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Fi 計息賬戶的合規性話題拉開了 DeFi 監管的序幕,DeFi 的監管問題將在很長時間內成爲行業的主旋律。

原文標題:《DeFi 的合規化》
撰文:Breeze

監管對加密行業的關注已經蔓延到 DeFi 領域

7 月 20 日,加密金融服務平臺 BlockFi 的 CEO Zac Prince 發推證實,BlockFi 收到了來自新澤西州證券管理局的停止令,要求其停止提供新的計息賬戶。

美國對加密行業的合規化監管已蔓延到 DeFi 領域來源:twitter (注:新澤西州要求 BlockFi 停止運營的命令將延期至 9 月 2 日生效)

停止令中稱,BlockFi 以加密貨幣計息賬戶(BIA)的形式出售未經註冊的證券,爲其貸款業務和自營交易提供資金。作爲交換,BIA 用戶能獲得可觀的加密貨幣利息,但是因爲這種金融服務不受 SIPC (證券投資者保護公司)和 FDIC (聯邦存款保險公司)的保護,存在較大風險。截止 2021 年 3 月 31 日,BlockFi 通過出售未經註冊的證券已經持有 147 億美元資產。

隨後,包括阿拉巴馬州、德克薩斯州、佛蒙特州在內的多個州對 BlockFi 計息賬戶發出警告,稱其違反了《證券法》。

DeFi 被監管

BlockFi 計息賬戶的合規性話題拉開了 DeFi 監管的序幕:監管機構陸續發佈對 DeFi 的監管聲明,DeFi 項目和加密貨幣平臺則對產品和服務做出調整,從而儘可能滿足監管要求。

美國證監會主席 Gary Gensler 在和美國律師協會的對話中表示,無論是股權代幣、價值獲得證券支撐的穩定價值代幣,還是其他爲底層證券提供綜合敞口的虛擬產品,無論在去中心化還是中心化平臺上,都必須在《證券法》範圍內運行。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的民主黨成員 Berkovitz 在本月透露 CFTC 的各個部門正在考察 DeFi,並表示「如果他們鑽了漏洞,可能就需要立法來彌補。」

顯然,加密貨幣行業內極爲普遍的加密貨幣質押生息、借貸、衍生品等業務場景已經引起包括證監會(SEC)、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美聯儲(FED)、貨幣監理署(OCC)在內的監管機構的警覺,監管機構已經在逐步採取措施。

與此對應的是 DeFi 項目和平臺們正在對產品和服務做出調整。最爲明顯的莫過於 Uniswap。7 月 24 日,Uniswap 以「不斷變化的監管環境」爲由,限制了 app.uniswap.org 前端對 129 種代幣的敞口,包括股權代幣、期權、衍生品等。Aave 將爲機構投資者提供需要 KYC,有準入標準的 DeFi 平臺 Aave Arc。

美國對加密行業的合規化監管已蔓延到 DeFi 領域來源:twitter

無疑,DeFi 的監管問題將在很長時間內成爲行業的主旋律。尤其當 DeFi 成爲繼比特幣、發幣之後的又一造富(風險)故事,並且迎來爆發式增長。

監管理由

DeFi 的規模雖然還不成氣候,但是這個原先被監管忽略的「影子金融市場」在近 1 年的增速卻讓人驚訝。 DeFi Pulse 數據顯示,整個 DeFi 市場目前的總鎖倉量爲 644.9 億美元,這其中超過 94% 的增量在過去 1 年內實現。 伴隨 DeFi 爆發式增長而來的是黑客攻擊、資產被盜事件頻發,讓投資者蒙受大量損失。

根據派盾 PeckShield 2021 上半年報告,今年上半年總計發生 DeFi 安全事故 86 起,造成損失超過 7.69 億美元,同比增長 21 倍,是 2020 年全年 DeFi 資金損失的 3 倍。

DeFi 雖然通過規則代碼等省去了中間人步驟,做到了程序自動化運行,構建了自主做市、一對多交易和借貸場景,並且利用不同 DeFi 間的可組合性,讓資產能夠在不同 DApp 和場景功能間流動,降低了金融活動的費用,提高了效率,也帶來無准入性和更大的透明度,但是正是因爲沒有中間人和監管控制,這也是一個更爲野蠻的市場,資產一旦丟失就很難找回。

一方面要保護投資者免受傷害,另一方面目前還沒有特定的法律框架適用於 DeFi,有時甚至連 DeFi 項目的責任主體都難以明確,因此監管機構對 DeFi 這個新生體的態度必然謹慎。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是監管機構的基本判斷。相對於傳統金融產品,DeFi 的收益率有點過高了。 根據 Bankrate 的數據,在 7 月 27 日,美國儲蓄賬戶平均儲蓄利率爲 0.5-0.75%。而前文提到的 BlockFi 爲用戶提供 0.25%-7.5% 的年化利率。

