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開閘:哪類金融科技企業有望登陸科創板?

摘要

√ 3 月 27 日上交所在答記者問中,首提“金融科技”屬於科創板服務範圍。之後,在 3 月 30 日,北京市金融局徵集金融科技類企業科創板上市意向。監管層的動向顯示:金融科技企業,與科創板的“距離”近了。

√ 金融科技企業登陸科創板仍面臨監管、商業模式及科技屬性等方面的障礙。

√ 結合科創板規則、科創板上市公司情況及金融科技企業的發展情況,持牌金融機構中的互聯網銀行及支付企業,以及合規無瑕疵且商業模式清晰的 ToB 金融科技企業有望率先登陸科創板。

√ 海外上市金融科技企業如果考慮迴歸科創板多數面臨監管不確定的問題。綜合考慮,目前匯付天下及慧擇保險更符合科創板標準。

出品|零壹智庫
作者|姚麗 目錄一、科創板新動向:金融科技“浮出水面”
(一)科創板新規發佈,上交所在答記者問中首提“金融科技”(二)北京市金融局徵集金融科技企業科創板上市意向二、金融科技企業申請科創板上市面臨的障礙(一)監管環境不成熟(二)商業模式不成熟(三)金融科技公司的科技偏“軟(四)市場容量對於“非巨頭”金融科技企業不構成障礙三、哪些金融科技企業更有機會(一)新型持牌金融機構(二)合規無瑕疵及商業模式清晰的 ToB 金融科技企業四、海外上市金融科技企業迴歸科創板“猜想”

2019 年 6 月科創板開板至今,94 家上市企業中,尚未出現純粹的金融科技企業。在 3 月 27 日,上交所在答記者問中首提“金融科技”屬於科創板服務範圍。隨後在 3 月 30 日,北京市金融局徵集金融科技類企業科創板上市意向。監管層透露出科創板服務金融科技企業的態度,給市場帶來了積極的想象空間。

在新的科創板監管動向下,零壹財經對科創板監管新規、金融科技企業登陸科創板面臨的監管、商業模式及科技屬性等方面障礙,及哪些金融科技企業更有機會進行了梳理與分析。

結合科創板的要求及目前金融科技行業的發展情況,可以判斷開展創新金融業務的金融機構中,互聯網銀行及支付企業更有機會,而面對金融機構提供科技服務的 To B 企業中,合規且商業模式較爲清晰的更有機會。

01

科創板新動向:金融科技“浮出水面”

3 月下旬以來,監管層關於科創板的動作頻頻。證監會及上交所均發佈了新的科創板規則,其中並未提及“金融科技”,但在 3 月 27 日上交所答記者問中,首提“金融科技”屬於科創板服務範圍。之後僅僅過去 3 天,3 月 30 日,北京市金融局官網及官微均發佈了《關於徵集金融科技類企業在科創板上市有關意向的通知》。金融科技企業,與科創板的“距離”近了。

(一)科創板新規發佈,上交所在答記者問中首提“金融科技”

3 月 20 日,中國證監會發布了《科創屬性評價指引(試行)》,對科創板企業的科創屬性提出了量化的具體標準,即 3 項常規指標+5 項例外條款的指標評價體系,但並非設置新的門檻。

其中,三項指標包括:(1)最近 3 年累計研發投入佔最近 3 年累計營業收入比例 5% 以上,或者最近 3 年研發投入金額累計在 6000 萬元以上;其中,軟件企業最近 3 年累計研發投入佔最近 3 年累計營業收入比例 10% 以上;(2)形成主營業務收入的發明專利(含國防專利) 5 項以上,軟件企業除外;(3)最近 3 年營業收入複合增長率達到 20%,或者最近一年營業收入金額達到 3 億元。

