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朱嘉明先生 2019 年 4 月 15 日在清華大學 x-lab 公開課第三期第三講。清華 x-lab 區塊鏈實驗室主任夏立擔任主持人。講者根據現場錄音記錄做了審閱和技術性修訂。朱嘉明是中國著名經濟學家,1988 年獲得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學博士學位,現任職於維也納大學,代表作有《從自由到壟斷 : 中國貨幣經濟兩千年》。

經濟學家朱嘉明:數字經濟五十年,從「奇點」到 「大爆炸」朱嘉明,中國著名經濟學家

原文標題:《朱嘉明 數字經濟五十年:從「奇點」到 「大爆炸」》
分享者:朱嘉明
鏈聞經公衆號「數字資產研究院 CIDA」授權轉載

朱嘉明:各位,晚上好!

其實,這題目應該是數字經濟六十年。腦子是這樣想的,但是在 PPT 上,寫的是五十年。不久大家就會理解爲什麼是六十年,而不是五十年。

在開始今晚的 Lecture 之前,我首先提出人類經濟史上的一個新問題:即人類經濟形態是逐漸演變和進化而來?還是,人類經濟形態也如同自然界一樣,存在着突變現象?據我所知,經濟史學家至今尚未系統地提出這樣問題。我的回答是:人類經濟發展史既存在演變和進化的經濟形態,也存在着突變的經濟形態。人們所熟知的第一產業、第二產業、第三產業,甚至第四產業的形成與發展,本質上是一個演進模式。其中的第一產業的出現,與人類學會勞動和製造工具幾乎同步。所謂的現代加工工業,是從手工業演進過來的,而手工業原本在人類早期經濟活動中就存在。工業革命並不屬於「突變」。至於第三產業的服務業,自古有之,服務業源於家庭分工,是與人類經濟生活最早期的存在相聯繫的。這樣自然演進而來的經濟形態的最基本特徵是什麼?是基於物質性資源的經濟活動,受制於資源的有限性,土地、人力和資本。數千年來,人們已經非常熟悉這樣的經濟存在的模式,已經習慣在這樣的經濟成長過程中生活、創造。隨着人類文明進步,這些經濟形態依然會不斷地演進。

但是,至少從 1960 年代開始,人類創造了另一類經濟,這類經濟與傳統的經濟形態沒有必然的,直接的關係,也與原來經濟發展過程並沒有直接的相關性。這類經濟不用以傳統的生產要素作爲前提,無中生有。我今晚所講的主題,數字經濟,就屬於這類形態的經濟。人類產生數字經濟並沒有必然性,但是它卻產生了。

與傳統的非數字經濟相比較,數字經濟產生過程是奇特的,它的啓始點不是物質,不是勞動和生產,而是思想。在今晚的 Lecture 上,我把這樣的思想,能夠導致一種新經濟形態的思想定義爲「奇點」。所以,纔有今天晚上的這個題目:數字經濟五十年:從「奇點」到「大爆炸」。當然,刺激我選擇這樣題目的另一個原因是最近天文界拍到了「黑洞」,激發更多的專業人士探討「黑洞」、「奇點」和宇宙大爆炸之間存在着某種關係。

我希望通過今天整個 Lecture,傳播這樣的思想、邏輯和事實:今天的數字經濟規模可觀,但是,它是一種「橫空出世」的「無中生有」的經濟,發源于思想「奇點」。按照霍金所寫宇宙大爆炸的理論,宇宙是從一個相當於鈕釦大小的奇點開始的。這樣的說法並不嚴格,只是給大家一個比喻。無論如何,「奇點」需要具備三個條件:第一是小,第二,質量極重,第三,密度極高。數字經濟的思想「奇點」完全符合之三個標準。

下面我講六個問題:1. 數字經濟:第一次大爆炸。2. 數字經濟:第二次大爆炸。3. 兩次數字經濟大爆炸的疊加。4. 重新定義數字經濟。5. 數字經濟對當代經濟轉型產生深刻的影響。6. 結論與展望:重塑未來的人類、國家、社會和商業。

1、數字經濟:第一次大爆炸

今天人們所熟悉,甚至早已經被「庸俗化」的數字經濟是從一個純粹思想「奇點」, 一個完美至極的「奇點」開始,有着清楚的時間、地點、人物、思想內容。

時間:1961 年6月 24 日
地點:MIT
人物:博士候選人倫納德·克蘭羅克(Leonard Kleinrock, 1934)
思想內容:《Information Flow in Large Communication Nets》。人類歷史第一次提出「packet-switching」理論。

經濟學家朱嘉明:數字經濟五十年,從「奇點」到 「大爆炸」Leonard Kleinrock,1934 至今

640 (1).jpeg640 (2).jpegInformation Flow in Large Communication Nets

在克蘭羅克提交他的博士論文之前,世界上早已經存在着兩種東西:其一是信息,信息已經存在的實在是太久;其二是所謂的通訊方式。以當時的美國爲例,AT&T 已經是很大的公司了,支撐着龐大的世界通訊網絡。但是,不論電報和電話的信息傳送都是有限的。電話超載,就會發生佔線,忙音。顯然,解決信息的通訊問題,需要新思路。例如,是否有辦法對大規模信息進行分解,通過一種網絡的形態發送出去,之後再把解構的信息重新組合起來。克蘭羅克的天才之處是不僅提出了這樣的問題,而且論證了他的解決方案,將信息變成很多 Packet,再通過網絡傳播,再傳輸出去重新組合。

