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要突破侷限,需在其基礎設施、生態應用、資產管理、業務形態、市場模式等多方面加強建設及探索路徑。

原文標題:《NFT 價值機遇襲來,未雨綢繆鑄安全》
撰文:Beosin

從 2020 年 6 月開始,DeFi (去中心化金融)的鎖倉價值開始出現前所未有的攀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實現了從十億級到百億美元的突破。如此熱度,不禁讓人聯想 2017 年的那段行業「猛漲期」的如火如荼。

一覽 NFT 生態現狀、發展瓶頸與安全風險

截至 10 月,DeFi 的市場熱度總體尚在,但局部零星迴落顯而易見。雖不知道這首 DeFi 樂章是否將迎來尾聲,但另一顆新星的破繭而出卻已經吸引了無數關注的目光。沒錯,它就是 NFT。

何謂 NFT?

NFT (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質化代幣。區別於「千篇一律」的區塊鏈同質化代幣,如 BTC、ETH、EOS 等,NFT 屬於「十人十色」,每個 NFT 都擁有與衆不同的 ID 標識。因此,NFT 可實現鏈下實體環境中諸多物品的價值對標,如不動產、藝術收藏品,同時,還能體現 IP 權益、遊戲裝備及認證信息等抽象物的價值。

隨着區塊鏈技術應用領域的不斷拓寬,在成爲數字經濟核心力量的進化過程中,資產數字化進程憑藉區塊鏈技術可實現加速邁步,如文創產品、藝術品等領域。同時,實體經濟中具有不可替代性的資產及無形資產也可通過 NFT 進行較爲精準的價值對標及流轉追蹤。

其實,從同質化到非同質化的變遷,在很程度上是順應了資產概念「從鏈下到鏈上」的發展趨勢,而資產的價值區分亦是必須明確的剛性需求。

NFT「神奇」有理

爲什麼 NFT 有如此「神奇」的屬性?

究其原因,主要是 NFT 基於以太坊 ERC721 協議產生。與引領同質化代幣發行熱潮的 ERC20 協議不同,ERC721 協議的本質是對非同質化代幣的所有權轉移、流通等規則制定標準接口和觸發事件,並與 ERC20 協議存在部分兼容,以避免鏈上資產「孤島效應」的影響,利於資產數據的展示。此外,ERC1155 協議也是被廣泛使用的 NFT 標準。

一覽 NFT 生態現狀、發展瓶頸與安全風險

作爲 NFT 的主要協議標準,ERC721 協議是最早,也是目前應用最廣泛的標準,其定義了 NFT 的四項關鍵元數據,包括 ID、NAME、SYMBOL 以及 URI,這爲之後的各種 NFT 協議元數據打下了基礎。

而 ERC1155 來源於適用遊戲場景的 NFT 資產協議,其設計初衷是滿足協議內 NFT 資產的多樣性,實現非同類資產的打包交易,以此提高資產傳輸的效率和降低交易的成本。

從 NFT 代幣的特徵來看,每個代幣都具有獨立且唯一的 ID。同時,區別於 ERC20 代幣的可分割性,NFT 不可化整爲零,其最小單位爲「1」。

相比 FT (同質化代幣),NFT 具備的可流通、不可分割以及共識價值等屬性,無疑與文玩、郵票等具有市場炒作價值的實物資產以及著作權、專利權、網絡資產這些私權更爲匹配。

在區塊鏈技術的價值保障特質下,NFT 被廣泛認爲是未來連通數字與實體經濟,引爆資產流通、增值的創新應用模式。

NFT 生態、市場概況

目前,NFT 生態已經初具規模,主要涉及基礎設施、去中心化域名、交易市場、虛擬世界、遊戲、DeFi+NFT、收藏品七個類別,主流項目數量超過 200 個。

一覽 NFT 生態現狀、發展瓶頸與安全風險

2017 年 6 月,在以太坊區塊鏈,首個 NFT 應用——養成類遊戲加密朋克(CryptoPunks)誕生。該遊戲擁有 1 萬個獨特且可收集的角色,並配置了所有權證明。

一覽 NFT 生態現狀、發展瓶頸與安全風險

同年 11 月,「現象級」區塊鏈遊戲——以太坊加密貓(CryptoKitties)上線,市場反響強烈。用戶可在該遊戲中養育、繁殖並交易電子「小貓」,而每隻小貓不僅品相獨一無二且擁有對應的 NFT。

