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6z 爲何會青睞去中心化存儲項目 Arweave?它的設計理念和經濟模型邏輯有何特別之處?弱勢與挑戰在哪?

作者:Evaluape

去中心化存儲項目 Arweave 主打收取一次費用永久儲存的概念,希望解決假消息對現實世界的影響。

優勢:

1、主打的概念有一定需求場景,技術和激勵模型設計的邏輯自洽。
2、產品已經完成開發,向後兼容 IPFS,能夠從 Filecoin 上線的熱潮獲取一部分用戶。
3、背後的投資機構頂級,能夠帶來很多的相應資源。

缺點:

1、目前節點數量較少,激勵和節點運營成本匹配的結果是用戶的開銷較高。
2、需求場景大部分爲 B 端,需要長時間試錯,合作難度較大。
3、目前幾乎無生態,屬於小衆的遊戲。

行業(8 分)

一般來說,互聯網上的存儲都是有時效性的,比如說我們去搜索 2010 年以前的視頻,很大概率會發現已經被視頻網站下架。這是因爲無論是儲存視頻在瀏覽器還是在雲上都是有成本的,一旦長時間沒有用戶瀏覽,就會被下架。而我們現實生活中的一些重要文檔,無一不是存儲在本地服務器或者乾脆不上傳到網絡,採用物理方法保存。

一方面是怕被攻擊,另一方面是因爲存儲成本較高。試想將人類文明從古至今的文明都存儲在互聯網上,那麼得耗費多大的儲存空間?1996 年由 Alexa 創始人創立過一個非營利網站叫做互聯網檔案館,提供數字數據如網站、音樂、動態圖像、和數百萬書籍的永久性免費存儲及獲取。到 2012 年 10 月其信息儲量達到 10PB。這是多麼恐怖的數據量,更不用說在這些年信息爆炸的時代,更多的數據被收集和上傳。互聯網檔案館的數據包括方方面面,有些值得永久存儲而有些不值得。報紙、郵件、照片、合同,不同的數據對不同人的價值也不同,但如果能夠讓用戶訂製化的永久存儲要求的數據,將會替代紙質作爲新一代重要信息的留存媒介。

雲存儲一直以來都是區塊鏈的落地方向之一。這是源於中心化雲存依託於中心化節點和服務器,存在可能的隱私信息泄露、服務器物理損毀的、被黑客攻擊和盈利模式不穩定導致運營公司破產等問題。相對於中心化的服務器,去中心化雲存儲將資源保留在本地和鏈上,解決了中心化節點和服務器可能存在的諸多問題。而對於用戶來說,此前多次發生的數據泄漏事件令他們對中心化的服務器存儲非常失望,更願意自己保有自己的數據。所謂 Web3.0 主打的概念之一就是將信息隱私的所有還給用戶,而去中心化存儲是其中不能缺少的一部分。

主打去中心化存儲的項目很多,其中最有名的是 IPFS,它是一種內容可尋址的對等超媒體分發協議,在 IPFS 網絡中的節點將構成一個分佈式文件系統。搭建在 IPFS 上的激勵層有很多,其中最大的是 Filecoin,用戶可以支付 Filecoin 在 IPFS 上進行付費存儲。而節點是可以挖礦獲取 FIL 報酬。Storj 和 IPFS 實現的方式比較類似,無需將文件複製到多個主機,而是使用擦除編碼和點對點並行傳遞。Sia 則是解決了用戶需要一直在線和去中心化驗證的問題,並且加入了抵押物的激勵模型。但目前這些項目都是按照空間和時間兩個維度收費,不具有永久儲存的概念。同時推廣不足等原因,佔領的市場規模不大,尚不足以與中心化存儲相提並論。

模式(7.5 分)

項目主打收取一次費用永久儲存的概念,希望解決假消息對現實世界的影響。每當個人電腦中的客戶端付費上傳文件請求存儲,DApp 後面的節點會接受文件並且產生相應的讀寫交易(包括文件本身)。交易將和文件一起被髮送至全網,其他節點可以將這部份信息放在自身的文件池中,自行下載文件,符合要求的節點用 POW 競爭出塊。成功出塊的節點將會把交易和文件的完整信息寫在塊中,然後把塊內容的簡略信息(哈希值)和參與過交易的賬戶列表做成簡化版的區塊(Blockshadow)發佈到全網。接收到簡化版區塊的節點可以對區塊進行驗證。驗證方式是比對區塊內容的簡略信息和最初被髮送到全網的文件是否能夠完全對應。