640 (3).jpeg

當然,關於克蘭羅克的貢獻,後人存在一定爭議。但是,我還是堅決認爲,正是克蘭羅克的博士論文創造了數字經濟的第一個「奇點」。1964 年,克蘭羅克第一部著作《通訊網絡》出版,發展了分組交換的思想。大家仔細想一想,那是 1961 年,58 年前,克蘭羅克 27 歲。

後來的歷史證明:整個數字經濟確實源於克蘭羅克的一個思想 「奇點」,它所引爆的過程,持續了半個世紀。其中第一輪爆炸的標誌是 1969 年,阿帕網(ARPANet)實現了在 UCLA、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聖巴巴特分校和猶他大學四大節點的聯網成功,人類社會從此進入了網絡時代,奠基了數字經濟的基礎結構。從 1961 年至 1969 年,這一輪爆炸用了 8 年時間,主要體現在思想性爆炸,證明克蘭羅克的想法是可以實踐的。

640 (4).jpeg

之後,第一次數字經濟大爆炸又經歷了若干輪,主要集中在 1970 年代至 1980 年代,1990 年代,以及 2000 年代到 2010 年代。

1970 和 1980 年代,互聯網突飛猛進。1970 年代,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全球開始鋪設支撐互聯網的 Cable,連接世界,形成了支持後來數字經濟的物理學基礎設施。

640 (6).jpeg

在這個時期,還發生了一些具有歷史裏程碑的事件:E-mail「@」誕生、TCP (Transmission Control Protocol)的發展;Symbolics.com - first「.com」浪潮;Microsoft Windows 的衝擊;到了 30 年前的 1989 年,萬維網(World WideWeb& Hyper Text Transfer Protocol)規則的形成。

進入 1990s,奇點繼續爆炸,模式變了。人們突然發現,所謂的互聯網很快突破基於個人之間聯繫的 E-mail 階段,基於互聯網的數字經濟實體如雨後春筍。在 1990 年代,我主要在波士頓,親自目睹了以下公司的出現:1990 年:Archie,第一家網絡搜索引擎;1994 年:網景(Netscape)和雅虎(Yahoo!); 1995 年:亞馬遜(Amazon.com),海淘(eBay)阿爾塔維斯塔(AltaVista);1998 年:谷歌(Google)。在中國 ,1998 年騰訊(Tencent)和 1999 年阿里巴巴(Alibaba)誕生。從此以後,數字經濟不再是非自覺的演進,這些新的經濟實體,成爲了弄潮兒,成爲 players,開始主導數字經濟的爆炸過程。

2000 年代至 2010 年代,以社交平臺形式代表的新型數字經濟實體紛紛登上歷史舞臺。2001 年的維基百科(Wikipedia);2003 年的阿里支付(Alipay);2004 年的臉書(Facebook);2005 年的 Youtube;2006 年的推特(Twitter);2007 年的 Iphone;2009 年的 Uber;2013 年的微信(WeChat)。 不僅如此,新的經濟模型,或者新的商業模式出現了。我個人並不喜歡「商業模式」這個概念。但是,我還是肯定是 Uber 模式的,特別畫了一個 Uber 的模型。

640 (7).jpeg

最能映射數字經濟第一次大爆炸的,無疑是近年來人們經常提到的兩個定律:摩爾定律(Moore’s Law )和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摩爾定律(Moore’s Law )的發明者是英特爾(Intel)創始人之一的戈登·摩爾(Gordon Moore,1929-)在 1974 年所提出,原本描述的是在價格不變情況下,集成電路可容納的元器件的數目,約每隔 18-24 個月便會增加一倍,性能也將提升一倍。這一定律揭示了信息技術進步的速度。1995 年,摩爾在《經濟學家》雜誌上撰文寫道:「令我感到最爲擔心的是成本的增加,… 這是另一條指數曲線」。他的這一說法被人稱爲摩爾第二定律。

640 (8).jpeg

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law)的核心內容是:網絡的價值等於網絡節點數的平方,網絡的價值與聯網的用戶數的平方成正比。或者說,梅特卡夫法則揭示了互聯網的價值隨着用戶數量的增長而呈算術級數增長或二次方程式的增長的規則。梅特卡夫定律提出者是喬治·吉爾德,時間 1993 年,用以紀念和肯定計算機網絡先驅、3Com 公司的創始人羅伯特·梅特卡夫(RobertMetcalfe,1946 年-)。根據梅特卡夫定律,一個網絡的用戶數目越多,那麼整個網絡和該網絡內的每臺計算機的價值也就越大,即網絡的價值 V=K×N2 (K 爲價值係數,N 爲用戶數量)。1990 年代以來,互聯網絡不僅呈現了這種超乎尋常的指數增長趨勢,而且爆炸性地向經濟和社會各個領域進行廣泛的滲透和擴張。

640 (9).jpeg

值得強調的是:1990 年代最大的變化,在數字經濟的爆炸性組織過程中,發生了華爾街(WallStreet),風險資本 (Venture Capital) 和硅谷(Silicon Valley)的「完美」結合。曾經名不見經傳的,並不爲傳統資本以爲然的納斯達克主宰着這個資本市場。納斯達克從 1971 年開始創建的,指數爲 100 點。

進入 1990 年代,納斯達克進入長達十年的黃金時代,從 1991 年的 500 點,1998 年之後加速度,至 2000 年 3 月 9 日達到 5000 點。但是,幾天之後的 2000 年 3 月 13 日,互聯網泡沫破裂,納斯達克上市的企業有 500 家破產,40% 退市,80% 的企業跌幅超過 80%,蒸發了 3 萬億美金。儘管如此,泡沫之後,存活下來的數字經濟進入發展新階段。

