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ean Protocol 創始人 Bruce Pon 分享區塊鏈對數據經濟的價值及海洋協議的應用與代幣經濟。

原文標題:《對話海洋協議創始人 Bruce Pon:海洋代幣解鎖 7 萬億美元的數據經濟》
受訪者:Bruce Pon,Ocean Protocol 創始人、BigchainDB 首席執行官
整理:劉懿

以個人投資者的角度出發,對話創業者探究企業的核心價值,與投資人探討當下熱門的投資話題,和專家學習投資相關的知識好比法律常識和資產分配等。

專訪 Ocean Protocol 創始人:從 IEO 滑鐵盧到數據共享協議的持續探索劉懿,畢業於劍橋大學經濟學本科。是一位連續創業者,擁有 8 年消費者品牌運營管理經驗。2013 年創立國際女裝品牌–Whole9Yards,曾在世界 18 個國家和地區銷售。2014 年榮獲新加坡傑出新晉企業家獎。2016 年赴沃頓商學院攻讀工商管理學碩士(MBA)。自 2018 年畢業以來,定居在新加坡,將重心轉向投資,涉足的領域包括金融科技,區塊鏈和東南亞早期創投。目前是超對稱資本合夥人,印尼社交電商 RAENA 首席商務官,新加坡私募基金 Hera Capital 和 CRC Capital 的顧問

專訪 Ocean Protocol 創始人:從 IEO 滑鐵盧到數據共享協議的持續探索Bruce Pon,海洋協議創始人


我們今天的客人是 BigchainDB 的首席執行官,海洋協議的創始人 Bruce Pon 。我們通過探討數據作爲資產的價值,阻止數據價值被解鎖的問題是什麼以及海洋如何通過建立數據共享協議來解決該問題,如何通過社區建設來構想全球採用以及如何解決問題而開始我們的對話。行業夥伴關係。我們討論了有關海洋代幣的問題-它的用法,價值創造以及從 IEO 和 ICO 中學到的知識。最後,我們設想了一個未來,海洋協議將成爲事實上的訪問控制協議,而海洋 DAO 將完全由其貢獻者驅動。

聲明:超對稱資本是海洋協議私募的參與機構,我個人自 2019 年 3 月以來也一直是海洋協議代幣的持有人。

關鍵要點

數據至少價值相當於土地

數據是人們將能夠貨幣化,證券化,用作抵押的新資產。經濟學家預計數據的價值至少相當於土地,價值爲 7 萬億美元。當今世界上最具價值的十大公司主要是互聯網 / 信息平臺,更進一步證實了這一看法。

區塊鏈是數據提供者和數據購買者之間的中間層

中心化數據市場的關鍵問題在於需要對數據進行託管,暨對信任的需求。數據提供者需要相信中心化的數據市場可以很好地管理數據,確保其安全並能提供完整的數據軌跡追蹤。上述這些要求通常會限制數據的共享。區塊鏈可以做的是充當受信任的中間層,作爲數據的託管人,爲數據提供者提供對其數據的完全控制。

海洋協議從根本上說是一種訪問控制系統

目前還沒有任何其他協議將數據共享視爲訪問控制問題,而海洋協議則恰恰是爲解決數據共享的訪問控制而生。在五年內,我希望海洋協議可以成爲在數據共享領域用於訪問控制的標準。

海洋協議代幣的應用和增值

任何加密數字代幣實際上都可以用作交換手段。就海洋協議代幣而言,它是海洋協議生態內的交換手段,這是海洋協議代幣的第一層價值。

第二,在海洋協議基於權威證明 (proof-of-authority) 的區塊鏈網絡上線後,用戶可以使用代幣在網絡上啓動智能合約,是海洋協議代幣的另一種實際應用。

展望未來,我們將可以看到海洋協議代幣的更多用例。比如,首先是我們將啓動網絡獎勵,數量是我們一直以來闡述的總供應量的 51%。這是一種折扣代幣模型,它使得協議在被人們使用時,價值可以重新回到協議的生態系統中。然後還有另一個用例,就是海洋協議區塊鏈網絡的治理 。以上就是對我們將在今年晚些時候的發展規劃之預覽。

在區塊鏈領域,很難把數字貨幣的投機和其應用(尤其是創造網絡效應以促進接受度)完全區分開來。我認爲這一切可以有機的結合。我樂見投機,因爲它可以被視作投機者,傳統的現實世界和真正的開發者的交互,從而推動顛覆式創新。

免責聲明:訪談內容僅供參考。劉懿和受邀嘉賓表達的所有觀點純屬個人所有,不應作爲投資決策的依據。


劉懿:今天的嘉賓是 Bruce Pon,BigchainDB 首席執行官兼海洋協議(Ocean Protocol)的創始人。歡迎來到節目,Bruce。

Bruce:感謝你的邀請 !

