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EO 並不是幣圈流量的全部。做 STP,就是爲了抓住非交易所流量這片「藍海」。幣圈的核心是流量,支持流量的關鍵在於優質資產 , STP 將如何憑藉 Block72 的 to B 優勢,讓零售平臺熱啓動?散戶社羣,又將如何從中獲益?

撰文:裏德

Mike Chen:從 Block72 到 STP,以優質資產抓住新的流量機遇Mike Chen,Block72 CEO

佈局 STP,Mike Chen 正瞄準加密貨幣與區塊鏈行業的第三次機遇。他認爲,現在正是主動改變的時候。有了 GBIC 和 Block72 在行業中打下的堅實基礎,Mike Chen 正在用 STP 開啓新一輪戰略佈局,「非交易所流量」則是搶佔的戰略要地。

抓住「非交易所流量」的戰略轉型

STP 標準通證化協議(Standard Tokenization Protocol)是知名投資機構 FBG Capital 和 Block72 支持下的全球合規開源標準和去中心化網絡,這個以合規和開源爲特點,重點面向非交易所流量的平臺,意在實現任何資產的通證化及發行。

Mike Chen:從 Block72 到 STP,以優質資產抓住新的流量機遇

這也是 Mike Chen 和團隊繼 GBIC 和 Block 72 之後的又一次轉型。作爲這兩個先後成立的區塊鏈投資機構的 CEO,Mike 自 2016 年底入行以來,以兩家機構的不同業務重點,踩準了行業發展的「節奏」。

GBIC 的機遇主要來自於首次募幣熱潮。它在 2017 年投資 50 餘項目,2017 年下半年國內項目尋求項目出海後,GBIC 在中、美、韓和東南亞地區的國際化團隊也不斷滿足了不同項目的全球化融資需求。

Block 72 的機遇則主要來自於行業資源的進一步整合。在 2018 年 2 月成立之後,它爲項目提供全過程的諮詢服務,進行必要的商業、社羣、PR、對接資源等支持,使包括 FBG、GBIC 的投資組合在內的項目發展得更持續、更成熟。

自 2017 年初以來,Mike Chen 的團隊服務了包括 AELF、Algorand、 Basic Attention Token、 BitMax、 Decentraland、Hedera Hashgraph、 Ontology、Theta、Zilliqa 等在內的知名項目,在 2018 年實現 1 億人民幣營收。這樣一個背靠 FBG,又有豐富國際資源,且已經贏得兩輪主要發展機會的團隊,爲何現在要轉型?

第一個原因是,區塊鏈行業融資服務商增多,先發優勢被削弱。

「無論是投資、服務,還是交易,核心就是基於信息不對稱的套利,而這種信息不對稱正在逐漸消失。」Mike Chen 說。

Block72 是第一家進入韓國的國際化區塊鏈諮詢公司,曾幫助包括 Cotex、Zilliqa、Libra 等明星項目進行路演、上所,提供的本土化服務讓項目順利進入韓國市場。團隊在美國、韓國、中國等地的資本市場形成「套利三角」。然而經歷了行業的起伏,競爭加劇,市場上同質化服務增多,資源雷同,資本、媒體服務機構等都已開始國際化佈局,「信息不對稱」的優勢已經不明顯。

另一原因是 IEO 對行業資本模式的衝擊。

「不轉型,可能以往的融資、服務機構都將很快被交易所取代。」自從幣安在今年 2 月再次掀起 IEO 熱潮後,交易所就幾乎包攬了融資、PR、市場、上幣發行的一系列動作,優質資產的融資過程被交易所 IEO 的一站式服務取代,以往區塊鏈融資服務商爲期 6 個月甚至更長的組合服務,直接被交易所「終結」,業務轉型迫在眉睫。

怎麼轉型?Mike Chen 認爲,下一個機會在 To C,To C 的關鍵在於抓住幣圈流量。這之中,交易所、媒體、錢包都是流量入口,選擇哪個入手都需要考慮資本投入、專業背景和領域「護城河」,最主要的是要做擅長的事情。

他認爲,就像 IEO 是基於交易所流量優勢做資產的分發一樣,Block72 也應該基於原有的 To B 優勢,補齊 To C 業務,把非交易所的流量帶起來。

Mike 說,做交易所、媒體、錢包可能都不是 Block 72 最擅長的,而「發幣」融資則是其強項,如果做 STP 這樣一個平臺,用擅長的「發幣」與 C 端產生緊密的聯繫,C 端流量便可直接獲取。社羣中持有 STP 平臺代幣的用戶也可以獲得經濟激勵,成爲早期參與者。

新型零售券商的潛力

STP 的呈現形式而言,在亞洲,將以類似於老虎證券的新型零售券商出現,實現核心流量的直接變現;在美國,主做合規的資產發行平臺,類似於 CoinList、BitcoinSwiss 等平臺業務。

爲什麼投行券商能夠獲取大規模流量?