在 2000 年互聯網泡沫破裂之後的八年,2008 年爆發了一場全球性的金融危機,這場危機波及到傳統經濟部門和新興數字經濟產業。我選了 2008 年 9 月 15 日,星期一雷曼兄弟關門的一張照片。

640 (10).jpeg

這場危機的影響是深刻的和持久的。在危機過後的 2012 年,發生了佔領華爾街運動,挑戰華爾街和納斯達克所代表的資本和技術的結合。這場運動最代表性口號是:Weare the 99%。這場運動反應了美國民衆意識到:IT 規模和數字經濟膨脹的受益者僅僅者是極少數人,在造就一批新富人的同時,還造成新的不平等,產生了新的財富分配問題。

640 (11).jpeg640 (12).jpeg

到目前爲止,我梳理了從 1961 年至 2008 年的這段歷史,即數字經濟的第一次大爆炸的主要過程,用「奇點」到「大爆炸」的說法,不僅不是牽強的,而且是恰如其分的:數字經濟確實起源於一個 idea,一篇博士論文。在當時,世界上沒有多少人會有這樣的想法。中國的 1961 年是極端困難時期,沒有一箇中國通訊專家,或者科學家在那個時候有能力提出這樣的問題。自 1961 年之後,是一波接一波的爆炸,到 2008 年世界金融危機,完成了一個週期。曾經被人們擁抱和支持的數字經濟高速發展,在帶動全世界宏觀經濟大規模的發展的同時,最終沒有讓人類避免更大規模的經濟危機,即 2008 年的世界金融危機。

二、數字經濟:第二次大爆炸

故事並沒有結束。現在我要講第二個奇點,以及相關的第二次大爆炸。第二個奇點,也有時間、地點、人物,也是從一篇文章開始的。

時間:2008 年 11 月 1 日
地點:一個網站,metzdowd.com,cryptography Info Page-密碼學郵件組列表
人物: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
思想:一篇文章,《比特幣:一種點對點式的電子現金系統》(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

640 (13).jpeg

相比較 1961 年克蘭羅克的數十頁博士論文,中本聰在 2008 年關於比特幣的論文篇幅要短了很多,不過若干個頁碼。但是,結果是一樣,因爲這篇比特幣的論文,引發了過去十年數字經濟的另一類持續大爆炸,改變了人們關於財富的認知慣性。在這個意義上說,兩次大爆炸的「奇點」有着驚人相似之處:都是來自一個思想,形式都是論文,物質形態的重量都可以忽略不計。

如果說,中本聰的論文與克蘭羅克論文出世之時有什麼差別?那就是,克蘭羅克的論文沒有貨幣價值效用,而中本聰的論文很快就催生了第一塊區塊鏈和第一塊比特幣。只是,開始的價值極爲有限。後邊的故事人們就知道了,比特幣的價格雖有起起伏伏,但是,至今比特幣的價格依然等於數千美元。我今天想強調的是,不要在意比特幣多麼值錢,而應在意比特幣發源於一個想法,一個 Idea,一篇文章,不管背後有多麼漫長和艱辛的發展過程。至少,相比較於 1961 年克蘭羅克論文引發的爆炸過程,中本聰的比特幣文章所引發的爆炸過程,在時間上短得多,當量大得多。

640 (14).jpeg

比特幣第一次交易:400BTC = 1USD (相當於 0.0025USD,0.17RMB);
2017 年 12 月 17 日,比特幣的最高價格是 19873 美元;市值達到 3328.27 億美元;
今天,2019 年 4 月 15 日,比特幣價格是 5183.3 美元(跌幅:73.92%),市值是 914.64 億美元(跌幅:72.52%) 。

640 (15).jpeg

中本聰文章所引發第二輪大爆炸,發生在 2013 年至 2014 年,始作俑者是當時 20 歲左右的 Vitalik Buterin,爆炸的結果是以太坊 (Ethereum) 的誕生。以太坊成爲了一個開源和具有智能合約的公共區塊鏈平臺,或者是「下一代加密貨幣與去中心化應用平臺」。

2014 年以太坊 ICO 衆籌成功,以太幣成爲第二大加密數字貨幣 。以太坊最高價格時間:2017 年 12 月 17 日,價格是 1431 美元;市值達到 1388.25 億美元。今天,2019 年 4 月 15 日,價格是 168.2 美元;市值爲 177.76 億美元。

640 (16).jpeg

Vitalik 的以太坊,是自 2008 年加密數字貨幣歷史中的大事件,構成了規模,刺激了區塊鏈應用氛圍擴張。

因爲比特幣和以太幣,世界範圍內的加密數字貨幣數量爆炸性增長。

加密數字貨幣排前 15 名的名稱和市值如下:

640 (17).jpeg

我選了今天爲止排名的 15 種加密數字貨幣,我不敢說這樣的排列次序是穩定的,也不敢說前 15 名的價值是穩定的。但是,他們整體性消失是一個小概率。

進而,世界出現了各種類型的加密數字貨幣的交易平臺。曾經最著名的是 MtGox,中國叫「門頭溝」,翻譯的不雅,貢獻很大之後關門了。現在與中國人有關的有幣安,火幣。

人們需要正視加密數字的總市值。我們需要以世界各國的 GDP 作爲參照系。在 2018 年 1 月加密數字的總市值達到歷史最高點,總額 8300 多億美元。世界 GDP 超過 8000 億美元的國家不超過 20 個國家。這個數字接近當年荷蘭的 GDP,沙特阿拉伯的 GDP。今天,2019 年 4 月 15 日,加密數字的總市值嚴重縮水, 總額是 1769 億美元。即使這個數字,還是接近卡塔爾,阿爾及利亞,哈薩克斯坦等國的 GDP。換一個思路,因爲加密數字貨幣的所有者人口有限,所以,人均加密數字貨幣的市值會顯著高於可比國家的人均 GDP。