在不到半年時間裏,該款遊戲就已聚集用戶 150 多萬,交易總額超過 4000 萬美元。有觀點認爲,加密貓是當時以太坊最成熟、最成功的去中心化應用。

一覽 NFT 生態現狀、發展瓶頸與安全風險

總體來看,當前全球 NFT 市場處於發展初期,自 2017 年誕生,NFT 在經歷了 2018 年的急速成長期後,2019 年的 NFT 的市場規模發展相對緩慢。在 2020 年,NFT 市場規模預計將迎來接近 50% 的增長。

具體而言,2017 年 NFT 市場交易規模僅爲 3 千萬美元左右,2018 年約爲 1.8 億美元,2019 年約爲 2.1 億美元,預計 2020 年可突破 3 億美元。

NFT 生態項目大多數集中於以太坊區塊鏈,在 BTC、COCOS、EOS、IOST 等公鏈分佈相對很少。虛擬世界 Decentraland 和遊戲 CryptoKitties 分別佔據歷史累計交易總額前兩名,均超過 3700 萬美元,二者交易量之和超過總量半數。

成立於 2018 年 1 月的 OpenSea 是目前全球最大的 NFT 交易平臺。其 2020 年 10 月的訪問量接近 6000 人次,月度資金流入量約爲 327 萬美元。

NFT 全球市場近況

近期,NFT 全球主要應用場景和集中發生交易的領域是遊戲、交易市場、虛擬世界和收藏品。其中,遊戲 Axie Infinity、Sorare,交易市場 OpenSea、Rarible、MakersPlace、SuperRare、WAX,虛擬世界 Somnium Space 表現突出,交易額總和超過整體 70%。

一覽 NFT 生態現狀、發展瓶頸與安全風險

DappRadar 數據顯示, 2020 年 8 月-10 月,全球 NFT 市場總體呈現增長趨勢。進入 9 月後,NFT 市場熱度顯著升高,9 月 14 日迎來成交額峯值,高達 174 萬美元,隨後進入相對平穩階段,大體維持在日 40 萬美元上下。

此外,交易量上升趨勢明顯,日交易基本保持在 1500 手左右。值得注意的是,對比 8 月中旬與 11 月初,NFT 日成交額增長達到了 2300%。

從 2020 年第三季度 NFT 行業報告來看,NFT 活躍應用主要集中在以太坊以及 WAX 區塊鏈上。不過,活躍度仍然由少數去中心化應用(DApp)推動。具體來說,以太坊和 WAX 幾乎包攬了 NFT 錢包日活以及交易量的 100%。

其中,以太坊是絕對主力,產生 NFT 與生態應用的比例分別達 96%和 92%。該季度,以太坊活躍度和交易量貢獻最高的是遊戲 CryptoPunks 和交易市場 Rarible,而收藏品 GoPepe 和交易市場 AtomicMarket 則是 WAX 區塊鏈上的活躍主力軍。

以太坊方面,與上季度相比,NFT 日活躍錢包數增長了 350%,NFT 交易量增長了 57%。同時,NFT 生態應用市場交易額創下歷史新高,達到 2000 萬美元,較上季度增長了 368%,其中約一半的貢獻來自於交易市場 Rarible。

此外,截止第三季度末,NFT 錢包應用數量急速增長,最多時日新增多達 2000 個。如此活躍的背後,主要是來自交易市場 Rarible、OpenSea、Axie Marketplace 的新增貢獻。

WAX 區塊鏈方面,異軍突起的節奏更爲明顯。與上季度相比,WAX 的 NFT 日活錢包數量增長 24375%,交易量增長 10086%,交易額超過 9 萬美元。截止第三季度末,收藏品 GoPepe 擁有 1300 多個日活錢包,交易量超過 8 萬美元,佔據該類別總量的 90%。

同時,WAX 生態應用市場的日活量增長 1269%,交易量增長 226%。其中,交易市場 AtomicMarket 貢獻最大。三季度末,其日活錢包數量超過 600 個,交易量超過 130 萬美元。

NFT 生態發展瓶頸

雖然,NFT 被廣泛認爲是繼 DeFi 之後引燃區塊鏈領域的突破性產物,但是處於發展初期的 NFT 在其現階段的生態發展道路上,還是存在一些不可迴避的「瓶頸」問題。

一覽 NFT 生態現狀、發展瓶頸與安全風險

首先,相較於 DeFi 生態,現階段 NFT 的生態完善程度還相對較低,且市場賽道區分度明顯,各類項目在投資邏輯、業務邏輯、流通邏輯等方面均存在較大差異,很難形成穩定且持續的業務合力。

