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印協議 COO Jay、acBTC 創始人 Daniel 在 WinDeFi 社羣裏分享項目特點以及比特幣跨鏈方案的趨勢和挑戰。

整理:以太男孩

2021 年 1 月 4 日, 路印協議、acBTC 和 Winkrypto 在 WinDeFi 社羣裏聯合舉辦的 AMA 活動中,分別向大家介紹了路印協議、acBTC 的產品特點、進展以及解決方案,並對 Layer 2 等熱點話題發表看法。

路印協議與 acBTC 聊路印 Layer2 解決方案,以及 acBTC 最新進展

嘉賓及項目介紹:

Jay:我是 Jay,之前主要在諮詢和互聯網金融領域折騰。目前是路印協議 COO 也是一位數字貨幣的早期投資者 .

路印協議是以太坊上第一個落地的二層網絡擴容技術。我們通過使用零知識證明 Rollup 技術使以太坊一層的吞吐量從~15 筆 / 秒提升到~3000 筆 / 秒。並且已經提供了落地的高性能的去中心話交易平臺 loopring.io 和免費 ERC20 轉賬產品 LoopringPay。

Daniel:我是 Daniel,acBTC 和其開發者 NUTS Finance 的創始人,之前主要是創業和風投背景,17 年開始投資區塊鏈項目,18 年初和我的合夥人在美國相識,各自跳出原先的職業軌跡,開始創業。

acBTC 構建的是一個安全、易用、高效,對比特幣持有者友好的 DeFi 解決方案。acBTC 通過合成底層跨鏈資產,加上應用層針對 BTC 的優化設計,來達成上述目標。

Q1:羣裏的各位大咖對於今天的這兩個項目瞭解可能還不太多,一個是比特幣的跨鏈資產,另一個是基於 zkRollup 二層擴容協議的錢包。下面有請二位分別介紹一下自己的項目,並具體說說你們的使命以及最新的進展。

Daniel:比特幣是最大宗的加密資產,以太坊是最大的加密金融市場,兩者的結合才能形成一個閉環。
acBTC 主要的工作是在以太坊側,用安全和高效的方法把不同跨鏈方案生成的 ERC 20 BTC 組合起來。通過內置的互換、生息和借貸協議補貼用戶的跨鏈成本;並且幫助底層跨鏈資產更便利的進入應用場景,解決現在 ERC 20 BTC 應用場景分裂的問題。

路印協議與 acBTC 聊路印 Layer2 解決方案,以及 acBTC 最新進展

說一下進展,2020 年下半年,我們主要完成了核心的 acBTC 資產協議的開發和冷啓動,以及初步的行業生態建設,目前我們有 280 個 acBTC 的鑄幣量,在 Debank / DeFi Pulse 的排行榜上都榜上有名;同時我們和 renBTC / HBTC / oBTC 都建立了戰略合作,因爲 acBTC 是他們之上的易用性封裝,很高興行業很快的接受了我們提出的全新概念。

Q1 我們也會非常忙,除了已經接近完成的 acSaving 生息應用,我們的工作重點是 acLoan 借貸協議,以及一個還未公開的項目。acSaving 應該是目前穩定收益最可觀 BTC 資產生息應用。
Q1 工作的核心是提升我們的治理代幣 AC 的使用價值,從冷啓動階段過渡到價值循環階段。

路印協議與 acBTC 聊路印 Layer2 解決方案,以及 acBTC 最新進展

Jay:路印協議是以太坊上第一個落地的二層網絡擴容技術。我們通過使用 zkRollup 讓以太坊 TPS 得到百倍的提升。並且推出了支持 L2 的智能錢包。可以讓用戶私鑰管理直接通過智能合約實現。今年上半年我們的重點會是 iOS 的推出和 L2 層的流動性挖礦等活動推廣上。

歡迎大家來體驗 loopring.io

Q2: 簡短有力的回答!接下來迅速進入第二個問題。分享下你們各自的團隊,你們是在什麼機緣下聚在一起開展這個項目的?以及您們爲什麼會選擇目前所做的這個賽道?先 Daniel,

