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本身可能去信任的,但如果比特幣是通過「假」的美元購買,那麼比特幣的美元價值也將是「假」的。

原文標題:《The Bit Short: Inside Crypto』s Doomsday Machine》
原文作者:Crypto Anonymous
原文編譯:0x26、0x88

本文作者不是行業深度用戶,而是一位初創公司的創始人。在文中所說的深入研究前甚至不瞭解合約交易。通讀全文,譯者有理由相信作者僅從 Coinbase 買入比特幣,同時其在加密行業的投資也僅包括比特幣,但就在其打算繼續長期持有比特幣的時候,Tether 的新聞讓他對整個行業產生了懷疑,並在 2021 年 1 月 9 日將其從 2020 年 3 月持有至今的比特幣頭寸進行了清倉,落實了這筆被稱爲可以「改變人生」的收益。

通讀全文,一起跟隨作者抽絲剝繭地對 Tether 及其母公司進行深入的研究,瞭解爲什麼他要放棄比特幣,以及加密穩定幣市場下一步該怎麼走。

這是一個關於比特幣交易的故事ーー也是這輩子對我「金融觀」影響最大的一次交易。也正是對加密貨幣生態系統的深入研究,促使我進行了交易。這是一個關於加密貨幣到底在發生什麼,以及我們究竟應該怎麼做的故事。

那些擁有大量的加密貨幣,或正在考慮購買一些的人,你們是我的受衆讀者。請從頭讀到尾。

序言 : Tether 和 其母公司

在開始這個故事之前,有一些背景知識需要先了解一下。

現在加密貨幣領域裏有一種東西叫做 Tethers (USDT)。簡而言之,Tethers 是由一家名爲 Tether ltd 的中心化加密公司發行的,這意味着如果 Tether ltd 說你擁有一個 Tether,那麼你就擁有了一個 Tether,就這麼簡單。

Tether Ltd 公司表示,每一 Tether 正好值一美元。他們真的能做到嗎?他們說他們可以,因爲每個 Tether 都有價值 1 美元的資產做背書。

但這些資產真的是美元嗎?

不,並不是。

那麼,如果這些資產的價值下降了呢?

別擔心,他們不會的。

好吧,但我們至少能看看背後的資產吧?

不,你不能。

哪個正常人會用這樣的東西?但實際在加密貨幣市場中,很多人用 Tether 來購買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這個問題的答案長到令人震驚ーー後文會更詳細地說明這一點。

這麼看來,Tether 聽起來完全像一個貨幣欺詐,所以你可能對 Tether ltd 目前正受到紐約南區總檢察長辦公室 調查 不會感到驚訝,此項調查已於 2019 年 4 月 25 日向公衆公佈。

我的交易始於 3 月

現在回溯到一年前。2020 年 3 月,我買了大量的比特幣。當時,我看到整個資本市場出現的混亂,以及由於美國政府可能對正在蔓延的疫情作出反應——美元可能大幅通脹。

我猜想比特幣可以抵禦通貨膨脹,因爲它與生俱來的稀缺性。不得不說,當時我也想到了 Tether 的問題,我仍記得 OAG 對 Tether 的調查,但我當時認爲 Tether 的事情只能算是一箇舊聞,市場已經拋棄 Tether,所以這個影響因素就被我忽視了。

現在看來,這是一個巨大的錯誤。

成爲了一個 HODLER

在 2020 年剩下的時間裏,我關於通脹的觀點得到了市場的認同。美國的動盪局勢,加上疫情爆發後引發的高貸款和消費支出,似乎有可能在 2021 年底之前助長美元的實際通脹。這就意味着,在同一時期,比特幣會變得越來越稀缺。

市場似乎不停的在對我的觀點表示贊同。我的比特幣價值翻了一番,又翻了一番。到了年底,我已經坐擁 600% 的收益,從美元角度看,很體面地賺了一大筆錢。

我本來是打算長期持有比特幣的——甚至從未想過要賣掉它,不管它的日常價格如何變化。

然後,在一月初,一個論壇帖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震驚

1 月 8 日,我在 Hacker News 上看到一篇關於 Tether 操縱比特幣價格的文章。這讓我感到震驚 : 我以爲 Tether 已經被從加密市場清除出去了,但顯然它仍然存在。但是在加密市場中究竟有多少 Tether 呢?我想,應該沒有那麼多。

不過,我還是看了一下,我驚訝地發現,答案居然是 :

