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lf 創始人兼 CEO 馬昊伯及 COO 陳注伶 Telegram AMA 直播回顧2020 年 4 月 2 日,aelf 創始人兼 CEO 馬昊伯及 COO 陳注伶出席了 aelf 官方直播答疑 AMA 活動,就社區用戶在 aelf 公開測試網 v1.0.0 preview 1 和主網啓動路線圖方面的問題進行了在線解答。以下爲本次 Telegram AMA 直播問答內容:

aelf 創始人兼 CEO 馬昊伯及 COO 陳注伶 Telegram AMA 直播回顧

AMA 問答

1. 您認爲目前區塊鏈行業存在哪些關鍵問題 ?aelf 如何解決這些問題 ?

馬昊伯:首先我們要區分 BTC 跟 ETH 的本質區別。一個是 Digital Cash,一個是 Smart Contract Platform。aelf 解決的是後者存在的大部分問題。簡單來說,可以概括爲性能、終端用戶(End-user)的易用性、開發者易用性、網絡經濟、以及自我治理與升級等問題。在每個方面可能都會佔用大量篇幅,整體上都是在我們的兩個白皮書中所描述的問題。簡單來說 aelf 更快,終端用戶無需瞭解區塊鏈細則,開發人員能夠在 10 分鐘搭建開發環境,擁有良好的經濟循環體系跟銷燬通縮模型,能夠在鏈上進行提案治理。

2. 您對 aelf 正在從事的行業有什麼長遠的眼光 ? 您是否擔心有一天會有另一個擁有更多創新技術的項目來取代 aelf ?

馬昊伯:我們來聊一聊 aelf 在傳統的互聯網中應該在的位置。本質上是一個雲服務提供商,aelf 提供了一些資源跟基礎設施,供開發者可以將他們的服務,也就是智能合約部署上來。我們希望 aelf 可以成長爲 AAA (Amazon、Azure、AliCloud)。因爲 aelf 是一個能夠動態升級的網絡,我們可以接收任何新的技術,一些比較超前的技術我們可以放到一個側鏈上。

3. 爲什麼 aelf 選擇跨鏈交互作用 ?

馬昊伯:剛纔我提到過,aelf 解決的是 Smart contract Plaftorm 的問題,但是有一些 digital cash 的問題,我們需要用到現存的基礎設施,比如比特幣,因此我們需要與 BTC 的鏈進行交互。以太坊上存在大量的基礎,我們也希望能夠與之交互。aelf 網絡內的多鏈,主要是爲了將資源進行隔離以提高網絡性能跟網絡可靠性。

4. aelf 團隊現在有什麼困難 (我說的是 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aelf 團隊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aelf 的路線圖會有變化嗎 ?

馬昊伯:爲了更好的解決出塊的效率問題,aelf 採用 DPos 的共識,其中主要包括這些部分:投票選舉生產節點,生產節點隨機排序,按序生成區塊,區塊的驗證,對於不作爲生成節點的懲治 ; 並沒有太大影響,原本新加坡跟北京的團隊也經常在遠程交流,現在工作地點變成了家裏,沒有太大影響,反而更加有利於今後接納更多的社區開發者。從我們內部的時間節點來看沒有太大影響,我們不對外公佈也是不希望做交易的用戶給產品造成太大的負面壓力。

5. aelf 是一個開源的區塊鏈,存在一個常見的問題,即不同的參與者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來就戰略決策達成一致。您在 aelf 中使用什麼類型的治理模型來解決這個問題 ?

馬昊伯:這個問題實質上在討論一個公開的區塊鏈網絡,誰能決定這個網絡的發展方向。我們的答案是長期持有者,對於短期的套利交易人員,我們拒絕他們參與任何 aelf 的發展方向討論,因爲短期持有者很可能會獲利後快速拋售,這個本質就類似於一個人通過欺騙當了總統然後自己獲得了私利後逃走了。我們定義了一些提案的流程,包括類似美國兩會的邏輯,以及全民投票的參與環節,來保證最終的提案能夠代表大多數人的想法。同時我們也在尋找一些法律上的解決方案來避免分叉的發生,譬如禁止交易所介入分叉的新幣。我們雖然無法限制一個社區,但是應該可以找到一些方式限制中心化的組織。這個限制類似於禁止國家分裂。

**
**

6. aelf 將如何授權投資者、公司、開發人員、平臺用戶來交付有影響力的解決方案,併爲全世界的人們帶來價值 ?

