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人發幣浪潮將從新興社區還是現有社區崛起?30 年後「擁有某人」會促進數字生態繁榮還是引發掠奪性危機?

加密資產投資基金 Paradigm Capital 聯合創始人 Fred Ehrsam 最近與 Ludlow Ventures 的合夥人 Blake Robbins 、 長期從事互聯網社區和加密技術交叉的思考者 Jesse Walden (之前曾在 a16z 負責加密貨幣投資的前合夥人) 共同探討了如何用加密技術激發創作者和社區靈感的大趨勢。

這也是鏈聞長期關注並持續報道的話題,可以參閱鏈聞此前的報道,瞭解關於加密貨幣技術爲創意人賦能的前沿案例:

撰文:Fred Ehrsam,加密資產投資基金 Paradigm Capital 聯合創始人、Coinbase 聯合創始人
編譯:詹涓

數字創作者時代 已經爆發。他們在不斷尋找更多的方法吸引粉絲、與此增加互動並加以變現的方法。

互聯網原住民社區 也已爆發,reddit 上的社區已經從默默無聞變成了主流。在經濟、政治和社會層面,網絡社區的影響和審查都已經達到了公共話語的最高層次。

因此,創作者和社區都在尋找新的方法。未來幾年, 加密技術 可能是這兩個羣體的主要解決方案和創新來源。

聽 Paradigm 創始人 Fred Ehrsam 談加密貨幣如何激活創作人和社區Fred Ehrsam

我與新一波內容創作者和電子競技的學習者、Ludlow Ventures 的合夥人 Blake Robbins ,以及長期從事互聯網社區和加密技術交叉的思考者、Variant 的創始人 Jesse Walden 坐在一起,討論加密技術如何讓創作者和社區做他們可能從未想過的事情。下面是簡要文字記錄。

互聯網創作者與加密貨幣社區對商業模式都有哪些探索?

Fred: 嘿,夥計們。很高興我們終於找到了時間來討論一些我們最喜歡的話題:數字創作者,互聯網社區,以及加密將如何改變兩者的遊戲。

我們先從創作者的角度說起。Blake,你在幾周前寫了一篇很好的博文,描述了目前創作者的 (非加密) 商業模式格局 。如今哪些模式在發揮作用?

Blake: 如今最主流的模式是廣告。 YouTube 是唯一一個真正搞定了這種創作者廣告模式的網站。出人意料的是,Facebook 還相去甚遠。還有就是品牌廣告贊助。這一點在 TikTok 的案例中尤爲有趣,TikTok 的定位是將這些 品牌交易 帶給創作者。例如,TikTok 把 Chipotle 帶到 (Vlogger) David Dobrik 面前,他們說:嘿,我們在這裏做一個品牌贊助」。結果是催生出了一個病毒式傳播的 TikTok 模板,人們在上面創建自己的視頻,獲得了超過 20 億的點擊。有 聯盟收入 (如亞馬遜鏈接) 。另外還有像 Twitch 上的訂閱模式,以及這些平臺的附帶捐贈。還有就是周邊。

我認爲還有一個與這個話題相關但潛力還未開發出來的類別就是 數字周邊 。數字周邊是什麼樣的?不是給你的頭像買個新皮膚。而是:一個證明你率先發掘某人的 徽章 。你能拿着這個徽章跟你朋友顯擺自己 眼光獨到 ,比其他人更早發掘到了一個藝術家或內容創作者——而且你真的可以通過徽章來證明這一點。這就像巡演商品背後的理念——這意味着你很早就到了現場,是個真正的粉絲。在數字商品中能拿什麼作爲對應?

