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到的 Status 僅僅是一個錢包和聊天工具而已,但其實背後支撐着的是很多子產品、開發工具和基礎設施,因爲 Status 想把整個生態所需的東西全部靠一己之力搭建起來。

撰文:潘致雄,鏈聞研究總監

Status 是以太坊平臺中仍在積極開發基礎設施的老牌項目。由於項目非常專注於「去中心化」的理念,在經過漫長的內測、公測、審計之後,終於在 2020 年 2 月初推出了安卓系統 1.0 正式版,很快也會上線蘋果商店。要知道,這是個成立於 5 年之前的項目,一路走來,道路漫長。

Status 在這幾年的開發歷程中也經歷過各種質疑,其中最常聽到的就是大家並不理解爲什麼開發進度如此「緩慢」。但我們發現,Status 爲了同時滿足去中心化、安全性、隱私性的幾個要求,以一己之力開發了各種底層技術、開發者工具、子產品以完善 Status,甚至投資於以太坊的未來,很早就成立了獨立團隊開發以太坊 2.0 輕量級客戶端 Nimbus。

Status 並不是一個單一的產品或工具,而是一個聚合體。對於這家名爲 Status Research&Development GmbH 並註冊在瑞士的公司,將旗下的所有產品的集合稱爲「Status 網絡」,並分爲三大類:消費級產品、開發者工具和基礎架構。具體來說,也就是以太坊入口級產品 Status、以太坊 2.0 的輕量級客戶端 Nimbus、部署 DApp 的框架 Embark 和加密硬件錢包 Keycard 等。

爲去中心化犧牲開發速度的 Status 是怎麼一路走來的?Status 網絡的部分產品

其實 Status 的公司還創建了很多技術和產品,不過本文的關注點是所有產品中最核心的拳頭產品,和公司同名的以太坊入口級產品 Status。

簡而言之,Status 就是一款爲以太坊量身打造的入口級和消費級產品。 它囊括了聊天、錢包、Web3 瀏覽器、DApp 入口,是一站式的以太坊綜合應用平臺。它的每一個核心功能都牢牢地綁定在以太坊之上:聊天功能基於以太坊的 Whisper 通訊協議,也是 Whisper 目前唯一的大規模應用產品;錢包功能是基於以太坊的私鑰管理工具,並且支持常用的 ERC 代幣標準;Web3 瀏覽器和 DApp 入口也是將以太坊平臺中的 DApp 進行了深入綁定,用戶可以在 Web3 瀏覽器中直接與 DApp 進行交互,操作智能合約或執行命令。

不少早期的以太坊投資者和加密貨幣參與者可能都聽過該項目,這不僅是當時的明星項目,募集到的資金也超過了 1 億美元。

項目基本信息

項目創世:早於以太坊主網上線

Status 的兩位聯合創始人爲首席執行官侯家睿 (Jarrad Hope) 和市場負責人 Carl Bennetts。侯家睿自以太坊項目創立以來就一直是活躍的貢獻者。根據他們兩人的領英賬號顯示,Status 項目最早開始於 2015 年 1 月,早於以太坊主網上線的時間。

項目公開:在以太坊第二階段之後

根據網頁存檔顯示,Status 在 2016 年 5 月前後正式公開,而 Github 代碼庫顯示最早的代碼提交於 2016 年 6 月。這個時間點介於以太坊第二階段「家園」(2016 年 3 月)和「DAO 分叉」(2016 年 7 月)之間。進入「家園」之後, 以太坊受到了廣泛的認同,礦工人數也不斷增加,而 DAO 分叉則是由黑客事件而引發的網絡硬分叉,繼而將以太坊分裂爲兩個項目:以太坊和以太經典。

爲去中心化犧牲開發速度的 Status 是怎麼一路走來的?項目早期的 Logo 和當前的 Logo

開發者獎勵:佔總量 6.93%

爲了獎勵早期的貢獻者,Status 發行了一個名爲「Status 創世代幣」(SGT)的獎勵記錄憑證,這部分代幣之後將會以一定比例兌換爲 Status 的項目代幣 SNT。2017 年 5 月,Status 分發了 SGT,共 34,644,701.3 枚,共計 977 個地址擁有 SGT。在後續的衆籌中,SGT 持有者將按照持有比例分配 4.7 億枚 SNT (471,505,389.2 個),佔 SNT 總量的 6.93%。

