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 21 日 16 點,幣信在一直播開展了幣信圈內人第三期。持幣十年的幣信創始人星空,和持幣九年的魚池聯合創始人、stakefish 創始人、幣信投資人王純 和大家聊一聊十年來面對暴漲暴跌的心路歷程。

幣信·圈內人:穿越十年牛熊,星空、王純和你聊聊心裏話

在這個行情下,和大家賣什麼安利、講什麼乾貨,你們可能都聽不進去。所以今天我們不聊技術,不聊乾貨,只講講故事和心裏話。

就在前幾天,比特幣暴跌將近百分之五十,資產減半,所有社羣一片哀嚎。有些人可能是剛入場不久,第一次經歷這種跌幅,有些人表示我連 3000 刀的低谷都熬過來了,這種行情還能抗下去。

星空從 2010 年開始挖礦,被稱作和中本聰一起挖礦的男人;王純也是 2011 年進入到了幣圈。兩位都是持幣十年左右的元老級人物,相信星空和王純一定經歷過不止一次這樣的暴跌。比特幣歷史上有幾次暴漲暴跌,我們今天就來分別聊一下,每一次行情劇烈波動時兩位嘉賓的心態和背後的故事。

2011 年的比特幣

星空:大家好,我是幣信創始人星空。這次比特幣又跌了 50%,我們剛剛見面聊的時候就發現,從 11 年比特幣暴跌的那一次開始,我們倆是少數的經歷過 4 次暴漲暴跌的幣圈老人。第一次是 11 年從 30 刀跌到 0.01 刀,後期穩定在 2 刀左右。

王純:不過當時跌到 0.01 刀是另外有原因的,後來從 0.01 很快就回調到了 17 刀,然後從 17 刀繼續往下跌,我記得跌破了兩位數,當時可能只有一個主流交易所, 他的價格應該就是這個市場的公允價格了。緊接着比特幣從 2 美刀開始慢慢地復甦。我記得當時星空在漲到 2.7 美刀的時候賣了好多幣,我差不多在同樣的時間也賣了幾百個幣,買了一個 iPhone,那個手機用了兩個月就被偷了。

星空:那個時間點,比特幣跌破所有人的信心了,大家只有互相打氣,聊天的羣名都變成了“大家頂住”。

王純:當時信心最足的應該就是星空,那時候其實我們是按人民幣來算錢的,160 塊錢一個比特幣。我勸他悠着點,他非說要買,要等 100 美刀。

2014 年的比特幣

星空:其實我們很難控制人羣的效應,但是中本聰創造了比特幣這個工具,它有很大的優勢。比特幣是超主權自由的,不管是作爲貨幣還是資產,在任何時間點都有人用。有人有時候把價格炒得很高,有人有時候把價格壓得很低,其實不管是低還是高,比特幣就是比特幣。它同時也是一個自有資產,你持有這個資產會讓自己的生活有個保險。 再之後,到了 14 年初的時候,我們經歷了第二次跌幅,跌了 900。當時情況又不一樣了,王純在做 f2pool,幣信也組建了四五個人的團隊。11 年的時候,跌成什麼樣都沒關係,大不了自己找個工作,乾點兒別的事情,但是 14 年有了團隊,負擔會更重一點。現在更不一樣了,負擔又重了。整個行業的人數和整個公司的人員都越來越多,參與者也越來越多,所以大家會覺得動力越來越大,整個行業的產品做得越來越好。

王純:當你的盤子變大了以後,有些時候就沒有辦法回頭了。體量小的人可以很容易地在跌到 3800 的時候全部買入,漲到一定價格就全部拋掉。體量再大一點的 ,還可以去投資各種各樣的東西,可以去買房子,可以買股票。但是當你體量乘以 10 或者乘以更多的時候,比如像美國遇到這樣一個疫情,它的經濟出了問題,沒有東西能承擔這麼大級別的資金,不同的體量會承擔不同的問題。

星空:是的,每個階段都有每個階段的煩惱。這一次我們不太擔心自己怎麼樣,而是擔心價格怎麼樣,行業怎麼樣,這個行業是不是要裁員,這個行業是不是很多人退出了。我記得當時跌得很慘的時候,超級馬上給我發微信說:“你怎麼樣?”,我說我還好啊。因爲幣信是有礦業的,可能礦業會比較辛苦一點,其他都還好。特別是這次馬上要減半了,礦工非常慘,價格也不好。