背景介紹

「我花了大約 12 年的時間在全球範圍內參與設立銀行,當時我打算去那些銀行系統相對不成熟的地方,參與更多普惠金融」

劉懿:你可以先和我們分享一下你的專業背景,你是如何接觸到區塊鏈的,並決定全職投入這個行業的嗎?

Bruce:好的。在進入區塊鏈之前,我花了大約 12 年的時間在全球範圍內參與設立銀行,當時我打算去那些銀行系統相對不成熟的地方,參與更多普惠金融。我在 2013 年左右發現了區塊鏈。我以前曾經聽說過比特幣,但直到聯合創始人 Trent 和 Masha McConaughy 和我談了將知識產權放在區塊鏈上的想法時,我才深入去了解。當聽到他們向我解釋區塊鏈的力量時,我感同身受,區塊鏈讓我產生了人們可以控制其資產,知識產權,財務數據等的想法,我認爲這是值得進行的工作。到 2013 年末 2014 年初,我們開始談論我怎麼能加入他們,讓數據和知識產權上鍊,於是我們就啓動了項目,已經有七年了。我相信我們是進入區塊鏈領域是最早的一些人,我們仍在努力將數據和知識產權放到區塊鏈上。

BigchainDB 和海洋協議概要

「海洋協議主要用於數據共享,就是訪問控制和數據權限,它的智能合約構建在以太坊網絡和基於權威證明(Proof-of-Authority)共識的區塊鏈網絡之上。」

「BigchainDB 是海洋協議的服務提供商。」

劉懿:你是 BigchainDB 的首席執行官和海洋協議的創始人。可以介紹一下這兩個項目的概況,和它們之間的關聯嗎?

Bruce:好的。海洋協議是我們在過去七年來運作 BigchainDB 和 Ascribe 等項目的學習成果,是團隊將我們之前項目中的經驗和收穫成功的轉化爲一個區塊鏈網絡協議項目。海洋協議主要用於數據共享,就是訪問控制和數據權限,它的智能合約構建在以太坊網絡和基於權威證明(Proof-of-Authority)共識的區塊鏈網絡之上。它和我們之前的項目 BigchainDB 的區別在於 BigchainDB 是一家由美國,歐洲和其他地區的風險投資人支持的盈利性公司。另外,BigchainDB 主要針對企業用例和企業區塊鏈,但我們意識到它對於我們正在構建開發的東西來說有價值。

同時,我們覺得完全開放源代碼的協議將允許全球社區開始爲全球範圍內的數據共享做出貢獻。於是,我們轉向了開源項目海洋協議。它是社區支持的,不是爲了贏利。海洋協議基金會將獲得的所有資源用於協議的開發,生態系統的發展和社區的發展,將永遠不會在海洋之外分配給任何核心團隊成員或創始人利益,並使得海洋協議的全球社區和開發者社區在利益上保持一致。BigchainDB 是海洋協議的服務提供商。在這個角色中,BigchainDB 能夠爲海洋協議提供一些核心開發及社區生態發展等的服務。目前,整個生態的核心驅動力是海洋協議。

數據作爲資產的價值至少等於土地

「曾有一位經濟學家談到地球上土地的價值,認爲大約是 7 萬億美元。在今天的信息社會,我們認爲數據的價值至少與土地同樣重要也同樣有價值。」

劉懿:Ocean Protocol 和 BigchainDB 都圍繞着數據經濟而展開,試圖解決與數據有關的問題。你能介紹一下數據經濟的市場潛力有多大?

Bruce:我們在 BigchainDB 時啓動海洋協議的核心假設是:數據是人們可以貨幣化,證券化,用作抵押的新資產。如果你觀察地球上的所有土地,那麼背後的價值是什麼?曾有一位經濟學家談到地球上土地的價值,認爲大約是 7 萬億美元。在今天的信息社會,我們認爲數據的價值至少與土地同樣重要也同樣有價值。如果你觀察一下世界的變化,世界上最有價值的 10 家公司中的大部分都已經是互聯網平臺 / 信息平臺,但僅僅 15 年前,排名前十的還都是石油公司或製造業公司,這就是我們所看到的轉變。我們只是沒有看到它。我想人們可以相信一個數字,一個可靠的數字,它表示數據本身的價值大致相當於土地的價值。從根本上講,這就是我們如何看待所有數據的價值以及爲什麼我們認爲這是如此重要要解決的問題。

海洋協議正在解決的數據核心問題

「當人們嘗試共享數據時,他們擔心數據會被盜,失去控制,無法追蹤誰擁有該數據以及出於何種原因纔是造成這種恐懼的主要原因。直到現在,我們還沒有真正能夠提供給人們足夠的舒適性和安全性的工具,來知道這些問題已得到解決。另一方面,我們還沒有真正進行數據交易,因爲,因爲我們沒有處理底層的問題,就好比沒有解決生存問題,就無法構建上層的增值」

劉懿:你覺得阻止數據發揮全部潛能的關鍵問題是什麼?

