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區塊鏈金融爲何需要 Velo 聯合信用交易網絡?
每一項技術創新都伴隨着一段混亂的時期,正如早期的計算機網絡發展,這對於區塊鏈也是如此。這些技術系統是極其複雜的,描述起來就更加複雜了。要完全理解其內在的工作原理,所需的努力往往超出了人們的學習意願。

爲了彌補這一情況,科技行業使用標籤和專業術語用以傳達複雜概念。儘管這些標籤旨在簡化概念,但往往適得其反。人們是否能理解背後的細微差別,通常取決於人們對某一特定主題的熟悉程度。使事情複雜化的是,這些標籤缺乏標準化的定義。這導致了大多數人忽略實際用意而進行過度解讀。

在區塊鏈行業,標籤的使用已經趨向失控、氾濫。爲了將自身的項目與市場上其他難項目區分開來,項目團隊開發了無窮盡的標籤和術語。有區塊鏈 1.0,區塊鏈 2.0,和區塊鏈 3.0,它們都與分佈式賬本(DLT)的概念不同,有硬分叉和軟分叉。儘管實現了相似的目標,但 ITOs、ICOs、STOs 和 IEOs 並不相同。對 PoW、PoS、DPOS、PBFT、DAG 等多種區塊鏈共識機制進行了令人厭惡的比較和對比。然而,這並不是說這些標籤沒有特定的意義或價值。雖然這些標籤可能也確實會使一般公衆感到困惑,但是區塊鏈 1.0、2.0 和 3.0 確實不同於分佈式賬本。事實上,分叉(Fork)可以是硬的,也可以是軟的。ITO, ICO, STO 和 IEO 在技術上是不同的。而區塊鏈的不同共識機制可能正是區塊鏈對世界最深遠和持久的影響。

這件事告訴我們,貼標籤並非壞事,問題是標籤必須有明確統一的定義。

一個聯合信用交易網絡

Velo 實驗室(Velo Labs)的願景是以 Velo 協議(Velo Protocol)爲依託,創建一個聯合信用交易網絡。但到底什麼是聯合信用交易網絡呢?

我們先看這個稱呼中“信用交易”部分,這個部分很容易理解。Velo 協議本身是一個金融協議,能夠發行可與任何法定貨幣錨定的數字信用。這些數字信用之後會被用於可信任合作伙伴相互之間的商業交易、互動和運作。將這些理解組合起來,我們就有了“信用交易”的稱呼。接下來,如果我們要全面理解“聯合信用交易網絡”,就還需要明白“聯合網絡”的概念。對於這個概念,我們不妨回溯過去,從冷戰說起。

一個可信賴的生態夥伴網絡

20 世紀 60 年代中期,古巴導彈危機幾乎造成核戰發生,讓世界心有餘悸。爲此,美國和蘇聯之間也清楚意識到了兩個超級大國之間建立強有力溝通渠道的重要性,並因此而建立了莫斯科-華盛頓熱線。與此同時,美國進一步加大力度加強國內通信基礎設施的建設,以加強其國內通信基礎設施發展,抵禦定向核攻擊。

基於此,美國空軍委託研究員們開發一種新型通信網絡,這種網絡不會受困於現有中心化網絡的弱點影響。承擔這項重大研究任務的是計算機網絡的先驅保羅·巴蘭 (Paul Baran)。他是一位波蘭裔美國工程師,同時也是是著名的“分組交換”(packet switching) 的發明者(分組交換是現代計算機網絡中幾乎所有數據通信的基礎)。

隨着研究的進行,最終這份項目的工作匯成了一個包含 11 部分、名爲“關於分佈式通信”的研究論述。這份研究概述了一種全新網絡類型的具體設計 : 基於分佈式網絡概念的分佈式自適應消息塊網絡。這就是世界上第一個分佈式網絡。

中心化、去中心化、和分佈式

巴蘭確實走在了時代的前面。甚至在這個早期階段,他就意識到理想的通信網絡是 :
“允許任何人或機器在任何地方、任何時間、以零成本與他人或機器的任何組合進行可靠、即時的通信。”

在考慮這樣一個網絡時,他提出所有的網絡可以分爲中心化、去中心化和分佈式三種。

企業區塊鏈金融爲何需要 Velo 聯合信用交易網絡?
簡單來說,Baran 先生對三種標籤的定義如下 :

  1. 中心化網絡要求所有用戶將數據發送到一箇中心節點,然後由該節點將數據發送到指定的接收方。巴蘭認爲,中心化網絡過於脆弱,因爲單箇中心節點的破壞會威脅到整個網絡的完整性。
  2. 去中心化網絡本質上是諸多中心化網絡的集合,每個中心化網絡的中心節點之間都有連接。去中心化網絡雖然不依賴於單一點,但也面臨着風險,因爲少量節點的破壞會破壞整個網絡。
  3. 分佈式網絡根本沒有中心節點。相反,數據是通過可用的最短路徑從一個用戶發送到另一個用戶。

Ethereum 聯合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在他著名的文章中指出,儘管這些標籤在今天如何使用存在一些小爭議,但這三種網絡類型確立了重要的概念差異,並在近 60 年後繼續影響着計算機網絡和區塊鏈技術的發展。

