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監管機構、監管政策和相關牌照這三個維度介紹香港現行的加密貨幣監管體系。

原文標題:《香港加密貨幣監管跟蹤研究》
撰文:郝凱,就職於 HashKey Capital Research
審覈:鄒傳偉,萬向區塊鏈、PlatON 首席經濟學家

近日,香港證監會(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SFC)原則性批准了 BC 科技集團旗下的 OSL 平臺就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牌照的申請,這意味着亞洲第一個持牌虛擬資產交易平臺將在中國香港誕生。香港對加密貨幣的監管給生態中的參與者帶來很大影響。本文主要研究香港對加密貨幣的監管,共分爲五章。前三章分別從監管機構、監管政策和相關牌照這三個維度介紹香港現行的監管體系,第四章對加密貨幣的參與者進行分析,第五章進行總結。

監管機構

香港證監會負責監管香港證券和期貨市場的運作,同時也是加密貨幣的主要監管機構。SFC 的監管目標包括:維持和促進證券期貨業的公平性、效率、競爭力、透明度及秩序;提高公衆對證券期貨業的運作及功能的瞭解;向投資於或持有金融產品的公衆提供保障;儘量減少在證券期貨業內的犯罪行爲及失當行爲;減低在證券期貨業內的系統風險;採取與證券期貨業有關的適當步驟,以協助財政司司長維持香港在金融方面的穩定性。

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HKMA)負責香港的金融政策及銀行、貨幣管理,擔當類似中央銀行的角色。HKMA 的主要職能包括:在聯繫匯率制度的架構內維持貨幣穩定;促進金融體系,包括銀行體系的穩定與健全;協助鞏固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包括維持與發展香港的金融基建以及管理外匯基金。

除 SFC 和 HKMA 之外,香港保險業監管局(Hong Kong Insurance Authority,HKIA)等其他機構也會對加密貨幣進行協同監管。目前,這些監管機構通過「沙盒監管」的方式,在可控的環境中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技術進行測試和監管。

相關監管政策

在香港,加密貨幣主要被劃分爲證券型加密貨幣、功能型加密貨幣和虛擬商品(例如比特幣)。針對不同類型的加密貨幣,香港監管機構採取了不同的監管政策。SFC 對證券型加密貨幣的解釋是:代表股權(有權收取股息和有權在公司清盤時參與剩餘資產的分配);代表債權證(發行人可於指定日期或贖回時向代幣持有人償還投資本金和向他們支付利息);可用於獲取「集體投資計劃」收益。

香港並沒有專門針對加密貨幣及其相關業務進行立法,但是之前相關法律所做出的規定,例如反洗錢、反欺詐和反恐融資等,都是必須遵守的。此外,隨着加密貨幣影響力的不斷提升,監管機構陸續推出了一系列監管政策,以更好地保護投資者的利益。與加密貨幣相關的監管政策主要包括以下幾個。

《證券及期貨條例》

《證券及期貨條例》是香港證券和期貨市場的主要法律。《證券及期貨條例》整合了 10 餘個相關法規條例,監管範圍非常廣泛。《證券及期貨條例》可以對證券型加密貨幣進行監管,但如果涉及的加密貨幣不屬於證券或期貨合約的法律定義範圍,那麼投資者不會享有《證券及期貨條例》提供的保障。

《有關首次代幣發行聲明》

2017 年 9 月,SFC 發佈《有關首次代幣發行聲明》。SFC 表示,首次代幣發行中涉及的加密貨幣可能屬於《證券及期貨條例》所界定的證券,從事首次代幣發行的團隊或基金要向 SFC 註冊並受到監管。

《致持牌法團及註冊機構的通函:有關比特幣期貨合約及與加密貨幣相關的投資產品》

2017 年 12 月,SFC 發佈《致持牌法團及註冊機構的通函:有關比特幣期貨合約及與加密貨幣相關的投資產品》。SFC 表示,向投資者提供比特幣期貨合約交易服務及相關服務(包括傳達或傳遞交易指令)的中介人需要向 SFC 申領牌照並受到監管。同時,SFC 還提醒投資者注意防範投資風險。

《有關針對虛擬資產投資組合的管理公司、基金分銷商及交易平臺營運者的監管框架的聲明》

2018 年 11 月,SFC 發佈《有關針對虛擬資產投資組合的管理公司、基金分銷商及交易平臺營運者的監管框架的聲明》(以下簡稱《聲明》)。在這個文件中,SFC 提到了「針對虛擬資產投資組合管理公司及基金分銷商的監管方針」和「探索對平臺營運者作出監管」。對於虛擬資產投資組合管理公司和基金分銷商,如果其虛擬資產超過總資產規模的 10%,那麼必須在 SFC 註冊,且只可以面向專業投資者銷售。對於虛擬資產交易平臺,SFC 提供了一個監管的概念性框架,並表示將與符合標準的虛擬資產交易平臺進行合作,將其納入監管沙盒,考慮在合適的時候向符合標準的交易平臺發出牌照。

《有關證券型代幣發行的聲明》

2019 年 3 月,SFC 發佈《有關證券型代幣發行的聲明》。SFC 表示,證券型代幣可能屬於《證券及期貨條例》所界定的證券,因而應該受到監管。除非獲得適用的豁免,否則從事證券型代幣發行的團隊或基金要向 SFC 註冊或申領牌照,並受到監管。

《適用於管理投資於虛擬資產的投資組合的持牌法團的標準條款及條件》

2019 年 10 月,SFC 發佈《適用於管理投資於虛擬資產的投資組合的持牌法團的標準條款及條件》,其監管對象是管理投資虛擬資產並符合最低額豁免規定的基金的持牌機構。這個文件中的監管細則是《聲明》的具體延展與實施,進一步提出了基金投資虛擬資產的操作指引和監管規範。