Bruce:我認爲這是每個人都知道的東西。當人們嘗試共享數據時,他們擔心數據會被盜,失去控制,無法追蹤誰擁有該數據以及出於何種原因纔是造成這種恐懼的主要原因。直到現在,我們還沒有真正能夠提供給人們足夠的舒適性和安全性的工具,來知道這些問題已得到解決。另一方面,我們還沒有真正進行數據交易,因爲,因爲我們沒有處理底層的問題,就好比沒有解決生存問題,就無法構建上層的增值,比如爲數據交易創建流動性,比如建立數據價值 / 價格的基礎以便人們可以知道他們的數據值多少,比如財務官建立一種會計覈算方法以便知道他們所收集的數據價值等等。

海洋協議正在努力解決這些問題。它的目的是使得大衆無論是公開還是私密的共享他們的數據時,都可以安心放心,並且可以讓他們獲得其數據價值的價格信號。這樣,如果人們有一個想法,他們就會開始進行交易。我能舉的最好的例子是 Uber 和 Airbnb。在 Uber 和 Airbnb 之前,你永遠不會讓陌生人跳上車,你不會搭便車,也不會跳到陌生人的車上並在大多數情況下要求搭便車,就像在公寓裏一樣,你絕不允許陌生人進入你的公寓一週或一個月而不與他們有某種關係。反之亦然,你也不會去一個陌生人的公寓。

對於數據來說,存在同樣的問題。在有 Uber 和 Airbnb 這兩個平臺之前,沒有辦法解決交易雙方的不適感;而且從價格的角度來看,沒有足夠的價格信號來告訴你,我應該租什麼?去機場打車怎麼收費等等。在 Airbnb 和 Uber 之後,發生的事情是由於它們建立了一套合適的系統,包括評級系統和預訂平臺,以及它們居間爲人們提供保障和保證,因此纔會看到 Uber 上的司機激增以及 Airbnb 上的民宿激增。區塊鏈所做的就是允許這種類型的交易模型開始在全球範圍內用於數據分享。

劉懿:當前的挑戰之一是,很多的數據存儲在好比 Facebook,Google 等網絡平臺上,就像你提到的 Uber 和 Airbnb 一樣。所以消費者, 也就是數據提供者,本身無權訪問其數據。你怎麼看待這個問題,我們如何跨越這個挑戰?

Bruce:我認爲幾大互聯網平臺擁有很多諸如個人的位置和社交等數據,我們急需改變目前的均勢,個人應該擁有完全的數據所有權,可以決定將其數據從一個平臺移植到另一個平臺,可以選擇是否允許平臺查看他們的數據,可以運行基於這些數據的算法等等。我們需要把數據控制權移交給消費者,由他們決定是否允許平臺利用這些數據提供服務。因此,我們首先需要再平衡,把互聯網模式從平臺擁有消費者數據並提供服務轉變爲消費者擁有數據且可授權平臺使用並提供服務的模式。我相信區塊鏈終將促成個人與大平臺在數據所有權上新平衡的實現。

另外,實際上還有大量的數據不存在於互聯網平臺上,而是在其他地方。例如,醫療健康行業、汽車行業、政府等這些領域的數據基本都還是處女地,而這就是我們看到海洋協議能有更大價值的地方。正如我之前說過的那樣,如果說世界上最有價值的 10 家公司基本上都是互聯網平臺 / 信息公司,而我們在收集消費者數據方面又僅僅是大數據之冰山一角,那麼還有什麼呢?很可能就是存在於各行各業以及政府等領域的數據。這是那些互聯網平臺公司想找到新收入來源的地方,當然他們需要在遵守數據隱私方面的法律的前提下,從使用這些數據資產中獲得價值。

我也看到很多數據領域的新商機,通過以更尊重數據所有者的方式來釋放數據的價值,同時給予這些數據所有者相關的價格信息,並讓價值更廣泛的被共享。我相信很多人都已經能理解互聯網平臺的模式,但是仍然還有很多數據沒有得到利用。一旦我們能夠爲數據估價,那麼我們將會看到更多應用的產生。例如,部署去中心化的金融應用於數據基礎價值層上,並提供貸款,證券化,抵押品等等服務。我相信一旦人們對於數據的基本需求得到滿足,可能很快會看到數據價值的資產化和金融化。

