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大家冷嘲熱諷了 MakerDAO 三年

在 MakerDAO 價值迴歸,價格突破 1900 刀,總估值達到 17 億美元之際,有感而發寫下這篇隨筆。(以下 MakerDAO 統稱爲 MKR)。

我也是冷嘲熱諷 MKR 的其中一員,MKR 在過去三年一直被大家嘲諷爲萬年老烏龜,從價格上來說確實是穩定幣,除了在 18 年的深度熊市裏,持有 MKR 和 USDT 是保值操作,其餘時間裏,MKR 都是跑輸大盤的。

作爲 DeFi 的鼻祖項目和最源頭的基礎設施,在 18 年 DeFi 還是點點星火之時,是 MKR 撐起了 DeFi 的一片天,90% 的交易活動都源自於 MKR。MKR 就是 18 年時期 DeFi 的衣食父母。

同時 MKR 的基本面又是如此之好,不乏頭部機構和專業投資者無比看好,按道理來說 MKR 早就應該漲了,無奈價格一直滯漲。

2020 年夏季的 DeFi 熱潮,我也有買過 MKR。在 Coinbase 宣佈上市 MKR 後,價格一度從 300 刀漲到了 500 刀,短暫回落至 400 刀後建倉了一些。想法也很簡單,博一把短線,賭上線 Coinbase 後會繼續拉盤。

賭是賭對了,後面漲到了將近 800 刀,但遠遠低於我的預期,畢竟 SNX 和 LEND 之前的表現是以 100 倍計算,MKR 總不會只漲 1 倍那麼拉垮吧。可 MKR 還真就那麼的不爭氣,800 刀就是當時的價格巔峯,在後面的幾個月內,慢慢回落至 500 刀,可那時正是 DeFi 最瘋狂的幾個月。同期的 DeFi 幣種都是 3-5 倍的增長。

由此我對 MKR 路轉黑,時不時嘲諷它是萬年老烏龜。可謂是因愛生恨。

從基本面數據去看,MKR 的數據過於漂亮,TVL 一直穩居前五,目前以 46 億美元的 TVL 雄踞榜首,DAI 的發行量更是突破了 14 億美元。

MKR 相當於是 ETH 信貸擴張的基礎設施,如果 ETH 是 M0,那麼 MKR 就是 M1。在牛市的週期當中,通過抵押 ETH 鑄造 DAI,不斷的對 ETH 系統添加槓桿,來產生以下正循環:用 ETH 鑄造 DAI,ETH 漲,抵押率降低,鑄造更多的 DAI。

Spartan 算是國外大 V 中的 MKR 首黑,他因 SNX 一戰成名,除了他之外,還有很多國外的 KOL 黑 MKR 黑的樂此不疲。同時老外還輸出了一套“ASSY VS CUM”的理論,意爲由社區驅動的 DeFi 項目最終會戰勝由硅谷 VC 支持的機構型項目。

可能在某一時期,譬如前幾個月,“ASSY VS CUM”的理論是有效的,但是就目前 DeFi 整個賽道的表現來看,CUM 也漲的很好。

因此 MKR 的這次價值迴歸,讓我重新思考一件事情是,一定要有自己的獨立思考能力。無論是 ASSY 還是其他的理論,說到底只是別人給你灌輸的一種理念,只是說這種理念是被大部分人和主流所認可的,以及它的精妙的故事性以及易於接受、能夠自圓其說的特點,因此你會認爲這類理念是正確的,你會對此深信不疑。但說到底,它不過是我們講的衆多故事之一。但他有他的故事,你也可以有你的堅持。

不乏有少數人堅持 MKR,如今終於有所收穫。守得雲開見月明,MKR 終於不負堅持他的人。

在 MKR 暴漲之前,Polychain 拋售了上萬枚 MKR,據說是加倉了 ESD,不過只是謠言,鏈上沒有證據表明他們真的介入了 ESD。但是拋售 MKR 這件事卻是真。這麼想來也細思極恐,等機構熬不住了拋售了籌碼,價格纔開始漲起來。換句話說,無論一個項目的基本面再好,都需要一定時間的洗盤,去進行籌碼的換手。車上的人越重,洗盤的時間也越長,等待的也就越煎熬,最後拼的是耐心、信念以及資金的時間成本和忍耐力。

總之,非常欣慰於這次 MKR 的價值迴歸。這真的算是長期主義和價值投資的勝利。

在如今奉行短期功利主義和投機主義的幣圈,MKR 算是做出了一個表率,長期主義者終會獲得獎勵。

說到底做加密投資,終究是不能太過功利。想要賺大錢,還是要堅持一些長期主義和大家所不恥的價值投資。

看看 A16Z 錢包裏的 30000 顆 MKR,你就能明白這個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