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中一個總計價值達到 20 億美元的加密貨幣龐氏騙局的破滅,有可能會給 2020 年比特幣價格的走勢帶來持續的影響。

這個騙局就是 PlusToken,這有 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龐氏騙局。

PlusToken 誕生在 2018 年。當時,一款號稱月收益可以達到 10% 的數字貨幣錢包工具 「PlusToken」橫空出世,投資者可以將比特幣、以太坊等資產儲存在 PlusToken 中,而且還可以通過發展下線的形式獲得更高收益。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典型的傳銷和龐氏騙局,但 PlusToken 還是爲其包裝了一個冠冕堂皇的商業模式:收益來自於「搬磚套利和量化」,也有真正的量化團隊曾經出來澄清過,搬磚套利怎麼可能有年化超過 100% 的收益率。

這套百試不爽的傳銷模式加上「高科技」和「高收益率」,讓非常多投資者上套,該平臺吸納的資金也不斷增加。據區塊鏈數據分析公司 Chainalysis 的分析,涉案資金約 20 億美元,還有媒體報道,整個騙局可能接近 30 億美元。

2019 年 6 月,部分用戶發現 PlusToken 無法提現,而之前 PlusToken 可能爲了吸收更多資金,一直是開放提現的,當然用的是後期加入用戶的資金填補先前加入用戶的收益。

後來,六名中國籍人士因「進行非法互聯網騙局」被瓦努阿圖警察部隊逮捕,被遣返回國。後來人們發現,涉案人員與網上傳播的 PlusToken 團隊吻合。

當大家還沒來得及拍手稱快的時候,就意識到了 PlusToken 詐騙的資金也許很難被追回。因爲加密貨幣有一個特點是「抗沒收」,只要他們沒有交出加密貨幣的私鑰,那些資產就永遠掌握在他們或某個人手裏。

所以,有人建議監管機構儘快與區塊鏈數據分析公司合作,分析這些資金的最終去向,畢竟犯罪分子肯定會通過複雜的手段將這筆鉅款洗白。也許這些贓款的鏈上交易無法被阻止,但只要涉及到法定貨幣的兌換,監管機構就有能力追溯和處理。

事實上 PlusToken 團隊的確在洗錢。雖然 PlusToken 團隊六人被捕,但是這些贓款的地址卻一直還在進行轉賬,試圖通過複雜且難以追蹤的混幣以及更高級的策略將贓款變現爲其他加密貨幣,或出售給交易所的 OTC 經紀商。這也表明了涉案人員並沒有被全部逮捕,至少有一個或多個嫌疑犯仍然在逃。

區塊鏈數據分析公司 Chainalysis 通過追蹤 PlusToken 的資產走向,並分析同時期的交易數據,發現比特幣的價格的下跌與 PlusToken 暗中洗錢套現存在關聯。當前至少還有 1.5 億美元的贓款尚未套現。

結合分析結果,Chainalysis 撰寫了一份報告,詳細介紹了他們分析的 PlusToken 的洗錢方法,以及因此給加密貨幣價格帶來的影響。以下爲報告全文。

作者:Chainalysis Team
譯者:盧江飛

欺詐在加密貨幣世界裏非常普遍,按照我們的內部研究發現,2019 年加密欺詐者已經從數百萬受害者手上騙取了價值數十億美元的資金。但加密欺詐的潛在影響絕不僅限於資金損失,對於整個行業發展來說,還有可能嚇跑其他潛在參與者。

PlusToken 是什麼?

PlusToken 總部位於中國,是一個加密貨幣錢包,如果用戶使用比特幣或以太坊購買了與其錢包相關聯的 PLUS 加密代幣,他們會提供很高的回報率。欺詐者聲稱,他們之所以能夠提供高回報,是因爲「交易所利潤、挖礦收入和推薦收益」很高。PlusToken 還會在數家國內交易所上市並達到 350 美元的最高價,因此吸引了數百萬人的「投資」。

國內媒體之前有報道稱,PlusToken 騙局共吸納了價值超過 30 億美元的加密貨幣。Chainalysis 追蹤了從受害者流到 PlusToken 錢包的 180,000 BTC、6,400,000 ETH、111,000 USDT 和 53 OMG (OmiseGo),總價值約爲 20 億美元。這些數據,都足以讓 PlusToken 成爲有史以來最大的龐氏騙局之一。

儘管今年六月 PlusToken 六名涉案人員遭到逮捕,但被盜資金仍然在錢包中流轉,大多數資金通過在火幣平臺上運行的獨立場外經紀商兌現,表明涉案人員並沒有被全部逮捕,至少有一個或多個嫌疑犯仍然在逃。

PlusToken 欺詐者如何利用混合器、場外交易經紀商來洗錢和套現?

