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一直是我們「去中心化」理念的倡導者,然而,上週,以太坊的核心開發者 EWASM 團隊的 Lane Rettig 發佈一條 Tweet「以太坊的治理已經失敗,我們實際上就是技術專家統治:一小羣技術專家(核心開發者)對協議更新有着最終決定權」,一時驚起驚天浪,引起了以太坊社區及加密世界的愛好者的衆多討論。

原文標題:《以太坊治理何去何從?》
作者:HowardYuan,Fundamental Labs 管理合夥人

開發者流失、全節點減少,從架構出發詳解以太坊治理及問題袁皓,HowardYuan,Fundamental Labs 管理合夥人

從這一輪熊市開始,以太坊的頹勢愈加明顯,幣價下跌,技術開發者與 dApp 開發者的撤離,同時面臨 EoS 及 Tron 等新公鏈的追趕,我們有理由懷疑以太坊治理髮生了什麼?以太坊的未來發展方向在哪裏?

1 區塊鏈治理重要麼?

區塊鏈治理一直是一個我們忽視的地方,相比於治理機制,我們通常會更關注區塊鏈的技術性能,更高的 TPS 處理速度,更短的響應時間,更高的擴展性設計,但由於治理決策缺乏權力下放以及其他技術原因(如無法擴展到大規模應用),一條明星公鏈很有可能會走向衰敗。我們也看到很多區塊鏈治理混亂所引發的社區爭端,導致了分叉、用戶流失或者新的區塊鏈產生。

區塊鏈不僅僅是一個分佈式賬本技術,它從來都是一個軟件生態系統,這個系統裏有基金會、核心開發者、全節點、投資者、用戶、礦工等衆多利益相關者。如果我們給區塊鏈進行定義:區塊鏈,是利用分佈式賬本技術來承載的各利益相關者的有機體,是通過發行原生加密貨幣來實現價值激勵的一個平行社會

如現實社會中的國家或者城市都有自己的一套治理系統來創建、更新和執行法律。區塊鏈也都有自己的治理系統我們需要一套合理的、行之有效的治理機制才能保證這個有機體的持久發展。最成功的區塊鏈都是那些能夠最好地適應環境的,不斷進化、精心設計的良好治理結構的項目。

區塊鏈治理基本結構中有三個不可缺失的環節:基金會(Foundation)、全節點(Full Nodes)、核心開發者(Core Developer)。這三個環節相互制衡有點類似西方的「三權分立」民主機制。區塊鏈治理即是核心開發人員、全節點和基金會之間相互制約平衡的過程。

開發者流失、全節點減少,從架構出發詳解以太坊治理及問題三權分立的區塊鏈治理結構

  • 核心開發者決定區塊鏈的技術路線圖,發佈新代碼,但除非全節點實現這些更改,否則更改將不會生效;
  • 全節點依賴於核心開發者來構建和發佈改進協議更新,但如果他們不同意核心開發者的決策,他們可以硬分叉;
  • 基金會可以通過決定哪些核心開發者來支持並影響路線圖和協議的總體方向,但如果沒有核心開發者和全節點的支持,它就無法實現願景。

我們注意到越來越多的代幣持有者(Token Holders),包括礦工、私募投資者或者最終用戶(持幣者)等,或多或少地參與到治理結構中,如我在《PoS 礦池興起,投資機構涌入,Mining 2.0 時代已經到來?》一文中所述,Token Holders 也是一個重要的 Stakeholder。代幣持有者可能不會直接影響區塊鏈治理的決策過程,但他們可以「用腳投票」而造成間接影響。例如,如果核心開發者和全節點都同意區塊鏈提案,而絕大部分代幣持有者不想接受這次更改,那麼代幣持有者可能會集體拋售代幣並使整個區塊鏈系統陷入混亂。

開發者流失、全節點減少,從架構出發詳解以太坊治理及問題

2 以太坊治理髮生了什麼?