一位匿名創始人的獨白:我相信比特幣的魅力,但 Tether 讓我感到了恐慌來源 : Coinlib

上圖的左側顯示了哪些貨幣流入了加密交易平臺,併購買了的比特幣。右邊顯示的是哪些貨幣正在從比特幣流出 (也就是說,比特幣正在被用來購買)。本圖顯示的是 2021 年 1 月初的數據。

結果是 : 在過去 24 小時內購買的所有比特幣中,超過三分之二 (價值 100 億美元) 是通過 Tethers 購買的。

更重要的是,這種模式並不是比特幣獨有的,我發現其他主流的加密貨幣也是如此 :

一位匿名創始人的獨白:我相信比特幣的魅力,但 Tether 讓我感到了恐慌來源 : Coinlib

看來我不該忽視 Tether。Tether 不是加密市場的參與者—— Tether 就是加密市場。

恐慌

這讓我很擔心。我的大部分財富都是比特幣敞口,而看起來比特幣的風險敞口變成了 Tether。Tether 的發行公司正在接受調查。於是這讓我有了強烈的動機,我迫切需要弄清楚這種風險是否真的存在。

我清空了日程表,開始深入研究。很明顯,如果 Tether 的資金流動部分或全部是作假的,這將對比特幣的正確市場價格產生重大影響。(儘管 100 億美元的 Tether 僅佔比特幣 7000 億美元票面市值的 1.4%,但真正重要的是,Tether 交易量佔比特幣日交易量的近 70%。)

我怎麼才能知道 Tether 是不是騙人的呢?比較便捷的方式可能是弄清楚 Tether 在哪些交易所上交易。我知道,像 Coinbase 這類的交易所會進行嚴格的盡調來遏制洗錢,而其他許多交易所對此項工作做的得並不好。所以,哪些交易所支持 Tether 而哪些交易所不支持?有沒有一種有效的檢查方式?

以下是 Coinbase Pro 24 小時內加密貨幣的交易數據 :

一位匿名創始人的獨白:我相信比特幣的魅力,但 Tether 讓我感到了恐慌來源 : Coinlib

請注意,從這裏進入加密貨幣領域的資金幾乎都是美元、歐元和英鎊,這些貨幣受到各自國家當局的嚴格控制。

以下是 Binance、 Bit-Z 和 HitBTC 加密貨幣交易數據。按名義上的交易量計算,HitBTC 是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 :

一位匿名創始人的獨白:我相信比特幣的魅力,但 Tether 讓我感到了恐慌一位匿名創始人的獨白:我相信比特幣的魅力,但 Tether 讓我感到了恐慌
一位匿名創始人的獨白:我相信比特幣的魅力,但 Tether 讓我感到了恐慌

這幾幅圖能讓我們很清晰地看到,在這三家交易平臺的幾乎所有加密貨幣都在使用 Tethers 交易。根本沒有人用美元購買。

而且數量巨大。Coinbase Pro 每天約有 40 億美元的加密貨幣交易。但是僅僅是 Binance 就擁有超過 500 億美元的交易量,同時其他兩個交易所的交易量都比 Coinbase 大。那些每天都被交易的主流加密貨幣,在這三個平臺都有 Tethers 交易對。

Binance、 Bit-Z 和 HitBTC 是「 unbanked」的交易平臺。這意味着它們不能直接進入美國金融體系ーー最有可能的原因是,沒有一家美國機構願意在國內充當它們的代理銀行。(Binance 的子公司 Binance US 的確允許美元購買。但其日產量僅爲 Coinbase 的 10%,不到主站的 1%,因此其對加密市場的影響可以忽略不計)

加密交易平臺很難獲得銀行支持,但 Bitstamp、Coinbase 和其它幾家高質量交易平臺通過保持內部強大的 KYC 和反洗錢 (AML) 機制來管理加密交易平臺。

但我發現最令人擔憂的是,兩家聲譽最好的受美國銀行業支持的交易平臺——Coinbase 和 Bitstamp——根本不支持 Tether 交易。如果 Tether 是對的,他們就沒有理由放棄這部分交易對的費用ーー除非他們的風險和合規部門認爲上線 Tether 有太多的責任要承擔。