Jesse: 我認爲你提到的最後一點是一片沃土,我們會在那裏看到大量的實驗。我們在加密技術中已經看到了這一點:在你買了第一個 比特幣 時,就開始了 社交衡量的比賽 。每個人都想把自己的求償權質押起來。

一家名爲 Foundation 的加密公司正在着手解決這個問題。這個想法是:你可將任何類型的 創意產品代幣化 (創建一個代表該產品的加密代幣) 。該平臺可以讓你購買、出售或兌換代幣。其結果是,從第一天開始,市場就有了流動性。無論是創作者還是粉絲,都可以從及早早進入市場或者二級市場的升值中獲益。這是個有趣的實驗,有點像你描述的那樣,只不過這裏的周邊是用代幣表示。某種程度上這也可以證明你是 早鳥粉 。而且還有金融的成分在裏面。

Fred: 想象一下 Yeezy 這樣來發布新品。正如我們在 StockX 的中國版球鞋市場,比如 PoizonDoNew 上看到的那樣,大部分的活動來自於人們對鞋子的合成交易。大約 80% 的運動鞋交易量來自於那些沒有真正拿到鞋子或者從未穿過它們的人。而且這是個大市場:Poizon 每年的銷售額 超過 20 億美元

Blake: 有意思的是,StockX 最初的宣傳是, 你無需真正擁有一雙實物鞋 。我的一個投資人朋友看到那篇宣傳文案的時候反應是:「我知道新的 Yeezy 要上市了,一定會漲價,要不如買點吧。」

Jesse:2017 年的 (加密) ICO 熱潮也證明了這一點。人們都在 炒作想法 ,而不是交付真正的產品。

你們 (指 Paradigm) 投資的 Uniswap 曾經做過一個實驗性項目「 Unisocks 」,設計了 實體襪子 (「Unisocks」) ,並將它們 代幣化 。加密代幣可以兌換襪子,並在公開的加密市場上交易。這款襪子上市時售價 14 美元,現在每雙交易價 160 美元。到目前爲止,只有 30% 的代幣兌換了實物襪子。500 雙 Unisock 的交易額約爲 13 萬元。所以,大約 70% 的成交量是炒作 ,剩下的 30% 的交易纔是 「真正購買」襪子。而有一半交易的襪子不足一雙。 (鏈聞注:代幣化後的襪子無需整雙交易,而可以切割成更小顆粒度後交易。)

聽 Paradigm 創始人 Fred Ehrsam 談加密貨幣如何激活創作人和社區Unisocks

Fred: 看來有兩個重要的組成部分: 金融和社交 。這兩個要素誰更重要,哪個會先起飛?

Blake: 我覺得應該是 社交 。對於大多數粉絲來說,其實就是炫耀:「我是某某的第一個粉絲」 或者「我是 頭號粉絲 」,而且這可以用多種不同的方式來表現。比方說如果你給那個人打賞了超過 500 美元時,你會得到一個新的徽章或成就值。這太能炫耀一把了。顯然是 超級粉絲的標誌 。社交方面來看,是因爲人們想得到認可。這就是今天 Twitch 上的訂閱者和打賞者的運作方式。現如今這種做法非常時興,因爲它可以應用於更廣泛的互聯網。比如說如果你從阿迪達斯買了 1,000 美元的東西。於是又能得到幾個代表你的身份和購買歷史的徽章。這讓我覺得,現在互聯網上的東西還有很多尚待開發的潛力。

Jesse: 我覺得很有道理。我相信, 經濟上的激勵 也是很強大的。一旦有了經濟上參與的機會,就會出現從零到一的時刻,突然之間經濟上參與的潛在需求會突然間暴露出來,每個人都加入進來。

在 ICO 熱潮中,我們看到金融要素髮揮了作用。我的假設是,如果有合適的工具,金融要素也會在技術含量較低的社區發揮作用。平臺可以利用這一點。但我同意:這還沒有被廣泛理解,也沒有足夠的實驗來證明。

Fred: 我不禁想知道我們是否在其他類別中看到過這種情節,比如 比特幣和藝術市場 。兩者都發起於一種意識形態或作品很酷的社區。這些社區急劇增長,而且隨着他們的成長,從中加入了金融元素。

比特幣一開始只是一個很小而默默無聞的社區,人們只是覺得 數字貨幣 的想法很酷。很明顯,比特幣在某種意義上保護了內在的金融要素,但它首先主要是一個社交社區——一個 加密朋克電子郵件列表 ——然後隨着它開始迅猛增長,金融元素得到發展。

現代藝術或廣義的 藝術 也是如此。一開始,一些藝術家創作藝術品,通常不怎麼在乎錢。他們可能關心的是 社會地位 。還有一些人很早就買了作品,純粹是因爲覺得作品很酷。但在你得知某件作品之前,還會有對衝基金經理通過高度不透明的市場和拍賣系統 (如蘇富比) ,以數千萬甚至數億美元的價格購買藝術品。