劉懿:所以,你覺得我們應該從那些非互聯網平臺的數據下手,試圖通過建立數據經濟來證明數據的價值。從而有助於消費者瞭解他們的數據的價值,而推動他們增強保護他們數據的所有權,來試圖影響互聯網平臺,跨越互聯網平臺獨佔數據的挑戰。

Bruce:讓我用另一種方式來闡述這點。比如像我們經常使用的 Uber 和 Airbnb,它們扮演的角色就是受信任的第三方平臺。他們之所以有用,是因爲他們不擁有你的汽車,不擁有你的公寓,也不擁有與你的旅行檔案和目的地檔案等。因此,它們充當了可信任的中間層。一旦他們擁有了你的數據,情況就不一樣了。再來看一下目前中心化的數據市場,中心化的數據市場本身必須對數據進行託管。因此,例如,如果我是一家大型汽車製造商,並希望擁有一個數據交易市場,我將需要數據移至專門銷售數據的數據市場(即中心化數據市場)的服務器中。然後,由該中心化數據市場提供銷售和其它服務。

當然,汽車製造商通過中心化數據市場銷售了數據獲得了收益。但問題在於,你必須相信中央數據市場有能力安全的託管你的數據,使得沒有其他第三方可以訪問,還需要相信他們能爲你提供完整的數據軌跡記錄,我認爲這就是使用中心化方式銷售數據的問題,也是爲什麼中心化數據市場實際上不能像 Uber 和 Airbnb 一樣工作的原因。因爲,如果你是數據所有者,那麼你總是想擁有數據,你始終希望這些數據完全在你控制之下,在你的服務器上或在你控制的區域內完全擁有它。因此,任何有數據託管功能的數據交易市場,很難充當一個被信任的中間層。

那麼這個可以被信任的中間層,我認爲就是區塊鏈。因爲區塊鏈允許各種操作,例如訪問控制。因此,你可以有智能合約和數據代幣,使人們可以使用區塊鏈層訪問你的數據。作爲買家,你會清楚只要滿足一定的要求,你就可以訪問數據。作爲賣方,你也清楚如果通過智能合約設定的數據訪問標準已被滿足,則可以授予該數據的訪問權限。這顯然就是區塊鏈的用武之地。最重要的是安全性,透明性和隱私保護,當然還有數據價值的實現。比如通過海洋協議的代幣,就可以實現數據的在線銷售。由於這是一個智能合約,無論誰購買數據,他們都清楚如果滿足數據所有者的要求,例如支付 100 枚海洋協議代幣,他們將可以訪問該數據。反之亦然,如果有人滿足了標準並且支付了 100 枚海洋協議代幣,我也將允許他們訪問數據。這就是區塊鏈真正閃耀的地方。然後,最重要的是,一旦我們開始了基於此的「數據」交易和商務,我們就可以將數據金融化,提供基於數據抵押的銀行產品、保險和各種不同類型的金融工具。

希望我上面的表述解答了你的問題。

海洋協議是如何設計以解決數據的信任,隱私和安全性

「海洋協議從根本上說是一個訪問控制系統。你可以使用海洋協議的智能合約來定義允許人們訪問數據的條件。」

劉懿:除了區塊鏈技術的特性之外,海洋協議還有哪些特定的設計來克服你剛剛提到關於數據共享的問題 - 信任,隱私和安全性?

Bruce:海洋協議從根本上說是一個訪問控制系統。你可以使用海洋協議的智能合約來定義允許人們訪問數據的條件。一旦你發佈了數據,並說明了人們可以滿足人們訪問數據的條件,那麼你當然就可以發佈數據了。任何人都可以發現它。任何人都可以嘗試讓你知道,看看他們需要做什麼才能滿足你的條件。然後他們可以通過支付海洋協議代幣或擁有你來獲取它。以前對於這種類型的用例還沒有做到這一點。沒有其他協議將數據共享視爲訪問控制問題。這就是海洋協議的獨特之處。

最重要的是,我們將訪問控制的概念歸爲一個我們稱之爲數據代幣的東西,這將在我們第三個版本發佈,大約會是三個月以後。數據代幣是一種通用的方法來訪問任何資源。比如,想象一下你將要發佈的這個播客,你決定會有一個 5 分鐘的免費版本,然後也會有一個 30 分鐘的付費版本。如果免費版本吸引了足夠的興趣,也許有人想爲收費版本付費。你可以使用海洋協議代幣,可以使用海洋協議技術賦予用戶訪問播客的權限,這些條件可能只是支付了 5 枚海洋協議代幣。這是我們正在構建的一種通用技術,可擴展海洋協議的功能。直到現在,海洋協議還是以智能合約爲核心的平臺,或者建立在以太坊之上的智能合約,允許訪問控制,主要是針對數據。但是如果有了數據代幣,你可以把它推廣到互聯網上的任何資產,無論是播客等實時音視頻流或其它數據等。這就是我們將要在未來三個月中發佈的內容,對此我感到非常興奮。