Daniel:如前所述,我之前在國內一級市場,早期創投;我的合夥人 Terry 在標準普爾工作,從北美到亞洲。我們就是在 18 年,機緣巧合,在美國認識,然後發現對金融市場有相同的觀察和期待,就走在一起了。其實也是那次旅行,我第一次見到王東,路印的創始人,在紐約中央公園旁邊的川普大廈,哈哈又過了兩年,我們有機會有具體的合作,還挺感慨的。

Jay:我們幾個合夥人之前要不同事要不同學。然後有了一個共同目標所以一起組隊做事情了 . 我這邊其實是和 AC 另外一個合夥人 Terry 在 19 年香港的時候見面的。當時 19 年中,defi 概念剛剛出來吧。我在 HK 做一場 defi 分享會。當時用了他們項目投資人的場地。所以推薦 Terry 過來做分享的。後來大家產品都出來了,就順理成章合作了哈哈

Q3: 好的 接下來這個問題是問 Jay 的,你們選擇了 zkRollup 的擴容方案。據我所知 ETH 擴容方案目前又很多,你們爲何認爲 zkRollup 更適合以太坊解決目前的困境呢,哪一種能在未來發揮更大的作用?

Jay:套用 Vitalik 一句話「短期內,Rollup 是唯一選擇」
我覺得 Rollup 對於以太坊本身的擴容是比較有優勢的一個方案,特別是說很多應用如果有更多的性能需求,特別是在網絡很擁堵的情況下, ZKRollup 和 Optimistic Rollup 是目前的最優選擇,更具每個 defi 項目的需求,最合適的方案可能還不一樣。ZKRollup 雖然速度很快,安全性也很高,但是很多的智能合約,比較複雜的一些核心邏輯,拿零知識證明去做,目前來說可能還有一些技術沒有攻關。

所以說像 Curve 也好 Uniswap 也好,他們雖然也比較喜歡 ZKRollup,但因爲他們的智能合約邏輯比較複雜,只能轉向 OptimisticRollup 方案。但 Optimistic Rollup 方案其實也有一點問題,說白了就是資金從 Optimistic 上提現的時候,要有一個挑戰期,挑戰期太短了不合適,但太長了,又影響資金的效率。目前 ZKRollup 相對靠譜的,並且已經有了落地產品(路印和 zkSNYC)。當然了 Optimistic Rollup 現在還沒出來,它的好處是它跟智能合約是兼容的,這樣從開發者的角度來講,需要做的工作比較少,但是 Optimistic Rollup 也有它的缺點 . 所以總的來講把它兩融合在一起 ,Rollup 技術我是相當看好的,未來可能會有其他的項目出來,我覺得都有可能。

Q4: 第四個問題哈,你們各自的產品在各自的賽道上的主要的特點,核心優勢和護城河是什麼?

Daniel:首先,最重要的,非常矯情卻又異常真實的:我和 Terry 做重大決定的時候都是考慮 10 年的影響,因爲我們覺得這是個十年的機會,否則我們也不會跳出來做這件事 . 所以我們快 3 年時間,沒有犯過決策上的大錯 . 有錯過的機會,有能彌補的小錯,沒有堵上整個項目前景的大錯 . 其實很不容易 . 我現在對這個市場看法,我們的做法,和 3 年前進入的市場,沒有本質差別,這是我們最自豪的地方 . 我依然喜歡這個行業,依然覺得做的事很有意思。不矯情的,就是我們可以比較好的結合金融工程和區塊鏈開發

Jay:路印的 Layer2 解決方案包括二層支付,二層 DEX 和二層 AMM,其中核心技術是一種叫做 zkRollup 的可擴展性方案,這個我們是世界上第一家做出來並且已在以太坊主網上平穩運行快 1 年左右的時間了。它能處理更多交易,更快速並且成本更低。它在鏈下批量執行所有計算,並且只向以太坊提交一個小的零知識證明(不能是僞造的證明)進行驗證。由於以太坊會驗證這些證明,並且存儲足夠的數據來準確判斷鏈下賬戶的狀態,因此 zkRollup 擁有以太坊層級的安全性。
我舉個類比的例子來說明其大體的工作原理。大家把以太坊網絡想象成一家銀行網點,大家發起的以太坊交易就可以看成是去銀行排隊轉賬,當同一時刻很多人衝入銀行的時候,比如 100 人吧,由於總的營業窗口是有限的,打個比方,一共只有 1 個窗口,那麼必然會導致排隊現象的發生,這就是以太坊擁堵現象。