我的一位朋友剛剛從美國帶來一本書,《Blockchain Econmoics》,2019 年出版,作者至少五位,出版社是 WorldScientific。這本書存在翻譯成中文的價值。我下載了該書在 131 頁上的兩張圖片,一個圖片展現自 2015 年至 2017 年,短短几年時間,區塊鏈錢包是以怎樣的速度增長起來的。另一張圖展現的是自 2015 年至 2017 年的區塊鏈 Market capitalization 規模擴張。

我在這裏想說的是:需要用 Open mind 看待比特幣、以太幣和其他比較專業化的加密數字貨幣。幾年前,我在接受《亞洲週刊》採訪時已經說過:加密數字貨幣已經不是星星之火,正在構成燎原之勢。幾年過去,這個勢頭已經難以逆轉。大家可以想一想,從 2008 年的中本聰文章至今,比特幣所推動的另類財富歷史不過十年光景。

640 (18).jpeg640 (19).jpeg

現在,需要回顧我在今天演講開始所言:人類有兩種財富形態,一個是從人類有的時候這個財富形態就存在了,它是以線性方程模式演化和進步。還有一種形態就是「無中生有」,以非線性模式發展。這種「無中生有」財富形態全部歷史不足 60 年。所以,我們不得不接受這樣的事實: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批人,這批人不依靠傳統模式,創造的另類財富模式,很可能代表人類的一種替代方案。不僅如此,他們的這種財富是很難被剝奪的,這些財富存在於雲端的各類「錢包」之中。有着強大和不斷完善的技術支持,其核心技術就是區塊鏈。

在十年間,區塊鏈思想和技術發生了極大的改變,它正在變成了一個 Cluster,跟所有經濟部分都會發生這樣結合。甚至包含着法律、科學、社會等等。這是我上個月在北大講的一張圖,用以描述區塊鏈的變化:

640 (20).jpeg

三、數字經濟「兩次爆炸」的疊加

現在我們要討論更有意思的問題,發生在自 1960 年代的第一次數字經濟大爆炸,發生在 2008 年因爲比特幣誕生所引發的第二次數字經濟大爆炸,已經和正在產生了「疊加」效應,導致新的爆炸。我非常希望大家激動一點,因爲我們現在處在兩個大爆炸的交界點。所以我畫了這樣一個圖:

640 (21).jpeg

在這裏,我將數字經濟分成兩個類型:類型 I 就是基於 ICT 革命產生出來的數字經濟,用藍色的「奇點」和藍色曲線代表,反映的大概是自 1960 年代至 2010 年代的大趨勢,只是在 2000 年前後該曲線應該有所下降,更符合歷史。類型 II,是原發於比特幣的數字經濟新戲臺,以橘紅色「奇點」和橘紅色曲線作爲代表,途中的橘紅色曲線的斜率是非常準的。

值得注意和研究的是:藍色曲線和橘紅色曲線在什麼時候相交?爲什麼相交?相交的特徵是什麼?現在很清楚,相交時間是 2017 年。1CO 成爲相交的主要形式。數字經濟發展到了自我發展新金融貨幣工具,改造資本模式的歷史階段。從此,數字經濟開始形成臻於完整產業鏈和價值,並向新經濟形態的轉型。

我們現在處於這樣一個時刻,兩類數字經濟爆炸的疊加,尚在進行之中,繼續產生巨大的能量,還難以進行數量分析。不過,爆炸疊加對 GDP 的貢獻率顯著,還是沒有爭議的。

四、重新定義數字經濟

關於如何定義「數字經濟」,並非是一件簡單的工作。爲了準備今晚 Lecture,我就「數字經濟」的定義進行了必要的文獻搜索,發現至少從 1996 年開始,直到 2018 年,有相當多的學者企圖對數字經濟給出定義。有一個學者 Tapstott,在 1996 年就試圖對數字經濟做定義。據說最近,他跟他兒子合作,又寫了關於區塊鏈的專著。

如果大家查維基百科,數字經濟被定義爲基於 IT 革命和 ICT 革命,或者 IT 技術和 ICT 技術支撐的經濟活動。這顯而易見是不夠的。定義「數字經濟」的困難,主要因爲數字經濟的結構、機制、規模和技術基礎的演變不斷加速度,並高度影響和帶動經濟組織,經濟制度,甚至商業模式的改變。簡言之,數字經濟屬於極爲動態化和日趨複雜化的概念。還不僅如此,傳統經濟的理念已經難以適應數字經濟。例如,數字經濟的生產要素和成本理念已經和傳統經濟漸行漸遠,甚至大相徑庭。

進一步說,進入 1990 年代,還是比較容易區分數字經濟和非數字經濟的邊界,如今,做這樣的區分愈來愈困難。比如說,工業 4.0 到底屬於傳統加工業的升級版,還是其本身已經屬於數字經濟?

