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與 NFT 結合具備衆多優勢,包括:藝術家收益自主、全新的收入來源、解決版稅難題、數字所有權。

原文標題:《深度解析:NFT 如何賦能音樂家?一文讀懂數字音樂行業的四個未來趨勢》
撰文:NFT 實驗室

NFT 與音樂的結合是目前一大趨勢,本文將詳述 NFT 如何賦能音樂藝術家,NFT 與音樂的結合擁有怎樣的優勢,並將給音樂行業帶來怎樣的轉變。

什麼是加密音樂

在 NFT (Non-Fungible Tokens)的世界裏,有一個日益壯大的視覺藝術家社區,他們通過使用區塊鏈技術(如以太坊網絡的 ERC-721 標準)鑄造 NFT,將數字出處體現在他們的藝術中。與此同時,還有一個規模小得多的音樂藝術家社區也在進行這方面的嘗試,他們鑄造的 NFT 收藏品通常被描述爲 「音頻 NFT 」或「加密音樂」。

NFT 如何賦能音樂行業?解讀加密音樂發展趨勢

NFT 最初是靜態的,但我們已經看到了其從靜止圖像到循環 gif 以及 mp4 (音頻 NFT)的逐步演變。音頻 NFT 除了文件格式外,在技術上與其他 NFT 沒有什麼不同,但它們主要是通過融合音頻片段與底層圖像或視頻來實現多維的呈現方式。

以 2020 年夏天 Studio Nouveau 發行的第一張 NFT 音樂專輯《Audiovisual》爲例,這張專輯由 10 個多媒體音樂視頻組成。每一個視頻都是一個在 SuperRare 上鑄造的 NFT。前 9 個視頻是視覺效果(放置在人工智能景觀中的抽象數字雕塑)、音樂和視頻效果的結合,第 10 個視頻代表專輯封面。

作品中還包含了專輯中每首作品的以太坊交易信息,並記錄了每首 NFT 曲目的鑄幣過程。 在 NFT 藝術界,一個常見的口號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它,只有一個人可以擁有它」。這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觀看和聆聽,但只有一個人可以擁有這些音頻 NFT 的所有權。NFT 的這種唯一性對音樂產業有着巨大的魔力。

加密音樂發展的大背景

過去除了去現場觀看演出,人們需要購買黑膠唱片、磁帶、CD 等來聽自己喜歡的音樂。這樣形成了一種可控的供需動態,爲唱片公司和錄音師創造了收入。但隨着數字音樂下載在 2000 年的激增,並演變成今天許多人使用的流媒體平臺,一旦音樂唱片在互聯網上發佈,藝術家幾乎不可能像音樂產業的早期那樣獲得收入。藝術家們正在爲生計而掙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掙扎。

流媒體雖然是藝術家在疫情期間的主要收入來源,但幾乎沒有利潤可言,在 Spotify 等數字服務提供商(DSP)上,每百萬次播放的版稅只有幾千美元。事實上,音樂收入的 80% 來自巡迴演出,但這一收入來源由於流行病的影響而被迅速擱置。種種因素影響下,音樂人缺乏可靠的收入來源,而播放量只會營造新粉絲湧入的數據假象。

是時候賦予音樂人權力了,是時候賦予他們對自己作品的控制權,讓他們靠自己的音樂作品盈利。付費收聽模式已經屢見不鮮,NFT 正是最新的賦能音樂人的方式。NFT 作品擁有數字出處,稀缺性和可收藏性,在 SuperRare 等 NFT 市場上以稀缺數量出售的視聽收藏品很受追捧,給音樂人們帶來不菲的利潤。今年早些時候,RAC 就通過出售《大象之夢》打破了 SuperRare 的銷售記錄,以 70 ETH 的高價賣給了著名的 NFT 收藏家 Max Stealth。

NFT 如何賦能音樂行業?解讀加密音樂發展趨勢

可見,音樂與 NFT 的結合已成爲一種新的趨勢。

加密音樂發展迅速

近期,曾進入世界百大 DJ 榜單的 DJ 3LAU 也在 Nifty Gateway 平臺推出了首款音樂 NFT。3LAU 的歌曲名爲「Everything」,開放版本單枚 NFT 售價 999 美金,9 分鐘售出 175 件,總金額 17.48 萬美金。購買者將獲得一枚藝術類 NFT、一枚音樂 NFT,以及一份實體音樂展示,收藏者可以掃碼聽音樂。

NFT 如何賦能音樂行業?解讀加密音樂發展趨勢

去年知名電子音樂人 deadmau5 已在 WAX 區塊鏈上發行了他的限量版系列 NFT 收藏卡。NFT 與音樂產業的結合似乎已是大勢所趨。音樂人 deadmau5 這次發行將成爲音樂產業 NFT 化的一個起點和示範,這些案例表明未來更多的音樂人將參與 NFT 領域,音樂與 NFT 將會有更加廣泛和深度的結合。