《有關虛擬資產期貨合約的警告》和《立場書:監管虛擬資產交易平臺》

2019 年 11 月,SFC 發佈《有關虛擬資產期貨合約的警告》和《立場書:監管虛擬資產交易平臺》。SFC 獲賦權向進行《證券及期貨條例》所界定的從事屬於受監管活動的主體審批和頒發牌照。在該監管框架下,提供證券型加密貨幣的交易平臺運營者屬於 SFC 的監管範圍,並且需要持有相關監管牌照。牌照發放的主要條件包括平臺運營者僅可向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必須嚴格篩選可在其平臺上進行交易的虛擬資產等。

相關牌照

SFC 總共規定了 12 種受監管活動,即要從事以下 12 種相關的活動均需取得相應的牌照,並接受監管,才能在香港合法開展對應的金融活動。其中,與場外衍生工具有關的第 11 類和第 12 類牌照還尚未實施。

HashKey:概覽香港加密貨幣監管現狀、政策與相關牌照表 1:監管牌照

根據現行的監管框架,與加密貨幣相關的交易平臺、基金和資金管理平臺相關的牌照主要包括第 1 類、第 4 類、第 7 類和第 9 類監管牌照。例如,投資虛擬資產的基金和銷售平臺需要持有第 1 類牌照;資產管理平臺需要持有第 9 類牌照。

OSL 平臺是亞洲領先的數字資產及金融科技公司,主要提供經紀服務和數字資產託管服務等。此次 OSL 平臺原則性獲批的是第 1 類和第 7 類監管牌照。

火幣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的附屬公司火幣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爲專業投資者提供證券諮詢和資產管理服務,目前已經獲得第 4 類和第 9 類監管牌照。

對於 HashKey 生態,HashKey Capital 已經獲得第 9 類牌照;HashKey Pro 正在申請第 1 類和第 7 類監管牌照;HashKey Trading 正在申請第 1 類和第 4 類監管牌照。

對參與者的分析

交易平臺

OSL 平臺的監管牌照申請獲得批准後,受影響最大的是交易平臺。對於想要在行業內長期發展的交易平臺,它們願意通過監管來做到合規,並以合規的形象吸引更多的客戶。有了 OSL 平臺的先例,其他交易平臺會積極申請監管牌照。

當然,合規也意味着交易平臺的業務靈活性受到限制。目前來看,獲得監管牌照之後,交易平臺提供的主要交易品類是證券型加密貨幣,並且需要滿足反洗錢、反恐融資和 KYC 等一系列要求。

投資者

目前,只要加密貨幣是合法所得,投資者持有或交易加密貨幣不會受到任何監管政策的限制。注意,如果投資者持有的加密貨幣被歸類爲證券或期貨合約,那麼投資者的行爲會受到《證券及期貨條例》的監管。

OSL 平臺的監管牌照申請獲得原則性批准,可以提高投資者對加密貨幣市場的安全性和合規性的信心,吸引更多的投資者特別是機構級投資者進入這個市場。需要指出的是,香港監管機構對於加密貨幣的態度是比較謹慎的,多次提醒投資者注意防範風險,也採取了很多措施保護投資者的利益。

礦工

對於比特幣等通過「工作量證明」進行挖礦的加密貨幣,礦工通過算力進行挖礦。目前,香港沒有關於加密貨幣挖礦的具體規定,也沒有監管機構發佈任何限制或禁止挖礦的指導意見。但香港的電費很高,在香港進行挖礦不具備經濟性,理智的礦工不會選擇在香港進行挖礦。同時,參與挖礦會用到大量礦機,這種業務與大規模數據中心業務非常相似,適用於大數據中心的相關政策可能適用於加密貨幣的挖礦。

近期,幾家知名的加密貨幣礦機制造商選擇在港股上市,但由於無法滿足上市適應性的問題,這幾家加密貨幣礦機制造商在港股上市的計劃失敗。

項目方

對於項目方來講,最可能受到監管的活動是通過代幣發行進行募資,根據加密貨幣的類型,可以細分爲 ICO 和 STO。SFC 已經分別針對 ICO 和 STO 發表過聲明。

對於 ICO,監管機構對不具備證券屬性的加密貨幣的態度是比較消極的。SFC 提醒公衆參與 ICO 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教育公衆瞭解加密貨幣所涉及的風險,使投資者能夠在作出投資決定前全面評估風險。2018 年 3 月,SFC 叫停了 Black Cell 公司的 ICO 活動,並且要求 Black Cell 公司退還投資者的資金。

對於 STO,證券型加密貨幣的發行和交易都會受到《證券及期貨條例》的監管。因此,從事證券型代幣發行的項目方團隊要向 SFC 註冊或申領牌照,並受到監管。

總結

香港在自身地理位置、社會制度和金融資源等方面具有獨特優勢,吸引了很多加密貨幣項目方和企業,例如,火幣和 OKEx 先後買下港股上市公司殼資源。香港的監管政策是影響這些項目方和企業的重要因素。

OSL 平臺的監管牌照申請獲得原則性批准後,會更多的行業參與者擁抱監管,積極申請監管牌照,在合法合規的情況下推動整個行業的發展。當然,參與者需要滿足各項監管規定,這對他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香港監管機構對於證券型加密貨幣有比較明確的監管要求和實施細則;對於非證券型加密貨幣的監管政策則比較少。對於這兩種類型的加密貨幣,都需要通過監管來保護投資者的利益。目前,加密貨幣還處於早期發展階段,過度監管可能會扼殺創新,監管機構應該監管和發展之間做好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