五項例外條款包括:(1)擁有的核心技術經國家主管部門認定具有國際領先、引領作用或者對於國家戰略具有重大意義;(2)作爲主要參與單位或者核心技術人員作爲主要參與人員,獲得國家自然科學獎、國家科技進步獎、國家技術發明獎,並將相關技術運用於主營業務;(3)獨立或者牽頭承擔與主營業務和核心技術相關的“國家重大科技專項”項目;(4)依靠核心技術形成的主要產品(服務),屬於國家鼓勵、支持和推動的關鍵設備、關鍵產品、關鍵零部件、關鍵材料等,並實現了進口替代;(5)形成核心技術和主營業務收入相關的發明專利(含國防專利)合計 50 項以上。

3 項常規指標強調研發投入、帶來收入的專利數量及收入增速,顯然其考量的是技術實力的商業化能力;5 項例外指標強調技術或專利的“重量級”及進口替代能力。申報企業如果滿足 3 項常規指標或者滿足 5 項例外條款中的任意一款,即認定具有科創屬性。

通過對科創屬性的量化及具體化,對科創板申報企業的要求實際上是更爲嚴格了。根據某券商的研報,目前已經上市的 92 家企業中,同時滿足三個條件的有 69 家,佔比僅 75%。

3 月 27 日,上交所發佈了《科創板企業發行上市申報及推薦暫行規定》,《科創屬性評價指引(試行)》是其制定依據之一。該暫行規定重申了科創板支持的六個領域:

(1)新一代信息技術領域,主要包括半導體和集成電路、電子信息、下一代信息網絡、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軟件、互聯網、新材料、新年能源物聯網和智能硬件等;

(2)高端裝備領域,主要包括智能製造、航空航天、先進軌道交通、海洋工程裝備及相關服務等;(3)新材料領域,主要包括先進鋼鐵材料、先進有色金屬材料、先進石化化工新材料、先進無機非金屬材料、高性能複合材料、前沿新材料及相關服務等;(4)新能源領域,主要包括先進核電、大型風電、高效光電光熱、高效儲能及相關服務等; (5)節能環保領域,主要包括高效節能產品及設備、先進環保技術裝備、先進環保產品、資源循環利用、新能源汽車整車、新能源汽車關鍵零部件、動力電池及相關服務等;(6)生物醫藥領域,主要包括生物製品、高端化學藥、高端醫療設備與器械及相關服務等。

在上述兩個文件《科創屬性評價指引(試行)》及《科創板企業發行上市申報及推薦暫行規定》中,均未出現“金融科技”字樣。但在 3 月 27 日,上交所就發佈《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企業發行上市申報及推薦暫行規定》答記者問時表示,除了上述六大重點服務的行業領域外,其他符合科創板定位的深度應用科技創新領域的企業,如金融科技、科技服務等,也屬於科創板服務範圍。這對於金融科技企業登陸科創板是一個積極的信號。

(二)北京市金融局徵集金融科技企業科創板上市意向

3 月 30 日,北京市金融局官網發佈了《關於徵集金融科技類企業在科創板上市有關意向的通知》,附有《科創板意向金融科技企業情況表》,要求 4 月 10 日前反饋,將據此開展後續工作。可以推斷,其他地方金融局有可能跟進發布類似通知,金融科技企業籌備登錄科創板的步伐有望加快。

上述《科創板意向金融科技企業情況表》中,有兩部分內容值得關注:

政策開閘:哪類金融科技企業有望登陸科創板?

一是有科創板上市意向的金融科技企業在證監會行業歸屬上,可以看出:表格中的I 類“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及 M 類“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對應 ToB 的爲金融機構提供科技服務的金融科技企業;而 J 類金融業對應採用新商業模式的持牌金融機構,如互聯網保險,互聯網理財,持牌支付企業等。

政策開閘:哪類金融科技企業有望登陸科創板?