DeFi 流動性挖礦的年化收益率也極爲可觀。牛市的時候,動輒百分之幾百上萬的 APY 並不是個例。而即使是目前市場已經冷卻,流動性挖礦的年化收益率依舊跑贏傳統金融市場。 目前穩健型理財產品的年化收益大概在 3-4% 左右,而像 dForce、CoinWind、Harvest 等平臺的年化收益率平均達到百分之幾到百分之十幾。

美國對加密行業的合規化監管已蔓延到 DeFi 領域以太坊上部分平臺流動性挖礦年化收益率,來源:apr333.com

除了流動性挖礦,DeFi 生態還衍生出了很多瘋狂的玩法:基於 DEX 的 1D0 讓項目方可以自主發幣;閃電貸讓用戶在一筆交易內憑空獲得貸款能力,貸款額可以高到驚人;流動性衍生品把鎖定的流動性再釋放出來,就好像你基於房產獲得貸款的同時,還能同時交易該房屋產權,甚至基於房產獲得更多貸款或者賺取利息……

這些更爲大膽的設計都意味着更高的風險,讓監管機構不能不防。

此外,部分 DeFi 資產和服務與現行的監管機構管轄範圍重合。例如,基於美元和美元等價物發行的 Tether 穩定幣、基於 FAANG 發行的股權代幣等。

正如美國貨幣監理署(OCC)發言人 Bryan Hubbard 所說:「儘管 DeFi 從定義上看是去中心化的,並不一定依賴於銀行系統,但兩者之間存在聯繫,這是我們對負責任的創新的審查、對新技術潛在益處的發現、對潛在風險和用例的理解的一部分。」

異軍突起,規模快速增長,攻擊事件頻發造成大規模資金損失,監管缺失,投資者被曝露於風險之中,設計瘋狂大膽,風險更高,與監管機構的職責範圍有所重合……這些因素構成了監管機構對 DeFi 進行監管的充分理由。

合規與採用並行

DeFi 項目方們正在對監管做出妥協,包括將危險性較高的被審查資產劃到服務範圍之外,犧牲一部分用戶隱私和無准入性,項目方、基金會本身的隱退等。

除了 Uniswap 限制 129 個代幣敞口,Aave 推出針對機構的有準入 DeFi 平臺 Aave Arc 之外,我們也看到 MakerDAO 宣佈將在未來幾個月內解散基金會。這除了是 MakerDAO 對去中心化路徑的遵循外,聲明的發佈時間也讓人懷疑是否有來自監管機構的壓力。

事實上,在 7 月 22 日-23 日舉行的閉門會議中,MakerDAO 的創始人 Rune Christensen 就表示:
「如果你(DeFi 項目)想要接觸現實世界,那麼你就需要接觸監管機構,你必須遵守法律。對監管機構進行教育非常重要,我們多年來一直在這樣做。現在的重點是找到一種將 DeFi 和現實世界資產合法性相結合的方法,這就是爲什麼 DeFi 與監管機構合作非常重要的原因。」

在這個會議上,還有多位來自 FinTech 的代表強調,機構採用 DeFi 的主要前提是准入機制和 KYC。Chainlink 的創始人 Sergey Nazarov 表示在機構採用之前需要實現鏈上身份,Chainlink 正在處理這個問題。

在比特幣 ETF、比特幣基金上有申請經驗的紐約資產管理公司 VanEck,其首席執行官 Jan Van Eck 表示「我們需要像 Aave Arc 這樣的准入池,因爲現有的監管規則,Van Eck 無法在沒有 KYC 的情況下將 ETF 和 DeFi 聯繫起來。」

美國對加密行業的合規化監管已蔓延到 DeFi 領域「機構 DeFi」閉門會議信息,來源:twitter

DeFi 項目方們也已經在和監管機構進行積極的溝通。dYdX 的總法律顧問 Marc Boiron 在一封郵件中表示:「我們在所有協議部署前已經主動並且自願地與 CFTC 進行過溝通。我們一直謹慎地考慮適用於 dYdX 的法律。dYdX 開發的第一個協議要求美國用戶遵守 CFTC 的零售商品交易規則。」

KYC 等合規措施是 DeFi 項目們持續發展的前提,也是它們正在積極嘗試解決的問題。與此同時,DeFi 的大規模採用進程並沒有減緩。
本月,高盛向證監會提交了一份 ETF 申請,名爲「高盛創新 DeFi 和區塊鏈股票 ETF」,提供 DeFi 和區塊鏈上市公司敞口。數字支付巨頭 Square 則表示將創建「開放式開發者平臺」,使創建非託管、無需許可、去中心化金融變得輕鬆……

可以預見,DeFi 未來的主旋律將是採用與合規並行。在這個過程中,中心化、非純粹的 DeFi 產品和服務或許將湧現。而 DeFi 的合規化應該也會像礦企、加密交易所上市一樣,將是一個漫長、艱難但是必然的過程。

參考文章:
《Crypto-based ‘shadow financial market’ spooks regulators》by Kellie Mejdrich

來源鏈接:www.bi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