馬昊伯:我們會學習 LINUX 基金會等成功的基金會的運作經驗,授權一些商業公司使用 aelf 的解決方案解決商業問題。同時 aelf 是在 MIT License 下的開源產品,任何不違反該開源原則的使用我們都是接受的。

7. 節點競選什麼時候開啓?團隊如何吸引用戶來競選節點?

馬昊伯:按照我們公佈的路線圖來開啓,時間是動態的,但我相信不會太久。我們主要的精力是給大家介紹 aelf 將來會成爲一個什麼樣的平臺,作爲節點未來的權利與收益是怎樣的,我們希望找到的節點是充分認可 aelf 現階段的努力,並且也願意參與到 aelf 未來的建設中來的。我們將會在測試網上進行節點競選活動的模擬,同時建立一個臨時的主網啓動委員會,具體的細則請關注我們官方的 Twitter。

8. token swap 是以什麼方式進行?是由智能合約處理嗎?

馬昊伯:是由智能合約處理,我們定義了一個資產跨鏈轉賬協議,但有可能是一次性快照後開啓。

9. token swap 都會有哪些交易所支持呢?你們有沒有計劃讓 aelf 在大的交易所上市,比如 Binance, Houbi, Kucoin......

馬昊伯:已經有一些交易所與我們進行了溝通,交易所之間也存在一些競爭,許多交易所還是希望通過儘早的接入 mainnet 來吸引更多的用戶。

**
**

10. 除了將當前令牌轉換爲 mainnet 令牌外,在啓動 mainnet 時還將完成哪些其他主要功能 ?

馬昊伯:我們有一個說明文件,已經發布了,列舉了大量的特性。

11. aelf 有銷燬或回購 token 的計劃嗎 ?

**
**

馬昊伯: 我們有計劃讓社區通過 DAO 來治理,對於短期的價格刺激行爲我們沒有任何興趣,我們還是希望看到整個項目被更多的使用。aelf 主網運轉之後,會有一部分網絡收益自動被銷燬。

12.通常,作爲一個新手開發者,我在大多數區塊鏈上都會遇到困難。aelf 對我來說有多簡單和方便 ? 需要什麼樣的編程語言和工具 ?

**
**

馬昊伯:我們在 github 上建立了一個 DAPP 開發者的腳手架,並且配置了 CI。使用 C#開發智能合約,前端使用 react native。所以其實開發者本地可以不搭建環境,僅僅 fork 代碼,你就可以通過 CI 的幫助進行單元測試,也可以發佈智能合約、以及在線生成 ios、android 的安裝包。

https://github.com/AElfProject/aelf-boilerplate

*13. aelf *的業務發展有什麼進展 ?aelf 有哪些商業夥伴關係 ?aelf 將會如何快速地發展 DAPP 的數量和質量?

**
**

馬昊伯:首先我們要認識到,現在區塊鏈行業還十分小,擁有 ETH、EOS 錢包的人只是一個特別小的羣體。在這些羣體裏面談論如何推廣其實是一個錯誤的方向。我們要考慮的是怎麼樣讓從未接觸過區塊鏈的用戶能夠使用 DAPP。aelf 的競爭力是讓 aelf 的開發者能夠更輕易的推廣他們的 DAPP 到普通用戶手中,而不是要教給普通用戶大量的區塊鏈知識。

普通用戶是不喜歡聽到私鑰、助記詞、gasPrice、RAM、CPU 這樣的概念的。當我們解決了這樣的問題,需要通過區塊鏈解決問題的公司將會在技術選型上更加傾向於使用 aelf。因此我們的主要工作是能夠向大家解釋清楚 aelf 與 ETH、EOS 的競爭優勢。我們也有一些商業合作,但我們相信僅僅通過 case by case 的商業合作是無法快速的數量級提升的,因此我們還是需要把我們的產品領先一代。

14.**  還有什麼其他的活動能鼓勵更多人對 aelf 抱有信心?**

**
**

馬昊伯:我們只打算陳述事實,同時讓有信心的人留下來,讓沒有信心的人離開。aelf 的發展並不能只靠一個基金會來推動,更多的是社區源源不斷的貢獻。將來活動的舉辦我們也會放在 DAO 中進行鏈上治理,讓社區自己去做決定。