二是在金融科技業務類型上,該表格列出了 5 個供選擇,可以看出爲金融機構提供科技服務的 ToB 類金融科技企業對應“基礎設施、底層技術及專業服務”等類型,而持牌金融機構對應的是“應用類”。

02

金融科技企業申請科創板上市面臨的障礙

科創板在 2019 年 6 月開板。在科創板開板初期,媒體及業界曾對金融科技企業申請科創板面臨的障礙進行過討論,如金融科技行業本身所處的發展階段、市場環境、監管環境尚不成熟;與此同時,科創板的市場容量有限,金融科技獨角獸也可能對資金面造成很大的衝擊,等等(詳情見零壹財經文章《科創板已受理 50 家企業,緣何還不見金融科技公司身影?》)。

距科創板開板已經時隔 9 個月,金融科技企業面臨的這些問題是否已經化解,目前看,並不盡然。與海外市場相比,A 股估值更高,尤其科創板溢價更明顯。在科創板開板後,仍有金融壹賬通(NYSE:OCFT)等金融科技企業海外上市。

可見,金融科技企業與科創板之間仍有不可逾越的障礙。部分金融科技企業仍面臨監管模糊,商業模式不成熟、科技屬性偏“軟”等問題。而關於科創板的市場容量,參照海外上市的金融科技企業,則不構成障礙。

**
**

(一)監管環境不成熟

部分金融科技企業面臨的監管不確定性明顯,以海外上市的金融科技企業爲例,監管問題最突出的是 P2P 企業,至今等來的不是備案而是行業出清;與金融機構合作的助貸企業在經營中普遍承擔信用風險,也面臨監管的不確定性;而在資本項目尚未放開的情況下,面向海外資本市場的互聯網證券公司的證券經紀業務在外匯管制方面處於灰色地帶。

不僅僅是開展金融業務或類金融業務的部分金融科技企業面對監管的不確定性,其上游 To B 的科技服務企業也同樣要面對合規風險。比較典型的是大數據風控企業:2019 年 9 月,在這個領域爆發了“爬蟲風波”,第三方風控的頭部公司如摩羯科技、新顏科技以及同盾科技等相繼被調查或被波及。

由於涉衆型,金融行業是個強監管的行業。近年來的金融科技創新,尤其是圍繞消費金融的金融科技創新,包括其上下游,是違規甚至違法的重災區,如爲高利貸及“套路貸”等提供服務的 IT、風控及數據等企業,也面臨合規方面的問題,從而影響商業模式的可持續性。

**
**

(二)商業模式不成熟

監管的不成熟本身也意味着商業模式存在變數,而即便是持牌的金融科技企業,在監管上更爲明確,如互聯網保險,也未進入穩定盈利階段,意味着商業模式仍處於探索階段。再比如服務於持牌金融機構的 ToB 金融科技企業壹賬通,其在科技方面的實力已經比較“硬核”,很有可能符合科創屬性的三項標準(第一項及第三項“輕鬆”達標,第二項從公開信息無從判斷,但從其海量專利申請量看,大概率達標),但連續多個財務年度的鉅額虧損也說明其商業模式尚未成熟。

雖然是否盈利並不是科創板的硬性指標,但目前科創板上市企業絕大多數已經實現盈利。截至 3 月 31 日,在 94 家科創板企業中有 93 家披露了 2019 年業績。其中,僅兩家虧損,分別爲百奧泰(688177.SH)及澤璟製藥(688266.SH),兩者均屬於科創板支持的生物醫藥產業。顯然,除了生物醫藥產業,對於科創企業的審批,盈利企業更受青睞。

(三)金融科技公司的科技偏“軟”

金融屬於服務業,金融科技企業的科技屬性偏“軟”,在戰略重要性上也靠後。上述證監會於 3 月 20 日發佈的《科創屬性評價指引(試行)》進一步強化了對科創企業“硬科技”的要求。目前已上市的金融科技企業中,頭部企業的研發投入,專利數量及營收的增長方面符合科創屬性 3 項指標問題不大,與科創板的“距離”除了監管的不確定性,主要在於其科技屬性與科創板戰略定位的偏差。