深入,再深入一些

到目前爲止,我已經開始擔心我的比特幣頭寸風險太大了,大到我已經不能繼續持有了。但在我了結這筆規模龐大的交易之前,我還需要更多的證據。

我必須瞭解更多關於 Tether 的背景情況,儘可能不受市場新聞媒體片面報道的影響。我在紐約 OAG 對 Tether Ltd 進行的調查案件摘要中找到了我要找的東西 (請注意,調查的被告在摘要中被列爲「iFinex Inc., et al」,而不是「Tether ltd.」,具體原因本文不需要過多解釋。)

我會跳過大部分內容ーー我強烈建議你自己看看 這些文件ーー我只列出三個最吸引我的要點 :

2019 年 2 月 26 日 開展正式調查前兩個月,OAG 向 Tether ltd 徵求了大量文件。目的是幫助 OAG 瞭解 Tethers 是如何發放、背書資產和審計的,以及 Tether 是如何在加密生態系統中流動的。

從 2019 年 4 月 25 日開始正式調查,一直到 2020 年 7 月 9 日,差不多有 15 個月,Tether ltd 對 OAG 的調查提出了一系列的挑戰,似乎是爲了推遲對 OAG 的文件要求作出的迴應。

2020 年 7 月 9 日,紐約最高法院駁回了 Tether Ltd. 的最終上訴,有效地迫使 Tether Ltd. 遵守 OAG 的文件要求。更重要的是,J. Gesmer 法官的對 Tether 有限公司的論點的各個方面進行了徹底的剖析 (鏈接),表明 Tether 公司的上訴根本就不是對文件要求的質疑,卻更可能是其爲了推遲文檔公開所使用的手段。

事情看起來糟透了。但是隨後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在 2020 年 7 月 9 日或前後,Tether 是否發生了其他重大事件?

所以我做了番研究。然後發現了一些有趣的東西。

一位匿名創始人的獨白:我相信比特幣的魅力,但 Tether 讓我感到了恐慌來源 : Coinmarketcap

上圖顯示了 2019 年 1 月 13 日至 2021 年 1 月 13 日之間所有發行的 Tether 的市值(藍色曲線)。因爲一個 Tether 票面上等於 1 美元,所以以美元爲單位的 Tether 的總市值始終等於 Tether 的數量。(y 軸上的數字不代表市值。但是對其比例而言,藍色曲線的最高點對應 250 億美元。)

圖表上的第一個紅色箭頭指向 2019 年 4 月 25 日,OAG 宣佈進行調查。請注意,隨着調查的進行,Tether 的發行率開始上升ーー最初是單個大筆發行,每隔幾個月約發行 10 億美元。

圖表上的第二個箭頭是 2020 年 7 月 9 日 : 紐約法院裁決迫使 Tether 公司開始向 OAG 披露其文件的日期。裁決兩週後,Tether ltd. 又發行了一大批 Tethers,票面上價值約 8 億美元。不久之後,也就是 9 月 1 日,Tethers 公司的發行模式就完全改變了。

從九月開始,Tether 公司開始每天都有多個大型增發。發行速度加快,僅在 2021 年的第一週就發行了價值 23 億美元的 Tether。

這與以下可能性一致,由於 Tether 公司的各種法律訴訟在紐約法院一個接一個地失敗,Tether 公司選擇儘可能快地發行 Tethers,以便在關閉前從加密生態系統中提取最大價值。Tether 公司的最終披露期限將於 2021 年 1 月 15 日到來。

查明上述問題後,我還需要回答最後一個問題。Tether 發行真的與比特幣的價格相關嗎?看了一眼圖表,我得到了一個明確的肯定答覆 :

一位匿名創始人的獨白:我相信比特幣的魅力,但 Tether 讓我感到了恐慌

在這張圖上有三個相對主要的 Tether 發行時期:

2019 年 4 月至 2019 年 7 月;
2020 年 4 月至 2020 年 7 月;
2020 年 9 月至今。這三個時期都與比特幣市場價格的可見增長重疊。(這裏的紅色箭頭指向爲與上面的 Tether 圖相同的兩個日期。)

這不是一個具有結論性的圖表 : 它仍然不能證明 Tether 發行是導致比特幣價格上漲的原因。散戶對比特幣的需求仍然有可能通過某種未知的機制將真實的美元送入 Tether 公司 ; 然後 Tether 公司發行 Tethers 以換取這些美元 ; 通過 Tethers 發行的 USDT 被用來購買比特幣。在這種情況下,Tether 的崛起是由比特幣的需求造成的,Tether 背後可能有足夠美元的支持。