其中,NFT 主要對標的數字藝術收藏品市場,仍需不斷提高市場認同,豐富產品數量與類別以及完善價值認定體系。

其次,NFT 依然屬於區塊鏈虛擬資產的範疇,其中涉及的私鑰、錢包等應用概念及資產的安全保管問題。對投資者、用戶而言,這無疑是新領域認知帶來的門檻。

特別是,在鏈上藝術收藏品的價值認知方面,投資者不僅需要跨越實體、虛擬之間的認知障礙,包括對應關係、收藏方式等,同時,還需要考慮供需關係帶來的鏈上與鏈下的稀缺問題。

此外,NFT 項目在其應用場景擴展,交易迸發導致網絡堵塞等技術建設方面存在諸多亟待改善的實際問題;NFT 資產發行、通證交換等方面,因存在技術差異化特徵很可能對業務層面造成掣肘的情況;NFT 在與傳統企業、IP 形象、實體產品等對標的過程中,在業務規劃、保證產品質量、售後服務等方面依然是可預見的難點。

從流動性來看,相比 DeFi 熱門項目日交易額高達數十億美元的規模,以 NFT 目前的交易規模是無法比擬的。據統計,NFT 熱門交易市場 OpenSea 在 30 天內,其日交易額峯值也僅爲 33 萬美元左右。

因此,NFT 要突破侷限,需在其基礎設施、生態應用、資產管理、業務形態、市場模式等多方面加強建設及探索路徑。

NFT 安全風險

除了在生態發展方面存在問題,NFT 因涉及數字資產投資、交易等活動,其生態系統在安全風險方面也是暗鬼潛伏、危機重重。

一覽 NFT 生態現狀、發展瓶頸與安全風險

「去中心化」抗爭

起初,NFT 應用現身於遊戲領域,加密貓的「現象級」火爆讓玩家意識到,遊戲中的角色、裝備等皆可成爲屬於遊戲參與者的私有資產,從而實現「玩並賺」。

然而,這一切勢必依託於不存在幕後操控的「去中心化」概念來加以實現。然而,真正的產權到底屬於用戶、投資者還是項目開發者、運營者,這無疑觸及到了「去中心化」對戰「中心化」的實質問題。

當然,區塊鏈技術本是代表着「去中心化」思想,可提供完全獨立的價值傳輸體系。因此,對 NFT 項目而言,圍繞資產的歸屬和安全問題,開發者權限的設置問題顯然是首當其衝且不能迴避的風險要素。

資產價值退化

隨着 NFT 概念的普及,各類 NFT 資產不斷湧現,許多紮根細分領域的項目已初具規模。如 NFT 交易市場中的虛擬資產、藝術收藏品交易,作爲新興市場雖體量還有待擴大,但已備受多方關注。通過交易市場 OpenSea,遊戲道具、藝術品等均可以出售、拍賣的方式使用 NFT 進行交易。

不過,假設資產積累到一定程度,項目方突發倒閉或跑路等撤場情況,這必將導致 NFT 數據元因無法繼續被託管、維護而折損甚至消失。那麼,如果沒有後續交易支撐,其 NFT 很可能變得一文不值。

與此同時,如果鏈下資產在無規則、無差別、無鑑定的環境中冒然上鍊交易,不僅資產價值難以適得其所,而且大量欺詐風險也可能隱匿其中。

安全漏洞

不可否認,區塊鏈技術在各方面還處於早期階段,各類安全事件頻繁發生。一次次的價值損失在不斷提醒,由一行行代碼堆疊而成的區塊鏈大廈,常會因爲一個小小的漏洞導致大廈將傾的嚴重後果。

譬如,在 2016 年的以太坊「The DAO」事件中,就是由於代碼漏洞導致了超過 6000 萬美元的 ETH 被黑客竊取。

隨着 NFT 資產價值的積累以及生態項目體量的擴大,又一個衆矢之的或將形成。面對網絡黑客唯利是圖、虎視眈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不僅是道德與技術實力之間的抗衡,更是對區塊鏈網絡生態安全防範意識的呼喚。

政策與監管

作爲直接對標價值品的虛擬貨幣,在當前全球監管環境中 NFT 未被明確約束。同樣地,NFT 到底是商品還是貨幣,還有待各國從法律層面進行定義。而在此之前,NFT 市場勢必只能處於無監管狀態的「野蠻生長」階段。

根據 NFT 可對標實物價值的特性,利用 NFT 進行洗錢犯罪、非法集資,違禁品暗網交易等犯罪行爲是否會「應運而生」,目前尚不可知。

毫無疑問,在虛擬資產的特異性、差異化方面,NFT 雖具備特別的應用潛力,但是,在沒有法律約束、監管規定的市場環境下,除了要面對交易雙方權利義務無法明確、保障的窘境,更有利用新技術、新應用從事違法犯罪活動的風險不容忽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