那麼怎麼解決擁堵呢?我們可以有一個協調人員把還在排着隊的 99 個人的轉賬信息先提前收集好,然後用一種技術手段(也就是零知識證明技術),先把轉賬在內部結算了,最後由這個協調人員把內部結算的證據再統一遞交到銀行窗口,這樣銀行窗口只需要驗證一個很短的證據,一次性就處理了剩下的 99 筆轉賬。效率是不是高了很多,對吧?
在路印協議中這套保證內部結算的技術就叫 zkRollup,協調人就是我們的後臺中繼系統,整個方案的關鍵點就在於:區塊鏈上只是負責存儲數據和驗證零知識證明,其餘的計算處理都是通過在鏈下更改 Merkle 樹的方式來實現,從而極大的減小對區塊鏈資源的消耗,提升區塊鏈的整體性能。

又因爲鏈下部分有鏈上驗證的輔助,所以也能確保鏈下處理資產的安全性和正確性。從而達到在不犧牲區塊鏈帶來的安全前提下,提升區塊鏈的整體性能。理論上我們能在保持和以太坊主網同樣安全的前提下,達到每秒 3000 筆交易,每百萬筆交易大約 300 美金的成本。

除了這個核心技術之外,我們還做了一款 To C 的路印智能錢包產品,無縫整合路印 zkRollup 技術,11.27 號也已正式上線安卓版本了,歡迎大家來體驗世界上第一個整合 zkRollup 技術的智能錢包。

Q5: 根據官網消息,在 1 月 7 日,路印會開啓二層 AMM 的流動性挖礦獎勵活動,支持的七個資金池接入了 AC/USDT 這個交易對 。那你們爲什麼看好 acBTC 這個項目呢?

JAY:團隊靠譜,賽道也對 . 很難不成功

Q6: 問問 Daniel 我相信在路印協議里加入了 AC/USDT 交易對只是一個初步的合作,未來會有和 Layer 2 更深入的合作嗎?

Daniel:我們下午還在聊這個問題,現在還在早期的碰撞階段。我可以說下我們的需求。因爲我們在做的本質上還是金融產品。一個金融產品成立有很多先決條件,延遲,費用,包括 frontrun,都會縮小某個金融產品的使用場景。其實 acBTC 資產協議部分做的事情,一部分就是通過多協議的價值轉移,來優化 ERC20 BTC 的時延和費用等問題。我們的治理代幣 AC 在 Uniswap 也是長期活躍,交易量 / 市值比例很高的交易對。對我們來說最大的問題就是 frontrun,直接造成投資人的損失。其次是手續費,之前還能承受,這兩天:小額交易全部消失了。這是短期的需求。

中長期看,我們協議裏的資產 AC acBTC 在 L2 AMM 交易,有沒有可能我們的借貸協議也部署上去?這是很自然的想法,因爲 BTC 抵押借貸用戶,會對清算相關的步驟非常在意。

Q7:我們都知道不管是比特幣跨鏈,還是 Layer 2 的 zkRollup 擴容方案,之後最大的應用其實就是 DeFi,說說你們目前對於 DeFi 的看法,有沒有一些新的視角和方向?@Jay

Jay:有幾個方向 2021 年是有機會起來的。L2 擴容後,L2 會帶領各自領域的 DEFI 火起來。可能每個 L2 裏面都會有一個 uniswap, 導致一波 copycats. 但這個只是短期的。中期的話,應該還是一個目前比較少見的產品和 permissionless 的設計有機會成爲下一個 uniswap

Daniel:補充一個角度:我會比較關心 DeFi 的滾動創新速度,是受控的,還是失控的。失控的時候,帶來的負反饋能否被快速整合,繼續失速。金融是講數量級的,如果接下來幾年,DeFi 每年都會跨越一個數量級,整個金融領域必然會被帶動起來,這是我最期待的。

Q8:接下來這個問題也是作爲韭菜的我最關心的,LRC 和 AC 的經濟模型是怎麼樣的?