使用海洋協議的案例和行業合作伙伴關係

「海洋協議不一定可以成爲獨一無二的全球性協議,但讓我們爲全球所接受的最好方法之一就是向社區開放。」

「海洋協議普及推廣的另一種方式是通過大公司,這些大公司正在努力共享數據並想找到共享數據的方法。」

劉懿:回到海洋協議的應用,據我所知,海洋協議已經和行業合作伙伴推出了一些概念嘗試的項目,好比戴姆勒 (Daimler),羅氏診斷 (Roche Diagnostics)。你可以介紹一下這些合作和它的應用場景嗎?

Bruce:海洋協議不一定可以成爲獨一無二的全球性協議,但讓我們爲全球所接受的最好方法之一就是向社區開放。這意味着我們通過挑戰和賞金來鼓勵開發人員。我們從事與人類和全球相關的項目。因此,例如,COVID Hackathon ,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X 獎,我們希望所有這些對於開發人員來說都是有趣的事情。這是我們將採用的促使開發者持續改善海洋協議的一種方式。

海洋協議普及推廣的另一種方式是通過大公司,這些大公司正在努力共享數據並想找到共享數據的方法。在這裏,一種全球合作伙伴關係也開始發揮作用。這些公司來找我們,他們專門解釋他們的問題,你知道他們如何嘗試共享數據以及在什麼條件下。然後,我們與他們合作制定解決方案。而理想情況下,我們還需要合作伙伴。因此,像諮詢公司,系統集成商這樣的合作伙伴,或者對汽車,醫療保健這類領域非常瞭解的人。他們是將真正制定長期解決方案的人,這些解決方案在使用海洋協議時就可以投入生產。然後我們支持他們。

這就是我們將來希望與大型企業合作的通用模型。這就是我們現在正在使用的幾個主要客戶的測試模型,這些客戶有明確的願望,需要開始共享有關每個項目細節的數據。我們處於保密協議之下。因此,我們在媒體上公開發布的內容都是我們能夠大體上公開的有關項目的信息,而不是具體內容的信息,但我只想與你分享我們認爲《海洋議定書》如何獲得廣泛採用的信息。它正在與大型企業合作,解決他們遇到的特定問題,然後在感到滿意的情況下宣佈問題。然後在地面上進行更多的工作,與開發人員合作,並建立一個生態系統的人們,他們希望在 Ocean 之上構建有用的工具,以便更快地採用。我們已經開始對消費者,消費者對消費者和企業,企業類型用例開展業務。

劉懿:着眼於醫療汽車等不同的行業,你認爲有哪些特定的行業會是海洋協議的早期使用者,它們具備什麼行業特性?

Bruce:我不知道誰會成爲第一個使用它的人。我知道我們已經在醫療保健領域,物流和汽車供應鏈以及其他一些領域開展合作。但這並不一定意味着你將擁有生產用例,在這些生產用例中,諸如大規模地交換實際價值。因此,我們有幾個交換價值的示例,但是,你知道,我們處於早期,我認爲技術可能發生的最美麗的事情之一就是社區接受並運行它。我的意思是,他們接受了此功能,他們瞭解了此功能,然後將其用於某些你可能沒有想到或我們甚至沒有想到的事情。因此,我期待着正在面對這些挑戰的開發人員,無論是爲了醫療保健的全球可持續性發展,還是爲了突破性的成果而開始使用海洋協議,開始看到其功能,然後說,嘿,爲什麼我不嘗試它用於此嗎?而這樣,我很高興來看是否不是我們的,我們所有的海洋是實現數據共享的假設,也都會發揮出或者判斷開發商尋找其他途徑來使用,我們可能會或可能大洋協議甚至沒有想到。

社區對海洋協議等區塊鏈網絡項目的重要性

「我認爲,包括海洋協議在內的區塊鏈初創公司是一個早期實驗,它擁有一個非常小而緊密的核心團隊,具有遠見,資源分配,然後你擁有廣泛的全球社區。」

劉懿:剛剛你多次提到社區,你是否認同社區對於去中心化的機構好比海洋協議的意義和重要性比對中心化的機構好比 BigchainDB 來得更大?