數字經濟不僅僅是創造了一種新的經濟形態,而且還改造原來的經濟形態。假設綠色圈代表傳統經濟,藍色圈代表數字經濟,就全球大趨勢是處於第二階段。見下圖:

640 (22).jpeg

第三階段,藍色圈和綠色圈走向重合,達到月全食的狀態,已經爲期不遠。

無論如何,在 2020 年代來臨的歷史時期,現在思考數字經濟,需要同時考慮到資源、過程、結構和商業模型等基本方面,避免盲人摸象。見下圖:

640 (23).jpeg

總之,如果將數字經濟形成的「奇點」追溯到 1960 年代初,現在過去了近六十年,一個甲子。期間,數字經濟的概念不斷擴張。

640 (24).jpeg

在上圖中,黑色的點和線代表是「奇點」和早期擴展;藍色圈是數字經濟初期的技術基礎;橘紅圈內屬於狹義數字經濟;綠圈之內則是被數字經濟改造的經濟,代表的是廣義數字經濟範圍。人們現在正處於從狹義數字經濟向廣義數字經濟的轉折時刻。在這樣的時刻,分配製度,就業制度都會發生變化。所謂的零工經濟(DigEconomy)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形成的。最近,人們關注和討論的 996 和 ICU 問題,就屬於零工經濟的一種極端現象。我的立場是清楚的,願意站在 996 陣營一邊。

五、數字經濟對當代經濟轉型產生深刻的影響。

在過去半個多世紀,數字經濟對當代經濟體系的影響是深刻的和持續的。

第一,改變了產業結構。直接刺激了第四、第五、甚至第 N 產業,豐富基礎結構的形態,導致產業結構複雜化。

第二,改變了加工工業的技術基礎。最近,OECD 提出數字經濟的報告,主要以歐盟 15 國,日本、南韓、美國、中國和臺灣這六個經濟體爲對象,展示 ICT 對加工工業和服務業的影響,特別是芯片產業的波動。

640 (25).jpeg640 (27).jpeg640 (26).jpeg

2018 年,德國發布關於數字經濟的報告,對數字經濟的分類比較詳細,從 ICT 到知識產業、金融保險、零售,一直到傳統加工工業,最後一個是健康產業,並可以看到數字化過程對產業的影響長度和未來趨勢。

640 (28).jpeg

第三,數字資產支撐了世界 GDP 增長的 50% 以上的貢獻率。

第四,改變企業形態。一方面,改造傳統企業,以適應數字經濟轉型;另一方面,創造出適應數字經濟,特別是適應區塊鏈的新興企業。現在,任何一個企業都需要實現數字化,甚至「算法」(Algorithm)的轉型,否則,難以協調大數據處理,AI 的介入,以及區塊鏈嵌入,最終保證企業可以在日益發展的空間和時間維度中生存。

第五,改變商業模式。

第六,改變就業形態。最大變化就是我剛纔說的比較靈活的就業模式的產生。

第七,改變國際貿易結構。中美貿易摩擦,本質是中國優勢是傳統產業;而美國優勢是數字經濟。中國傳統產業的順差可以通過擴大每個數字經濟產品抵消。但是,數字經濟更多的是與知識產權緊密結合的。因此,美國將知識產權置於極爲重要地位。從長遠看,中美貿易的平衡,最終是要尋求兩國在數字經濟領域的平衡。

除此之外,數字經濟改變了貨幣體系和資本市場。因爲比特幣和以太幣的出現,刺激了數百種加密數字貨幣走向市場,證明哈耶克的非貨幣化是可以變成現實。與此同時,倒逼世界愈來愈多的國家政府研究和創造法定的加密數字貨幣。在過去十年,人們在關注和討論所謂的後佈雷頓森林會議時代的國際金融秩序的時候,傳統的貨幣體系正在改變,法定和非法定的加密數字貨幣,已經成事。在這方面,要擯棄「精英」意識。貨幣、資本、金融的傳統模式和邊界正在加速改變。今天,有兩個消息:其一, IMF 推出加密數字貨幣。其二,釜山被選爲韓國加密數字貨幣的自由特區。

最後,需要注意數字經濟對「商業週期」,對宏觀經濟的長遠性影響。

六、結論與展望:重塑未來的人類、國家、社會和商業。

首先,我需要大家注意四個角色在數字經濟中的地位:其一,科學家;其二,工程師;其三,企業家;其四,政府。我沒有強調資本的地位,因爲資本在數字經濟的過程中的重要性,相比較科學技術的地位,是相對下降的。倒退幾十年,有誰會預見到,這個世界最終決定於 Code,決定於算法?

其次,我用三個「S」結果概括數字經濟的可持續性:其一,速度 (Speed);其二,領域 (Scope);其三,擴展 (Spread) 。

最後,決定數字經濟趨勢的則是「四化」:一個是「信息化」,一個是「全球化」,一個是「網絡化」,還有一個「區塊鏈化」。對於「區塊鏈化」這個概念我並不放心,今晚 Lecture 之前,認真查找了文獻,在英語世界確實有這個概念。

640 (29).jpeg

我今天講這個題目:數字經濟五十年:從「奇點」到 「大爆炸」(50 Years ofDigital Economy – from a Singularity to the Big Bang)。恰巧在 Lecture 開始之前,在校園散步,看到了 BigBang 的音樂會廣告。我爲這個巧合高興,拍了照,作爲今晚 PPT 的最後一頁,與大家分享。

謝謝大家!

朱嘉明 2019.04.15 於北京·清華 x-lab

附錄:Q&A

Q1:今天您提到區塊鏈和數字經濟兩個曲線交集之後所可能形成的幾何級數的增長,對於我們目前所看到的越來越明顯的各國財富上的兩極分化,你覺得是會更好,還是會更壞?

