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2020 來臨之際,這 5 個開放式金融趨勢值得我們關注。

原文標題:《2020 開放式金融的破局之路》(Open Finance: 2020 Trends)
作者:Matteo Leibowitz
譯者:Zoe Zhou

導讀

  • 2019 年將被視爲開放式金融的突破元年
  • 2020 年開放式金融的五大趨勢

從廣義上來講,開放式金融是指採用了區塊鏈技術的無許可和透明性的金融服務和產品。

這些屬性——無許可和透明性——與傳統資本市場不同,金融產品和服務的獲取歷來在地理和人口方面都受到限制,而尋租中介則小心地隱藏着金融服務的潛在機制。

儘管這些產品和服務還沒有被主流採納,但 2019 年可能被視爲開放式金融的突破元年:今年非託管交易所結算的交易量超過 23 億美元,迄今爲止發放的貸款超過 6.67 億美元。

在 2020 來臨之際,這裏有五個與開放式金融相關的趨勢值得我們關注。

這 5 個趨勢或是 2020 年開放式金融的破局之路

聚合性

由 Stratechery 的 Ben Thompson 所推廣的聚集理論宣稱特定行業的壟斷來自於控制終端的用戶需求和使供應商商品化。 在信息充足的時代,通過聚集管理能減少用戶認知負擔,更重要的是能允許聚合平臺對供應方提出指定條件。Netflix、Facebook 和 Google 都是實踐中成功整合的主要實例。

聚合理論同樣適用於開放式金融的時代,該時代最重要的產物就是流動性。在過去 12 個月裏,由於進入金融服務市場的壁壘瓦解,大量的借貸產品和交換產品出現了。區塊鏈協議的開源性和內在的可互操作性加速了這個過程。

隨着新興但基本同質化的產品更加頻繁地進入市場,項目創始人開始意識到他們需要將自己定位在渠道的頂端。同樣,用戶對聚合型服務的需求也在增加,以便在任何時候都能利用最有競爭力的市場價格:剛在八月份推出的新「去中心化交易」執行管理系統——1inch——已經處理了將近 7% 的周交易總量。

我預計隨着用戶意識到平臺提供的價格節約優勢和用戶體驗優勢,這種聚合趨勢將在 2020 年得到快速發展。在「去中心化交易」方面,1inch、Totle、DEX.AG 和 Ox’s Liquidity Bridge 似乎都準備好去搶佔市場份額,但我認爲隨着其優化產品自身的商品化,最終只有兩到三家公司佔據主要市場份額。

聚合性同樣應用於垂直貸款,像 Topo Finance 和 Staked‘s RAY 這樣的平臺可以爲貸款人提供最高的收益率,爲借款人提供每個區塊中最低的債務成本。抵押市場也容易受到聚集效應的影響,像 StakedDAO 這樣的項目試圖爲投資者提供最高的收益率。

然而,目前因爲與驗證器獎勵相關的額外特殊基礎風險存在,我仍懷疑上述做法是否能夠有效實現。像 Union 這樣的驗證器價格比較平臺可能最終會在這裏獲得更好的定位。

高端金融產品

毫不誇張地說,市場上已經具備可靠的替代現有金融體系的基礎。只剩下等待更高端的金融產品問世,而我預計 2020 年,市場上將涌現許多高端金融產品。

在期權方面,Convexity 和 OTC.mx 兩個協議看上去很有發展前景,但兩者的設計似乎都不太符合「對等合約」的流動性模式。這一模式在過去 12 個月裏推動了許多開放式金融項目的成功,而低效的資本可能阻礙項目的迅速成長。我對隱含波動率曲線將作爲副產品這一事感到非常激動。

儘管 UMA 推出的 BitDEX 爲實現非託管的永續掉期合約提供了一種可行方法,但是期貨類產品仍未得到充分開發。

我預計由 Yield Protocol 的零息債券產生的固定借貸利率將取得別樣的成功,因爲開放式金融的參與者對 MakerDAO、Compound 和 dYdX 這些浮動借貸利率平臺提供的高度波動收益率和利率感到失望。和期權協議一樣,我預計從 Yield Protocol 中產生的隱含收益率曲線將成爲其他金融產品(如歐洲美元期貨等價物)的基礎。