歷史遺留的問題

儘管巴蘭認爲發展分佈式網絡至關重要,但世界上絕大多數網絡仍然是中心化的,或者最多是去中心化的。雖然許多人會同意巴蘭先生理想的分佈式通信網絡是值得努力的,但這種網絡有一個主要缺點 :

——小型分佈式網絡毫無意義

一個分佈式網絡必須達到一定的大小閾值,以實現系統的期望屬性。換句話說,得到實際的落地和採用是一種網絡需求。這個缺點對區塊鏈行業尤爲重要,因爲沒有一個項目能夠在現實世界中實現主流規模的使用。當然,每一年這個產業都在取得進展。Velo 實驗室相信,隨着區塊鏈和分佈式賬本技術(DLT)的出現,他們的聯合信用交換網絡將能使世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接近保羅·巴蘭的理想通信網絡。

——有實際應用前景的聯合網絡

按照行業規範,聯合網絡標籤沒有一個統一的定義。雖然列出每個競爭性的定義超出了本文的範圍,但許多人認爲“聯合”和“分散”標籤可以互換使用。事實並非如此。儘管有着共同的概念背景,聯合網絡有其自身的特性,這將它們與去中心化網絡區分開來。

簡單地說,聯合網絡就是有一個或多個核心設想的網絡,所有網絡參與者以集體的方式同意這些設想,以便於通信。核心構想可以是一組策略、算法、治理層次結構或其他。這些核心構想之外的行爲是留給網絡參與者的。當試圖保護用戶的個人權利和自主權,同時仍提供強大的網絡質量保證時,聯合網絡尤其合適。

在設計其聯合信用交換網絡時,Velo 實驗室團隊專注於現有市場參與者的需求。通過借鑑團隊在傳統和現代金融領域的豐富經驗,Velo 實驗室團隊確定了當前金融體系的諸多缺陷中,哪一個是可以被合理解決的。 自始至終,團隊從未忽視大規模採用的必要性。 設計一個沒有希望被採納的東西是沒有意義的。如果解決方案沒有被採用,它什麼也解決不了。

Velo 實驗室的聯合信用交易網絡的核心構想是 :

  • 網絡的入口必須遵守監管規定 ;
  • 網絡的核心功能是建立在 Velo Protocol 之上的 ;
  • VELO 代幣作爲網絡的普遍抵押品 ;
  • VELO 代幣的交易使用聯合拜占庭協議 (Stellar Consensus 協議) 來確認。

Velo 實驗室的聯合信用交易網絡的最好理解方式是一個有準入機制的分佈式網絡。在網絡內部,沒有中心節點,所有數據都通過可用的最短路徑從一個用戶發送到另一個用戶。受信任的合作伙伴發行與任何穩定貨幣掛鉤的數字信用,用於日常運營。這些數字信用的結算由 VELO 代幣擔保。因此,VELO 代幣充當連接不同資產類型價值的橋樑資產,並使流動性能夠進出聯合信用交換網絡。

在網絡之外,存在着制衡機制,以確保只有誠實的、符合監管規定的實體才能與網絡合作。這確保了當前金融服務市場參與者所需要的安全和穩定,併爲主流落地鋪平了道路。在許多方面,Velo 實驗室的方法是世界上最接近分佈式網絡最初設想的方法。

引用保羅·巴蘭先生本人的話 :
“(通信網絡) 應該有效地讓人們產生這樣一種錯覺,即那些在通信的人都在同一間隔音房間裏,而且門是鎖着的。”

歡迎關注 Velo Protocol:
官網 : velo.org

關於 Velo Labs

Velo Labs 成立於 2018 年,由正大集團和恆星網絡(XLM)支持。其核心任務是建立一個聯盟信用交換網絡,使合作伙伴能夠以最大的效率和透明度在彼此之間安全地進行價值轉移。Velo Labs 目前在東南亞的匯款和轉賬市場爲合作伙伴提供服務。Velo Labs 希望通過其聯盟信用交易網絡,解決當前匯款和轉賬市場的低效率問題,成爲亞洲主要的結算中心,並最終擴展到其他地區。
Velo Labs 開發了 Velo 協議。Velo 協議是一種區塊鏈金融協議,爲使用智能合同系統的企業提供數字信貸發放和無邊界資產轉移。它令可信企業夥伴(Trusted Partners)可以通過智能合約層發行數字信用,使用恆星共識協議(Stellar Consensus Protocol)來處理和結算交易。Velo 協議可以發行與任何法定貨幣錨定的數字信用。
因此,Velo 協議是亞洲第一個去中心化的信用和結算網絡。通過其服務,Velo 協議正在創建一個完全可互操作的網絡,使其可信企業夥伴(如企業、銀行、電子銀行、出入金網絡、電子錢包、DeFi 協議等)可以在網絡中以低成本、安全、簡單的方式進行無摩擦的價值轉移。隨着時間的推移,Velo 協議還將引入更多的使用實例,包括借款、借貸、staking 等等。Velo 協議旨在利用其核心優勢實現目標,核心優勢包括在各個行業(例如金融服務、技術、電信等)具有良好往績的強大領導團隊,以及亞洲多個主要企業集團的支持,還將通過廣泛的用戶羣來推動 VELO 的用例和採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