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P-1559 提高了以太坊網絡的可用性,並且削弱了礦工的交易打包收益。

原文標題:《EIP-1559 提案對礦工、用戶、投資者帶來哪些影響?》
撰文:0X12

EIP-1559 提案是由以太坊社區 Eric Conner 於 2018 年 11 月提出,解決的核心問題是以太坊網絡的交易定價問題。

EIP-1559 提案對以太坊網絡的交易定價方案做了很大的調整,由原來的市場拍賣機制(價高者優先打包)調整爲基礎費用 base fee +打賞小費;同時還有動態的可伸縮的區塊大小設計,以應對瞬時的網絡擁堵。

在 EIP-1559 提案中,雖然每個區塊的基礎費用是固定的,但是它會根據網絡的擁堵情況,調節接下來每個區塊的 base fee。該提案中提到會有一個算法來調整基礎費用的上升或下降,該算法會根據上一個區塊所消耗的 gas 數量和目標 gas limit 來調整。當前面區塊消耗的 gas 高於目標 gas ,基礎費用會上升;反之,基礎費用會下降。

當網絡擁堵時,打賞小費用於激勵礦工將用戶交易打包進區塊。每一筆交易都可以指定基礎費用和打賞小費的上限。這一提案還包括過渡性方案:開始時,區塊的一半保留原來的競價機制,一半採用新的費用機制,並逐漸過渡到新的方案。

礦工層面

EIP-1559 提案在最近半年受到了一些礦工羣體的質疑和反對。我們這裏先不深究 EIP-1559 提案是否合理,只是梳理一下其對礦工羣體的影響。

在該提案中,最值得關注的一點就是基礎費用 base fee 會被銷燬掉,而不是歸礦工所有。這一點,被很多投資者理解爲 ETH 的大利好,因爲此舉會銷燬掉一部分 ETH,進而帶來通縮效果。

礦工在參與 ETH 挖礦的時候,只能得到固定的區塊獎勵和包含在區塊交易中的打賞小費。預計,區塊中的基礎費用 base fee 應該要比打賞小費高的多。所以,如果 EIP-1559 提案實施,礦工羣體的收益勢必會受到影響,會損失掉原有的一部分交易費用。

用戶層面

在當前的以太坊交易定價機制上,如果你只是偶爾使用錢包進行轉賬,可能感受不到 pending 的痛苦。對於經常跟鏈上智能合約進行交互的開發者或者用戶(比如 NEST 報價礦工、DeFi 套利者)來說,感受會比較深。比如,你可能經常會遇到 gas price 預估不準,導致交易一直處於 pending 狀態。如果前端交互工具,沒有「取消交易」或者「加速交易」的功能,那麼你只能乾巴巴的等着;如果你想再發起一筆交易,那也解決不了什麼問題,因爲上一筆交易已經堵塞在那了,哪怕你新一筆交易的 gas 費給的再高,也要等上一筆打包完成。這是不是很痛苦?是的。

更痛苦的是,不僅僅浪費你的時間和精力,還會提高你使用以太坊網絡的基礎成本。原本一筆交易花費 A ETH 就解決了,但是由於 gas price 預估問題或者以太坊網絡的短暫波動,你可能要多花 2A 才能完成這筆交易的打包。

但是,如果是 EIP-1559 提案,前面說的這些問題都會得到很大的緩解。因爲,在 EIP-1559 提案中,用戶不需要在打包交易時預估 gas price 了,只需要設置自己願意支付的最高額度就可以獲得交易的收錄打包,而不用擔心支付過高的費用。如果當前的 base fee 是 10,打賞小費是 1,哪怕你的支付上限是 1000 gas,那麼實際也只是消耗 11 gas。而不是像當前的以太坊交易定價機制這樣,如果你 gas 費設置是 10 ETH,那就真的 10 個 ETH 被當做 gas 費銷燬掉了。

所以,對於以太坊網絡上面的開發者和用戶來說,EIP-1559 提案極大的提高了以太坊作爲基礎網絡設施的可用性。

投資者層面

前面也提到了,區塊中的 base fee 會被直接銷燬掉,在一定程度上 ETH 作爲資產產生了通縮的效果;所以,從投資者的角度來看,EIP 1559 提案有利於 ETH 的價格上漲。當然,這只是最表面的效果,但價格上漲的源動力不一定是通縮帶來的,這裏不展開討論,你知道有這回事就行了。

總結

前面,我們只是做了簡單的屬性分析,如果就整個 EIP-1559 提案來講的話,它是非常複雜的,裏面隱藏的功能和值得討論的問題非常多。綜上幾點,可以看到 EIP-1559 最顯著的特點:提高了以太坊網絡的可用性,並且削弱了礦工的交易打包收益。有關 EIP-1559 提案的具體實施時間,目前還沒有消息;根據最近的以太坊社區 AllCoreDev 會議,有可能在以太坊「柏林」硬分叉之後,會出現另一個分叉,EIP-1559 提案會成爲該分叉中的最引人矚目的候選 EIP。

鑑於大概率會出現的礦工羣體的反對,EIP-1559 提案能否實施存在很大的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