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人民幣發行的部分原因是爲了抵禦加密資產與全球性穩定幣的侵蝕。

_ 推薦閱讀:《鏈聞精選好文|深入解讀 DCEP 與各國央行數字貨幣架構與影響》_

原文標題:《一文讀懂數字人民幣的發行原因與特性 | 鏈捕手》
撰文:胡韜

在數字人民幣的發行細節接連被披露後,數字人民幣在公衆羣體中的影響力已經大幅提升,還多次登上了微博熱搜榜第一名。距離數字人民幣正式發行的時間越來越近,但公衆對數字人民幣的認知仍然存在許多疑惑與誤區,鏈捕手現根據網絡資料對數字人民幣的資料進行了全方位的梳理,包括什麼是數字人民幣、爲什麼要發行數字人民幣、如何獲取與使用數字人民幣、數字人民幣與區塊鏈的關係等方面。

一文讀懂數字人民幣的發行原因與特性 | 鏈捕手

什麼是數字人民幣

數字人民幣是我國法定貨幣的數字形態,也是爲數字經濟發展提供的通用型基礎貨幣,由中國人民銀行發行和管理,與人民幣現金具有同等效力,同時保證 100% 的人民幣儲備金率,具有價值特徵和法償性,任何單位和個人在具備接收條件時不得拒收數字人民幣。

10 月 23 日,中國人民銀行發佈《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人民銀行法(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其中擬規定人民幣包括實物形式和數字形式,爲發行數字人民幣提供法律依據。

數字人民幣的主要定位是替代流通中的現鈔與硬幣,同時也具有現鈔與硬幣的使用價值,只要紙鈔能購買的東西、能兌換的外幣,數字人民幣都可以購買與兌換。

爲了保證數字人民幣具有數字化形態的同時,儘可能具有紙鈔的便捷性與易用性,央行爲數字人民幣設計了許多專門的特性,例如數字人民幣支持雙離線支付,收支雙方在信號不佳、雙方離線的情況下仍能進行支付;用戶不需要銀行賬戶就可以設立數字人民幣錢包;支持多終端選擇,不願意用或者沒有能力用智能手機的人羣,可以選擇 IC 卡、功能機或者其他硬件;用戶在數字人民幣儲蓄的資金不會計付利息,具有非盈利性。

同時,數字人民幣的匿名性高於支付寶、微信等支付方式,能更好保護用戶隱私。數字人民幣在實際使用中還能做到支付即結算,支付資金實時到達商戶賬戶,加快商戶資金流轉速度,目前亦沒有收單手續費,可以減輕商戶經營負擔。

爲什麼要發行數字人民幣

央行發行數字人民幣的動機長期以來受到外界的諸多猜測,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在 10 月 25 日舉辦的第二季外灘金融峯會上明確解釋了央行發行數字人民幣的兩個原因,即貨幣發展的歷史趨勢和現金需求的變化。

第一,歷史上每一次技術進步,都會催生私鑄和官定貨幣的博弈。民間貨幣的發行者自己決定錢幣的重量、成色和標準,這就加大了社會成本。近幾年比特幣和 Libra 等全球性穩定幣也在試圖發揮貨幣的職能,這些加密資產以去中心化地方式來處理支付交易,會侵蝕國家的貨幣主權,因此現鈔的數字化壓力越來越大。

第二,目前現金絕對使用量還在增長,這就說明零售環節的法定貨幣數字化供給並未跟上需求變化,特別是在邊遠山區和貧困地區,金融服務覆蓋不足,公衆對於現金依賴度比較高。對於一些數字弱勢羣體,比如說有些不會使用智能手機的老年人、排斥使用智能終端的人,電子支付的發展不僅沒有提高金融的包容性,反而出現了金融排斥現象。貨幣本來就是一個公共產品,是爲社會所有羣體來服務的,央行應該爲包括貧困地區和弱勢羣體在內的所有老百姓提供普惠性的、使用方便的、數字化的央行貨幣。