Bruce:我認爲 19 世紀初期有很多人談論經濟學家,因爲我忘記了他的名字,但是他的姓氏是誇扎。而 Kwaza 企業理論是,一個公司變得一樣大,它會因爲規模經濟。一旦實現規模經濟或生產相同類型的材料的成本和生產率,你便開始稱其爲?它開始變得越來越流行,你可以開始剝離不同的方面,而這些方面可以比企業規模縮小時更有效地完成。我認爲,包括海洋協議在內的區塊鏈初創公司是一個早期實驗,它擁有一個非常小而緊密的核心團隊,具有遠見,資源分配,然後你擁有廣泛的全球社區。

那麼,舉例來說,我們有大概 20000 人海洋協議代幣。我們有數百名致力於該協議的開發人員。我們已經與數十家企業進行過交談,還有幾個合作伙伴,你知道,我們已經尋找了六個合作伙伴來幫助我們和企業之間提供某種支持。對於區塊鏈來說,這是一個理想的世界,因爲我們可以使海洋協議項目保持非常緊密的狀態,但是擁有一個全球社區。因此,如果你比較一下以太坊,我認爲整個以太坊基金會的人數不會超過 30 人。他們有數百名開發以太坊贈款的開發人員。你可能在以太坊上創建了一千,兩千種不同的應用程序。然後,你可能有 25 萬人瞭解以太坊(Ethereum)堅固性代碼,並且可以綁定其他創新。我們認爲這是最適合我們的模型。我確實相信這將是你獲得最大價值的地方,因爲 2 到 10 之間的小型團隊的運行速度將比一千多個左右的大型企業快得多。而這樣,我也看到有,肯定是有作用,現在這裏的小動物能居住在地球上,並試圖重建金融體系,經濟的不同部分,這樣當恐龍仍高於我們的漫遊。

海洋協議代幣的使用和增值

「展望未來 ...

第一是我們將啓動網絡獎勵。這是我們從一開始就談到的總供應量的 51%。我們將激活它。

第二點是,如果鑄造的數量不足以爲網絡增加價值,社區可以投票燒燬它。」

劉懿:下面,我們談論一下海洋協議代幣。我們知道海洋協議中的交換單位是海洋協議代幣。剛剛你提到了即將推出的數據代幣,可以介紹一下海洋代幣的用途,代幣的價值和它的用途將會如何隨着海洋協議的發展而演變嗎?

Bruce:好的。我們對海洋協議代幣進行了大量的思考,包括代幣如何積累價值以及代幣的功能性等,我們的聯合創始人 Trent McConaghy 花費了很多時間來啓動代幣工程(Token engineering)社區,傾聽所有爲代幣的不同設計工作的項目。但是我們設計代幣的前提是,尊重海洋協議作爲一個底層協議。我的意思是,我們不想在代幣裏增加一些對協議本身不帶來價值的功能。各種渠道使用海洋協議代幣的方式都應增加生態系統的健康程度,幫助海洋協議發展更廣泛的全球社區。

在過去的幾年中,我們一直在關注這個問題,而現在,過去的最後一刻,我想說我們已經在六個月內致力於海洋代幣的研究。我們在 2017 年,2018 年初有幾種假設,可能會有什麼假設,但我們要做的是確保像確認代幣設計階段真的在早期那樣,而不是嘗試採用可能的模型。工作證明或尚未測試的其他模型。我們想等一下,看看什麼樣的代幣設計出來了。在過去的幾年中,我們涉及了許多不同類型的代幣設計,其中應用程序處於多個級別。而如此,這樣,我們也稍後將被釋放,你知道,一個代幣的設計,今年包含了這些學習收穫上。

而且如此,在最核心的,任何加密代幣可以被用作交換手段。因此,你給了我 10 個海洋協議代幣,我將給你一些其他值,任何 ERC 20 個代幣,任何比特幣代幣,任何其他代幣都可以提供此價值,這不是差異化手段,不會爲代幣本身增加很多價值,但它就在那裏,是基礎級別的功能。第二件事。我們的基於權威證明(Proof-of-Authority)共識的區塊鏈網絡啓動以來,你可以使用海洋協議代幣在我們的授權證明網絡上啓動智能合約。因此,有一個實用程序,它是唯一的網絡原生代幣。你現在只能在我們網絡內使用海洋協議代幣。就是這樣,這是兩個用例。一種是交換手段。第二個是啓動海洋協議的智能合約。

展望未來,我們將對海洋協議代幣進行其他令人興奮的使用。第一是我們將啓動網絡獎勵。這是我們從一開始就談到的總供應量的 51%。我們將激活它。並且將按常規時間表,程序化時間表鑄造代幣。如果願意付出努力,那麼任何能夠爲生態系統增加價值的人,無論是開發人員的賞金,核心貢獻者生態系統,還是那種類型的事情。這是實用程序。第二點是,如果鑄造的數量不足以爲網絡增加價值,社區可以投票燒燬它。因此,有一個燃燒階段。這是兩個用途。然後,如果你使用某個特定的海洋協議代碼來使這些功能更好地工作,那麼你將擁有 API 級別的協議級別(例如 API 以及市場)的級別,則將獲得一定的佣金或一筆費用,可以追溯到海洋社區的一小筆費用。