衆籌:0.25 元人民幣

在 SGT 分發後的一個月,也就是 2017 年 6 月 20 日,Status 使用以太坊的智能合約技術,進行衆籌。衆籌的規則是固定比例,每 1 枚 ETH 可以換取 1 萬枚 SNT,以當時價格計算約 0.25 元人民幣發行價。爲了儘可能包含更多的參與者以實現持幣者的去中心化,Status 設計的衆籌流程比較複雜,將由一個「初始上限」和多個「隱形上限」組成,初始上限爲 1200 萬瑞士法郎等價的 ETH。最終 Status 募集了接近 30 萬枚 ETH,當時價格超過 1 億美元。在衆籌結束後 7 天,SNT 即可流通。

爲去中心化犧牲開發速度的 Status 是怎麼一路走來的?衆籌頁面

分配:至今預留着 29%

據白皮書顯示,Status 的代幣分配爲:29% 分配給未來利益相關者的儲備,這部分 SNT 至今未動;核心開發者分配 20%,這部分 SNT 將以定期的方式分配;Status 創世代幣至多佔 10%,衆籌結束後分配;相應的,公開募集至少佔 41%。在衆籌結束後,SNT 的總量確定爲 68 億枚(6,804,870,174.878)。

爲去中心化犧牲開發速度的 Status 是怎麼一路走來的?SNT 分配方式

流通後:歷史最高價 4.7 元

目前 SNT 的流通量爲 34.7 億個,佔總量的 51%。參考 CoinMarketCap 數據,SNT 歷史最高價爲 4.7 元人民幣,最低價爲 0.058 元人民幣。

爲去中心化而設計的衆籌機制

很多項目的融資方式或者衆籌模式的設計,都是爲了獲得更多的資金,但 Status 的衆籌流程設計的最終目標是爲了讓項目的代幣分配更去中心化。因爲 Status 認爲「鼓勵更多小型的參與者,同時防止大型參與者佔據大部分的供應」更爲重要。

所以 Status 的衆籌模式引入了一個名爲「動態上限」的機制,由多個「隱形上限」(hidden cap)組成。任何鯨魚用戶在不知道下一次上限的前提下,無法通過一次投入較大金額將所有額度佔滿。

在當時,ICO 和衆籌模式還比較流行,募集的機制中包含了一些現在已經不太常用的術語,比如對於 ICO 過程中的投資上限,會稱之爲「軟頂」(soft cap)或「硬頂」(hard cap)。

從結果來看,Status 的這套衆籌機制的確做的很好。

比 Status 早一個月衆籌的另一個明星項目,由 Brave 瀏覽器、Javascript 語言創始人 Brendan Eich 發行的注意力代幣項目 Basic Attention Token (BAT),由於 衆籌機制 比較簡單,僅 30 秒就結束了項目衆籌,共 130 名參與者。

相比之下,Status 在 2017 年 6 月 20 日啓動的衆籌活動中,共有26,219個地址參與。在所有參與的地址中,接近 50% 的地址投入的總額爲 1 至 10 枚 ETH,僅 5 個地址的參與總額介於 1 萬至 10 萬枚 ETH。

特地翻了一下之前地址的歷史交易記錄,我在當時也嘗試參與了這兩個項目的衆籌。BAT 沒參與上(但也留下了一筆失敗的交易記錄),Status 參與過程也有些坎坷,網絡卡頓,不過最終還是以 50 Gwei 的油費發出了三筆成功的交易,成爲這 50% 中的一員。

最終,Status 通過以太坊的智能合約募集到了近 30 萬枚 ETH,以當時的價格計算超過 1 億美元。

更有意思的是,Status 的衆籌合約因爲各種原因失敗退回的 ETH 總量超過了募集到的總量。這份分析了 Status 衆籌數據的 報告 顯示,因爲網絡擁擠等問題導致智能合約退回了 11 萬次總量約 34 萬枚的 ETH。

目前剩餘 15 萬枚 ETH 怎麼花?