兩天前,韓國 Deconomy 大會上,以太坊的靈魂人物 Vitalik Buterin 侃侃而談,分享以太坊 2.0開發進度,但是,縱觀整個 2.0 版本升級過程並沒有明確時間表,僅能確定至少將花費數年時間,整個區塊鏈行業對於以太坊究竟能否真正成功升級深表懷疑。

而在與「末日博士」魯比尼(Nouriel Roubini)的對談中,Roubini 直接毫不留情的狠批以太坊 2.0 轉型會最終失敗,當然,魯比尼不是隻針對 Vitalik Buterin,他幾乎看空比特幣及區塊鏈整個行業。

如果我們按照三權分立的治理結構來梳理一下以太坊的現狀:

核心開發者:

到目前位置,以太坊擁有 25 萬名開發人員,是最大也是最去中心化的區塊鏈開發社區,同時,以太坊的核心開發人員也是最多的,Electric Capital 的統計顯示有 99 名積極開發者。遙遙領先比特幣及 Cardano 或者 EoS、Tron 波場。

開發者流失、全節點減少,從架構出發詳解以太坊治理及問題

以太坊的核心開發者團隊人數衆多,但面臨一些大的問題:工程效率低下、核心開發者流失

以太坊開發者團隊分爲兩個:研究團隊和工程團隊。一般是,研究團隊提出解決具體問題的原型,用程序語言做驗證,驗證通過之後交給工程團隊直接改客戶端,最後驗證實施通過。

在以太坊早期階段,V 神負責研究團隊,以太坊前 CTO Gavin Wood 負責工程團隊。Gavin Wood 曾主導了以太坊的原型設計、系統開發以及最後測試版本的發佈,是以太坊黃皮書的主筆。但因發展理念不合,Gavin 於 2015 年離開後後創立 Parity (Ethcore),Parity 一度佔有全網 40% 以上的節點,Gavin Wood 最近主攻 Polkdot 跨鏈項目。不可否認,Gavin 的離開,使得以太坊的工程實現能力出現了較大的挑戰。

同時,效率低下是以太坊開發者團隊比較大的問題。以太坊 Geth 客戶端的開發者是全球分散的,一個理論的實施中途需要不斷調整,內部管理協調比較低效。

核心開發者的流失,除了 Gavin Wood 的離開,在 Gavin 之前還有以太坊的早期開發者 Charles Hoskinson,Charles2014 年退出後與之前負責運營以太坊的 Jeremy Wood 共同創建了 IOHK Cardano。同年離開的還有以太坊的聯合創始人 Joseph Lubin,他離開了創立 Consensys。

最近流失的一位以太坊核心開發者是Afri Schoedon,他自 2015 年 11 月份開始爲以太坊貢獻代碼,是君士坦丁堡硬分叉的協調者,Afri 撰寫了 EIP-999 提案雖有以公濟私 Polkdot 之嫌,Polkdot 被寄希望於成爲一個升級版的以太坊。但無論如何,這名以太坊開發的老將離開都是以太坊生態的重要損失。

Lane Rettig 也談到目前核心開發者存在的問題:

但我們今日面臨越來越多非技術領域的挑戰。核心開發者不想做出這些決定,因爲他們自認能力不夠、害怕承擔法律風險,或者本身就習慣迴避衝突、只喜歡寫代碼。

全節點:

全節點是區塊鏈的主幹。全節點是運行完整區塊鏈軟件(如 Bitcoin Core,Geth 等)的任何計算網點。所有全節點都應包含區塊鏈的完整分佈式賬本以及運行 P2P 協議的路由軟件。

Miner 礦工指的就是運行專業挖礦軟件的一部分全節點,但也有一些全節點不運行挖礦軟件。要使代碼更改生效,節點需要單獨更新其軟件使其包含更新的代碼。這可以通過軟分叉,一種向後兼容的方式實現。也可以通過硬分叉實現,硬分叉與舊版本的軟件不兼容。

分叉可以達成一致或存在爭議(或兩者兼而有之)。大多數分叉都是經由網絡一致通過的。例如,Bitcoin 中的 SegWit 分叉最終由比特幣全節點一致同意。但也有一些分叉存在爭議,比如以太坊在 2016 年著名的 The DAO 事件之後形成的 ETC (以太坊經典)。有爭議的分叉旨在反對核心開發者並創造一種新的加密貨幣。

值得注意的是,以太坊的全節點數量正在銳減,以太坊全節點在 2017 年仍有 2.5 萬個,目前僅有 8338 個,每天減少約 20 個,已經不足 1 萬。同時,要注意的是,當前的這 8 千多個節點中,絕大多數是「閹割版」全節點(修剪過的全驗證節點,以太坊官方將這類節點簡稱爲全節點,而把完整存儲歷史狀態數據的節點稱爲檔案節點-相當於比特幣的全節點,目前以太坊的檔案節點已不足 100 個),這與比特幣的全節點數 9593 個相差甚遠。

開發者流失、全節點減少,從架構出發詳解以太坊治理及問題https://bitnodes.earn.com https://www.ethernodes.org/network

