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公鏈 Near Protocol

利益相關:作者持有 Near 倉位

公鏈百家爭鳴的時代已經過去。儘管目睹了公鏈的盛世,卻沒有參與其中,真切的做了一回旁觀者,實在可惜。

儘管大家現在百般揶揄新公鏈和以太坊殺手,這也沒錯,因爲大多數公鏈都沒戲了。以太坊的 DeFi 主題終結了公鏈們最後一絲的幻想。但我們不得不承認的一個事實是,在過去的三年中,投資公鏈和以太坊殺手所帶來的投資收益,是豐厚無比的。

無論是一開始更好的以太坊:LISK/WAVES/NEO,還是後期的專業高性能公鏈:ATOM/DOT/SOL/DFN。只要你願意投錢支持這些團隊的夢想,最後都獲得了滿意的投資回報。前期的項目投資回報以百倍千倍計算,後期的項目即便是像 DOT 這樣的龐然巨物,私募投資者也有幾十倍的回報。就連近期的 SOL 和 NEAR,私募投資者也有 5-10 倍的回報。這些都是時代的紅利。

一想到我錯過了這麼多的發財機會,我真的爲自己感到遺憾。

太失敗了。

最近有在想一個問題,爲什麼在過去兩年我會對公鏈那麼執着,堅持不懈的在尋找“下一個以太坊”,也許是從來沒有投中過一個投資回報很高的公鏈項目吧。所謂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公鏈於我,就是這麼一個求而不得的東西。

從這個角度去講,也許我還真的應該感謝 Near Protocol。感謝這個末代公鏈,讓我有了投資公鏈的參與感,以及獲得滿意投資回報的期望。

19 年的時候聽 D1 Ventures 聊起 Near,他們很後悔天使輪的時候沒有投 Near,我忘記是天使輪還是種子輪了,反正是 19 年前面一輪融資。我當時不太能理解,爲什麼他們這麼後悔沒投 Near,這麼看好 Near。

後面是 IOSG 這邊,在和 IOSG 創始人 Jocy 喫飯的時候,他給我安利了一番 Near。我現在想想真是奇怪, 當初就是覺得 Near 是個平平無奇的項目,又是公鏈這個擁擠的賽道,大家都知道公鏈的車門可以說是被焊死了,Near 可以說是最後的公鏈了。

不過我現在想想,主要是當時太窮了,任何投一級市場的行爲對我來說都是奢侈至極。回頭來看,在熊市投資一級市場的優質項目譬如 Near 和 Polkadot,都是收益非常可觀的一筆投資。

也算是緣分吧,在最後 2020 年 Near 的 Coinlist 輪,我還是參與投資了一些 Near,就此開啓了 Near 的沉浸式投資之路。

關於新公鏈是成爲以太坊的敵人還是朋友的問題,在近期討論的也比較多。對此我倒是保持中立,這些都不是關鍵。無論做以太坊的朋友還是敵人,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持續不斷的迭代產品,獲得實際的用戶採納率,這纔是最重要的事情。這就像一個剛出社會的學生,因爲家裏的關係和背景,進了一家好公司工作,起步就是獲得了一份很好的職位,但是自身能力跟不上,這也是沒有用的。屬於別人想捧你也捧不動。

當然成爲以太坊的朋友是最好的,而目前 Near 的關係和以太坊基金會最爲緊密,這也是有目共睹,不用質疑的事情。退一步說,只要 ETH2.0 沒有完全出來,新公鏈就有操作的空間,就可以搞事情。

Near 的中國社區做的不錯,出乎我的意料,中國團隊在中國社區這塊的發力遠遠超出我的預期,我能看到他們的努力,我也願意和團隊一起共同成長,做沉浸式投資。

說起沉浸式投資,這裏便有很多話題可以聊。我覺得一家價值觀非常正的機構既然投了項目就應該去幫助他。大家都知道中國市場向來是佔加密市場比例非常大的,因爲文化和溝通原因,外國項目在打入中國市場這塊是有鴻溝的,那麼這時候就需要機構站出來幫助項目方一起出謀劃策。

D1 和 IOSG 對於 Near 這個項目就做到了非常好的沉浸式投資,IOSG 在 19 年幫助 Near 在中國做了四場線下巡迴,D1 的創始人還會定期和 Near 的一龍見面交流,包括我們在內,也是在社區的角度進行沉浸式的投資,和社區分享項目的動態進展,進行內容上的輸出等等。

這便是我看好 Near 其中之一的原因。有很多機構、社區對 Near 做出了沉浸式投資,這對 Near 項目的長期發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Near 上面出了很多款小應用,每款應用都有實際的用戶採納率。我是非常看好並且支持這些小應用的,很多東西都有一個量變到質變的積累過程。公鏈上的應用並不需要一開始就那麼宏大,可以從細微處着手,比如說前段時間的畫畫應用就是一個挺好的例子。

以太坊上一開始也是很多好玩有趣的小應用,比如 Uniswap 一開始就是一個玩笑,又有誰會料想到它最終成爲一個幾十億美元估值的項目。相比其他一些公鏈,可能生態項目很多,但是在實質性應用這塊還是欠缺了一些,可能連 Near 上的這種畫畫應用都沒有。

我覺得這種小應用在 Near 上蓬勃發展的勢頭非常好,實際應用的採納是公鏈的根本,希望 Near 之後繼續保持下去,做更多好玩有趣的小應用。

現在已經進入了數據、產品、應用爲王的時代,比如說如果你是 DeFi 項目,那麼請拿出你的產品,請拿出你的 TVL 鎖倉數據,請拿出你的 DEX 交易量。光吹牛逼已經沒用了,幣圈早就過了光吹牛逼的階段了。上個時代,項目與項目之間是比誰吹的牛逼更厲害,現在這個時代比的是誰的產品迭代更快,誰的用戶和採納率更高,誰的數據更好。

所以我還是建議大家關注 Near 上面的小應用。

最後說些實在的,看好 Near 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估值。目前 Near 流通估值 2 億美元,整體估值 10 億美元。而波卡估值 50 億美元。在波卡穩定在現有位置的前提下,Near 是很有機會追平波卡的估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