所以,在協議級別,可能是交易的 0.1%。在 API 級別上,如果你使用的 Ocean API 具有更全面的功能,那麼可以說它可能是 0.5%或 1%,諸如此類。然後在市場級別上,某人使用功能比參考市場更全面的海洋市場(可能是一個可以自行編寫代碼並構建的簡單市場)的功能,大概是 1%到 5%的佣金。因此,在這裏,你還擁有某種折扣代幣模型,你可以知道,如果人們正在使用該協議,則價值可以重新回到生態系統中。

然後還有另一個用例,就是海洋代幣,這就是治理。那麼,當這種價值傳入時,又回到社區,我們應該把它放在哪裏?在那兒,代幣持有者將就該價值進入何處,是否被消耗,是否進入 X,Y,Z 項目發表發言權,這就是增加價值。這些就是 Ocean 代幣持有者將決定的事情。而這樣,你有什麼是對海洋的道理,你有實用的用途,你可以用它來打造權威網絡。它用於收取佣金和費用。當人們使用功能更高的各種級別的協議版本時,它用於刻錄,用於鑄造和用於治理。這只是我們將在今年晚些時候發佈的內容的預覽。

向海洋協議失敗的 IEO 學習

「從 2019 年 5 月到今天幾乎如此,我們開始說,好吧,我們能如何儘快實現穩健的價值?而且我們沒有消失。很多人都說,哦,團隊消失了。這是一條假新聞。我們所做的就是低下頭努力工作。」

劉懿:Ocean 代幣在 2019 年進行了 IEO,但慘遭高達與 IEO 價格的 80%滑落。你認爲這個失敗的 IEO 和 ICO 帶給你最大的學習是什麼?

Bruce:我們學到了什麼?那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認爲這絕對是每個人的震驚。IEO 和 ICO 發生了什麼?對於任何人來說,這都不是愉快的經歷。我認爲在此之後甚至整個團隊都崩潰了。我們說,看社區,還是有很多人對該項目失去了一定的信心。我們知道這個項目正在做重要的工作。我們知道技術是好的。我們該怎麼做才能建立這種信任和信念?

從 2019 年 5 月到今天幾乎如此,我們開始說,好吧,我們能如何儘快實現穩健的價值?而且我們沒有消失。很多人都說,哦,團隊消失了。這是一條假新聞。我們所做的就是低下頭努力工作。我們有三個不同的團隊,一個與合作伙伴合作,一個與社區合作,一個與技術合作。每個團隊都真正專注於價值所在。因此,例如,技術團隊有一個非常清晰的路線圖。我們發現了比計劃提前完成該路線圖的方法,以便我們更快地顯示結果。從 5 月份開始,我們發佈了 V 1.1,我相信以後會發布 V 1.2,然後在今年早些時候發佈 V2,然後再發布 V3。因此,技術團隊真正專注於創造價值。

社區團隊,我們已經有三個或四個方面的挑戰,無論是 COVID Hackathon, X 獎,移動數據的經濟挑戰。這些都是我們之間所面對的挑戰,我相信有 80 到 200 個不同的團隊來圍繞它開發社區。這之所以能帶來紅利,是因爲我們有人們向我們提供有關技術的反饋,習慣了代碼,參與了社區。我們帶來了大使,我們已經有數百名大使,而到目前爲止,那些大使都非常敬業。然後,我們開始致力於夥伴關係和企業。因此,真正嘗試找出使大型企業使用我們的技術的用例是什麼。

我不確定這是否是學習。我認爲,在 2019 年 5 月發生的經驗,我們的代幣下降了 80%,這使我們更加專注於創造價值。我們從未放棄,我們一直在努力。截至上週,我想我們回到了 ICO IEO 價格之上。我相信,我們打了一會兒,只有 14 美分。因此,似乎我們已經奮勇向前,並贏得了某些人的尊重。我們爲社區帶來了新的人,我爲整個團隊,社區,大使以及我們所有的合作伙伴堅持不懈而感到自豪。未來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們期待着它。我們希望繼續爲社區以及希望使用 Ocean 代幣和 Ocean Protocol 共享數據的任何人增加價值。

數字加密貨幣投機的價值

「我認爲區塊鏈領域,你不能將投機活動與實用程序以及全球採用情況區分開來」

劉懿:你認爲這是否體現了理想與現實的差距,理想中代幣的實際價值和現實代幣帶給投機者的巨大潛在收益?