Jay:目前 LRC 的代幣經濟模型算是一個通縮的代幣,DEX 的每一筆交易路印協議會抽取一些手續費,目前 3.1 協議上該手續費是 0.06%,這些協議手續費中 70% 會進入質押合約,分給所有質押鎖倉的用戶,其中 20% 預留給未來要啓動的 DAO,剩下 10% 是直接燃燒。LRC 的代幣會體現在很多方面,這裏只舉幾個例子:比如可以參與質押分享手續費,DEX 中持有一定數量的 LRC 交易手續費會有折扣,再比如最近的路印錢包提現挖礦,LRC 資產就比其他資產權重都要更高。
協議的核心設計都是圍繞着不斷給 LRC 代幣賦能。

Daniel:AC 的用途除了治理和價值捕獲,還有價值轉移,比如 acLoan 收益補貼用戶的鑄幣成本等,因爲鑄幣不是用戶的需求,是時間和成本上的障礙。ERC20 BTC 使用場景有很多僞需求,除了剛纔講的鑄幣,還有 SWAP。而 ERC20 BTC,尤其是 Pegged ERC20 BTC,都是 Native BTC 過來的。我們的解決方案是通過多協議組合,來優化,這都離不開 AC 作爲生態內價值單位的作用。

Q9: 最近我看到 Daniel 在做社羣志願者的推廣,具體是怎麼樣的一個內容呢,可以分享給各位嗎?

Daniel:我們一直還沒有正式的中文社區 , 原因是我們希望沉澱關心項目發展的注意力,那就只能從 0 開始累積。我們設想說如果能先找到一些真正對 acBTC 感興趣的志願者,也許是一個很好的起點。同時放慢對社區人數的追求,我們可以識別和給真正做出貢獻的社區成員回報,我想這是志願者的含義。找一些人和我們走第一段路。acBTC 志願者招募計劃

Jay: 路印尋找一位 客戶經理,座標上海!薪資優待。推薦成功送 iPhone。Jay@loopring.org

Q10:最後一個問題了哈,請問 Daniel 和 Jay,你們互相覺得對方項目的挑戰是什麼呢?先有請 Jay 吧

Jay:我覺得 acBTC 怎樣才能在早期快速的吧 TVL 做起來是個比較大的挑戰

Daniel:確實,尤其是自然增長的 TVL,其實我們上線之後一週內就到了 1400 萬美金的 TVL。然後又掉了。然後慢慢的又自然增長回了 1000 多萬,差不多是我們項目流通市值的 6 倍。算一個起步,我們一季度的神祕項目的目標就是帶來增量市場的 TVL,並且穩定住。我的問題是:怎麼解決 L2 組合性的問題,或者說挑戰。其實你們在國內還是有優勢的,礦工大批資源未被開發。我今天下午還在教一個萬幣侯怎麼玩 defi。OVM 其實已經支持了組合性, zk 的話可能還需要 1 年左右時間吧。也許更短時間。但技術的上的困難其實都不是困難,只有時間足夠,肯定是可以解決的

自由提問環節:

Q1:想問一下 Jay:目前只支持 7 個資金池,後續大概什麼時候會陸續支持各種其他的呢 ?

Jay:最快這個月中。路印這邊每 2 周爲一期,會更新名單

Q2: 我有個問題想問 Jay:最近 LRC 暴漲,究竟是誰在買呀。換個方式就是我想問 LRC 在 coinbase 上的交易量比較大,還是路印本身的 L2 上交易比較大呢 ?

Jay:市場買單吧,看好 L2 的用戶。特別是不能忍受 400~500 gas 的用戶。目前市場上 L2 就 沒幾個選擇。Rollup 更只有 LRC 一家。今天好像都比較大。路印本身剛剛上線幾個月數據一直在 [表情]

Q3:請教一下:如何看待 L2 站隊問題?zk roll up 和 optimism roll up 選哪個?互不兼容的話會增加摩擦?

Daniel:我們站路印,我覺得兩者都會發展,場景會有差異 , 區塊鏈世界一個常見的現象是沒有完美方案,只有取捨的組合

Jay:路印用了 zkRollup, 我個人其實都不排斥 , 目前都不兼容,等於 2 個單獨的生態 . 我覺得兩者都會發展,場景會有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