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本聰兩年 200 篇文章回顧系列 (一)

2021 年伊始,打算在公衆號新開設一個系列主題連載, 是我對過去兩年寫的 200 篇文章的回顧與覆盤,其實有將近 300 篇,不過丟棄一些糟粕,剩下的就是精選的 200 篇文章。每篇連載會按照時間順序回顧 3-4 篇過去兩年內寫的文章。一是我自己想從宏觀的視角看一下,過去兩年間,整個行業發生了怎麼樣的變化,而我的觀點又發生了怎麼樣的變化。二是希望能夠讀者帶來一些思考和幫助。

_ _

_
_

_ 本篇文章回顧的是 2019 年 4 月份到 5 月份寫的 6 篇文章。_

2019/04/10 《 至索老頭粉絲的一封信》

點評:

寫了將近一年多的公衆號被封,原因是接了一個交易所的軟文廣告,也許是遭遇了競爭對手交易所的舉報,又或者是有讀者不爽於如此明目張膽的推廣,或者是之前買了我推銷的幣而賠錢的玩家,反正是被舉報了,公衆號被永久封號。從未想過我也有被封賬號的一天。於是寫下了這篇文章,試圖挽回一些粉絲。感動的是行業內很多從業者幫我轉發了文章,賈總、劉老師等等。這也是我寫作風格的轉折點,此後內容上不再浮誇造作、博人眼球,不再追求閱讀量,創作數量上求質不求量,同時公衆號的底線是不接商業廣告,純粹我個人心得和觀點的分享,也不會喊單某個幣。即使看多一個項目,我也會明牌公示自己有持倉。

感到慶幸的是那次我選擇堅持了下去,從頭開始,寫文章、積累粉絲,如今的公衆號,在自然的條件下,閱讀量能達到平均 3000,和鏈聞區塊律動這些頭部媒體的公衆號不相上下,讀者也在持續增長中。儘管仍然是非常小衆,今後依舊會繼續堅持下去。

閱讀量和粉絲這些外在指標,已經毫不在乎。內容輸出不過是投資中順帶做的事情,如果說我從媒體創作上學到了什麼,那一定是不要捨本逐末。畢竟寫文章賺不到錢。


2019/04/16

《Consensys 尋求 2 億融資:喫喝玩樂虧不光錢,但投資和炒幣能把錢敗光》

點評:

Consensys 爲以太坊生態所做出的貢獻巨大,Metamask/Infura 等基礎設施就是 Consensys 孵化出來的。但同時他們的投資項目的能力非常之差,基本全部是投的靈車。在過去的兩三年內公司陸續開了很多人。Consensys 還是適合做 Build 類的事情,而不是投資。

文章中有一個觀點,當時覺得如果一個玩家手裏有幾千萬,那麼就不需要折騰山寨幣了,直接持有 BTC 和 ETH 就能躺贏。現在看還真不一定,完全取決於個人的目標和期望值。不乏有一些身價幾億的高級玩家還在努力的玩着山寨幣試圖獲取超額收益,也有不少人在 A8 級別就選擇持有 BTC 的躺贏策略。

文章中另一個觀點,光光 DeFi 不足以讓以太重回王者巔峯。但 2020 年行業的發展告訴了我們,恰恰是 DeFi 讓以太坊重新煥發生機。看來當時我已經注意到了 DeFi,但並沒有意識到它的重要性。以爲它是一個小衆的賽道,沒想到它卻是時代性的投資紅利。而且當時看好 TEZOS/ATOM 等公鏈,或多或少被影響到了觀點。

2019/4/23 《山雨欲來風滿樓 | POS 浪潮前夕,暴風雨前的寧靜》

點評:

當時爲什麼會那麼看好 PoS 和 Staking 呢。回頭看,可能是因爲熊市的關係,找不到方向和趨勢,在迷茫之中,看到一絲光亮便以爲那是希望。就這麼錯把 Staking 當成未來的爆炸性熱點。後來我們也看到了,是 DeFi 的流動性挖礦引爆了整個行業,而 Staking,僅僅是其中一環而已,它本身並不是熱點。

如今 Staking 節點服務商都熄火了,因爲賺不到錢。想起當初大家風風火火的搞 Staking,媒體寫文章,節點服務商拉人頭搞優惠,線下會議也開起來。當時我還參加了加密谷舉辦的 Staking 會議,做了回主持人。想想當時的激情和熱血,就很懷念。而現在即便是賺到了錢,也沒有曾經的那股一腔熱血了。

文章中提到“以太上 DeFi 的生態發展和 Staking 相比有過之無不及”,可是爲什麼沒有重點去關注 DeFi 而是去關注了 Staking 呢。如今已經成了迷思。

也寫到了“Pos 和 Staking 是一場多麼偉大、令人興奮的社會實驗和趨勢變化”。很可惜,我錯了。

2019/4/27 《衰敗的公鏈們 | 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

點評:

“公鏈衰敗最直觀的表現是其市值排名逐漸落後。這個過程有點像癌變,起初不以爲意,但當你意識到身體出狀況時,癌細胞早已侵入全身,無藥可救了。”

當時已經隱約感覺到公鏈開始衰敗,以太坊的大局一定,但是沒有想過另一個問題,會是哪一個賽道去取代公鏈。2020 年的 1 月份,當 AAVE 和 SNX 雙雙進入了市值前二十後,這個問題迎來了它的答案。值得一提的是,文章的最後還發起了一個提問,2020 年那些幣會進入市值前二十。

問題來了,既然感覺到公鏈的衰敗,爲什麼當時還是重倉了 ATOM 呢。看來沒有很好的知行合一。

“每一輪牛市的前 20 幣種大多都消失殆盡。似乎沒有一個幣能夠青春常駐,永葆巔峯。可能我們所能做的,只有不斷的迭代和更新自己的認知,與時俱進,一往無前。把握市場的脈絡,順應市場的趨勢。謀時而動,順勢而爲。”

2019/5/13 《爲什麼投資代幣是 21 世紀屌絲唯一的翻身機會》

點評:

文章中寫到“DeFi 項目都不發幣,因爲沒必要,有清晰的盈利邏輯”。不過後面我們也看到了,2020 年幾乎所有的 DeFi 項目都爭相發幣。那麼既然 DeFi 項目能夠盈利,爲什麼還要發幣呢。因爲發幣能幫助項目快速的冷啓動、獲得市場關注、建立社區。這就是發幣的意義。

文章中還寫道“如果它發幣,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梭哈”。現在也沒變,21 年還有很多優質的 DeFi 項目即將發幣,發幣就梭哈,就很簡單。

2019/5/17

《囤幣纔是王道,炒幣輸光褲衩》

(https://zhuanlan.zhihu.com/p/66138980)

點評: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篇文章狠狠的打了我的臉。讓我自己來鞭屍一下。

“一年多之後,當我重新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覺得這個稱謂於我已經不太恰當了。我的角色已經逐漸從一個單純的炒幣者轉變爲一個建設者。我現在已經沒有空餘的時間去炒幣了。我說的炒幣是偏向於做交易的那種。短期快速的買入和賣出操作。這些東西非常講究細節的操作,也非常消耗時間和精力。而我平時要文章輸出,運營社羣,做 AMA 活動,以及處理一些雜七雜八的事情,我發覺在炒幣和交易上,我早就力不從心了。”

方向完全錯誤,沒有搞清形勢。在自己沒有賺到錢的情況下,就貿然的想去成爲行業的建設者。並且覺得自己沒有時間和經歷炒幣,因爲把時間用在了一些性價比很低的雜事上。但是在幣圈想要賺錢,要麼投資炒幣,要麼做項目發幣。正確的順序應該是先炒幣賺錢,後做建設者。衣食足而知榮辱。

“另外是炒幣和做交易本身需要極其敏銳的嗅覺。這一年多來我也嘗試過許多短線交易,但無不以小虧損和小失敗作爲結局。這說明我本人並不適合交易和炒幣這個方向。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能力範圍和擅長的領域。經過一年多的嘗試和探索,我發現我本人在短線交易這塊確實比較菜,而且短線做的越做,自己的節奏越會被打亂。

而我個人的能力和強項其實是挑選項目的能力,以及對投資趨勢大方向的判斷。我根本不適合炒幣。我最適合的應該是囤幣。“

當時對自我的認知是不適合交易和炒幣,自己的強項是挑選項目和趨勢研判,最適合的應該是囤幣。但是我忽略了一點,光會看項目只能做一個研究員,想要賺到錢,需要既會看項目、又要對趨勢做判斷,最重要的一點是,要學會交易。單純囤幣的年代已經過去了。成熟的交易市場,就是注重交易。一年過後,經歷了挫折和磨難,主要是因爲長期賺不到錢,我漸漸開始轉型交易,情況好轉,慢慢賺錢。所以我最終真的成爲了一個交易者,一個當時我自己都不看好的職業。

“我現在的策略就是看準一個山寨幣,就死命幹它,一直買買買,然後長期持有 2-3 年。場外賺的錢繼續買入。我發現還是囤幣的策略最適合了。也只有囤幣的操作最後能賺到比較大的錢。“

又是一個非常錯誤、能夠讓你破產的策略。就是隻重倉一個山寨幣,下跌的話就不斷補倉,持有 2-3 年,妄想漲 100 倍。本質上就是想一夜暴富的心態。後期 Cosmos 內部事件是一個轉折點,讓我徹底摒棄這種錯誤思想,開始交易和資產配置的思路,然後終於開始賺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