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區塊鏈可能就是對 Libra 野心的迴應,甚至是金融霸權的爭奪。但是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原文標題:《少數派意見 #1 | 當區塊鏈成爲熱搜,我們要說些你聽不到的》
整理:NPC

《少數派意見 | Non Popular Comment》是 NPC 全新的內容品牌,採用邀請制,組成 Non Popular Committee 網羅區塊鏈行業資深局內人。爲讀者帶來最深度,獨特和一針見血的行業大事件點評,我們不要人云亦云,不要複製粘貼。

Lead,Not FOMO

  • 「中國有一部分基礎設施比美國先進」
  • 「不創新的風險可能比創新的風險更大」
  • 「如果美國不創新,金融領導地位就得不到保證」

2019 年 10 月 23 日 Libra 聽證會,扎克伯格把矛頭指向了中國開始大打中國牌,把 Libra 提升到更高的戰略地位。

而隨後學習區塊鏈的浪潮,讓全世界的目光都開始關注在區塊鏈行業。有人說,這兩件事情有很強的關聯性,學習區塊鏈可能就是對 Libra 野心的迴應,甚至是金融霸權的爭奪。但是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於是我們本期的 NPC 四位嘉賓,他們分別是:

少數派意見#1| 當區塊鏈成爲熱搜,我們要說些你聽不到的

Dovey Wan,Primitive Ventures 創始合夥人,Coindesk 顧問委員會委員

少數派意見#1| 當區塊鏈成爲熱搜,我們要說些你聽不到的

Mikko,貨幣學者,智堡(wisburg.com)創始人

少數派意見#1| 當區塊鏈成爲熱搜,我們要說些你聽不到的

潘超,MakerDAO 中國區負責人

少數派意見#1| 當區塊鏈成爲熱搜,我們要說些你聽不到的

Xiaohan,Meter.io CEO

我們向他們提出了三個問題,來爲大家講解一下他們的觀點。

本期 Not Popular Comment,少數派點評,真相冷酷,犀利解說。

一、外面一直在傳學習區塊鏈這件事和扎克伯格在聽證會的發言密切相關,說是金融霸權的爭奪,你的角度看是如何?

Dovey:小扎打出中國威脅論,是在大的中美政治環境下的合理選擇,至少可以在政治正確上面對兩黨議員可以投其所好。作爲一個商人,小扎前腳天安門跑步,後腳就放言和中國「三觀不合」,邏輯上可以理解,但是吃相有點難看。至於學習區塊鏈的發佈和聽證會有沒有直接關係,個人認爲關係不大,Libra 在中國國家經濟金融戰略面前實在無足輕重,不可能到需要最高國家領導人去迴應的程度,更多是時間上的巧合。

Mikko:沒什麼關係,近幾年黨中央一直在學習新技術,17 年大數據,18 年人工智能。(如下圖所示)

少數派意見#1| 當區塊鏈成爲熱搜,我們要說些你聽不到的

少數派意見#1| 當區塊鏈成爲熱搜,我們要說些你聽不到的

金融霸權也沒什麼可爭奪的,人民幣現在遠遠談不上爭奪霸權,只能說想要挑戰美元霸權。扎克伯格拿國家安全忽悠政策當局,用心險惡。

潘超:Facebook 有點像鳩摩智,自家吐蕃功夫不好好練,想用道家武功催動七十二絕技,但內力不精,恐怕會走火入魔,自廢武功。金融霸權談不上,但有一點是明確的,區塊鏈之戰,金融是主戰場。目前加密貨幣已經變成美元資產和衍生品,理論上越來越多的交易用本國貨幣計價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促進的交易是非法的,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加密貨幣和央行數字貨幣實際上是兩個極端,一個追求最小監管、資本自由流通,一個爲了強監管和更精準的控制。區塊鏈從業者爲國家政策歡呼的時候,要看看自己的根立足在哪裏。

Xiaohan:中心化機構發行穩定幣大戰明顯會上升到政治和國家層面,Facebook 在用 Libra 嘗試各國政府底線之後,爲了避免成爲衆矢之的,故意把中國擡出來把自己撇清,Libra 的模式也被改成了可以在各國發行和當地法幣綁定的模式。這和 Facebook 成立 Libra 協會是一樣的思路,Libra 協會存在的目的就是引入多個大機構混淆視聽,做擋箭牌來達到控制未來社會金融系統的目的。

二、大家一直關注 Libra 聽證會,幾次聽證會下來,從聽證會雙方的發言來看,有什麼主要的感受?