雖然我們追蹤了受害者發給 PlusToken 價值 20 億美元的各種加密貨幣,但其中有些錢已經支付給了早期投資者 (大概是爲了維持他們獲得高回報的幻想),而當時的 PlusToken 則對外宣傳自己是一家合法公司。因此,在大多數情況下,我們很難判斷 PlusToken 詐騙者進行的轉移是要轉移給那些早期投資者,還是轉移到自己控制的錢包。儘管如此,我們已經追蹤到大約 800,000 個 ETH 和 45,000 個 BTC,我們可以肯定地說這些錢已經轉移到了欺詐者自己的地址進行洗錢。而且,他們已經兌現了 800,000 ETH 中的至少 10,000 ETH,而其他 79 萬 ETH 在最近一個月內沒有移動,全部存儲在一個以太坊錢包裏。

不過,45,000 個被盜 BTC 的流動更加複雜。

到目前爲止,其中大約 25,000 BTC 被套現,剩下的 20,000 BTC 散佈在 8,700 多個加密貨幣地址中,這表明詐騙者爲掩蓋資金流動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詐騙者已經使用 71,000 多個不同的地址進行了 24,000 多次 BTC 轉賬交易來套現,這還不算現金交易和交易所交易。

其中許多交易是通過諸如 Wasabi Wallet 這種混合器操作的,該混合器利用 CoinJoin 協議讓資金路徑追蹤變得更加困難。下面是一個 Chainalysis Reactor 分析圖,你可以從中瞭解一個追蹤示例:

2020 焦點:PlusToken 這個 20 億美元的龐氏騙局,或成爲比特幣價格頭頂陰雲

在這裏,我們可以看到資金被分成許多新的、唯一的地址,然後欺詐者會用典型的混合器手段,把這些地址重新合併。

在其他方面,欺詐者還利用剝離鏈(peel chains) 和其他複雜的操作來混淆資金流向。剝離鏈是一種用於洗錢的連串交易,在這種交易中,多個實體可以通過不同錢包連續快速地發送加密貨幣,然後再將少量加密貨幣套現,最後把剩下的大部分貨幣發送到另一個錢包。

2020 焦點:PlusToken 這個 20 億美元的龐氏騙局,或成爲比特幣價格頭頂陰雲

上面這張圖是 PlusToken 欺詐者進行混淆處理的一個很好例子。資金從左上角的錢包開始,然後向右移動。對角移動代表地址類型的變化,而垂直移動代表混合器的使用。

最終,這筆資金被轉移到火幣的一個場外交易經紀商地址上進行清算,這就是目前幾乎所有 PlusToken 加密貨幣套現的手段。場外交易經紀商爲個人買家之間的交易提供了便利,這些買家可以、或是其實不希望在公開交易所進行交易。場外交易經紀商通常與交易所關聯,但是獨立運作。如果交易者想以設定的議定價格變現大量加密貨幣,他們通常會找場外交易經紀商。

不僅如此,相比於大多數正規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場外交易經紀商對 KYC 要求更低,因此對像 PlusToken 這樣的犯罪分子極具吸引力。正規的加密貨幣交易所會監控交易並保留客戶信息,以便報告可疑活動並遵守執法部門的監管規則,但是場外交易經紀商遵循的卻是不同的規則,雖然許多規則也是合法的,但的確有場外交易經紀商利用較低的 KYC 要求爲非法用戶提供服務,有些場外交易經紀商在高額利潤的驅使下甚至會專門從事犯罪資金轉移和洗錢工作。

在這種情況下,通過場外交易經紀商套現可能會是最近比特幣價格被壓低的一個原因。

PlusToken 欺詐者將比特幣變現是比特幣市場價格被壓低的原因嗎?

到目前爲止,PlusToken 已經通過場外交易經紀商套現了至少價值 1.85 億美元的被盜比特幣。那些分析加密貨幣市場的人都知道,大量套現交易通常會壓低比特幣的價格,而且已經有人詢問 PlusToken 套現是否拖累比特幣這個問題了。因此,我們決定通過火幣場外交易經紀商,對和 PlusToken 套現有關比特幣價格進行分析,嘗試回答相關問題。

在此分析中,我們首先根據 PlusToken 比特幣轉移的兩種方法來繪製火幣交易所上的比特幣價格:

1.鏈上交易量(On-chain volume):鏈上交易量是指由 PlusToken 詐騙者控制的錢包轉移到我們已經確定的 26 個知名火幣場外交易經紀商中的任何一家的比特幣數量。
2.交易量(Trade volume):鏈下交易量是指在火幣上以 USDT 交易的比特幣數量。之所以選擇該指標,是因爲我們從分析中可以知道,PlusToken 欺詐者一直把被盜的比特幣兌換成 USDT,之後再把 USDT 兌換成法定貨幣。但是,由於這些交易僅記錄在火幣自己的訂單賬本、而非區塊鏈上,所以我們無法知道其中哪些是來自 PlusToken 欺詐者出售的比特幣。

我們的假設包括兩個部分:

  1. 我們預計,隨着場外交易經紀商從 PlusToken 錢包收到比特幣並將其兌換成 USDT,任何鏈上交易量的增長都會隨着交易量的增加而增加。
  2. 我們預計,隨着越來越多的比特幣被交易到市場上,比特幣價格會在鏈上和交易量上升之後快速下降。

這兩個假設都已經被證明是正確的。

我們的結論

2020 焦點:PlusToken 這個 20 億美元的龐氏騙局,或成爲比特幣價格頭頂陰雲

從上面可以看到,PlusToken 錢包從 4 月中旬開始發送固定的比特幣流量,6 月下旬,在犯罪分子被捕之前開始出現猛增。此後,直到八月份出現幾個峯值之前,我們看不到任何特別動靜,之後 PlusToken 再次進行套現並出現新峯值,同時在整個九月份都保持了高位。然後,我們在 10 月看到更多峯值。

正如我們所假設的那樣,流向場外交易經紀商的鏈上流量激增與比特幣價格下跌有關。不過,因爲鏈上轉移到交易所的比特幣有時不會立即進行交易,所以比特幣價格下跌會比 PlusToken 套現滯後一些。我們在 9 月 20 日發現了一個好例子,當時 PlusToken 欺詐者套現了大約 3400 萬美元的比特幣。比特幣被轉移之後,市場價格在 9 月 24 日至 26 日期間出現穩步下降,從略高於 10,000 美元降至約 8,000 美元,並該價位停留了大約一個月時間。 但是交易量會有什麼影響呢?請看下圖。

2020 焦點:PlusToken 這個 20 億美元的龐氏騙局,或成爲比特幣價格頭頂陰雲

在此,我們的假設也被證明是正確的。正如我們預期的那樣,從 9 月 23 日開始,就在 PlusToken 錢包向火幣場外交易經紀商發送了大量比特幣之後的幾天,USDT 的比特幣交易量有了大幅增加。9 月 24 日之後不久,比特幣的價格開始下跌。

通過此分析,我們可以得出結論,PlusToken 套現與比特幣價格下跌有關。

可以證明因果關係嗎?

我們不能肯定地說比特幣價格下跌就是由 PlusToken 套現引起的,價格下跌也有可能由於其他原因引起,只不過是在套現之後偶然出現。爲了解決因果關係問題,我們進行了迴歸分析,以測試 9 月 23 日至 28 日之間交易量的增加如何影響比特幣價格波動。通常,我們只會測試交易量如何影響價格本身,但是在本次 9 月 24 日評估時間段期間,比特幣價格只發生過一次大波動。我們需要一種能夠評估更大波動的方式來判斷這次分析的因果關係,並確保結果不受異常值的影響。波動率可以衡量給定時間與平均比特幣價格的偏差,該指標能夠用於評估足夠多的變化情況,同時也使我們瞭解 PlusToken 套現方式如何影響比特幣的價格。

2020 焦點:PlusToken 這個 20 億美元的龐氏騙局,或成爲比特幣價格頭頂陰雲

我們的迴歸分析顯示,從 9 月 23 日至 28 日這段時間內,PlusToken 向火幣場外交易經紀商的轉賬與比特幣價格波動之間是正關聯的,這種正關聯性具有統計學意義。

套現可能以兩種方式中的一種導致了波動加劇,要麼通過增加比特幣的供應並改變市場動態直接導致,要麼間接地通過影響交易者對市場的看法來造成這種情況。請記住,PlusToken 套現只是比特幣價格出現波動的許多潛在因素之一,媒體報道、聯手策劃的市場操縱、算法交易錯誤或是其他許多因素也可能導致比特幣價格波動。但是,在沒有 PlusToken 影響的情況下,在我們研究的時間段內,這些其他因素都無法給出令人信服的、影響比特幣價格波動的解釋。

不幸的是,由於無法區分通過火幣場外交易經紀商交易的 PlusToken 資金和火幣平臺上進行的其他交易,因此我們不能斷言 PlusToken 套現導致了比特幣價格下跌。但是,我們可以說這些套現會導致比特幣價格波動加劇,而且與比特幣價格下跌存在明顯關聯。

打擊欺詐,無需多言

截至目前,至少有 20,000 BTC (價值近 1.5 億美元) 尚未套現,因此繼續觀察套現操作與比特幣價格之間的關係會非常有趣。根據本次分析、以及到目前爲止我們觀察到的市場反應,我們認爲大量非法所得的加密貨幣套現很可能會壓低加密貨幣的價格。

PlusToken 騙局是加密貨幣欺詐危害公衆最典型的案例,交易所、執法機構和監管機構需要對此有所警覺。在這種情況下,數百萬欺詐受害者很可能永遠無法收回被誘騙放棄的資金。交易所不應該允許場外交易經紀商進行未經審查的經營活動,因爲這樣能讓犯罪分子輕鬆洗白他們非法所得的資金,交易所應該有 KYC 合規要求,並對交易活動進行監控。世界各國的監管機構也需要關注加密貨幣消費者保護問題,並考慮如何應用反洗錢法規來防止此類騙局繼續發生。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