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一個從嘲諷誕生的社會實驗?

原文標題:《烤仔觀察 | 秋天的第一口「菠蘿」真的那麼好喫嗎?》
撰文: 烤仔

1849 年加利福尼亞州發現金礦之後,淘金熱便在美利堅的土地上拉開了帷幕,淘金者們不遠萬里奔赴加州。

烤仔觀察 | 秋天的第一口「菠蘿」真的那麼好喫嗎?

如同加州的淘金熱一樣,發源於 Compound 的 DeFi 淘金熱也吸引了大批資產置身其中,帶起了流動性挖礦的熱潮

8 月 12 日凌晨 3 點,YAM 紅薯頭礦開挖,不到 24 小時的時間裏,超過 5 億美元的資金湧入,協議治理代幣 YAM 的價格一度超過 150 美元

從 YAM 開始,層出不窮的出現了各種各樣以食物命名的可以挖礦的去中心化金融協議:葡萄(GRAPE)、火腿(HAM)、意大利麪(Spaghetti)、蝦仁(Shrimp)、壽司(SUSHI)……一個去中心化金融協議中挖出來的「食物」,熱度好的話,就會成爲另一個協議裏的鋤頭。

烤仔觀察 | 秋天的第一口「菠蘿」真的那麼好喫嗎?

同其他「食物」比起來,「菠蘿」 MEME 來的不算早。

8 月 15 日,ConsenSys 的開發員 Jordan Lyall 在自己的 Twitter 上對 DeFi 淘金熱放了一個嘲諷:

「只需 5 分鐘,即可創建一個 DeFi 項目。」

烤仔觀察 | 秋天的第一口「菠蘿」真的那麼好喫嗎?

配圖顯示了一個名爲「the degenerator」(退化器) 的 UI 界面,列出了 6 個當前比較火的合約,分別是 Compound、Aave、Synthetix、YFIIII、Ampleforth 和 Based。從圖片看,用戶可以自助選擇合約,點幾下就可以生成一個 DeFi 項目了。

「淘金熱」可不是白叫,這麼有趣的創意,怎麼可能被放過?

幾個小時後 MEME 就擁有了自己的官網,網站上基本用戶界面齊全,還有 Telegram 羣鏈接。好奇的人太多,不到 1 個小時的時間裏,5 00 人湧入羣中,MEME 社區初見雛形

30 分鐘後,MEME 通證誕生了。

烤仔觀察 | 秋天的第一口「菠蘿」真的那麼好喫嗎?

參照了 YFI 的發行規模,MEME 通證總供應量 28,000 枚,經過社區討論,決定以在 Telegram 羣內均分空投的形式進行首次發行,正確填寫地址的人每人獲得 355.55 個 MEME 通證,合約部署者分得 2000 MEME 通證,將其中的 1000 個添加到 Uniswap 中作爲流動資金做市,另外 1000 枚,據說社區表決通過要送給 V 神。

緊接着,MEME 展現出了蓬勃的生命力。僅 8 月 15 日當天,通證的價格就從 11.29 美元上漲到了 40.02 美元

Jordan Lyall 在自己的 Twitter 上發文表示一天的時間,MEME 已經有了 120 萬美元的交易量。

烤仔觀察 | 秋天的第一口「菠蘿」真的那麼好喫嗎?

EthHub 聯合創始人 Anthony Sassano 公開表示他是原始空投接收者之一 ,並且在當天就賣掉了,因爲他認爲 MEME 只是「just a random token with no use (沒什麼用處的隨機代幣)」。

如果他當時 hold 住,那麼在歷史最高價格 1962.98 美元時,他手中的 MEME 價值應該有將近 70 萬美元了。

烤仔觀察 | 秋天的第一口「菠蘿」真的那麼好喫嗎?

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不止 MEME 的價格。如同 Jordan Lyall 在 Twitter 上虛構的 UI 界面一樣,Uniswap,Balancer,1inch,Hoo 和 Mooniswap,Poloniex 都逐步開始支持 MEME 交易。MEME 甚至在 9 月 21 日創下上線 Poloniex 前的價格新高。

許多人說,MEME 的火爆,離不開它「DeFi + NFT」的新玩法。

MEME 有兩個礦池,可以在 Uniswap 抵押 UNIV2-LP(uni 做市權益憑證) 來挖,可以挖到 Legendary 等級的 NFT 代幣,也可以抵押 MEME Coin 來挖「菠蘿」(Pineapple-PNPL)——MEME 的非流通代幣。

烤仔觀察 | 秋天的第一口「菠蘿」真的那麼好喫嗎?

「菠蘿」可以用來兌換 Relic、Common 和 Rare 三種稀有程度不同等級的卡片。

烤仔觀察 | 秋天的第一口「菠蘿」真的那麼好喫嗎?