**15.   **目前我們看到所有的區塊鏈項目都在關注速度和安全性。那麼請告訴我們——aelf 爲用戶和投資者提供了哪些基本的設施?

馬昊伯:安全性方面,我們有一個自動化的智能合約代碼審查,在合約部署時,合約部署工作也需要生產節點以及社區的審覈參與。另一方面我們還在打算提供一箇中心化交易所接入的標準化模型,用於 100% 資產證明,跟處理交易所被攻擊時的緊急措施,這些後續我們會陸續發佈。速度的話 aelf 一直在致力於提升性能,這些對用戶來說都是透明的,用戶只要感受到一個很快速的網絡就好了。

**
**

  16.**    雲計算服務商對參加節點興趣如何?**

馬昊伯:我們的節點絕大部分應該會使用雲計算的服務,只要我們的 17 個節點以及其他的候選節點中有大量的節點是基於雲服務的,那麼我們的網絡健壯性就由這些雲計算服務商所決定。當然,在擴容的時候,我們也可以採用雲計算商所提供的服務。

  17.**  **您在項目中使用哪些編程語言 ? 爲什麼?

馬昊伯:我們主要用 C#在開發,因爲我喜歡,性能也不錯,開發環境 IDE 等也很強大,C#的創建者在行業裏面也非常有影響力。我們相信一個對的東西,雖然可能發展需要一段時間。智能合約後續會加入多種語言的支持,比如 webassembly,這個主要看社區的需求。現在看來 C#已經足夠了。

  18.**  **記得您曾說過要找那些真正用區塊鏈創新的應用和企業,如何尋找和贏得這些方面的合作者?

**
**

馬昊伯:Linus 在開發 LINUX 的時候,我想不會在代碼沒寫好的時候就能找到很多合作者。我們能給到的回覆是,我們已經有大量的意向合作,包括我們已經公佈的,跟未公佈的等等。

      **19.   **哪些平臺是 aelf 的競爭對手?aelf 將如何凌駕於它們之上,還有什麼比它們更好的呢?那麼,您對今年和未來幾年加密貨幣的前景有什麼看法?

馬昊伯:這個問題其實我已經闡述過了,ETH 跟 EOS。我們提供了更好的性能、跨鏈的支持(已經實現),終端用戶無需瞭解區塊鏈細節、開發者付費模型等。

      20.**      您的全球拓展計劃是什麼 ? 目前 aelf 錢包是否只專注於市場?或者專注於建立和發展客戶和用戶,或者合作關係?您能解釋一下嗎?**

馬昊伯:我們核心會通過開發者來進行推廣,開發者會幫助 aelf 發展用戶。所以我們的產品要對開發者有足夠的吸引力。就像 amazon cloud 只要努力把服務做好就可以了,他們的開發者纔會想如何推廣。我們不要在他們的推廣過程中給他們增加負擔。

          21.**          您認爲 aelf 的開發和應用面臨的主要威脅和障礙是什麼?**

     **

**

馬昊伯:如果我是一個 DAPP 開發者,我需要推廣我的應用到一些沒有區塊鏈認知的用戶那裏,那麼我希望選擇一個平臺,不需要向終端用戶解釋太多區塊鏈細節,就可以讓他們方便地用起來。我們在腳手架中提供了一些方案,能夠讓大家僅僅通過二維碼+密碼的形式進行登錄,並且我們推薦的 DAPP 是獨立於錢包的,是一個獨立的 Android/iOS/Web 應用。

aelf 創始人兼 CEO 馬昊伯及 COO 陳注伶 Telegram AMA 直播回顧

          1.**        **作爲一個區塊鏈創業公司,您在啓動 aelf 項目時克服了哪些困難 ? 今天是什麼激勵您去解決困難並取得成功 ?