科創板明確支持的六個領域包括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材料、新能源、節能環保、生物醫藥。金融科技企業中與其能產生交集的是爲金融機構提供科技服務的 ToB 類型的企業,在行業上應該屬於新一代信息技術。

(四)市場容量對於“非巨頭”金融科技企業不構成障礙

在科創板開板初期,有券商行業人士指出,“金融科技企業體量龐大,以金融科技龍頭企業螞蟻金服爲例,估值達 1500 億美元,若首發上市必將對市場資金面造成較大沖擊,不利於科創板的穩步發展(容錯率低),因此必將是將這類體量巨大的企業上市時間點後延,至少等到科創板規模與吸金效應足夠適配纔會考慮其上市。”

對於估值較高的金融科技獨角獸而言,市場容量是個障礙。但目前從已經在海外上市的金融科技企業看,它們的市值體量還構不成進入科創板的障礙。科創板估值最高的企業中國通號目前逾 600 億元,最高曾破千億,而根據零壹財的統計,目前市值最高的海外上市金融科技企業壹賬通市值合人民幣不到 300 億元,即便在上市之後的股價最高時,市值也未達到過千億人民幣。

03

哪些金融科技企業更有機會

2019 年 8 月人民銀行發佈的《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 年)》指出:“金融科技是技術驅動的金融創新,旨在運用現代科技成果改造或創新金融產品、經營模式、業務流程等,推動金融發展提質增效。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背景下,金融科技蓬勃發展,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等信息技術與金融業務深度融合,爲金融發展提供源源不斷的創新活力”。

在近年來金融科技的創新實踐中,出現了以科技爲支撐的新的金融服務商業模式,如互聯網保險、互聯網銀行以、互聯網券商以及網絡借貸等等;爲金融機構提供科技服務以提高效率的上游企業,如壹賬通、曠視科技及同盾科技等,以及背靠互聯網巨頭的金融科技“獨角獸”,如螞蟻金融及京東數科等。

登陸科創板,哪些機構更有機會呢?參照科創板的標準及目前科創板上市企業的情況,持牌金融機構中的互聯網銀行及支付企業機構更大,其次是合規及商業模式較爲明確的 ToB 金融科技企業。

(一)新型持牌金融機構

近幾年的金融科技創新浪潮中,出現的新型持牌金融機構包括互聯網保險 (四家)、互聯網銀行(五家)、互聯網小貸、支付、互聯網券商及徵信企業(一家)等。其中,互聯網銀行及支付企業中出現首批科創板金融科技企業的概率更大,首先監管及合規較爲透明,同時從盈利角度看,商業模式更爲成熟。如前所述,絕大多數科創板上市企業實現盈利,以此爲參照,已經實現穩定盈利的新型持牌機構更有機會登陸科創板。

表 1:主要的創新業務模式持牌金融機構一覽

政策開閘:哪類金融科技企業有望登陸科創板?

來源:公開資料,零壹智庫

注:1,現存第三方支付牌照數量約爲 242 張;

2,根據融 360 大數據研究院統計,截至 2019 年 1 月 20 日,全國範圍內共有網絡小貸牌照 300 張,其中完成工商註冊的有 279 張,金融辦批覆和過了公示期的共有 21 張。

**
**

(二)合規無瑕疵及商業模式清晰的 ToB 金融科技企業

對於申報科創板,那些合規無瑕疵及商業模式清晰的 ToB 金融科技企業機會更大。

A 股對於上市企業的合規及監管的透明度上要求更嚴格,這也是衆多網絡借貸企業紛紛海外上市的原因之一。對於非持牌的 ToB 金融科技企業來說,在合規上有瑕疵的企業申報的難度要大,例如大數據、徵信及風控等領域的科技企業,在利用網絡信息方面有違法違規情形的,在申報上有可能面臨較大障礙。