雖然也叫挖礦,但與我們所瞭解的 DeFi 挖礦不同,MEME 的收益取決於你選擇置換成什麼卡片,並且是否置換成功,以及置換後的卡片最終會以什麼價格被別人買走。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MEME 的收益率計算不是一道學過的數學題,更像是一道超綱的選擇題——能得多少分,全憑運氣

相對於可互換的 BTC、ETH 而言,NFT (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代幣具備的獨一無二、稀缺、不可分割屬性,使它像藝術品一樣,每件都不一樣,且不可替換。

因爲有這樣特別的屬性,遊戲、藝術品、域名、收藏品、虛擬資產、現實資產、身份等方面都有 NFT 的應用。其中發展最爲迅速的在遊戲、藝術品以及域名領域

NFT 的第一次爆發在 2017 年,現象級 DApp 加密貓(CryptoKitties)的出現令 NFT 這一概念進入行業視野,加密貓的火爆也讓以太坊經歷了第一次的大規模擁堵。

烤仔觀察 | 秋天的第一口「菠蘿」真的那麼好喫嗎?

自此,NFT 開始了它的一路「開掛」之旅。

2018 年加密貨幣市場整體處於熊市,但 NFT 的總市值漲幅相比 2017 年增長了高達 482%,NFT 加密貨幣的玩家數量相比上一年增長 92%。2019 年 NFT 市場的玩家數量只增長了 1%,市值卻增長了 17%。

第三方數據庫 NonFungible.com 預計 2020 年,NFT 總市值增長將會超越 50%,用戶增長超越 30%。

如果說這個數據讓 NFT 備受矚目,那頻繁「出圈」的應用場景,簡直讓 NFT 衆望所歸了。

2020 年歐洲盃有超過兩萬張的門票以 NFT 的形式發售。全球現在有 10 億人在使用數字化門票,如果其中 5% 在未來幾年轉化爲區塊鏈 NFT 門票。

大名鼎鼎的遊戲巨頭育碧(Ubisoft)圍繞 NFT 與區塊鏈遊戲 Axie Infinity 正合力打造一款遊戲。

前文中錯失 70 萬美元的 EthHub 聯合創始人 Anthony Sassano 就是 NFT 的忠實擁躉,他在 Twitter 上發文表示:未來接下來的幾個月中,NFT 領域將進入指數增長模式。

NFT 的數字藝術與 DeFi 資本流動性原本在各自賽道上奔跑的兩條線,在 MEME 的催生下,終於找到了交匯的機會

MEME 選擇與新興數字藝術家合作,出品的數字藝術卡牌,目前創作主要圍繞各個區塊鏈項目的創始人。

烤仔觀察 | 秋天的第一口「菠蘿」真的那麼好喫嗎?

至於這張 MEME 卡牌是不是真的值 49.99 ETH,這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模仿是人類一切學習的開始。爆款一出,很少有人能按捺住那種 FOMO 的焦慮。

推特大佬 Anthony Sassano、Alex Masmej、DefiDude 和 Sam Ratner 在錯過 MEME 後,企圖模仿 MEME,做個類似仿盤跟一波風,於是幾人一合計琢磨,一款叫做「FEW」的項目便誕生了

烤仔觀察 | 秋天的第一口「菠蘿」真的那麼好喫嗎?

原本打算弄個一摸一樣的「公平空投」 ,吸引大衆目光,再安排人暗中喊單,從而引流獲利。

只不過,FEW 的「公平空投」對象不能是無名小卒,必須是圈內大佬。

烤仔觀察 | 秋天的第一口「菠蘿」真的那麼好喫嗎?

沒想到的是,「空投」剛剛開始,事情就敗露了。另有潛伏在羣裏的大 V 直接掛了他們密謀的聊天記錄。

烤仔觀察 | 秋天的第一口「菠蘿」真的那麼好喫嗎?

「短命」的 FEW 在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裏,塵歸塵土歸土 。

FEW 投機夢碎,但是 MEME 的故事還沒有結束。

值得一提的是,MEME 的價格自 22 日後,一路下挫。

彷彿官網的域名「dontbuymeme」被驗證了一樣,Jordan Lyall 馬上也跳出來說:It was fun to watch play out and see a silly idea turn into a community and create value from thin air.

烤仔觀察 | 秋天的第一口「菠蘿」真的那麼好喫嗎?

究竟是一個從嘲諷誕生的社會實驗?還是一個籌劃已久的 NFT + DeF 價值嘗試?

還是要把眼光放長遠,等時間給一個答案。

巴菲特老師曾教導我們說:不要投資自己不懂的東西

這句話有兩層意思:一是說人的認知能力非常有限,貿然進入未知領域可能遭受損失;二是說當進入未知領域,就無法理性對待市場的波動,不知道爲何盈利,也不知道爲何虧損。

面對未知的狂熱,無數前人的經驗告訴我們:捂緊兜裏的錢就完了。

ps: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只有我一個人覺得這是一場精心策劃吧?Jordan Lyall 的 Twitter 和轉發和官網的製作和 MEME 社區的反應都太快太巧了,畫個 UI 做個網站搞定那麼多協議哪有那麼容易,真當我不是個從業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