然後有趣的是, 金融元素 變成了一種 社交元素 :一種地位的象徵。這就是我們在 Hyperbeast 文化 中看到的 (鏈聞注:Hypebeast 意思是炒作的野獸,是指盲目追隨潮流,跟著炒作而衝動購物的「時裝世代」) 。潮流圈關心的真的是鞋子的設計嗎?還是在乎你擁有一雙價值 1 萬美元的 超稀有鞋的事實 ?像 Supreme 這樣的品牌和像 Jeff Koons 這樣的現代藝術家,直接把這種元動力作爲「藝術」本身。社交元素和金融元素開始相互影響,相互倒逼。

創作者發幣浪潮將從新興社區還是現有社區崛起?

Jesse: 對。我們是不是可以談談具體針對某一個人的私人可交易股份的想法?

加密行業中有人正在進行這方面的早期實驗。我所知道的 第一個將自己代幣化 的人是一個叫 Dapp Boi 的網頁設計師。他發行的每一枚代幣可以兌換一個小時的時間。而且你可以對他作爲設計師在未來的時間價值進行投機。所以你既可以用代幣兌換他的時間,也可以繼續持有代幣以證明「我是早鳥粉」的標誌。如果你預測他未來能成爲大腕,你可以以後再變現。

在加密貨幣之外,還有其他的實驗也在進行。比如 Mike Merrill ,這個傢伙真的 把自己證券化 了,所以股東可以對他做出的人生決定進行投票。還有 Spencer Dinwiddie (布魯克林籃網隊的明星球員) ,他正在根據自己未來的 NBA 收入和贊助發行債券,有點類似於 David Bowie 債券。這是對個人非常明確的金融化。

聽 Paradigm 創始人 Fred Ehrsam 談加密貨幣如何激活創作人和社區David Bowie 債券

Blake: 有一些東西可以探索。很多這樣的創作者需要一種方式來爲自己的夢想提供資金支持,而且在創業時 要承擔巨大的風險 。人們可以投資來幫助創作者做一些新的東西。或者創作者可以拍賣 YouTube 視頻的未來廣告收入。

Fred: 我想知道,在創作者和社區的「融資」中使用加密是否存在兩個角度。一是傳統的融資角度:人們 需要錢 來創造東西。二則關乎 分配 。創作者或社區往往不需要錢。比如,在 TikTok 上爆紅的 Charli D'Amelio 創作一個視頻需要多少錢?幾乎不需要。然而,所有創作者和社區都迫切需要粉絲羣或社區。而如果你賣出的是自己的一部分或者你的未來,那就可以幫助你創建一個社區。你的粉絲 / 用戶會成爲你的傳播者。名望也是一種自我強化的現象。就像任何網絡效應一樣,克服最初的「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的障礙,特別是在由算法統計推送的世界裏,難度是巨大的。

我很好奇,對於使用加密技術的創作者是更想向人們 籌集資金 ,還是更願意把它當成一種 發行策略 ,你們對這個問題有沒有直觀上的看法?

Jesse: 我的直覺是,在開始時,這些創作者可能更傾向於將其作爲一種發行策略。大多數創作者都可以使用一些工具來資助未來的發展或工作。如果你是一個音樂人,你會去找一家 唱片廠牌 ,我相信在網紅圈裏也有類似的工具。與現有服務正面競爭不是辦法。你可以做些很酷的新事情,比如通過一些 價值的分配讓你的 社區收益於你的成功 ,這些分配並不一定要以直接的經濟貢獻作爲回報。這與 reddit 最近的實驗是一致的,他們向社區成員分發代幣,而不是籌集資金。

Blake: 這一領域的融資方面仍然相當薄弱。幾乎所有這些人都承擔了巨大的風險。或者工作到一定程度就辭職。或者他們在很年輕時就已經入行了,所以他們會說,「好吧,我要在高中的時候做這個,如果行得通,我就堅持下去,如果不行,我還能做其他的事情。」

我傾向於同意,用它作爲一種 增加受衆、推廣自己的機制 是非常有價值的。有一種角度是,他們可能已經有了 1,000 名鐵桿粉絲,問題是:「如何能從中得到一些上升空間,或者推廣自己,鼓勵所有人觀看這條視頻?我們如何確保我們的利益更加一致?」這一點十分值得探索。