更進一步分析而言,如今支付寶、微信等第三方支付工具在激烈競爭下,越來越追求支付場景的「獨佔性」,爲消費者支付帶來諸多不便,數字人民幣以及獨立 APP 的推出則有利於打破零售支付壁壘和市場分割,避免市場扭曲,保護金融消費者權益,促進普惠金融。

而在今年新冠疫情基本結束、全面復工復產之際,多地政府推出消費券以刺激市民消費慾望,但這些消費券的發放大多通過支付寶與微信進行,深圳在 10 月初推出的數字人民幣紅包活動則反映出,地方政府未來通過數字人民幣 APP 將擁有直接觸及市民支付賬戶的能力,可以減少對第三方支付工具的依賴,提升經濟調控的自主能力。

如何獲取與使用數字人民幣

目前,央行發行的數字人民幣尚未正式推出,官方表示目前僅計劃在深圳、蘇州、雄安新區、成都及未來的冬奧場景進行內部封閉試點測試,考慮到冬奧會將在 2022 年初舉辦,這意味着數字人民幣的正式推出時間不會早於 22 年 2 月,屆時公衆纔可以大規模使用數字人民幣進行支付。

不過根據官方資料以及今年深圳的紅包活動,數字人民幣的獲取與使用方式已經初步顯現出來。在 10 月初深圳的數字人民幣紅包活動,央行推出的獨立錢包「數字人民幣 App」首度出現在公衆面前,用戶可以通過該 APP 綁定建行等四大銀行賬戶,充值人民幣並兌換爲數字人民幣。

在具體的使用層面,根據媒體報道,當前版本的數字人民幣 APP 頁面較爲簡易,呈現的主要功能僅有支付和收款,主頁面上滑可以付款,下滑則可以收款。在付款時,用戶可通過「用戶掃描商戶收款碼消費」和「商戶掃描用戶付款碼消費」兩種方式來使用數字人民幣。

同時,付款頁面顯示「碰一碰收款」已開啓,其功能表述與手機 NFC 支付功能類似,可能是此前央行披露的「雙離線技術」。

在這次數字人民幣紅包活動中,雖然只有央行官方的 APP 可以參與使用,但在今年 5 月中國建設銀行 App 也曾被曝光正在測試內置的數字人民幣錢包,並具有掃一掃、付款等功能,這意味着未來建行等主流銀行的 APP 可能也會正式上線數字人民幣錢包,爲用戶提供多元化的 APP 使用選擇。

支付寶、微信 APP 未來也存在內置數字人民幣錢包的可能性。螞蟻集團曾披露參與數字人民幣的研發,穆長春亦在 24 日的外灘大會表示,微信和支付寶是金融基礎設施,數字人民幣是支付工具,是錢包的內容。數字人民幣發行後,大家仍然可以用微信支付寶進行支付,只不過錢包裏裝的內容增加了央行數字貨幣,微信、支付寶與數字人民幣不存在競爭關係。

另根據網友曝光的數字人民幣 APP 顯示,在選擇充值人民幣的機構界面,網商銀行、微衆銀行亦在其中之列,但處於不可用的灰色狀態,這意味着這兩家由騰訊與螞蟻支持的銀行未來有望擁有數字人民幣賬戶開戶權限。

數字人民幣與加密貨幣、區塊鏈有什麼關係

根據目前的信息,數字人民幣採用了基於 UTXO 模式的中心化賬本,由中國人民銀行統一負責維護與管理,這與以分佈式賬本爲核心機制之一的區塊鏈技術並不相符,亦不符合加密貨幣的定義。

在前文提到的人民銀行法修訂草案中,其中還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製作和發售數字代幣,以替代人民幣在市場上流通,同樣是試圖將數字人民幣未來可能被外界通證化、代幣化的行爲從法律層面禁止。

這進一步反映出央行的用意,即推出數字人民幣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爲了抵禦加密資產和全球性穩定幣的侵蝕,官方不會希望數字人民幣與加密貨幣、區塊鏈產生直接關聯。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