最後,我預計合成資產設計領域將會蓬勃發展。

MakerDAO 股東表示他們願意追求不同面值的 DAI 幣,並且根據過去兩個季度對穩定收益率的要求表明市場對低波動性產品(如 UMA 的 synthetic S&P500;)有很大興趣。

更強的流動性

以下列出的幾項舉措正吸引更多的流動性產品進入非託管交易市場。 我預計某些機構將脫穎而出。其結果是開放式金融交易所的流動性——以 1000 美元、5000 美元和 10000 美元的下滑幅度來衡量——開始與集中化的替代產品展開競爭。

1. 與 v1 中強制設置的 ETH.ERC-20 結構不同的是,Uniswap v2 將支持 ERC-20/ERC-20 pools。這對穩定幣池提供了深層流動性的可能,流動性提供者不再面臨「非永久性損失」。

此外,更復雜金融產品的出現,特別是期權和波動率指數相關工具的出現,爲 ETH/ERC-20 流動性提供者帶來了一種通過得爾塔套期保值來限制永久損失的方法。因此,歷史上一直受高價格波動影響的資金池流動性也會得到提升。

2. dYdX 本土的 ETH/DAI 市場,目前是最具流動性的 DAI 採購渠道之一。截止至 11 月 1 日,5 萬美元市場的訂單量下降幅度約爲 0.45%,低於 9 月底 0.80% 的降幅。這種快速的流動性轉變得益於與做市商的正式合作,(包括總部位於倫敦的 Wintermute Trading)。

3. 像 Ox v3 和 Kyber 等諸多著名協議正在探索「返利型」代幣的使用。在這些協議中,做市商會根據自己的股份數量按比例收取 ETH 計價費用。

但這一策略效果如何還有待觀察。用戶現在面臨着增加顯性費用來降低隱形費用的局面。此外,人們越來越擔心非做市代幣持有人可以自由規避做市商的風險敞口。然而,返利模型已被證明在股票市場中很受歡迎,並值得在代幣領域進行試驗。

4. 對 Ox 和 Kyber「返利型」代幣模型的延伸是 Synthetix protocol 所追求的策略。在 Uniswap 上爲 syntheticETH/ETH 交易對提供流動性的用戶將按比例獲得 SNX 作爲獎勵,並且定期提供快照。到目前爲止,這個策略是成功的。因爲現在 sETH/ETH 池的流動性比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大流動性池的總和還多。

然而,在有限合夥人開始撤出資本的情況下,Synthetix 的通脹獎勵策略不會無限期延續下去。更何況,與其他訂購模式不同的是 Uniswap 的做市商沒有采用中性市場策略。因此,在 sETH 開始偏離市場的情況下,sETH/ETH 能否留住資本仍有待觀察。

5. Hummingbot 團隊提出了「Liquidity Mining」的概念。簡而言之,Liquidity Mining 爲代幣項目和交易所提供了一個專門的市場,來滿足做市商的需求:出價和要價以百分比表示。

這種方法改變了代幣項目和交易所與流動性提供者簽訂雙邊合約的傳統模式:如果公開市場上缺少信息,那麼這些合約可能缺乏競爭力,並由各個做市機構壟斷,從而使市場面臨單點故障的風險。再加上 Hummingbot 的初級產品——一種針對散戶投資者部署做市策略的產品,Liquidity Mining 可能幫助增加長尾市場的流動性並降低做市活動的成本。

高槓杆

根據近兩年的產品顯示,MakerDAO 推廣的 150% 的擔保比例(後被 Compound 採用)過於保守: 截止至 3 月 1 日,清算時 CDP 的抵押率中位數爲 149.5%。這種抵押比例既缺乏資本效率又阻礙協議增長速度:BitMEX 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它能夠爲 XBT/USD 交易對提供高達 100 倍的槓桿作用。dYdX 在過去 3 個月中的初始額增長——dYdX 增長 1.51 億美元,而 MakerDAO’S 增長 7800 萬美元——可能部分歸因於該平臺支持 115% 的抵押率。

因此,我預計 Ether 的抵押率將在整個貸款領域中下降:125% 的抵押率似乎是一個合理的起點,這意味着最高槓杆率爲 5 倍。

關於抵押率,我認爲 DeFi Saver、Atomica、SafeCDP 這類 CDP 節約型產品的出現和採用將導致全面清算的減少,運行清算機器人的一方收入顯著減少,以及更具競爭力的清算率出現。