儘管如此,基於上述的諸多數據,我得出結論,我的風險現在太大了。我一直在盯着比特幣;而比特幣顯然與 Tether 相關;Tether 明顯是在以瘋狂的速度發行,而且這種發行的背後很有可能沒有任何資產支持。

然後,我打了個電話 : 是時候離開了。

出口

2021 年 1 月 9 日,我用美元結算了我的加密貨幣倉位。這次操作讓我鎖定了一筆以美元計價的收益,爲了充分披露,我只能將其描述爲改變人生的一筆收益。

不得不說,我仍然沒有掌握整個情況。例如,我仍然認爲 Tether 有以由實物資產作爲支持的可能。我的想法是這樣的 :「70% 的 Tether 流入比特幣中,有些部分是真實的 ; 有些部分是真實卻非法的 (例如,購買毒品) ; 有些部分是純粹虛假的。我不知道兩者各自的比例是多少,但我知道這已經超過了我的個人風險閾值。」

彼時我還是有點擔心自己算錯了。Tether 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是真實的ーー如果事實證明是真的,我就錯失良機了。

然後,純粹是靠運氣,我經歷了一次令我震驚的談話。

頓悟

我正在和我的朋友 Bob(化名) 視頻聊天。我剛剛賣掉了我的比特幣頭寸,緊張地等待着我的銀行確認我的美元電匯已經結清。加密貨幣一直在我的腦海裏縈繞,所以我問了 Bob 關於它的事。

談話內容是這樣的 :

我 : 你沒有加密貨幣吧 ? 我擔心這個生態系統中的一些交易平臺可能存在欺詐行爲。

Bob: 額,事實上,我在那個叫 Bybit 的交易平臺上有一大堆加密貨幣。你覺的這個交易所有問題麼?

我 : 我不確定。它讓你用美元交易嗎?

Bob: 不讓,但是很多其他的交易平臺也不行。事實上,你甚至不能直接將美元存入 Bybit 賬戶。

我 : 真的嗎?但是,如果他們不接受美元存款,你怎麼把錢轉到他們的交易平臺呢?

Bob: 你把美元匯到 Coinbase,然後用它買比特幣。然後你把比特幣轉移到 Bybit,在那裏交易。

我 : 等等。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爲什麼有人會使用一個沒有銀行支持的只能進行幣幣交易的離岸交易平臺呢?什麼是 Bybit 提供給你但 Coinbase 沒有的?

Bob: 槓桿。我個人只使用 2-3X 槓桿,但是如果你願意的話,他們可以讓你使用 100 倍槓桿。你不能在 Coinbase 上這麼做。

我 :大口的喘着粗氣

Bob: 他們還做了很多營銷活動。他們有很多計時任務,你可以通過邀請朋友來交流,加入他們的 Telegram 小組,或者在他們的平臺上交易來賺取 Tether。

我 : HOLY $#!@

Bob: 但是謝謝你的警告!我會盡快把加密貨幣拿出來。這可能會花費我幾分鐘的時間,但我需要先啓動我的 VPN。

我 : VPN? 啊,爲什麼?

鮑勃 : 因爲我需要僞造一個玻利維亞的 ISP 來進入交易所。如果你在美國,使用它們是違法的。

我 :血瞬間湧上大腦

在《大空頭》中有這樣一個場景 : Mike Baum 遇到一個脫衣舞女,她爲五處房產申請了抵押貸款。脫衣舞女並不認爲這樣做有什麼不對,因爲她的抵押貸款經紀人告訴她,當房價上漲時,她隨時可以重新貸款。而且房價總是會漲。

直到電影中的那一刻之前,Mike 的調查主要圍繞債券、抵押貸款利率和 CDOs 展開。但是見到那個脫衣舞娘使他對市場的看法血肉化 : Mike 看到了進行抵押貸款另一端的人。這也是最終說服他做空房地產市場的原因。

對我來說,與 Bob 的這次交談代表着 : 我第一次體會到了成爲加密貨幣「末日機器」收割端的感覺。

證據確鑿

與 Bob 的交談改變了我對 Tether 的看法。我不再認爲 Tether 是過度風險的來源。我現在認爲這一切極有可能是一場騙局。

像是 Bybit、Binance 等以 Tether 交易量爲主的交易所,給 Bob 這樣的人所提供的福利似乎與交易所獲得的收入不成正比。

爲了瞭解這些福利,我在谷歌上匿名搜索了的「加密貨幣交易所獎勵活動」。輸出結果頂部給出了一個交易所網站頁面,其中寫道,「我們有一個特殊的年終獎勵活動,我們將提供給符合條件的用戶一個價值 500 美元的儲蓄券 [Tether] !」