朱嘉明:我今天 lecture 的關鍵詞就是數字。數字經濟的兩次大爆炸及其「疊加」效用,至今並沒有完全顯現出來。但是,你所說的因爲數字經濟引發的財富兩極分化的情況,顯然會繼續下去。

我們需要關心的相關問題包括:數字經濟導致了「數字鴻溝」,而在「數字鴻溝」的背後,其實是數字、數據和信息的所有權問題。現在,人們發現,數據、Information、知識、思想,最終都無法迴避它們是怎樣產生的,所有者應該是誰,使用權和所有權的邊界如何界定?現在的嚴酷事實是:數字、數據是由絕大多數民衆所創建出來,信息的生產者和產出者是信息天然的 owner。但是他們卻難以成爲數字的真正所有者。他們被迫或者在絕對不自覺的情況下,將自己的數據讓渡給擁有數字加工權力的經濟實體,或者權力機構。這種數據壟斷加劇了數字鴻溝,進而構成了數字經濟財富兩極分化的深層原因。

進一步說,從 1961 年開始的數字經濟的幾何增長,產生巨大財富能量,在推動社會進步的同時,世界正面臨着一種前所未有的新的不平等。這種不平等,要比衣食住行,基於物質生產和物質財富的不平等,更富有挑戰性。最近一兩年,傳統資本大量涌入區塊鏈和加密數字領域,加劇了對原來生態的侵蝕,以及與追求財富分配模式趨於公平的初衷的背離。

Q2:傳統資本在區塊鏈和加密數字貨幣領域的割韭菜在相當程度上是一個財富再分配的過程。我們現在所看到的互聯網新企業,都是新生代產物,傳統的如洛克菲勒家族正在往下走。是不是存在資本增長越來越快,GDP 增長相對低落的趨勢?

朱嘉明:首先,任何一次經濟轉型,都會導致財富再分配,並伴隨着大規模的「割韭菜」現象。古今中外,莫過如此。只是,在人類經濟史上,大轉型次數是相當有限的。但是,在過去幾十年,因爲科技進步加快,對經濟影響加劇,如今出現了轉型頻率提高的趨勢,而且一個轉型刺激和孕育了另一個轉型。

在數字經濟的轉型中,自然產生新的資本和新的財富模式。財富爆炸的週期隨之變短。以納斯達克威力,在上市早期就創造了四個與數字經濟有關的億萬富翁。今天,以英國區塊鏈經濟創造財富的速度來看,製造一個以十億歐元爲基本線的財富擁有者,大約不過五年時間。值得肯定的是,這樣的新財富模式導致新人成爲資本擁有者,總比財富永遠被老家族控制爲好。

進一步說,如果新產生的增量資本的增長速度遠遠超過存量資本的增長速度,是歷史進步。我今晚描述,在數字經濟時代,兩次大爆炸,不是線性過程,而是非線性過程。最後沉積下來的增量資本,遠遠大於存量資本。這意味着世界擁有資本新的羣體,發生了改變,資本新的擁有者是一代新人。人類的財富主體正在向 X、Y、Z 這三代人轉移。 Facebook 無論存在多少問題,但是,畢竟代表的是一個存在改革空間的未來模式。這個問題非常值得深入觀察和探討。

另外,數字經濟依賴於開源精神和技術,其本質與開放社會不可分割。在 1990 年代,人們討論無國界經濟(Borderless Economy),歷史證明了,數字經濟最大特點就是天然的 borderless Economy,數字經濟規模之所以得以如此擴張,得益於全球化。現在,還有不少人思考經濟,擺脫不了物質形態經濟的觀念束縛。例如,在世界 GDP 的一半以上來源於數字經濟的情況下,談論國際經濟,還要講什麼「波羅的海指數」,顯然是嚴重落伍。要知道,對於數字經濟,服務貿易,知識產權教育,金融市場,哪裏還需要輪船和集裝箱。

Q3:我理解是 , 傳統的資本與物化形態經濟不可分割,在數字資產發展階段當中,是不是會和虛擬化經濟結合?還有您一直在說奇點,說到思想的重要性,爲什麼在您後面的結論中,強調了,科學家、工程師、企業家、政府四個角色,而爲什麼沒有說到思想的角色?在今後發展過程當中,思想是不是還會起到一些深化、推動,甚至是昇華的一個角色?還有一個問題,在您的結論當中說到了數字經濟對國家和社會的影響,是不是涉及到在數字資本發展過程當中有一個社會倫理的問題,當然法律也包括在內了。我認爲,數字經濟對社會倫理這方面的影響,對習俗、文化,包括民族性、地域性很多方面影響應該也是會很大的。所以不知道您對這些方面的看法?還有,數字經濟對於國家,國家形態我覺得是非常關鍵的。因爲現在實際上在數字資本發展過程裏,跟國家形成了一種或隱或現的矛盾?您對數字經濟對國家,比方說現有的權力架構,或者說利益架構,貨幣發行權,有什麼更多的看法?