NFT 如何賦能音樂行業?解讀加密音樂發展趨勢

隨着 NFT 進入音樂行業成爲矚目的焦點,一個基於區塊鏈的音樂 NFT 平臺 ROCKI 應運而生。ROCKI 是一個音樂流媒體服務和數字支付生態系統,於 2020 年秋天推出,旨在解決音樂行業棘手的平臺可玩性和參與者收益分配問題。由 ROCKS 代幣驅動,ROCKI 將成爲第一個以 NFT 爲錨定,獎勵藝術家和聽衆的平臺。

藝人 GuyJ 去年在 ROCKI 平臺發行了第一首 NFT 音樂,CottonEyes。這首歌曲在區塊鏈上擁有一枚 ERC721-NFT,標記其數字版權。本次 CottonEyes NFT 的拍賣在 bounce.finance 進行,經過 10 多個小時的參與者多次競價,最終某收藏家以 40 ETH 的價格購得這枚 NFT。

NFT 如何賦能音樂行業?解讀加密音樂發展趨勢

ROCKI 首席執行官兼聯合創始人 Bjorn Niclas 對這次拍賣感到興奮。「這是 ROCKI 音樂 NFT 首次成功的交易,它將爲很多藝術家們打開新的收入渠道,同時又增強粉絲的互動參與並創造了其他價值。接下來,ROCKI 將發行兩種 NFT,分別是 ERC-1155 音樂 NFT 和 ERC-721 音樂 NFT,擁有 ERC-1155 NFT 可以獲得該歌曲的收聽權,而擁有 ERC-721 NFT 則可以獲得該歌曲的版權收入。

Niclas 說:「到平臺內測結束時,ROCKI 已經吸引了數千名獨立藝術家和 3 萬多首曲目。這一發展歷程所有 ROCKI 生態的用戶有目共睹。ROCKI 平臺已經推出公開的測試訪問版本,讓追求音樂 NFT 功能的所有獨立藝術家和他們的粉絲能夠親身體驗 NFT + 音樂的魅力。」

NFT + 音樂的模式不僅吸引了許多知名音樂人,很多新穎的項目也相繼產生,爲 NFT 行業注入定的動力。未來可以預測,除了遊戲和藝術品這兩大發展方向,音樂也是 NFT 的重要發展趨勢。

音樂界爲何鍾情區塊鏈與 NFT

格萊美獎獲得者、英國歌手 Imogen Heap 說,「區塊鏈能夠讓藝術家們在更大的範圍內掌控自己的音樂和他們想表達的內容。」它的衆多優勢包括:1、藝術家收益自主;2、全新的收入來源;3、解決版稅難題;4、數字所有權。

收益自主

音樂產業是一個「超級明星經濟」,一個作品中,很小一部分人在整個收入中佔比過大,其中涉及唱片公司、音樂人、演出經紀人、娛樂公司等。根據中國傳媒大學《音樂人生存現狀與版權認知狀況調查研究報告》,近 30% 的音樂人從音樂上面沒有獲取過一分錢的收益,有 70% 的音樂人必須要從事兼職工作。據 Digital Music News 報道,超過 90% 的藝術家默默無聞,而那些成功的藝術家往往只拿了音樂產業賺的 12% 的錢。

以基於以太坊的一站式平臺 Fenix 爲例,Fenix 可以滿足所有藝術家和粉絲的需求和要求。它同時擁有移動端和網絡端應用,整合了音樂人所有的社交媒體平臺、視頻、音頻播放器,用戶可以收聽他們的音樂和採訪,可以購買音樂人的產品和巡演的門票。藝術家和樂隊可以查看用戶參與度的深入分析,同時還可以獲得一系列服務,包括營銷、社交媒體、平面設計、巡演行程服務,這些服務可以使用原生 FENIX 代幣支付。最重要的是,藝術家會得到公平的報酬,獲得約 87% 的利潤。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服務都集中在一個平臺,新穎而高效,免去了很多中間機構,減少衆多社交媒體和集成系統等中間代理環節帶來的時間和經濟成本。縮減中間人的分成現象,使得音樂創作的貢獻者將主要是受益者,從而保證音樂人的利潤最大化。

NFT 如何賦能音樂行業?解讀加密音樂發展趨勢

在美國 400 億美元的音樂產業收入中,藝術家僅佔 12%

全新收入來源

NFT 數字資產的製作門檻偏低,同時也方便在網絡上與全世界的買家進行轉手交易,有了粉絲的高度追隨,音樂人發行的 NFT 有很大的潛在升值空間,NFT 成爲音樂人最新也是最快的收入來源。