植樹節的暴跌

王純:這次暴跌,我覺得很多人都有些措手不及。我記得去年我在美國參加 Bitcoin 2019 的時候,整個市場都是非常樂觀的,覺得可能再也不會有 1 萬美刀以下的比特幣了。我和一些人說接下來可能會跌到 6000,不至於跌得再低了,當時沒人信我,覺得我瘋了吧還能再跌到 6000。現在看來我是比較保守的,畢竟前幾天跌到 3000 多。

星空:這次暴跌也是給幣圈一個暗示——我們的基礎設施還是不夠強壯和穩定的。比特幣厲害的點就在於通過 24 小時不宕機的方式在金融市場提供流動性;但也是因爲這樣的方式,讓大家發現它可以直接從 7000 跌到 3800,這不會在傳統市場上演。所以很多人灰心了,一部分人手裏甚至沒有幣了。

王純:有些人說利空出盡,但是我覺得利空遠遠沒有出盡。接下來可能還有更多關於疫情的壞消息出沒,我覺得月底可能有 100 萬確診,弄不好的話到 4 月底少說有 1000 萬,多說可能有 2000 萬。其實這次暴跌,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把以太坊賣了,因爲在這種情況下,比特幣是最安全的。比特幣是一個真正去中心化的資產,不管是以太坊還是 EOS,絕大多數的加密貨幣是沒有那麼去中心化的。當然也有一些例外,比如 Grin。這次倫敦以太坊的會議爆出了 8 個新冠,如果以太坊的核心開發者出了問題,價格肯定會有巨大的影響。比特幣的開發團隊是非常分散的,所以當任何類似的情況發生時,我會選擇把資產換成比特幣,而不是持有有中心化風險的東西。

星空:對比特幣來說還好,其實比特幣最大的壞消息在於高利息槓桿帶來的暴跌。整個行業是因爲槓桿累積起來的,爆倉就會形成多米諾骨牌踩踏式效應,沒有熔斷的機制,讓價格直接奔到 3800。以前的市場持倉量是幾十億美元, 現在已經降到 10%~20% 了,只有幾億美元。雖然這次暴跌打擊了很多人的信心,但同時也讓整個市場變得更加安全了,我覺得在未來半年一年之內,再也不可能有這種踩踏效應了,最多暴跌 10%- 30%。

王純:頂多就是一種持續低迷的狀態,比如今天 6000 塊,明天 5000 塊,後天變成 4000 塊,但不會一天暴跌 50%。

星空:我覺得不會,因爲大家手裏面沒幣了,沒有動力去操作,更多可能是今天 6000,明天 7000,後天 8000,再跌到 7000、6000,來回震盪可能性比較大。

王純:如果比特幣市場像這樣低迷,處於既不會暴漲也不會暴跌的狀態,想找些刺激短期致富的話,接下來幾個月的傳統金融市場會更有意思一些。

星空:傳統的股市受到事件的影響會更大,比特幣則是稍微長遠一點。

王純:我最近特別關注了一下波音的股票,比比特幣的價格刺激很多,而我前兩天在比特幣最低價抄了一些回來。

星空:每次暴跌都是重新回到價值投資的位置,大家覺得只要比特幣在整個世界裏面存在,它就有投資的價值。

王純:對比傳統的金融,比特幣有自己的特殊性,它是一個去中心化的、不受任何人操控的東西。

USDS

星空:早期比特幣的參與者都懷有一個夢想,就是用比特幣做支付。但是現在比特幣的主要的功能還是一個自由持有的資產,並且被很多人認同能夠去做一定的支付。未來對於比特幣的創新,基於做出更好的金融產品,讓比特幣的使用更加的高效、有效、方便。 比如我們最近推出的 USDS,USDS 會按照美元的現貨價格,實時兌換相對應的比特幣。 USDT 是中心化的產品,中心化的產品出了問題,會讓整個幣圈受到巨大的損失。我認爲穩定幣應該是百花齊放的,大家都發穩定幣,發了 100 家,USDT 有可能只佔 1% ,就算 USDT 出了問題,另外 99% 的穩定幣都沒出問題,對幣圈的影響就沒這麼大了。當你的產品不能去中心化的時候,只能出現更多這樣的產品,讓整個穩定幣的市場去中心化。

王純:那支撐 USDS 價格的是什麼?