朱嘉明:你提的都是大問題。先說思想。思想永遠是歷史的第一推動力。在歷史很多關鍵時候,能夠產生關鍵的思想,以及產生創造關鍵思想的人物,永遠是非常有限和非常稀缺的。我今晚所講的這兩個思想奇點的例證,就是證明:在歷史的關鍵時刻,正好需要這樣的思想,就產生了這樣的人,寫了這樣的文章,實屬罕見。我現在不敢說,也一時不出第三個例證。愛因斯坦的思想和文章都很重要,但是他沒有立刻對財富產生直接的影響。所以,在人類歷史的漫長過程中,思想影響的主要模式是漸進的,是潛移默化的。

討論今天語境下的資本,需要回到數字經濟問題。今天晚上,我是把數字經濟分成兩個類型:A 類型和 B 類型。從 1961 年算起直到 2008 年之前,A 類型處於主導地位,期間產生了所謂風險資本概念和創業板概念,納斯達克應運而生,這裏特別要強調,不論是創業板還是納斯達克,都還是需要傳統真金白銀。從 2008 年開始到現在,B 類型崛起。以太坊 1CO 活生生成功,創造不需要傳統的資本的典範,之後 2017 年前後,兩種類型的數字經濟發生交集,刺激了 1CO 高潮,割韭菜普遍化,不僅證明了資本可以憑空創造,還證明可以通過非傳統的金融資源支持投資。在這個過程中,打破資本被少數人所擁有的模式,參與者都可以成爲受益者。現在,正進入古典和經典的資本概念或者過時,或者需要修正,「資本」再無定論的歷史時期。

至於數字經濟對社會的影響,日新月異,需要繼續體驗和觀察。有一點肯定,那就是在人們的不知不覺之中,已經被裹脅到強制在數字經濟狀態下生活的時代。到地鐵上看看,男女老少,哪有人不看手機的?我最近參加了一個項目,討論 8K+5G+AI,再加上智慧手機,會對經濟活動和日常生活產生怎樣的影響?在很快在日本舉辦的奧運會前後,人們將會看到端倪。我們無法知道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但是,人類適應這種變化的成本會越來越高,絕大多數人會陷入越來越嚴重的困惑。

關於數字經濟對政治形態會產生怎麼樣的影響,我不想對這個問題說太多,以後可以慢慢討論。前幾年,有一本書前兩年很時髦,叫《國家的失敗》。這本書講了很多道理。但是它看到數字經濟會對現代國家的衝擊。最近網上出了一篇文字,羅列了美國通訊媒體革命和政治的里程碑事件:羅斯福的成功是靠電臺,肯尼迪成功是靠電視,奧巴馬的成功是靠互聯網,如今的特朗普的成功靠推特,不僅如此,開啓了「推特治國」先河。這位老人每天寫幾十條、甚至更多的推特,導致他所希望傳播的理念和信息到達民衆的穿透性、及時性和精準性,同時實現了 speed、scope、spread。順便地說,我根本不同意區塊鏈的不可能三角,也不同意所謂的蒙代爾不可能三角。我更多地看到各種可能三角。特朗普治國用的就是同時滿足 speed、scope、spread 的可能三角。

Q4:當下世界,因爲數字經濟,族羣在衣食住行方方面面都在分化:北京存在買房子和沒買房子是兩個階層。行是裝滴滴和沒有滴滴的人,我父親打車更困難。數字型變化讓 90% 的人掉下來,數字變化讓正常工作的人變成 996。數字經濟使人類進步到更容易,還是更難呢?第二個問題,您在美國、歐洲、中國都有深入經歷。每年一年 VC 交易量是 1000 億美金的投資,去年美國是 1010 億的交易額,中國是 1050 億,全世界才 2000 億,這樣的變化歐洲人有 40 個小時工作日,結果落後了,美國在之後,中國正在趕上。這三個代表哪個地區更代表人類進化未來的生活方向?

朱嘉明:首先,我想說的是,我的一生,奔波於世界,不是我的選擇,命運所然。在過去海外生活的幾十年間,在維也納停留時間最長。維也納有幸一直被評爲全世界最適合人類生活的城市,在第一、第二徘徊,從來沒有掉過第三。今年還是第一。很多年來,我到處爲歐洲說話:歐洲絕不是衰落的歐洲,對歐洲的評價不能夠以 GDP 的增長速度爲主要指標,也無須以數字經濟在 GDP 中的比重爲指標。我希望大家看到的是,奧地利選民在 N 年以前已經降到 16 歲,他們不會選舉即使充滿智慧的爺爺輩作爲總統,他們選舉的總理很年輕,不足 30 歲。還有,《歐盟憲法》是值得研究的。該憲法賦予歐盟國家每一個公民這樣的權力,當他們個人權利和他們所在的國家發生衝突的時候,歐盟站在每個個人一邊。歐盟國家還有對環境高度的重視和深入骨髓的維護的傳統和制度。簡言之,歐洲是世界人性化的區域。世界需要歐盟板塊的平衡。

關於 VC,希望大家注意的不僅是其規模,還有它的地理分佈和產業分佈。美國 VC 的絕大部分是在硅谷,也就是說硅谷每平方米所擁有的 VC 是世界上最高的,只有 VC 的密集程度達到這種程度纔可能產生出效果來。

Q5: 以前經濟學家普遍認爲,北歐實行的社會主義和福利主義,大家工作時間也不長,生活質量很高,這是人類未來。現在,在數字和資本的推動下,好像硅谷、波士頓,中國五道口和中關村,是不是更代表人類未來?或者說,如果是數字巨輪繼續往前趕的話,究竟像北歐、奧地利比較安逸的生活是人類進化未來,還是硅谷?