Jesse: 我想知道這是否是 分銷規模的問題 。如果你有很多分銷渠道,那麼加密因素將側重衆籌。然而如果你試圖建立分銷,一開始就不會圍繞衆籌。你得找些別的辦法來融資,然後通過分配一些經濟獎勵來建立你的社區。

Fred: 對。這些關於人或想法的社區中存在着「 反身性 」價值:對某件事感興趣的人越多,這件事 (創作者、想法、社區等) 的價值就越高。比特幣是一個極端的例子,但它適用於任何事物。

我們團隊裏有個叫 Dan Robinson 的人,他問我有沒有讀過一本叫《非法人》 (The Unincorporated Man) 的科幻書。我說 「沒有,值得讀嗎?」他的回答是,「嗯,很好玩,但是因爲很少有人讀過,所以投資回報率很低。」我當時說:「哦,這就有意思了。所以 書是反射性的 ?越多人讀的東西越有價值?」他說,「對,任何書都是如此。其中一部分價值是 社交信號 。其中一部分是創造一個共同的文化試金石。聖經和其他宗教或邪教作品都是大規模的反射。書籍的價值也是。『傻瓜』系列叢書是最大化的實用主義。」所以,Jesse,按照你的觀點,規模將孕育更大的規模。名氣爲更大的名氣創造機會。 金·卡戴珊 (Kim Kardashian) 證明並掌握了這一點。

Blake: 我喜歡,這很酷。

Jesse: 是啊,聽着有點燒腦,還有些怪異。不過也講得通。想想有那麼多人在推特上貼出自己正在讀的書來「裝逼」。

Fred: 創作者社區加密 代幣 將如何開始?會從現有的創作者 / 名人 / 社區中開始 (將目前已存在龐大用戶羣代幣化) ,還是會有 新來者 ?未來將如何進化?

Blake: reddit 很吸引人,他們是一個早已存在的大型平臺,正在嘗試代幣化。但我的預感是,更可能是從 新興起的社區 中開始。有很多關於這種身份地位和價值的信號,比如你是某個人的 早期支持者 ,或者你是那人最堅定的粉絲。從這個角度來說,對於一個已經有 2,000 萬用戶的人來說,價值就不是那麼出衆了。

Jesse: 我認爲,會從 新的創作者 開始。如果創作者已經在賺錢,他們沒有什麼動力切換到一個新系統。這就是 創新者的困境 。也許機遇會來自那些只能勉強度日的創作者,他們願意嘗試新的東西。

聽 Paradigm 創始人 Fred Ehrsam 談加密貨幣如何激活創作人和社區來源:M. C. Escher

Fred,這就涉及到你提出的另一個問題:加密技術如何改變社區或創作者和平臺之間的動能?

加密技術所釋放的是該社區從平臺中 獲得自主權的潛力 。在單一創作者的情況下,可能會有一些與 Twitch 等現有的平臺綁定的現有排行榜。然後,從這個排行榜開始引導社區代幣流動起來。之後,就有了這個跨平臺的資產,它們可以跨平臺使用。你可以開始給這個社區代幣賦予各種價值,而這些價值是最初的平臺作爲其產品體驗的一部分所不能提供的。你可以想象,同樣的情況也適用於對 內置信譽系統 平臺上的社區 (比如 reddit) 代幣化後進行自引導。

Fred: 所以一個社區可以把自己從平臺上連根拔起,創建自己的數字國度。這是一種讓創作者從當前平臺上轉移權力,更直接地擁有自己的分銷 / 社區的方式。

Blake: 是的,在這個領域很可能有唾手可得的果實。如果你能加入到像 Steam Labs (Twitch 直播主使用的打賞工具) 這樣的打賞平臺中,那麼你就可以使用它來開始 代幣化這些社區 。想象一下,如果你能把這些社區代幣帶到其他地方,無論是在 YouTube、Twitter 還是其他什麼平臺,將會發生什麼。