星空:當用戶用比特幣在幣信承兌 USDS 以後,幣信會在美元的現貨市場、合約市場去把比特幣換成相對應的美元或者合約美元,優勢在於它沒有法幣的出入金,就沒有任何合規的問題,相對安全,並且它是按照美元現貨價格 1:1 兌換的。幣信這次在做 USDS 的過程中發現,比特幣是一個自由資產的工具,它不會因爲你的支持和反對而怎樣,它一直會存在,你要使用它的時候就會體現它的價值。 USDS 也是一樣,發行之後會讓很多人使用起來更方便。

王純:那 USDS 總髮行量是多少?

星空:發行量沒有固定,用戶賣出比特幣則發行 USDS,是兌換關係。我覺得正因爲穩定幣是中心化的,所以我們需要更多的穩定幣讓風險分散。USDS 不是 USDT 的競爭者,而是風險的分散者。

產量減半

星空:我們下面聊一聊挖礦的問題,很多礦工損失很大,大家只看到價格減半了,但實際上對礦工的絕殺是產量減半,五月份就要出現了。

王純:那你是什麼時候意識到價格可能不會樂觀的?

星空:在一月份的時候意識到的,因爲當時槓桿加得太足了,還有一個巨大的風險在於,比特幣的借貸利息巨高,都是豪賭。但我當時只認爲會跌到 7000,最多 6000。有可能五六月份減半後還是會漲,但是對於礦工來說還是一個絕殺,因爲漲一倍和沒漲差不多。但長期來看,我覺得比特幣和礦業都是非常好的行業。

王純:回顧上次減半,社區還在討論擴容問題。我們和比特幣開發者的溝通比現在多,當時一些開發者覺得如果幣價持續低迷,比特幣網絡的安全性會有一些顧慮。這一次我們遇到的挑戰只會比上次多,那你覺得接下來的比特幣網絡安全性會受到什麼樣的衝擊呢?

星空:我覺得比特幣網絡一直是最安全的網絡,所以手續費最近也沒有太大的增加。未來我們需要加強對閃電網絡的支持,閃電網絡的實現是基於比特幣網絡的,是去中心化的二層網絡,它讓比特幣網絡越來越安全,讓比特幣的應用越來越多。大家未來擔心的還是手續費,擔心挖礦網絡是否安全,解決安全問題的唯一辦法還是加強二層網絡的使用。

王純:其實閃電網絡是在整個安全框架之內的,你可以把它類比成以太坊網絡裏的一個 ERC-20 Token。保證現在比特幣和以太坊安全的就是每天產出比特幣的價值是多少,其實我對這方面還是有很多擔心的。現在一個區塊 12.5 個幣,減產後 6.25 個幣,下一次減產變成 3.125 個幣,不斷地減半,維持比特幣安全的資金就會越來越少。 舉個很簡單的例子,之前有人因爲一些操作失誤,導致一個交易的手續費要 200 個幣。如果當時 1 個比特幣區塊是 25 個幣,200 個幣相當於 8 個區塊。如果以後我們減產到 6.25 個幣,就相當於 32 個區塊。這就出現一個問題,我們魚池挖幣發現網絡出現一個 200 個幣的交易,那我們肯定要搶這個區塊,幣印也會去搶。假如幣印挖到了,那我們有兩個選擇,第一是接着幣印的下一個區塊正常挖,第二就是不管幣印挖出來的塊,倒回來挖,一定要把 200 個幣挖到。和比特幣網絡安全直接關聯的就是每天產生多少個比特幣,以及它的價值。

價格波動

星空:價值的波動是正常的,之前 30 美金跌到 3 美金的時候,我肯定會非常沮喪,死命囤着。但我還是對比特幣非常有信心,它就是一個全新的一個工具,它的特性跟別人不一樣,我覺得未來一定會有機會做點事情。當時抱着這個想法持幣了,包括 12 年做礦機的時候也是,長期來看,比特幣就是一個去中心化的完整體系和支付系統,不管它價格多少。對於大家來說,現貨跌了就跌了,手裏有錢生活就好了。但玩期貨的人,就會擔心爆倉。

王純:期貨確實比較有風險,我之前在持有現貨的同時,因爲不喜歡把幣充到交易所裏,所以在交易所開了個空單,而且這個空單比我持有的現貨量還要少,最後還是虧了好多錢。
星空:在 17 年 18 年初的時候,比特幣的價格的確是到高點了,但是我當時不是特別相信 USDT,所以我就沒賣。