那目前這 30 萬 ETH 還剩多少呢?根據最近一次 Status 的 2019 年第三季度項目進度報告顯示,截止季度末他們還擁有的資產總額摺合 3400 萬美元。

爲去中心化犧牲開發速度的 Status 是怎麼一路走來的?Status 每季度末資金公示(單位爲 1000 美元)

在報告中寫到,Status 會繼續至少保留 15 萬枚 ETH,將在大規模推廣時作爲獲客成本,這也就意味着雖然 Status 目前儲備金看起來很健康,但不會把他們全部用在開發活動中。

依賴於目前可以用於研發的資金,Status 總體上將在 2020 年 6 月之前繼續運作,而 Nimbus 團隊將會運作至 2020 年底。無論如何,Status 將確保不會觸及這 15 萬枚 ETH。

另外 Nimbus 團隊也因爲開發以太坊 2.0 客戶端而獲得以太坊基金會的資助,比如今年初就收到了 65 萬美元以研發可以在智能手機或嵌入式設備上運行的以太坊 2.0 客戶端。如果未來手機也能當作以太坊 2.0 的節點,最需要感謝的可能就是以太坊基金會和 Nimbus 了。

還有一個好消息,在第四季度的項目進度 報告 中,Status 項目宣佈將把之前預留的 29% 的 SNT 代幣在今年第一季度再次進行衆籌,將會在後續的幾個月提供更多信息。

開發進展:慢,是因爲有些組件只能自己開發

Status 的首個 Alpha 版本發佈於 2017 年 1 月 4 日,支持 iOS 和安卓系統,用戶可以通過該版本連接至以太坊的測試網。
而首個 Beta 版本發佈於 2018 年 6 月 27 日,用戶可以通過該版本連接到以太坊的主網。

不就是個錢包加聊天工具嗎?爲什麼開發了一年半才能從內測轉爲公測,又需要一年半才能從公測升級到 1.0 正式版?以這種速度開發,估計會被國內大多數 Crypto 圈子和圈外的初創公司嘲笑。

究其原因,最主要的是因爲 Status 紮根在以太坊的世界中,爲了去中心化,做出了許多的妥協。而且因爲開發工具不完善,很多的設施只能自己從頭開始搭建。

  • 因爲以太坊 Whisper 協議達不到 Stauts 所需的速度和規模,Status 自己開發並開源了 Vac,這是一個全新的、可擴展的、快速、安全的點對點消息傳輸技術棧,Vac 團隊甚至在研究 Waku 技術,這是 Whisper 的一個分支;
  • 爲方便開發者構建 DApp,Status 的一個專門團隊開發了 Embark 工具和框架,開發者僅需該平臺就可以創建和部署 DApp;
  • 原本 libp2p 就是個不錯的開源項目,而它對 Status 網絡標準而言還不夠隱私和安全,所以 Status 和 libp2p 團隊在開發新的方法,使得 libp2p 可以提供更好的隱私、安全性和速度;
  • 爲了提供更好的點對點法幣交換網絡,開發了 Teller;爲了提供更好的 DApp 目錄,開發了 Dap.ps;爲了打通與現實世界的交互,開發了非接觸式硬件錢包 Keycard。

爲去中心化犧牲開發速度的 Status 是怎麼一路走來的?Status 網絡的基礎設施層

未來發展方向和可能

以上只是 Status 網絡中的一部份項目而已。你看到的 Status 僅僅是一個錢包和聊天工具而已,但其實背後支撐着的是很多子產品和開發工具,因爲 Status 想把整個生態所需的東西全部靠自己搭建起來。考慮如下的幾個場景:

  • 用戶需要法幣出入金,直接使用 Status 的 Teller 服務;
  • 用戶需要瀏覽和探索流行的 DApp,直接使用 Dap.ps;
  • 開發者想爲用戶更快地開發體驗更統一的 DApp,直接用 Status 的開發者工具如 Embark;
  • 用戶需要硬件錢包增強 Status 安全性,直接使用 Keycard。

開發配套服務和自己搭建生態基礎設施可能是 Status 開發進度不如一箇中心化錢包或者聊天工具的重要原因。除此之外,分佈式辦公、資金分配模式、項目管理方式也是 Status 的額外挑戰,因爲傳統的中心化開發管理項目,不會被這些額外的因素所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