此外,商業模式清晰可持續,科技成果商業化能力強的金融科技企業機會更大。而商業模式的清晰可持續及科技成果的商業化能力可通過營收增長情況及盈利情況進行佐證。如果出現虧損,可能成爲申報的障礙。目前看,科創板對於虧損的包容度仍遠不及海外資本市場。如前所述,絕大多數科創板上市企業已經實現盈利。

需要說明的是,一些科技企業的下游行業中包括金融行業,但營收並非主要來源於金融客戶,這些科技企業並不能列入金融科技行業。目前,雖然監管層透露出科創板服務於金融科技企業的態度,但並未提供“綠色通道”,這些企業也沒有必要走金融科技路線申報科創板。

04

海外上市金融科技企業迴歸科創板“猜想”

近年來國內的金融科技創新實踐過程中,已有 20 餘家企業登陸海外資本市場。零壹智庫梳理了 20 家主要的海外上市金融科技企業。這些金融科技企業多數屬於面向 C 端的金融服務業,面向金融機構的 ToB 金融科技企業較少,壹賬通是比較典型的一家。以下根據這些企業的不同業務類型分析其迴歸科創板的可能性。

表 2:主要海外上市金融科技企業一覽(億元人民幣)

政策開閘:哪類金融科技企業有望登陸科創板?

資料來源:東方財富網,各上市公司財報,零壹智庫整理

注:老虎證券的財務數字按 2019 年 12 月 31 日美元兌人民幣中間價折算;普益財富列示的是截至 6 月底的 2019 財年數字;玖富、微貸網、小贏科技及品鈦尚未公佈 2019 年報,表中列示了 2019 年前三季度數字;市值爲 2020 年 4 月 2 日收盤市值,按當日匯率中間價折算。

目前,海外上市金融科數量最多的是 P2P 網絡借貸企業,表 2 列示了 7 家。隨着行業的出清,已經有多家海外上市的 P2P 網絡借貸企業股價跌至 1 美元以下,表 2 未將這些企業納入。這些企業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監管的不確定性,在行業出清的背景下,商業模式的可持續也存在疑問,是迴歸科創板可能性最小的一類企業。當然,有幾家企業已經在去 P2P 化,轉型助貸或網絡小貸。

此外,對接機構資金的開展網絡借貸業務的助貸平臺計 6 家。這些助貸企業中有的曾對接 P2P 資金,目前,除了樂信仍擁有 P2P 平臺外,其他均實現了去 P2P 化。這類企業的業務前景較 P2P 網絡借貸平臺更爲樂觀,但由於普遍在對接機構資金的過程中以不同形式承擔了信用風險,在合規上存疑,這是迴歸科創板最大的障礙。

6 家持牌金融機構中,老虎證券持有海外牌照,在國內資本賬戶尚未放開的外匯管理體制下,其經營的海外證券經紀業務有合規瑕疵(富途證券面臨同樣問題,其註冊地在香港,在此不做討論)。

普益財富的社交電商銷售模式在合規上也存在瑕疵。衆安保險尚未實現盈利,商業模式仍在打磨。諾亞財富未披露研發費用,有可能在研發投入和業務科技含量上不符合要求。綜合來看,如果迴歸科創板,匯付天下及慧擇保險更具可能性。

另外兩家上市金融科技企業壹賬通虧損嚴重,而簡普科技也尚未實現年度盈利,目前回歸科創板的可能性也較小。

End.

2020 年以來,受疫情蔓延和原油暴跌兩隻“黑天鵝”的影響,全球金融市場出現歷史性動盪,是否會由此引發新一輪經濟危機?各國通力合作,不遺餘力地採取政策應對,是否能避免潛在危機?點擊下方圖片查看經濟學家們如何看待,當前疫情下的全球經濟形勢。

政策開閘:哪類金融科技企業有望登陸科創板?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