Bruce:我認爲區塊鏈領域,你不能將投機活動與實用程序以及全球採用情況區分開來。我認爲這一切都在一起。你總是從一個你預期不到的應用開始。因此,現在,如果你看一下整個區塊鏈空間,那麼驅動它的許多因素是,人們會看到它有點像荒野的西部。我們仍然在那,我已經九年了,但仍然是一個荒涼的西部,這真是太神奇了。你考慮一下,如果你考慮一下,那是十年之久的投機活動。有很多瘋狂的想法。有一些很棒的主意,但很難找到並與之分離,但已經持續了 10 年。這實際上是驚的。

對我來說,這可能是我能想到的最明亮的指標,它表明這將是一項長期的運動,也是一項長期的基礎技術。那將顛覆整個世界。投入了這麼多錢,十年來,你一直沒有什麼可以炒作的。如此之多的研究和開發,以及計算機科學和經濟學,工業界等世界上最聰明的人進入了區塊鏈領域並堅持不懈。這不是妄想。我們並不是所有人都在喝 Kool-Aid,除非這對我們每個人都有意義。而這樣,我認爲這整個 blockchain 和 cryptos 運動,它不會消失。這將永遠與人類共存。我們很幸運能參與其中。作爲社區的建設者,我們不僅爲我們的項目,而且爲每個項目的成功做出貢獻。我認爲就所發生的事情而言這真是太棒了。

而且當然,有一個投機的方面,因爲當東西是全新的,這就是你會得到如雷貫耳的收益,風險特大,特大收益。而這樣,我不認爲投機是一件壞事。我認爲這是一件好事,因爲這些人看到了未來。有人在押注於未來,還有技術專家,夢想家和非常務實的人致力於解決這些困擾我們很長時間的非常棘手的問題。因此,實際上,我非常非常樂觀地看到了建築商,投機者和我們試圖破壞的現有傳統世界之間的相互作用。他們試圖弄清楚我們將如何很好地打亂他們,同時找到一種使用區塊鏈的方法。在過去的十年中,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事情。而且我認爲在接下來的 20 年或更長時間裏,這將變得有趣。

海洋協議的未來

「海洋是訪問控制層。在接下來的幾年中,在五年之內,我希望海洋協議被視爲唯一(也許不是唯一),但是可以成爲在數據共享領域用於訪問控制的標準。」

劉懿:展望未來,你認爲海洋協議的終極目標是什麼?中心化團隊會不會在未來被區中心社區而完全取代?

Bruce:我認爲五年後我希望看到海洋協議被用作訪問控制的事實層。因此,如果你查看以太坊之類的東西,那麼本質上來說,新金融系統的基礎架構就是一切運行的基礎。你會看到隨着 defi 世界的爆炸式增長。我相信以太坊(即目前的產品市場)是合適的。現在,你還有其他平臺正在處理其他一些垂直的特定用例。但是以太坊確實是這樣。如果你查看的是 ChainLink 之類的產品,它在價格方面表現出驚人的表現,但實際上也被採用了,它實際上已經成爲 Oracle 所用的鏈,你可以從一個智能合約或一個鏈條到另一個。

海洋是訪問控制層。在接下來的幾年中,在五年之內,我希望海洋協議被視爲唯一(也許不是唯一),但是可以成爲在數據共享領域用於訪問控制的標準。我們有一個全球社區。權力分佈在整個社區中,而不僅僅是創始團隊。這是一個協作式開放空間,因爲這是爲全世界的星球服務的空間,因此我們可以讓個人對其資產進行更多控制。那是我的希望。

作爲核心團隊的一部分,我希望他們中的許多人仍將成爲海洋生態系統的一部分,但是將要發生的是,你將擁有一個像海洋 DAO 這樣的社區資源會根據持有這些海洋代幣的人帶來最大價值的方式進行分配。例如,我可能並不是說我的角色,將來我的角色是什麼?也許正在傳福音,也許正在繼續教育這種事情。我將由社區決定的 Ocean DAO 提供的海洋資助來支付費用。另一位聯合創始人 Trent McConaghy ,他的角色是什麼?好吧,很明顯他是首席技術專家。他是需要構建什麼,他認爲需要構建什麼的主要遠見卓識。他可能正在構建特定的 Dapp,以在可能發生的事情之前擴展這種功能。就像我們在以太坊社區看到的那樣,這裏不再只有一個人,甚至不是 Vitalik ,還有其他人可能全都在教育,培訓,夥伴關係和建立企業等方面。你有成千上萬的人在爲以太坊生態系統增值。我希望與 Ocean 一樣。因此,它不再是核心團隊,而是原始的開發人員和核心創始團隊成員。現在,在這個社區中,創始團隊成員與任何其他貢獻者都一樣。

劉懿:期待海洋協議的未來儘早實現。非常感謝你參與訪談,讓我們更深入的瞭解海洋協議。謝謝!

Bruce:非常感謝有機會與你交談。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