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標題:《對話小島:DeFi 科學家、社區建設與 YSD | 鏈捕手》
受訪者:小島
撰文:Loners Liu

隨着算法穩定幣概念的火爆,掀起了新一輪 DeFi 挖礦熱潮,但隨之而來以太坊的頻繁擁堵和大量新產品新策略的出現,傳統聚合器已越來越無法滿足新週期裏礦工的需要,YFII 登月計劃應運而生,其中作爲成熟穩定幣交易媒介的 YSD 項目便是 YFII 登月計劃的重點。

YSD 的開發者小島作爲一個行業內知名的開發者,從早期的遊戲開發到如今的 Unisave、Matataki,對於行業層出不窮的新鮮事物,他也保持着自己獨特的觀察。此次鏈捕手與小島展開了深度交流,談論了他對於 DeFi、公鏈發展、開發者社區建設的一些看法。

對話小島:DeFi 科學家、社區建設與 YSD | 鏈捕手

DeFi 科學家與開發經驗

鏈捕手:你在大學的時候,曾經泡在圖書館看《黑客與畫家》這本書,你覺得這本書裏面有哪些觀點對你創業來說是一直受用的?

小島:《黑客與畫家》讓我受益最大的應該有三個地方:第一是十條黑客準則,其中有一條是說「任何信息該是免費的」,我認爲這與區塊鏈中的設計是吻合的,例如你想查一個科學家在鏈上有什麼樣的動作,你是可以通過一些方法查到的;第二這本書教給我一些做 startup 最基礎的認識;第三是其中關於開發的方法論,比如你怎麼樣去 Hacker、怎樣通過 Hacker 手段解決問題等等。

鏈捕手:說到科學家,在你心中 DeFi 科學家有哪些分類?

小島:大家對科學家的定義都有分歧,有的說你要去黑客攻擊,有的則認爲只要會拿代碼去調合約就算科學家,我是後者。

科學家有廣義和狹義之分,或者說科學家也可以是分幾個等級的。

第一類是會使用 etherscan 合約進行交互,比如說一個 Uniswap 它今天網站被封了,有可能發生網站掉線或者禁止某個國家、地區的人進行訪問,這時候想要直接通過 etherscan,將流動性釋放出來,這種其實也是比較簡單的科學家。

第二類則是會用腳本進行合約交互。比如說 EOS 剛上線時,一些科學家會批量生成一些帳號。再比如 uniswap 會發空投,如果用戶開很多帳號,每個帳號都會跟它進行一筆交易,這樣也可以算是一個科學家。

第三類是懂怎麼看智能合約、會分析智能合約到底在做什麼的科學家。

第四類就是白帽科學家或者黑客,他們提前看到合約裏隱藏的危險,這種就是屬於頂級的科學家。

鏈捕手:你之前做過遊戲、Y3D,以及 Unisave 等很多項目,覆盤一下過去的開發經歷,是否有一些經驗教訓可以我們分享一下。

小島:我現在總結如果你想要學習智能合約,其實最好的方法就是做一個仿盤,如果你能在仿盤的基礎上有所創新,說明你已經融會貫通。Crypto 行業有太多東西需要學習,每天都有創新,你還可以去關注一些超級科學家,如 YFI 創始人 Andre Cronje,他會很無私地把自己對項目的新 idea、見解,在項目還沒有發佈之前更新在他的博客裏。

另外,還可以多和社區交流,知道他們需要什麼樣的產品,痛點在哪裏。很多散戶挖頭礦的時候,不僅要支出高昂的手續費,還要承受幣價的跌幅,所以他們必須要資金量很大才能賺錢,以至於他們會對機槍池這類產品有需求,我們的 YFII 登月版還做了專門挖頭礦的機槍池。多和社區和礦工交流,你就知道大家需要什麼樣的產品。

鏈捕手:最近鏈上手續費大幅增長,YSD 有哪些解決方案?以及 YSD 的初衷是什麼?

小島:鏈上手續費過高是伴隨着整個以太坊生存週期一直存在的問題,我現在更傾向於以太坊的手續費是其護城河的一部分,對於維護以太坊的生態健康來說是有一定積極作用。項目方也可以遷移到 Layer2 上,包括最近的幣安智能鏈、火幣生態鏈、OKExchain。對於我們 YSD 來說,可能會先在 BSC 上先發布,成熟之後再移植到以太坊,避免犯一些錯誤。

做 YSD 的初衷是我們發現市場迫切需要一箇中立的穩定幣,作爲穩定幣之間的交易媒介。因爲如果你想提供不同的穩定幣之間互換,需要給這兩個穩定幣之間都建立一個交易對,流動性會比較分散,希望通過一個交易媒介把所有的穩定幣連通起來,給用戶更好的交易體驗,恰好算法穩定幣可以擔當這個功能。

目前的算法穩定幣都在實驗階段,缺少落地的應用場景,大部分使用場景就是用戶買它們自己的債券。而 YSD 的核心功能就是充當穩定幣之間的媒介,挖礦也是用 YSD 和其他穩定幣之間的 LP,真正把 YSD 當成貨幣去使用而不是當作炒作的對象。

市場機遇與風險

鏈捕手:YFI 創始人迅速合併一些項目,如何理解可組合性的價值與風險?