Jesse: Twitch 和 Stream Labs 的好處是,他們給創作者提供了 簡單的模板 ,爲其提供一種變現粉絲的能力。我見過一些團隊,他們提出了幫助創作者代幣化的想法。而我一直敦促他們琢磨這個問題:你給創作者做的模板有哪些是可以 跨平臺使用 的?他們可能需要一個模板才能開始——因爲這些創作者還需要忙其他事情。不過隨着時間的推移,可能還會出現創作者對變現模式進行創新。

Fred: 哪些類型的東西可能會在早期發揮作用?Jesse,我喜歡你關於「早期的用例看起來 像一個玩具 ,而不是非常嚴肅的金融議題」的直覺。主要有兩個原因:首先,如果你直接去硬性地將某人的收入流代幣化,這需要 高度的信任 。問題就出現了:誰來審覈收入流?而對於看着很像玩具的用例,人們起初不會那麼在意,但就在你還沒注意到時,人家已經開始來真格的了。我們可能在一開始就不知道什麼代幣模式會有效。人們只能摸石頭過河,看看什麼能堅持下來,無論是社區還是創作者。其次,玩具用例可能 法律問題較少 。你們覺得這樣說對嗎?如果是的話,有哪些早期的實驗值得去做?

Jesse: 擁有玩具是一種 精神支柱 ,可以幫助人們適應數字所有權或在創作者的作品中進行經濟抵押這樣的新事物。我認爲一旦 心態模型 建立起來,你就可以擴展。你可以 將實體產品代幣化 ,圍繞它們創造市場,讓人們體驗所有權,作爲與創作者互動體驗的基石。我想還有很多其他有趣的事情可以嘗試。比如投票決定創造者應該做什麼,也就是他接下來應該玩什麼遊戲。

Blake: 我覺得質押資金在創作者身上是一種趨勢。比如說「如果你連續贏了 10 場比賽,你就會 自動發放粉絲的打賞 」, 或者幫助他們選擇社交媒體的縮略圖, 並逐步建立一個由超級粉絲組成的「 顧問委員會 」。甚至可將這些超級粉絲轉換成爲創作者和社區的工作人員。

Fred: Blake,這讓我想到了你提到的最後一類創作者的商業模式: 利用平臺創辦公司 。例如, Nadeshot (《使命召喚》前職業選手,創辦了電子競技團隊 100 Thieves) 。如果這些創作者有足夠的號召力衆籌一家新公司或產品呢?這在加密行業中已經發生過了,比如 以太坊 成功衆籌,「創作者」就是 Vitalik 。凱莉·詹娜 (Kylie Jenner) 將她的 Instagram 粉絲羣打造成價值 10 億美元的凱莉化妝品生意。雖然建立一個獨立的業務來賺錢在今天並不常見,但我不禁想知道,這個方向是否有機會產生大量的價值,有朝一日能變得更加普遍。

Blake: 是的,我認爲做得最大的創作者都會發展到 建立自己的變現模式 。但這些人並不一定是深諳商業操作的。所以,就像凱莉的情況一樣,你必須確保能找到特別聰明的人在幕後管理。這裏面有很多值得探討的地方。我相信如果 Nadeshot 能從粉絲那兒掙到錢的話,他一定會非常樂意。投資人也會滿意的。這樣大家的目標就統一了。這是一個非常酷的概念。

Jesse: 你認爲 數字稀缺性和所有權 的概念在創作者 / 遊戲世界中很重要嗎?是否被大家理解了?

Blake: 在使用虛擬皮膚的遊戲中,它們肯定是被理解的。我認爲,加密技術走向主流可能更像一個 類似貼紙 的東西,而不是「你買了一個代幣」。也就是當人們甚至不一定知道自己在使用加密技術時,加密纔會進入真正的臨界質量。

30 年後「擁有某人」會促進數字生態繁榮還是引發掠奪性危機?