陳 注伶:首先,就像創業公司一樣,它的社區和投資者通常是區域性的。一個亞洲項目從一開始就得到西方國家資金和社區的支持,這種情況實屬罕見。我們很幸運地克服了那個障礙。從第一天起就擁有一個全球化的投資者陣容。從第一天起就擁有一個全球化的團隊,並且從第一天起就與全球化的社區一起工作。這使我們有了一個在區塊鏈產業中至關重要的國際視角。

其次,作爲一個核心技術公司,很難用簡單的語言來表達我們的雄心壯志。我們的“野心”是巨大的,在區塊鏈技術的多個戰線前沿實現關鍵的創新,並有機地將它們結合起來,爲未來的真正用戶服務。我們的市場營銷團隊一直在努力地闡述 aelf 是什麼。現在我們已經到了產品準備就緒的階段了。因此,通過我們所有人體驗網絡,我們更容易理解 aelf 有多可靠!這正是接下來 aelf 各種活動將要做的----在 aelf 主網啓動前,體驗所有令人興奮的功能。

          2.**        **正如您所知道的,在目前的市場形勢中許多新的加密貨幣項目,有的在衰退,也有的流通活躍?aelf 將如何處理流通性這個問題?

陳 注伶:aelf 成立於 2017 年。我們已經經歷了幾個市場週期,仍然記得在 2018-2019 年的大蕭條時期。aelf 財務狀況穩定,團隊一直努力工作。如果你指的是交易所的破產,我們是在所有主要交易所上市的幸運者之一。

          3.**        **我想問一下,加入主網啓動委員會的標準是什麼?我很樂意參與!

陳 注伶:該委員會將從 testnet 試運行期間選出的節點中選出。這意味着,參與 testnet 試運行並開始維護您在社區中的聲譽是非常重要的,這樣人們纔會選擇您作爲節點。詳細的標準將包括你幫助 aelf 發展的計劃,技術能力和聲譽。

          4.**        **aelf 2019 年的成就有哪些呢?你們在誰的支持下實現了這些成績?

陳 注伶:舉幾個例子,在 2019 年,aelf 是 github 上最活躍的項目之一。這意味着 aelf 在這個領域正在快速發展和提高,我們的團隊擁有強大的技術力量。此外,我們還成功地在所有主要的雲服務提供商上市,如 AWS、Azure、谷歌、華爲。因此,大公司可以很容易地在他們的組織中推出 aelf 側鏈,而且操作難度最小。

          5.**        **a**        elf token 對 aelf 生態系統有什麼影響?持有 aelf token,用戶將獲得什麼好處?**

陳 注伶:持有 ELF 使您能夠使用 aelf 網絡上的所有服務。ELF 有一個通縮機制,當網絡增長時,總數量將減少。token 持有者還可以投票支持運行網絡的節點,也可以投票支持網絡中的重大決策。系統中的部分費用也將通過智能合約分配給 token 持有人。

          6.**        主節點候選人的投票是如何進行的?爲什麼這個系統的開發對 aelf 來說很重要?**

陳 注伶:投票會很簡單。所有 token 持有者都可以爲他們在我們的區塊鏈瀏覽器上爲支持的節點投票。

          7.**        主網啓動後,aelf 如何保證交易費用會保持在低水平?我已經知道了 ETH 區塊鏈的費用有時會發生什麼。**

陳 注伶:很好的問題,首先,由於 aelf 是可擴展的,這將降低交易費用;其次,所有交易費用將由節點投票 (由您投票)。所以他們會代表您的利益。

          8\. 您**        認爲哪些公司是 aelf 潛在的合作伙伴,它們對用戶羣和 aelf 本身都有一定的好處?**

**
**

陳 注伶:如果我可以列一個願望清單的話,那就是讓中等規模的金融機構利用 aelf 來挑戰大公司。讓電信公司使用 aelf 進行小額支付和其他創新的商業模式。我們也想嘗試一些政府機構的項目,區塊鏈將逐步增加透明度和信任度。

          9.**        aelf 正在制定什麼計劃來阻止中心化交易所接管 DPoS 算法,比如 Steem 的遭遇?我們應該要把交易所錢包拉黑嗎?或者基金會說“拒絕”,還是把所有的信任都放在社區裏?**

   **

**

陳 注伶:很好的問題。我不會透露昊伯在這方面的工作細節,但簡而言之,在 aelf 系統中,交易所錢包是不允許投票的,但是隻有每個人的子錢包可以投票。這也將有助於交易所在未來防止黑客攻擊和盜竊。

aelf 創始人兼 CEO 馬昊伯及 COO 陳注伶 Telegram AMA 直播回顧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