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彌補鏈上與鏈下之間用戶體驗的差距? ZK Rollup 方案處理時間短,可節約運營商的資金成本。

原文標題:《以太坊第 1 層和第 2 層之間的可組合性》
撰文:Loopring

第 2 層解決方案的鏈上可組合性帶來了一些挑戰。鏈下操作確實對於可擴展性很有用,但是我們如何將鏈上交互與鏈下邏輯聯繫起來呢?我們希望構建的 ZK Rollup 交易所成爲可組合以太坊生態系統的一部分。我們期待其他 DApp/ 協議集成我們提供的功能,並且用戶能夠使用其他 DApp/ 協議的相關功能。下文是我們解決問題的方案。

用戶可能存在這兩種情況:

  1. 用戶將資產保存在以太坊錢包或鏈上其他地方,並希望與路印協議構建的交易所進行交互。
  2. 用戶將資產保存在路印協議構建的交易所中,並希望在其他地方使用鏈上功能。

我們的目標之一是以最小的摩擦來彌補鏈上與鏈下之間的差距,以實現最佳的用戶體驗。

我們最近開始着手討論並致力於集成幾種鏈上協議和 DApp。與現有的 DeFi 技術如何集成 ZKP 交易協議相比,這是一個相對較新的領域。

儘管我們將處理上面描述的 2 種簡單情況,但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數案例都是在用戶本身不瞭解或者不瞭解幕後的情況下發生的。協議和產品將促進層與層之間的可組合性,最終目標是吸引更多的用戶,並且這些用戶可以獲取更多的功能和流動性。有關示例,請參見下文第四部分。

如果您不瞭解路印協議 3.0 或 ZK Rollup,請閱讀文章。在基於路印協議的交易所上進行交易需要將資產充值到該交易所的智能合約,該交易所在其鏈下默克爾樹(Merkle tree)中爲該用戶創建一個賬戶。

1. 鏈上 ⟷ 鏈下

這裏最明顯的解決方案是遵循在路印協議構建的交易所進行交易的標準步驟 :

  • 從鏈上錢包充值資產到交易所
  • 創建一個訂單,然後等待運營商將其與另一個訂單進行匹配,並添加到區塊中
  • 從交易所提取資產到鏈上錢包

如果用戶希望擁有傳統的交易體驗,這將非常有用。但是,如果是進行一次簡單的交換,速度會很慢,並且會給用戶帶來非常糟糕的體驗。

幸運的是,這可以通過中間人(mediator)來解決。中間人通過在鏈上和鏈下扮演相反的角色來促進交互。例如,如果鏈上用戶小紅希望出售 1 個 ETH 來換取鏈下用戶小明的 100 個 LRC,那麼:

  • 中間人收到小紅鏈上錢包的 1 個 ETH,並立即從其鏈上錢包發送 100 個 LRC 給小紅。
  • 中間人創建一個 1ETH=100LRC 的訂單,因此它可以匹配小明的訂單。然後,中間人用其鏈下錢包支付 1 個 ETH,並在其鏈下錢包中獲得 100 個 LRC。

對於中間人而言,這是一個零和遊戲(不考慮交易費的話),他的資產在鏈上錢包和鏈下錢包之間進行轉移:

  • 中間人鏈上收到 1 個 ETH,並在鏈下花費 1 個 ETH。
  • 中間人鏈下收到 100 個 LRC,並在鏈上花費 100 個 LRC。

理論上,交易所上的所有用戶都可以通過這種方式進行交互。但是,運營商(relayer)執行這個操作會有很多好處:

  • 運營商可以確保交易按預期進行,因爲他是創建帶有交易的區塊的交易者。另一個用戶可能會承擔無法及時匹配,甚至根本無法匹配訂單的風險。
  • 運營商可以直接從增加的交易中受益,因爲他可以從交易中收取交易費用。
  • 運營商可以提供類似的功能,帶來極好的用戶體驗。

如何彌補鏈上與鏈下體驗差距?瞭解一下 ZK Rollup 等方案

2. 鏈下 ⟷ 鏈上

如上所述,顯而易見的解決方案是再次遵循標準步驟,但現在的順序有所變化:

  • 從交易所提現到鏈上錢包
  • 與鏈上 DApp 進行交互
  • 充值回交易所(如果適用的話)

同樣,運營商最好扮演中間人的角色。如果用戶想通過從其鏈下錢包發送 1 個 ETH 與 DApp 進行交互,則運營商將提前使用運營商鏈上錢包的 1 個 ETH,並在鏈上存儲此證明(以確保該過程可以無需信任地發生)。然後,運營商可以使用此證明,將 1 個 ETH 從用戶的鏈下錢包轉移到運營商的鏈下錢包(這稱爲有條件轉賬,我們將在協議的更高版本中實現)。對運營商而言,這也是一個零和遊戲。

如何彌補鏈上與鏈下體驗差距?瞭解一下 ZK Rollup 等方案

3. 結論

通過依靠運營商,我們無需信任就可以縮小鏈上和鏈下之間的距離,以實現任何類型的交互。該解決方案的唯一缺點是,運營商必須在其鏈上錢包中存儲足夠資產,以便可以在鏈上進行管理。這不是資本使用高效的方法,除非這些服務允許增加的交易量超過其機會成本。此外,資產可以相當快速(5 至 10 分鐘)在運營商的鏈上和鏈下錢包之間轉移,因此運營商的資產總額可以相對較低來支持這些操作。請注意,此類解決方案已經由 Gnosis 和 Starkware 提出,這裏只是舉幾個例子說明。

這些解決方案的設計受到所有第 2 層解決方案中嚴格限制的約束。對於這樣的方案, ZK Rollup 實際上是最好的第 2 層解決方案,因爲所需時間很短(一旦在鏈上提交了證明,我們就可以確保完成工作)。例如,在 Optimistic Rollup, 最終時間要長得多,這極大地增加了運營商提供此類功能所需的資產。

ZKP 以更快的時間進行驗證,但出於實際原因,仍然存在間接狀態更新的主要問題。這個問題的另一種解決方案是每個人都建立在單個第 2 層解決方案上。隨着遞歸 SNARK 的發展進步,這應該是可能的。如果 DApp,協議和其他版本都進入了第 2 層,在孤立的解決方案中,情況不會變得容易,將會更加困難。

4. 示例

除了普通用戶以外,還可以在路印協議生態中找到其他例子,例如 DEX 聚合器和保證金 / 借貸協議。這兩種情況可以提供兩種方式:從路印協議構建的交易所獲取或者提供流動性。

DEX 聚合器在過去的 6 個月裏很受歡迎,比如 1inch, DEX.AG, Paraswap, 和 Totle 這樣的去中心化應用程序,他們通過聚合流動性給交易者提供最優惠的價格。目前,他們聚集了鏈上應用(Uniswap,Kyber),也希望能夠從第 2 層(如路印協議構建的 DEX)獲得流動性。[特別是如果第二層性能支持價差,將獲取最有競爭力的價格]。路印協議構建的 DEX 也希望聚集鏈上應用的流動性,以增強其訂單簿的流動性。

保證金 / 借貸協議是開放式金融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允許貸款人賺取利息,而借款人獲得信貸(尤其是保證金交易)。與使用 DEX 聚合器的情況類似,協議(例如 bZx)希望用戶在開倉時,從路印協議流動性中找到匹配的訂單。同樣地,路印協議也希望其用戶可以無需信任地訪問其中一些協議。對於後者,一個很好的解決方案是,協議的輸出是 token 本身,例如“position token”,由於它只是 ERC20 token,因此可以在路印協議構建的交易所上線。

另外,我們還可以特定爲路印協議構建的交易所的用戶批量實現可組合性。例如,用戶鎖倉在交易協議中的資產可以尋找 DeFi 獲利機會;可以設置 DAO 來管理存儲的資產,並投票決定將這些資產部署在借貸協議中,或者用於其他網絡的質押等。確實,我們會實現路印協議 DAO,除了 DeFi 決策外,還將管理某些協議參數。

非常感謝我們的首席架構師 Brecht 撰寫了本文的大部分內容。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