在談到券商投行相比交易所的優勢時,Mike Chen 先以傳統金融舉例:「高盛的估值比納斯達克市場高出 10 倍,一級市場與二級市場的差別顯而易見。」 在幣圈,雖然交易所目前仍然佔據絕對的流量,但隨着市場的成熟,券商投行的流量將不容忽視。STP 作爲幣圈裏的券商,會更容易打通融資和發行兩級市場。

幣圈資金在去年大牛市下,大量集中在一級市場。Telegram 這樣的超級項目可以在兩輪融資 17 億美元,block 72 服務的 Hedera Hashgraph 也可以輕鬆融資 1.5 億美元,投行佔領的一級市場十分活躍。而經歷寒冬,一級市場幾乎關閉,資金主要集中在二級市場,交易所流量成爲主流。而我們需要看到,即便交易所的 IEO 火爆,其總體融資規模目前仍不足 1 億美元,市場回溫、逐漸成熟後仍有較大空間,一級市場的流量潛力尚待「解鎖」。

Mike 指出,「在傳統金融中,華爾街的一級、1.5 級市場規模,比納斯達克、紐交所的二級市場大 100 倍,區塊鏈的兩級市場將逐漸平衡,一級市場的規模、流量佔領 50% 甚至更高是很有可能的。」

STP 的推出也正是基於對券商投行市場地位的預期。與交易所較重的運營壓力相比,投行相對「以人爲本」,人員增減並不會造成系統性風險。

做新型券商,STP 的特點和優勢是什麼?

第一,散戶痛點的針對性更強。

其實,在 STP 之前,也有像 BitCloud、1token 等機構入局非交易所流量領域,切入點是做聚合交易。而 Mike 判斷,因散戶對於價格不敏感,價格的小幅差異並不是散戶真正關心的問題,散戶對於零售券商的需求不在「聚合交易」上,而在於拿到較大折扣的發行價格。散戶關心在賣出的時候「翻了多少倍」,同時,散戶希望拿到真正國際化、頭部的項目。

因此,STP 更強調打新——優質、低價的打新。「像 Hashgraph、Algorand 這樣的頭部資產,散戶通常接觸不到一手價格的,而是通過層層分銷拿到溢價 20% 以上的價格,而 STP 可以讓散戶獲得較大幅度的讓利。」Mike 說。

第二,是 Block72 沉澱優勢的直接轉化。

「流量可以通過經濟行爲變現,變現的方式是一級、二級市場融資,而融資的核心是優質資產。」Mike 說。作爲 Block72 的投行生態,STP 將重點建設流量端,與 Block72 等 20 餘優質項目作爲資產端,和涵蓋中、美、韓全部 VC、crypto fund 的機構網絡,形成新的業務「三角」。Mike Chen 提到,用 STP 帶動的新「三角」無需「冷啓動」。

「熱啓動」的平臺

這個新型券商平臺的代幣不久就將登錄交易所。6 月 11 日,STP 售賣規則將在 Bittrex IEO 國際站宣佈,STP 將通過 Bittrex IEO 國際站對外募集約 75 萬美元。

擁有豐富專業化項目服務經驗的 Block 72,這次是爲自家項目「上所」。Mike 表示,無論是交易所 IEO 對投行生態衝擊,還是比特幣起飛帶來的市場普遍轉好,現在上線 STP 代幣,都是成熟的時機。

作爲專業機構,即使在熊市,融資也並不是難事。Mike Chen 在 3、4 月開始籌備,用 2 周的時間完成了首輪融資過程。4 月底,Block 72 宣佈 STP 平臺融資和戰略轉型的消息,融資在當時市場情緒較差的情況下順利完成。在 5 月底,STP 繼續增加 200 萬美元融資規模,兩輪融資 700 萬美元,獲得了來自 FBG、GBIC、NGC、BlockVC、AlphaBit、AlphaCoin Fund 等機構的信任和支持。

STP 的熱啓動,首先就體現在融資、上幣、應用上線的無縫銜接上,人們無需等待太長時間。

融資、上線之後,STP 平臺緊接着就將用 APP 實現多種功能。在 6 月 STP 代幣上線後,零售券商手機 App 也將於 6-7 月推出,最初,STP 將相對輕量化,實現 3 種主要功能:

