集體選擇是指受治理制度影響的絕大多數個人能夠參與到對制度的制定和修改上來。鏈上治理方式實現了集體選擇,但鏈下治理方式在這一方面有所欠缺,並且這一問題未引起足夠的注意。
  4. 監督和制裁。監督和制裁是用於保證規則能夠得到遵守,在現實社會實現該原則是一個不小的工程,但對於區塊鏈,代碼即能保證規則的執行,因此這一原則不太成爲問題。
  5. 分級制裁。分級制裁是對監督和制裁的一種補充,在區塊鏈上同樣不成爲問題。
  6. 衝突解決機制。在現實的場景中,不同的人對同一規則的理解和執行是不同的,這難免會引發衝突。但在區塊鏈上規則是明確的,因此也不存在這個問題。
  7. 對組織權的最低限度的認可。這是指社區設計自己制度的權利不受外部政府權威的挑戰,至少在目前階段,實現這一原則不是問題。
  8. 嵌套式組織。嵌套式組織也就是本文第一部分提到的要把規則放在一個多層次的嵌套式結構中加以組織,要有操作規則、集體選擇規則、憲法選擇規則的分層設計。這可能是區塊鏈治理制度中最薄弱的環節,也是未引起充分重視的環節。但在人類歷史中,所有能夠長時間存續的公地治理制度都滿足這一原則。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