Dovey:聽證會下來的感覺就是,大部分美國國會議員們對加密數字貨幣的理解雖然堪憂,但那是對 Facebook 在貨幣生意上的無能與牟利動機是判斷正確的。兩黨對扎克伯格以及 Facebook 本身,由於其各自不良前科,已經是到了「做什麼都是錯」的地步。Facebook 的 Libra 也自然變成了「國家的敵人」。Libra 的起點是一個高價從 Paypal 聘請 David Marcus, 努力五年後失敗的即時通訊工具內支付計劃。一個不太好的起點,道路必然艱辛,終點大概率遙遙無期。

Mikko:整體感覺就是 Facebook 啥都不懂,不懂支付、不懂貨幣也不懂現代金融體系。當然全面理解金融(行業)、貨幣(理論)和支付流程(實操)確實是需要很艱深的努力和深厚的經驗,但 Facebook 從白皮書、到馬庫斯的聽證會到這次小扎的聽證會總體上都顯得非常業餘。美國的金融監管(Basel III/FinCEN/FED)可不是鬧着玩的,體系內老司機出來都得吃閉門羹(參考 McAndrews 的 TNB 項目),更別說已經因爲壟斷問題處於風口浪尖的大行科技企業了。所以最終小扎只能兜售國家安全這種下三濫的招數,美國想要加強美元霸權也不會輪到業餘分子。此外,好像行業裏有很多對傳統金融業的誤解,認爲傳統金融業缺技術。其實根本不存在這回事兒,金融企業的技術能力並不差,主權和金融部門要實現「趕超」也不用很費力氣。

潘超:Facebook 既不懂區塊鏈也不懂貨幣系統,國會雖然不懂區塊鏈,但是知道 FB 不適合做貨幣。David Marcus 做了這麼久的 Paypal 主席,對支付還是一竅不通,令人咋舌。

Xiaohan:Libra 的設計從一開始就暴露了 Facebook 的野心和不負責任的企業文化。Facebook 的白皮書裏大篇幅講了多機構做監管人的設計,但這種設計在 100% 儲備金的方式下是得不償失的,因爲多監管人之間鏈下的資金池不能互通,同樣有資金往來的範式賬本記賬問題。而且整個系統的安全性和合規性是由系統裏最差的那家監管人決定的。但是在發行信用貨幣,沒有 100% 的資金儲備的時候,聯合多家監管人可以提高系統的信用和貨幣的接受度,這實際上就成了美聯儲的變種。調節儲備金的貨幣比例,投資策略和儲備金比例,實際上就是央行的貨幣政策。從 Facebook 內部的反饋,在今年 4 月的時候 Libra 還是個部分儲備的設計,在臨發佈前一個月由於律師的建議改成了 100% 儲備。

三、小扎強調 Libra 在沒有獲得監管批准之前不會發布,Libra 是否會獲得 SEC、FinCEN 等金融機構的批准?

Dovey:企圖通過發幣繞開美國商業銀行以及監管體系過於天真和樂觀,高舉高打的 「普適的國際金融」 (Global Financial Inclusion) 以及 Bank the Unbanked (讓沒有銀行賬號的人享受銀行的服務) 也停留在美好願景 , 最終的選擇是通過一個法幣次級債的載體來完成使命,先不說是不是金玉其外,但是必然敗絮其中。

Mikko:要獲得批准就去走流程,想做支付就照着 handbook 去申請銀行牌照, BOE 和 FCA 發過手冊,美國也有。照着做呀,別成天公開 BB 寫白皮書,行動起來。

潘超:錨定一籃子貨幣的模式從經濟和政治上都行不通,改一改,變成美國版的 Wechat Pay 還是有希望的。但 Messenger 搞了幾年,連個紅包都沒做出來,不看好。

Xiaohan:任何與法幣掛鉤的穩定幣,做大了都躲不過被政府監管。合規在美國的銀行業非利息相關成本中佔 20% ,Libra 節點即便不發行 Libra 穩定幣,也是相當於保存了 Banking 的數據,會有數據保存合規的要求。另外只要這些數據存在美國的服務器上,即便交易雙方都不是美國人,也要遵守美國的反洗錢和 KYC 的要求,所以 Libra 未來的合規成本會比傳統銀行業更高。這種情況下 Libra 協會想長期維持,又不收取足夠的交易費的話,需要能給會員通過其它方式帶來利益,最直接的可能就是通過數據掙錢。

推薦視頻:《Libra 生於 Zion,困於 Matrix》 by Mikko。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