1、通證經濟行爲:Staking、解鎖、收入分成等通證經濟行爲在手機錢包中直接體現;

2、打新。Block72 的優質資產在 STP 上進行渠道分發。STP 的用戶將獲取「一手資產」;可以把 STP 通證與 BNB 跟 HT 類比,但區別在於,STP 進行「類空投」等市場推廣行爲,通過鎖倉時間,確定打新折扣。

3、後續交易。STP 與大型交易所直接連接,用戶可以直接交易。STP 不提供撮合,交易所的返傭也將直接用 STP 代幣購買、銷燬。

Mike 在設計理念上提倡漸進式的去中心化思路,這對於項目及時啓動並推向市場也十分有利:

1、在協議層,STP 以去中心化的 layer2 解決方案,進行合規發行。這一新型的以太坊合約把合規發行的參數寫入鏈上合規檢測器,對資產發行、流轉進行合規檢驗;

2、在應用層,STP 體現爲中心化的應用,以移動端的零售券商軟件形式爲 STP 獲客,再將流量端導給協議。隨着平臺發展,根據流量積累逐步進行公鏈等去中心化基礎設施建設。

熱啓動,還體現在是社羣基礎上。

STP 最初的社區來源由 Block72 服務項目組成,其中許多亞洲、美國社區一開始就由 Block72 維護,現在可以直接爲給 STP 導流。「Hashgraph 韓國社區有 1 萬人左右,Algorand 中國有幾千人,這些都將直接導入 STP 社區」,Mike 指出。

從融資方面,STP 儘量將社區額度分散。目前,社區已經有 500-600 名投資人,並提倡更多投資人早期參與 STP。社區融資順序排在機構投資之前,STP 以讓利活動、打新、空投等活動讓整個真實的社區內部日趨緊密。

Mike 補充說,由於 STP 的資產來源於 Block72 的服務客戶或資產池,且融資規模相對 IEO 規模較小,通常在 5-10 萬美元,因此可以爲打新制定較大的折扣讓利,散戶可以通過 STP 鎖倉獲取資格並進行搶購。如此一來,項目方也將獲益,不僅獲得了真實社羣的熱度,還可以做精準的分銷。

後盾和平臺前景

「我們希望讓社區內 STP 的持有者獲取一定的經濟激勵,成爲我們的第一批用戶,逐漸壯大流量基礎,」Mike 表示。

STP 以散戶社區流量爲目標,用代幣經濟激勵的方式做新型融資平臺。如何能夠讓代幣長期保值增值?這是一個關鍵問題。

Mike 認爲,讓投資者通過 STP 代幣不斷獲益,是他和團隊一向看重的。短期來看,項目熱啓動、零售產品相繼推出後,通過 STP 可以進行「類空投」等市場推廣行爲,通過鎖倉時間,確定打新折扣,因此,STP 一經推出就將產生真實、大量的購買、鎖倉需求,這將對幣價提供可靠的支撐。

而長期來看,代幣的價值基礎來源於 Block72 支持下的「抗週期性」。

除了戰略之外,STP 從公司架構上與 Block72 也有緊密的聯繫,二者關係可以類比爲 EOS 與 Block.one 的關係。Block72 擁有 15% 的 STP 代幣,STP 平臺可以得到 Block72 的資產池及多方面的支持。與此同時,Block72 還將用利潤回購 STP 代幣。

Mike 介紹說,目前,Block72 每月收入約 100 萬美元,有較爲充裕的資金流,完全可以用穩定的收入支持 STP。

「事實已經證明,Block72 是一家有持續造血能力、贏得現金流的公司。」Mike Chen 說,「我們可以在不靠外部融資的情況下活過兩三個熊市。STP 融到的資金現在還沒有動用。」

可以跨越熊市的項目不多,交易所做到了,Block72 也做到了。去年,Block72 舉辦了兩屆 WDAS (世界數字資產方峯會),第二屆是在幣圈寒冬之下如期而至的,Mike 回顧時說,就像下熊市下的堅持一樣,團隊希望不斷向市場釋放積極的信號。

與此同時,商業邏輯上的成熟,也將支持 STP 未來的市場表現。Mike 擁有中、美、韓 20 人的投資團隊,全球擴張已經完成,且擅長從商業導向切入,做自己擅長的事情。

Mike 表示,他十分認可先從類似於中心化交易所的方式切入,進行獲客、盈利的方式,有了流量基礎,就可以將優勢導入去中心化平臺。這種方式更容易量化估值,有了用戶基礎和優質資產,才能讓投資人在不斷變化的經濟週期中獲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