在網絡中,節點要完成出塊需要達成兩個條件,一個是儲存儘可能多的歷史區塊,另一個是回答 POW 的數學難題,前者是前提,也是量化回報的方式。所以在驗證之後非出塊節點繼續保存區塊文件的動力。由於假設原有節點爲了經濟激勵會持續運營節點,並且網絡中一直有新的節點加入,所以不斷會有節點去保存原有的老區塊,也就實現了區塊的永久保存。在這個模式中,被存儲文件不只是一次性的提供激勵,而是持續的隱形激勵新的節點入局。這就要求出塊的激勵是比較誘人的,必須超過節點入局的費用,可測算的邊際利益大於邊際成本,纔會有新的節點入場。同時,如果整個網絡願意出塊的節點數量停滯在一個水平線上,單個節點全節點文件會變的很大,也就是說永久存儲的負擔會很大,如果出塊的收益無法覆蓋成本,節點也不會繼續運轉。這個涉及到不同節點之間的博弈,但是根本問題在於對用戶存儲的收費。

按照目前 App 提供的數據,存儲收費相對於其他存儲手段高上很多,1TB 數據在 2000 美元左右。雖然隨着技術的發展,專業的節點存儲設備甚至個人設備的存儲能力會越來越強,成本也會越來越低。並且隨着網絡內節點的越來越多,每個節點儲存的空間會呈現正態分佈的狀態,屆時存儲費率會降低。但是按照目前的價格來看,使用這種永久存儲的成本依然過高,商業價值不足。

技術(8 分)

項目有四個比較核心的技術,接下來將一一介紹:

Blockweave:項目採用了一種叫做 Blockweave 的全新的區塊鏈數據結構,這種結構是由於共識機制和特定的出塊模式造成的。在這個數據結構中,想要挖礦的節點不必像 BTC、ETH 節點一樣儲存全節點文件。只要節點儲存了某一個歷史區塊,就有機率被選中出塊,儲存的越多,被選中的機率越高。換句話說,只有擁有隨機區塊的節點才能進行 POW 出塊。這種模式減少了 POW 能源消耗,也減少了節點的無用功。

POA:項目的共識機制叫做 POA (proof of access),即利用隨機數將隨機制定新區塊驗證一個曾出現過的區塊,相比於普通區塊鏈使用鏈狀結構傳遞的儲存所有鏈上的信息,這種共識機制造成的更像是網狀結構,對節點存儲文件的負擔也更小。同樣的,只有知曉被選出的隨機區塊的節點才能運行 POW 出塊。

BlockShadow:節點驗證時無需驗證整個存儲文件。節點在出塊時並不是將整個存儲文件交給其他節點審閱,而是將存儲內容放在區塊內,只傳輸一段哈希值和賬戶列表。這段哈希值代表了這部分內容,其他節點通過驗證這段哈希值和文件池內的是否能對應的上。這種方式加快了驗證的效率,將一部分的工作轉移到鏈下進行。同樣的,調用時也只需要 BlockShadow 就能定位到存儲的區塊完成調用。

Wildfire:爲了激勵節點和解決節點存儲大量無效信息的問題,項目方設計了一套名叫 ALLA 的聲譽體系,節點之間可以互相打分,從而激勵節點驗證儲存內容,保證內容的健康有效。這個打分的結果主要應用於調用存儲文件時。在用戶調用文件的請求通過節點發出之後,多個存儲了文件的節點將會競爭迴應這個請求,而完成出塊的節點會根據聲譽值選出聲譽最好的節點提供文件。

項目整體的技術設計還是以降低節點的准入門檻和 POW 無用能耗爲主。可以算是結合了 POW 和 POS。這種模式有利也有弊,主要問題除了前文所述的節點文件大小和激勵的不匹配,還有文件的安全性問題。技術設計中節點上傳文件是本身直接會發送給全網的所有節點,那麼文件的內容自然也會被所有節點看到。一方面某些隱祕的文件不適合上傳,比如說非公開的政府文件。另一方面也對用戶數據的所有權有挑戰。是否可以增加密碼學的部分解決這個問題?可能團隊可以往這個方向去思考。

項目目前已經在 Github 上完成部分開源,主鏈 143 個星標,27 次 fork。使用 Erlang 語言開發,更新較爲頻繁。另外有大約 400 個礦工在挖礦,技術社區內也有用戶主動幫忙維護和升級網絡。項目的主網和 App 都已經上線,需要在測試環境下下載。

生態(7 分)