不懂區塊鏈的小白粉絲們也不用擔心如何購買,就以發行在 WAX 上的 deadmau5 數字收藏卡爲例,deadmau5 粉絲可以直接使用信用卡支付購買,無需轉換加密貨幣。成功購買後,粉絲可以與其他收藏者輕鬆自由交易,並在多個 WAX 交易市場及社交媒體平臺上展示自己所擁有的稀有卡片,也可以在二級市場上轉售。

版稅問題

版稅在於「製作人員名單」問題。幾乎所有的歌曲錄製都是填詞人、歌手、音樂家、製作人、錄音師和其他人共同合作完成的。當歌曲被播放、現場演奏時,與歌曲相關的所有貢獻者應被支付版稅。可很多製作人或歌曲作者,根本拿不到版稅。在面臨侵權行爲時,他們毫無辦法。拿不到版稅的同時,藝人也完全不能掌握自己的收入情況。藝人版稅的獲取,會經過多重中介,而每一重中介都有自己的會計處理過程、費用結構和報告標準。

在音樂行業,區塊鏈能夠改變音樂的發行並促進其貨幣化。區塊鏈創建的透明體系,可以追蹤歌曲所有權、數字資產等。版權將自動分配給每一個爲專輯做出貢獻的人。

此外,藝術家通常要等 6 個月到一年才能從流媒體和發行公司手中收到版稅。隨着區塊鏈和智能合約的使用,每個流媒體的付款將即刻到賬,藝術家有資本進一步投資他們的事業。

隨着區塊鏈在音樂行業的使用,另一個有趣的新選擇是音樂的共享所有權。

「爲音樂行業帶來流動性」,這是 ANote Music 的宣言。ANote Music 是歐洲一個投資音樂版稅的市場,2020 年 7 月底推出。ANote Music 允許用戶投資自己喜歡的獨立藝術家的音樂所有權,並從版稅中獲利。作爲一種賺取被動收入的好方法,ANote Music 在區塊鏈上爲藝術家、出版商或唱片公司提供透明的音樂所有權權利記錄,所有權的價值完全由供求關係決定。

數字所有權

在這個時代,音樂藝術家成功遇到的最大阻礙之一就是歌曲被播放時難以得到應有的報酬。在過去的幾年裏,非法下載和流媒體播放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容易,導致整個音樂產業每年損失數百萬。藝術家的主要收入來源是現場演出的門票銷售,但隨着疫情的流行,音樂行業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困難。

隨着區塊鏈在音樂行業的引入,使用或聆聽藝人在區塊鏈上發佈的音樂,將通過加密的、安全、不可更改的智能合約支付。 區塊鏈可以看作一個透明的賬本,顯示了一首歌的每一筆交易和動向。在公共區塊鏈上,藝術家和粉絲都可以查看一首歌在哪裏和何時被播放。

購買數字音樂收藏品的平臺

按交易量計算,OpenSea 是最大的 NFT 市場,於 2018 年推出。OpenSea 擁有大量的 NFT,從藝術品、收藏品到域名等等,2017 年大受歡迎的加密貓也在這個平臺出售。

Nifty Gateway 是一個很受歡迎的平臺,用戶可以在此購買和交易 NFT。Rarible 是一個新興的市場,可以創建和銷售 NFT 藝術品,同時擁有自己的治理代幣 RARI。

NFT 如何賦能音樂行業?解讀加密音樂發展趨勢

最近幾個月,Blockparty 也推出了自己的 NFT 市場,旨在彌合美術品和數字收藏品之間的差距。Blockparty 市場也爲粉絲提供了在音樂、藝術和體育行業內獲得他們喜愛的偶像的稀有收藏品、紀念品和商品的機會。

去年 7 月,Cargo 區塊鏈推出,允許開發者和數字創作者在區塊鏈上定義、鑄造、銷售和交易數字資產,即 NFT。Cargo SDK (軟件開發工具包)允許創作者以低成本大規模複製項目,能夠以適合自己的成本更新數百萬 NFT 的元數據。

重塑數字音樂行業的未來

比起貨幣歷史、全球經濟和貨幣政策這些空洞乏味的原理解釋,獨特的藝術品和收藏品是對區塊鏈概念更爲具體的闡述。NFT 藝術品市場雖然仍比較小衆,但它的蓬勃發展已經讓 2019 年全球藝術品市場價值下降了 5%。

超過一半(57%)的 18 至 24 歲的年輕人更喜歡在網上購買收藏品,隨着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瞭解和採用區塊鏈,日益增長的 48 億美元的在線藝術和收藏品市場將繼續繁榮。

因此,區塊鏈能否成爲振興整個音樂行業的一種方式,只有時間才能證明。然而,很明顯的是,區塊鏈技術可以爲音樂行業帶來前所未有的驚喜和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