朱嘉明:人類正進入「新二元社會」。傳統二元社會,是指農業和工業並存的情況。「新二元社會」,主要是數字經濟和非數字經濟的並存。現在的發達國家,重要指標是數字經濟在 GDP 中的高比重,而所謂落後或者發展中國家,數字經濟在 GDP 中的比重過低。數字社會對民衆是否一定意味着高福利和高的幸福指數,其實是值得討論的。如果讓民衆選擇是在被數字經濟和數字技術所主導的社會生活,還是在不被數字經濟和數字技術所主導的社會生活?我猜測,會有很多人選擇後者,或者回歸後者。我就是屬於這樣的人。

Q6:朱教授好,我理解您在講到區塊鏈經濟的時候,強調了交易客體和交易貨幣數字化的情況和趨勢。2019 年,摩根大通發了穩定幣,Facebook 在中國以外,對 70% 上網的人發穩定幣。在種情況下,您怎麼理解穩定幣的?我關注穩定幣中比較有代表性的 USDT。USDT 會不會形成一個去中心化的發行美元的體系或者一個機制?過去十年,通證經濟,區塊鏈經濟, 1.0 是講 stock token,都離不開股權的影子。公司股權問題從來是很敏感的,1929 年大蕭條是因爲股權有問題,中國十年股市的問題本質也是股權沒有解決好,三板市場也是那樣的,ICU、STO 都是這樣。國家也有它的通證,有人說貨幣是國家的股票。所以在我寫了一本書,書名是《通證學》,闡述了剛纔的理念。2019 年是不是穩定幣的時代,如果存在穩定幣,國家不會太擔心,因爲不會發生暴漲爆跌,這是一個新的時代。總之,您如何看待穩定幣,是否存在穩定幣的新機會和可能?

朱嘉明:你提的問題非常的嚴肅,這涉及到三類同時需要考慮的問題:其一,理論問題,即到底存在不存在穩定幣?我的答案是否定的。穩定幣是人類的一種期望,是一種虛幻,很容易讓人想起曾經追求「永動機」。因爲,如果說存在穩定幣,那麼什麼是穩定幣,穩定幣需要具備怎麼樣標準和條件?以我有限知識來說,這個問題並沒有解決。長期以來,大家在討論一個前提本身就有問題的問題。即使在金本位時代,黃金也不是穩定幣。之後,當各種信用貨幣,或者法幣替代金本位之後,穩定幣完全喪失產生的前提。至於 USDT 與美元的關係,原本就是個「悖論」,因爲美元本身就不是穩定幣,基於美元的幣怎麼能夠成爲穩定幣呢?

其二,現實選擇。現在看,基於美元,或者其他法幣發一個相應的數字貨幣,是比較現實的選擇。我認爲,如果全世界的法幣都創造和它連接的一個加密數字貨幣,即在傳統的貨幣體系之外加上法定數字貨幣,如果再容忍現在的非法定的數字貨幣,世界貨幣體系就會處於「三元結構」,世界貨幣體系會趨於穩定。因爲三個支點比一個支點一定穩定。總之,我們應該是追求穩定的貨幣體系,而不是追求想象的一種穩定貨幣。

其三,匯率始終是不可逾越的技術性問題。在 1970 年代初,尼克松切割黃金和美元的關係,從此世界貨幣體系的核心問題就是匯率問題。在現實經濟生活中,每一種貨幣的價值都在時刻變化,如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和貨幣當局,可以在忽視匯率的前提下制定其貨幣政策,而匯率問題又涉及到名義匯率和實際匯率問題。現在,因爲加密數字貨幣的出現和擴張,除了傳統法幣之間的匯率之外,增加了數字貨幣與傳統貨幣的匯率關係。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匯率體系會更加複雜化。所以,穩定幣願望只能更加烏托邦。

Q7:信息不平等是重要問題。第一次數字經濟大爆炸結束,2008 世界金融危機的原因,包括雷曼兄弟破產,與信息不平等和不對稱有關係。像您剛纔說的,我們也看到無論是從商業層面還是從政治層面的,都出現信息所有的不平等。這樣不平等會不會影響第二次數字經濟大爆炸的結局呢?如果是的話,究竟會是通過第三個奇點還是通過什麼樣的方式?

朱嘉明:現在回答不了是不是還有第三個「奇點」出現的問題。一般來說,講奇點有兩個含義,其一是馬斯克告訴大家的奇點,指的是人類肯定會走到一個新的奇點,這個奇點之後人類整個存在模式全變了。其二是天文學大爆炸理論的奇點,我借用這個意義的奇點,描述數字經濟的演變過程。

現在這個世界的問題很多,全面過剩。首先是物質產品過剩,其背後是產能過剩。每天生產這麼多雙鞋,其實一人三雙鞋就夠了,生產那麼多鞋,那麼多衣服。不僅如此,還有貨幣過剩,流動性氾濫。本來 M2 在全世界已經很多了,已經是很多錢,但是,M2 繼續超規模發行。下一個是資本過剩。我們現在沒有辦法評估第二次數字經濟爆炸,對世界貨幣金融體系的深刻影響,因爲時間太短。

更爲嚴重的是信息過剩,數據過剩,沒有意義的非物質產品過剩。這些不同類型的過剩,不僅以幾何級數積聚,而且還在持續大爆炸,交互影響。我們需要在這樣的歷史高度下,警覺信息不平等,如同資本不平等,貨幣不平等,物質財富不平等一樣,造成對人類進步的永久性傷害。

到此爲止,我一共回答了 7 個問題。人類的智慧和經驗都非常有限。不過,仍舊需要堅持初始的理念,重視思想。爲此,需要學習,需要有強烈的歷史感,一切有價值的思想需要時間得以被認識,得以產生影響。所以,我們不要以今天爲標準,而要以未來爲尺度。

再次謝謝大家!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