9553 Vs. 100。以太坊的檔案節點與比特幣的全節點,都是各自網絡的中樞,如果網絡完全失去了它們,網絡的安全性將大大降低,而這類節點數越多,就代表着網絡的抵抗性越強,與比特幣全節點網絡相比,很顯然,以太坊的主節點網絡是不夠健壯的。

基金會:

以太坊基金會是一個支持以太坊發展的非營利組織。它目前持有 645,173.90 枚 ETH (約等於 108,000,000 美元),由以太坊的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統一領導。

Vitalik Buterin,儘管他沒有能力單獨在網絡上添加代碼到核心存儲庫或強制分叉,但是在社區中有很大的影響力。隨着以太坊基金會的 7 位創始成員的離開,Vitalik 在基金會的控制力過於強大,ETH 目前面臨的一大問題,即 Vitalik 的話語權問題。Vitalik (V 神)作爲以太坊的發明者和絕對權威,在以太坊社區擁有絕無僅有的影響力。儘管 V 神並非獨裁者,他主動要求將以太坊的發起機構定義爲非營利性的基金會而非企業,但他的角色仍舊是以太坊社區的絕對精神領袖和技術靠山。

Lane Rettig 就直陳以太坊基金會目前的問題:

以太坊基金會不會做決定,因爲他們害怕,往好裏說就是擔心偏袒某一方,往壞裏說就是害怕站邊(表達意見)。基金會的合法性(legitimacy)也岌岌可危,因爲他們既做不到發佈一個新的 ethereum.org,也做不到給開發者足夠高的報酬,甚至沒法迴應獎金申請書,等等。

3 鏈下治理 比特幣 Vs 以太坊

讓我們梳理一下市場上共識最強的兩個區塊鏈項目,比特幣與以太坊,兩者都是 PoW 共識,都採用鏈下治理。

比特幣:鏈下技術精英治理 。在比特幣網絡裏,Bitcore 比特幣核心開發者對技術層面有很大話語權,而用戶則在新代碼的使用層面有投票權。鏈下治理的三層結構可以歸納爲:多數人提案-> 少數人決策-> 多數人表決

在開源的技術社區裏,任何人都可以對比特幣網絡的 protocol 發表提案,而後比特幣的核心開發者們會通過 Bitcoin Improvement Proposal(BIP) 的機制來達成共識,如果 Bitcore 核心開發者們達成共識認爲某一項改進是必要的,那麼最後還需要得到 95% 以上的哈希算力的支持,代碼的改進纔會被廣泛的比特幣網絡所接受,否則,礦工和用戶可以拒絕執行新的代碼。

總的來說,比特幣核心開發者爲比特幣網絡的用戶提供代碼改進的建議,是否採納則由全網算力共同決定。

以太坊:鏈下創始權威治理 — 以太坊和比特幣在治理層面比較相近,與比特幣類似地,治理必須經過社區一致同意,以太坊改進協議 Ethereum Improvement Proposal(EIP) 才能變成活躍狀態。但由於 V 神的個人影響力,以太坊治理效果比比特幣稍高,V 神個人號召力可以推動提案進展,如在 DAO 事件導致的 ETH 和 ETC 硬分叉中,投票用戶中有 85% 同意 V 神的分叉提案,僅有 15% 反對。

毫無疑問,以太坊相比比特幣有着宏大的願景與野心。以太坊採用 PoW 的共識機制,除了核心開發者、主節點(礦工、持幣人)和基金會外還包括用戶,用戶主要是是指智能合約使用者,將 ETH 作爲系統內的 Gas 使用。

與比特幣的治理結構相比,以太坊的一個顯著特徵是它的「中本聰」尚未隱退,Vitalik 正在以其個人的節奏實現以太坊的「去 V 化」,試圖淡化自己對整個社區和未來技術路線的影響,但效果並不明顯,尤其在這個以太坊的「多事之秋」。

以太坊核心開發者使用 EIPs 來推動新的技術創新升級,上個月,以太坊的君士坦丁堡升級是由 PoW 邁向 PoS 的關鍵一步,在實現 PoS 後,以太坊系統中礦工和持幣人之間的邊界將越發模糊,從而在去中心化的程度上較之比特幣算力會有較爲顯著的提升。然而進入 2.0 後,以太坊的治理將走向何方?

4 以太坊 2.0 的治理何去何從?