Fred: 對。一個有利因素是:如今的主流受衆似乎比五年前更瞭解 金融機制 。這可能有助於採用。我不禁想到了《 動物森友會 》 (Animal Crossing) 中發生的事情。儘管經濟是封閉的,而且感覺有點滑稽,但兩週前,遊戲中的 虛擬央行 改變了蘿蔔 (不錯,是蘿蔔) 的利率,這導致了一場大規模的經濟危機。

這裏面似乎有三個趨勢在發生。首先,像《動物森友會》這樣的休閒遊戲出現了金融玩法,說明人們對金融化的理解在過去幾年裏上升了很多。如果你看看千禧一代和 Z 世代在 Robinhood 上的活動,或者你看看谷歌搜索日交易的情況,你會看到一個拋物線圖。其次,正如我們之前所討論的那樣,如果變得足夠大的任何東西 (比如藝術品) , 都會被金融化 。最後,技術,尤其是加密技術,將使任何事物金融化變得容易。所以感覺這裏有幾種不同的力量在融合,而這些力量都是相關的。

讓我們回到對未來的預測。第一個結合創作者或社區和加密的成功案例會是什麼樣的?其次,我們假設穿越到了 30 年後 ,會出現哪些在今人眼裏看來不可思議的狂事情呢?

Blake: 擁有一個代幣,這個代幣可以證明你很早就發現了某人。我相信,想要 證明自己是早期支持者的模式 會流行起來。

展望未來 50 年瘋狂的一面,我認爲,最終會 由每個人來決定誰會出名 。人們會拍賣自己的代幣,如果有人願意買單,那此人就會出名。某位超級有影響力的人買進,這意味着這位大 V 在對此人進行背書。如果每個人都能買入股份,這個人最終可能會成爲世界上最大的明星,這就像是一個人成爲比特幣一樣。

Jesse: 這很有趣——這種現象在加密領域已經發生了,就是 Chainlink 的 CEO Sergey Nazarov 。Chainlink 這個代幣,一開始完全沒用。但這個代幣後來卻擁有了巨大的市值,而主要是來自 4chan 的社區也在追隨它,於是「造就」了 Chainlink 的創始人。Sergey Nazarov 就是通過這種方式紅了起來,Chainlink 現在有了錢,也能去創建實際的功能了。

聽 Paradigm 創始人 Fred Ehrsam 談加密貨幣如何激活創作人和社區Sergey Nazarov 相關 meme

Fred: 我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人們對投資於人的想法有着非常負面的本能反應。這可能聽起來很反烏托邦:你可以「 擁有某人 」。我認爲,人們對此表現出負面反應的原因在於 機會不平等 ,但其實這也存在於當今社會,而個人代幣模式迫使我們不得不開始正視這個問題。所以這與機制本身的關係不大。

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爲你們剛剛描繪了一幅相反的圖景:能夠直接投資於人,讓他們做以前從未做過的事。這就類似於現實世界中的 貸款或風險投資 。這可能會是 掠奪性的 ,但同樣也會促使發生一些前所未有的事。

Jesse: 我確信會出現一些很酷的創意產品,可能是那些已經在 Kickstarter 上啓動的產品,最終可能會通過這些動態定價的市場再次推出。我認爲,未來 50 年的趨勢是通過圍繞創作者或網絡社區的 衆籌 來建立像 100 Thieves 這樣的企業。集中資源從頭開始建立和運營品牌,完全在線上,且由用戶運營,用戶既是影響者又是創作者。

Fred: 短期內,我認爲,人們將可將自己 在網上的行爲 轉化成區塊鏈上的「信用」。可能是正在 reddit 社區、視頻遊戲中、在區塊鏈上的 DeFi (去中心化金融) 應用上發生的事情。這在今天已經悄無聲息地發生了:每個有以太坊錢包並與加密應用交互的人都在建立一段歷史記錄,並開始基於加密技術建立一種 在線身份 。然後這個身份可以解鎖不同的東西:一筆貸款,這純粹是金融方面的,或者進入一個超級祕密聊天室,這純粹是社交方面的。

我認爲在遙遠的未來,社區將開始變得像 數字化民族國家 一樣。我們將生活在這樣一個世界裏:實體住所的重要性將大大降低,而 數字存在的重要性 將大大提高。從經驗來看,這種趨勢已經開始了,我認爲加密可以改變遊戲規則,使社區能夠獨立於當前的平臺進行協調,無論是在 社會方面 還是在 金融方面

我想我們都看到了未來 50 年的潛力。然後最主要的實際問題是:未來五年什麼會成功,我們如何提供幫助和支持?

Jesse: 絕對的。我很想讓這個討論繼續下去。Fred,謝謝你讓我們湊到一塊聊這個話題。

Blake: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