王純:我理解了,因爲星空對 USDT 不相信,纔要做 USDS。

星空:我覺得很多人都不相信,但又沒辦法。有了 USDS,價格好的時候就可以兌換掉。從交易的角度來說,交易是需要紀律的,但是紀律會被打破,真正遵守紀律的方法就是買一個不得不遵守紀律的東西。我們有個朋友買了 EOS 賺了很多錢,錢也沒買成房子,而是給了他媽媽。EOS 跌下來之後,他覺得要抄底,又找他媽媽要回來了,後來房子就買不回來了,因爲 EOS 又虧了很多錢。我一直推崇挖礦也是基於這一點,有礦機就是強制性讓你做多,阻止你剁手。

觀衆提問

問題一:交易所對比特幣的一些不法資金來源是怎麼區分的?

星空:幣信和一些其他交易所之後會做地址溯源,鏈上分析的平臺也在做相關的工作,我覺得這是必然趨勢,也是很多比特幣硬核支持者想要做的關於匿名性的工作。

王純:這點在行業裏的分歧很大,很難說誰對誰錯。

星空:其實我一直很理智地看待這個事情,Fungibility (互換性)這個問題很重要。紙鈔是沒有互換性的,因爲每張紙鈔上的序號不一樣,而真正的互換性是我給了你一塊錢,王純也給了你一塊錢,你分不出來哪一塊錢是誰給的,匿名性就會更強。互換性也是貨幣學裏的一種特性,但我個人覺得這點是值得商榷的,因爲實用性會變差。我給了你之後,有可能因爲網絡問題或其他問題,你沒有收到,但到底是不是真的沒收到就無從驗證了。我倒覺得可以這作爲比特幣的特性,有支持互換性的交易類型,也有透明的交易類型,但是這些都要接受市場的考驗。如果像 Grin 這樣的匿名幣可以成功,比特幣加匿名性也可以成功。我一直還是很看好 Grin 的,Grin 也是幣信唯一一個沒有用戶量但還在支持的幣種。

問題二:幣信的硬件錢包開發進度是什麼樣的?

星空:硬件錢包已經有真身了,還在調試中。幣信硬件錢包是奧峯老師,比特幣核心開發者開發的,它有幾個特點,第一是完全開源,第二個就是,它是首個不讓大家存助記詞的錢包。現在很多丟幣事件都是因爲助記詞存到了雲盤裏,或者寫在了本子上。誰拿到了助記詞,誰就掌握了你所有的資產,這屬於單點故障。私鑰如果是在開放環境下,你的錢都不是你的錢。

王純:我是把私鑰記在腦子裏的,因爲我從小開始背圓周率,背根號二根號三這種。

星空:如果你能記住,把私鑰放在腦子裏是非常好的辦法,但很多人不能。而且王純是行業的從業者,作爲普通人,隔一兩年之後你想起來錢包裏有幣,但是私鑰不記得了。

王純:我可以介紹一下我怎麼從我的地址裏轉幣。首先登錄到你自己的服務器上,敲下:bitcoin createrawtransaction,敲下 UTXO 以及你往哪裏轉幣,交多少手續費,然後敲 signrawtransaction,把輸出的字符串加上去,再加上自己的私鑰,就可以生成簽好名的交易,最後通過 sendrawtransaction 發出去。唯一需要敲私鑰的地方,在前面加一個空格就不會到歷史記錄裏。

星空:我經常忘記密碼,因爲如果是不重要的賬戶就隨便填了。

王純:我的習慣是,不管重要不重要,都會生成一個隨機密碼,放在 1Password 裏。

星空:如果大家不相信中心化的機構,我的建議還是買一個硬件錢包。

幣信圈內人第三期圓滿結束,請大家期待下一次的圈內人直播!

關於幣信:
幣信創辦於 2014 年 11 月,是一款區塊鏈資產錢包。幣信多年來爲近百萬用戶提供區塊鏈資產託管服務,支持 BTC、USDS、ETH、USDT、EOS、LTC 等多種區塊鏈資產,是區塊鏈行業的老牌錢包和佈道者。在此基礎之上,幣信構建了一個包含法幣交易、一鍵閃兌、借貸、槓桿、共管錢包、擔保支付、礦機商城等核心功能的區塊鏈資產錢包。幣信致力於發展成人人都能使用的區塊鏈資產平臺,讓每個人都能平等地持有並使用區塊鏈資產、保護自己的資產、並通過提供服務和產品爲區塊鏈行業創造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