Vitalik Buturin 在 4 月 5 號的 Deconomy 大會中演講到,以太坊近日剛發佈 2.0 版本的測試網,正式開始轉向權益證明機制(POS)。

「這一方式將耗能更少、成本更低,我認爲在許多方面也比 POW (工作量證明機制) 也更安全。」

PoS 共識與以太坊(包括比特幣)等 PoW 共識在治理上有着較大的區別。PoS (DPoS) 共識機制下,諸如 EoS、Tron、Tezos 等治理大部分採用的是鏈上治理(On-Chain Governance)。

開發者流失、全節點減少,從架構出發詳解以太坊治理及問題

讓我們借鑑那些已經採用 PoS (DPoS)以及混合機制在鏈上治理上的先行者:DCR 和 Tezos。

Decred (DCR):

是一條通過混合 PoW 和 PoS 共識的區塊創造機制來進行治理的公鏈。DCR 發展三套投票機制:一是由 PoW 挖出的區塊將由 PoS 礦工進行驗證,繼而調和持幣人和礦工的利益;例如當 60% 的 PoS 礦工投票反對一個特定 PoW 出塊時,則此塊作廢。二是重大共識規則的修改,譬如主網協議的升級,除了開發團隊、礦工還需要 75% 的持幣人投票纔可通過。三是鏈下的PLOTEIA提案系統,這是一個抗審查並且區塊鏈錨定的公共提案系統,任何用戶都可以規範提交相關項目發展提案,所有持有者進行投票表決。

開發者流失、全節點減少,從架構出發詳解以太坊治理及問題

很顯然,DCR 的治理,能夠讓最大範圍內的相關方都參與進來,通過治理,DCR 幾乎能做到永遠不分叉,激勵相關方不斷投入,社區能實現真正自治 DAO。

Tezos(XTZ):

Tezos 是一條以治理爲特色的區塊鏈,在 Tezos 中,除了核心開發者,任何人都可以以代碼更新的形式提交對治理結構的更改,但不立即啓用。接着,會有第一輪鏈上投票,如果通過,則該更新進入測試網絡。在測試網絡上順利運行一段時間之後,若無反對意見,則會啓動第二次確認投票,通過後該更改就將部署在主網絡上,網絡升級的過程是完全在鏈上用一套自動化的機制完成的。

他們把這個概念稱爲「自我修正賬本」,在 Tezos 上,無需硬分叉即可完成升級(自動修復),要更新的代碼連續投票通過則部署上測試網,測試網上連續投票通過則部署上主網。

開發者流失、全節點減少,從架構出發詳解以太坊治理及問題

在 Tezos 系統中,任何人都可以提交更改,最重要的是,每個人都有經濟動機這樣去做。但爲了防止女巫攻擊,Tezos 規定用權益,即幣的數量來確定投票權的門檻,在初期,基金會具有否決權;投票率要達到 80% 以上纔算是有效投票。

社區將新鑄造的代幣以通貨膨脹資金的形式來獎勵貢獻。這與目前比特幣和以太坊動力機制不同,在那裏新的開發者沒有什麼動力來發展協議,因此權力往往集中在已有的開發者之中。而在這裏,每個人都有相同的賺錢能力。使用戶能夠直接鏈上協調,大大賦予了用戶的力量,權力從更集中的開發者和礦工羣體手中,最大程度地轉移給用戶。

以目前來看,以 DCR 及 Tezos 爲代表的鏈上治理是未來區塊鏈治理的發展方向。但鏈上治理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它有利於確保流程被始終遵循,增加協調性和公平性。它還使得更快速的決策成爲可能。不利的一面是風險,因爲元系統一旦變更就可能難以改變。就像任何直接寫入代碼的東西一樣,如果有缺陷的話,它可以被更快更容易地利用。以太坊權益證明 (Proof of Stake) 的首席架構師 Vlad Zamfir 就認爲,其中「風險遠大於收益」,「是極其冒險的事情」。

但目前以太坊的治理模式存在明顯的問題,積極改變是目前以太坊的迫切所需要的。以 EoS 和波場爲首的一批 PoS (DPoS)區塊鏈正在逐漸崛起,一度稱霸區塊鏈的以太坊,正在喪失領先優勢。不僅 EOS 和波場開始吸引到更多開發者,部分初創公司也轉向使用 Binance 爲代表的交易所發幣,以太坊已不再是唯一選擇。

結語

留給以太坊的時間不多了!正如 Lane Rettig 所大聲疾呼的那樣:

「以太坊 2.0 是一個遙遠的應許之地,除非我們擁有一個治理模式,能把我們帶領到那裏去,否則它不會到來」。

我們希望以太坊 2.0 能積極擁抱變化,迅速行動,在治理機制上推陳出新,迎接新的未來。

Fundamental Labs 是一家區塊鏈領域全球頂尖投資研究機構,致力於在全球範圍內投資和孵化那些能夠重塑社會和經濟的區塊鏈基礎創新項目。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