該項目的社區規模較小,telegram 只有 7033 人,twitter 關注數也只有 4166 人。Medium 上月報更新到九月份,之後停止更新,但仍然保持對社區成員的介紹。根據九月的月報,Arweave 社區截止今年九月共提交了超過 4.7 萬件存儲條目,在過去 6 個月裏,Arweave 的數據總量增長了 5 倍多。但是整體的存儲條目和付費情況依然不佳。目前有 79 個 DApp 用 Arweave 做爲存儲層,可以視作是生態項目。但是這些項目提供的數據都不具有永久儲存的價值(包括一些遊戲),DApp 的開發質量也比較差,無法有效引流。目前整體看下來項目落地方面做得很一般。

項目是向後兼容 IPFS 的,也就是說可以作爲 IPFS 激勵層。對於有永久存儲需求的用戶來說,如果項目的價格合適,是有可能從 IPFS 過度過來。相信也發現了自身的價格相對於其他存儲方式劣勢較大。既然對價格敏感的 C 端用戶走不通,是否可以嘗試和 B 端合作,與圖書館、大學、政府等機構合作,將重要文件轉移到永久存儲的區塊鏈網絡上。在節點和用戶足夠多,存儲價格有一定下浮的情況下,再進行 C 端引流。

團隊(7 分)

不知是何原因,項目方在官網上撤下他們團隊的介紹。根據 ICObench 上的數據,項目共有八個全職成員。

創始人 &CEO Sam Williams 拿到了肯特大學的 CS 博士學位,PHD 在讀時就開始做這個項目,畢業後全職開展。目前除了該項目 CEO 的職位,2018 年初開始兼任 Techstars 孵化器的導師和 LAG 基金會的會員。從領英履歷上可以推測 Arweave 在 2018 年底基本完成。

聯合創始人 Willam Jones 也拿到了肯特大學 CS 博士學位,領英顯示目前一邊在做這個項目一邊在從 2019 年 8 月開始在 Embecosm 接 AI 和機器學習的外包工作,不知是否已經從 Arweave 離職。

CCO India Raybould 2014 年從曼徹斯特大學心理學專業畢業,2017 年底項目創立時就成爲 Arweave 的 UI/UX 設計師和首席協調官。此前在一個教會大學做學生心理學顧問。

其餘的開發者包括 kent 大學的在校學生 2 位(均於 2018 年 8 月離職),5 年開發經驗的工程師,自由職業者。團隊技術上編碼能力並不強,但是黏度較好。根據領英推測團隊在 2018 年年底基本完成開發,並進入社區和基金會自治的階段。

由於官網已經撤下了團隊成員的介紹,所以無法準確判斷成員的去留情況並且是否有新增的成員。

融資(8 分)

項目原名 Archain,於 2017 年中創立,代幣總量爲 6600 萬枚。後續在 2019 年 10 月獲得 a16z、USV 和 Multcoin Capital 的 500 萬美元投資,尚不清楚此次投資是對於股權還是代幣,同時項目披露了此前的投資人包括之前的投資者包括 1kx 的 Lasse Clausen,Christopher Heymann, Arrington XRP Capital 和 The Techstars global network。

總結(7.5 分)

從 2017 年年中到 2018 年年中,項目方花了一年的時間將產品開發出來,並且完成了公募輪的融資,相信這已經比絕大多數在白皮書階段就融資項目有良心的多。但是上線一年,項目方依然沒有獲取足夠的生態,這是項目需要反思的問題,也是很多技術出身的區塊鏈項目的通病。部分成員也從 2019 年初離開項目或去兼職,是否可以認爲對項目失去了信心呢?2019 年 11 月 A16Z 領投的投資無疑對項目是個很強的激勵,希望在拿到融資和潛在的渠道之後,項目能更好的落地。

項目的設計理念和經濟模型邏輯都是比較出色的,更多的是通過經濟激勵的手法而非技術手段實現了永久儲存。但項目仍然存在幾個問題,一個是節點的數量的增幅需要和儲存文件的擴大相匹配,不然單個節點的區塊文件過大,激勵無法覆蓋成本。第二是大部分的內容不值得花費較高成本實現永久儲存。項目永久儲存的價格需要將目標儲存多年才能值回票價,而這類的信息在現實世界較少,平臺現有的 DApp 數據也不需要永久儲存。第三是用戶人數較少,相對於 SIA 和 IPFS 等雲存儲項目,該項目的社區規模較小並且 B 端合作不足,雖然產品比較完善,但是使用人數較堪憂。總的來說,看好項目的技術和概念前景,但需要解決費用問題,節點量問題和用戶量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