小島:舉一個例子,比如說我們的 Unisave 代幣在 dForce 裏面挖礦,dForce 在 Cream 裏面做借貸,大家都去挖礦,導致 USDT 借貸率瞬間被拉到百分之百,就會導致 Unisave 短時間內沒有辦法交易,因爲 USDT 被借空了。

所以對於 Unisave 來說,底層不能全部使用借貸類的 DeFi 產品,因爲它有可能在一些暴漲暴跌的週期內出不來。如果我們做的是 USDT 和 ETH 交易對,短時間內 USDT 交易對不能用就會導致這個交易對失效,會導致價格產生誤差,給交易者帶來損失。

所以針對可組合,它的價值恰恰在風險裏面,你作爲一個開發者,必須對每一層有什麼樣的功能、有什麼樣的風險都要有清楚的認識,如何最小化這樣的風險,且保證這個風險在可控的範圍,比如不使用借貸類項目做底層挖礦等等。

鏈捕手:你最開始在 EOS 上面做開發,這兩年它整體是走下坡路,你怎麼看待這個現象?

小島:這個問題很有意思,我自己作爲開發者,希望能對公鏈保持中立,只看技術上的設計。但 EOS 的故事告訴我,一個公鏈成功與否並不單純與技術有關,還跟代幣持倉、分佈狀況、分發邏輯、社區建設以及主創團隊是否在做事,跟很多因素都非常相關。

關於 EOS 走向末路,我認爲是一個長期積累的結果,其中最大的問題主要還是 Blockone 他們自己想不想把 EOS 做好。Block.one 在過去一兩年基本上沒做實質性工作,這和他們募資的金額不成正比。

EOS 社區最好的力量是他們有 DFS (大豐收)這樣一個項目,並且最近有推動 EOS 真正往前走的力量,但我認爲 EOS 走向末路,Block.one 難辭其咎。

相比來說,波場就比 EOS 努力很多,我們可以看到孫哥經常參加各種各樣的 AMA,一直跟社區緊密互動,跟開發者社區緊密互動。我認爲 EOS 最大的問題是其開發團隊有些鬆懈,這是最核心的問題。

鏈捕手:爲什麼以太坊擁有加密世界上最活躍的開發者社區?YFII 社區針對開發者有哪些活動?

小島:這跟他們長期以來推各種各樣的開發者活動密不可分,依然拿 EOS 對比,EOS 在第一年剛上主網的時候有 4 期 EOS,等到了 2018、2019 年都沒有辦過一場開發者活動,只辦過一場非常失敗的見面會。對比以太坊,以太坊每年各個城市、各個國家至少要辦 5-6 場 ,即便今年疫情,以太坊也有 ETHOline 的活動。

EOS 他們只有第一年做的可以,是能給 80 分,後面他們的注意力都不在好好搞社區上面。並且 EOS 的各個超級結點各自爲政,在這個生態裏面吸血,並沒有團結在一起爲這個生態做事情。

對於一個公鏈社區,我認爲能有以太坊這樣就很不錯了。我們現在 YFI 社區每週日有一個委員會會議,會討論一些開發的事宜,每週二我們有一個開放的 AMA,會邀請各種項目方做路演,說一下我們自己生態在做的事情。YFII 社區很活躍是我理想中的去中心化社區應該做到的樣子。

鏈捕手:去年多款 NFT 遊戲比較火爆,是玩家對自己遊戲資產重視程度上升還是因爲什麼原因?加密遊戲爆發的關鍵條件是什麼?

小島:從大的方向看,隨着比特幣價格持續突破,越來越多的用戶會去了解整個區塊鏈行業,大家也會對資產確權這件事重視程度越來越高。唯一的問題可能是對於普通玩家的門檻高,而且鏈上的手續費也很高。導致這一類細分領域 Dapp 沒有 DeFi 在這個週期裏面那麼火,但這是未來一定會發生的事情。

鏈遊爆發的第一個關鍵條件是需要一個成熟的 Layer2 方案,另外對於小用戶而言要有比較低的上手門檻,UI/UX 對一些輕度玩家要非常友好。現在看起來 BSC 不錯,門檻和手續費相對比較低,跟以太坊的兼容性也比較好,並且用戶很容易把他的 NFT 資產放到 BSC 上。

鏈捕手:你認爲 DeFi 領域 2021 年可能創新的地方在哪裏?

小島:算法穩定幣和社交化代幣。我覺得社交代幣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向,它可以給加密社區打開一個增量市場。現在最大問題是,對於普通用戶來說他們如何接受這樣的新生事物,我覺得這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戰性的事情。

一個直觀的想法是,在持續的個人化主義的浪潮的推動下,人們越來越多的在互聯網上公開的表達自我,發表自己所創作的內容(博客、推特 、短視頻),但是這些用戶創作內容(UGC)事實上大部分都沒有獲得他們應得的激勵。特別是中文世界本來也沒有小費文化,大多數創作者產生的價值實際上就無償的被平臺捕獲,而少數創作者,則是通過接廣告、寫軟文的方式才能維持生存。

我們目前在做的瞬 Matataki 希望圍繞有趣的話題、深度思考,吸引有獨立精神的創作者,構建獨特的內容價值網絡,配合獨特算法讓優質內容浮現,以數字貨幣和粉絲通證讓創作者、參與者獲得持續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