曾經豐厚收入的減少可能會對非託管交易所的流動性產生二階效應。清算人不再聚集資金而是將資金轉移到中立的市場中。

基礎設施的建設

我希望在未來 12 個月中有兩個特定基礎架構組件能得到顯著改善。

第一個基礎架構是 Layer 2 scaling solutions、Optimistic Rollup 和 Zero Knowledge Rollup。簡而言之,這些設計將計算移動到鏈外,並在鏈上發佈最少的數據。通過 Optimistic Rollup 的「加密經濟學」理論和 ZK Rollup 的加密技術來確保安全性。Unipig 作爲第一個驗證 Optimistic Rollup 概念的平臺,展示了 Layer2 提供的最終性、gas 限值和吞吐量的優勢。自從以太坊的伊斯坦布爾網絡升級以及以太坊 2.0 的第一階段作爲另一個潛在數據來源後,gas 費用下降超過 75%。我預計在未來幾個月中,將有大量數據從開放式金融協議遷移至通用的 rollup 鏈上。此外,最吸引眼球的 Optimisim (前身爲 Plasma Group)和 Matter Labs 團隊如何以可持續的方式在工作中獲利將也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

除了流動性和吞吐量(前者受到後者的限制),與許多傳統的集中式競爭者相比,現在的開放式金融產品能爲用戶提供更好的用戶體驗:界面直觀且設計優良;一鍵登錄;通過非託管性質及新興保險市場來降低交易對手的風險;交易幾乎可立即結算;存取款不受限制。

最後是法幣的擴散。在過去的 12 個月中,Wyre、Ramp Network 和 Moon Pay 都取得顯著進步。但是它們仍受到地理限制並且缺乏直接的產品整合。隨着開放式金融團隊開始瞄準主流羣體,我預計這些法幣將會快速傳播達到接口級別並且雙向收緊外匯利差。

新的挑戰

2020 年也會面對困境。 協議團隊、用戶和更廣泛的以太坊社區將不得不面臨新挑戰,而很多挑戰還沒有明確的解決方案。

1. 隨着我們逐漸接受頗有爭議的 ProgPow 算法,共識系統中的 Proxy formal governance 很可能會浮出水面。尤其是,MKR 持有者可能發現在發生分歧情況下他們可以決定網絡規範。在這種情況下,更廣泛的以太坊社區成員必須認真考慮如何減輕應用程序涉衆對基礎層的捕獲。

當更多的項目諸如 Compound、Kyber、Synthetix 等過渡到 DAO-like 結構時,這種趨勢會越發明顯。但有一個問題:假設 Compound 像 Aragon 一樣受到 EIP-1884 的影響,伊斯坦布爾升級中會包含 1884 嗎?

2. 關於 MakerDAO 話題:我預計關於支持「脫鏈」抵押品類型(例如代幣化的美國國債和代幣化的房地產)的爭論會愈發激烈。儘管支持提案有限制性的風險參數,我認爲這些提案最終將會通過。但是這些提案包括的內容很可能激發「單一抵押品」分支。考慮到 MakerDAO 存在的監管風險,「單一抵押品」分支背後的團隊應該儘可能的保持匿名。

3. 開放式金融協議將開始貨幣化,這可能與現有用戶產生某種緊張關係。這些用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非中介化意識和實際零費用的吸引。此外,正如近期 1inch 和 DEX.AG 之間進行的 DDOS 之戰那樣。隨着項目開始產生收入,由開源開發中產生的合作文化可能被無情的、激進的競爭所取代。

4. 隨着像 FinCEN 和 FATF 等監管機構意識到無許可金融活動的威力和危險,開放式金融協議可能被證明是自身成功的受害者。這種情況很可能會受到 Tornado Cash、Hopper 等多方的推動。

我強烈建議您閱讀 JP Koning 的《From unknown wallet to unknow wallet》,這本書涉及到上述主題。雖然確切的執法形式尚不清楚,但我預計它會受到地理圍欄技術和終止合同的脅迫。

5. 隨着 Phil Daian 在她開創性的 Flash Boys 2.0 論文中提出「礦工可提取價值」機會越來越具有破壞性,以太坊越來越可能成爲開放式金融成功的受害者。

最後,我希望關於同質化和非同質化安全模型的優勢對比能得到進一步討論,前者由以太坊和 Polkadot 支持,後者由 Cosmos 等網絡公司支持。

來源鏈接:www.theblockcryp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