另一方面,類似的「Coinbase 福利」搜索在 Coinbase.com 域名上返回的首頁結果爲零。這表明,相比於 Coinbase 贈送美元,離岸交易平臺更願意贈送 Tethers,這意味着離岸交易所認爲 Tethers 的價值應低於其應有水平。

現在我知道要找什麼了,一切都開始步入正軌。首先,我在 Twitter 上找到了這個帖子,指出「 Tethers」是以精確的、完美的整數印鑄出來的。(在下面的截圖中,「USDT」是 Tether 的代碼。)

一位匿名創始人的獨白:我相信比特幣的魅力,但 Tether 讓我感到了恐慌

這是很不正常的 : 如果對 Tethers 的需求是真實的,可以理解 Tether 公司將投資者的多個美元存款合併成一個單一的大筆發行。但這樣的組合不應該每次加起來都是完美的整數。更重要的是,應該存入的美元資產 (例如,左上角交易中的 401,431,056 美元) 在每個大筆發行都給出了完整的 Tether (例如,同一交易中的 400,000,000 USDT)ーー不管當前的匯率或其他任何因素。

就其本身而言,這是難以置信的。但是,當你把它與 USD Coin 的發行模式——Coinbase 自己發行的有定期審計的實際美元儲備資產支持的穩定幣——進行比較時,你會發現兩者之間的差別是顯而易見的。(在下面的截圖中,「USDC」是 USD Coin 的代碼。)

一位匿名創始人的獨白:我相信比特幣的魅力,但 Tether 讓我感到了恐慌

Coinbase 發行其 USD Coins 的方式與 Tether 公司發行 Tether 的方式很不一樣。USD Coins 的發行量較小,大小變化較大 : Tether 的量大小從 1.5 億 到 4 億,而 USD Coins 的發行量大小是從 700 萬到 6000 萬美元。

USD Coin 的發行量也有看起來很隨機 (例如,9,374,133 USDC 在上圖的頂部)。如果 Coinbase 確實是將一羣不相關的投資者的實際美元需求集中在每次發行,那麼這種隨機性數字才顯得比較合理。

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 是當我發現其缺乏賬面可見的儲備時。如果 Tether 公司真的是在以 1 美元發行每枚 Tether,那麼發行多少 Tether,它就應該有多少美元在其銀行帳戶。事實證明,我們可以驗證這是不是真的!Tether 公司的銀行是巴哈馬的 Deltec 銀行,而巴哈馬會披露其國內銀行每月持有多少外幣。

答案是——至少到 2020 年 9 月底——遠遠不夠 :

一位匿名創始人的獨白:我相信比特幣的魅力,但 Tether 讓我感到了恐慌來源 : 推特 Anti-Washing Center

從 2020 年 1 月至 2020 年 9 月,巴哈馬所有國內銀行持有的所有外幣總額僅增加 6 億美元,從 47 億美元增至 53 億美元 (表格以巴哈馬元計,但巴哈馬元與美元掛鉤,因此 1 BSD = 1 美元)

但在同一時期,發行的 Tethers 總數增加了近 54 億美元,從 46 億美元增加到 100 億美元!

其中的含義令人震驚 :巴哈馬所有的國內銀行都沒有足夠的美元來支持在加密市場上流動的 Tethers。

因此,這是在上演加密貨幣世界中的大空頭 : 250 億美元市值的 Tether 公司有美元承兌缺口。

回顧加密貨幣的全局

經過最新一輪的研究,我焦急不安地等待着。我已經賣光了我的所有比特幣頭寸,但我仍在等待銀行轉賬的完成。在我完全退出這個我認爲是建立在騙局上的市場之前,我仍需承擔這筆轉賬的對手方風險。

在等待的期間,我將自己對 Bob 經歷的瞭解與其他證據進行了結合,這讓我能夠對欺詐的核心邏輯有一個全局畫面。操作如下:

  1. 加密貨幣投資者 Bob 向 Coinbase 投入了價值 100 美元的真實美元。
  2. Bob 隨後用這些美元在 Coinbase 上購買了價值 100 美元的比特幣。
  3. Bob 將他的價值 100 美元的比特幣轉移到像 Bybit 這樣的無銀行支持的交易所。
  4. Bob 開始在 Bybit 交易,並獲得各種福利-所有這些福利均以 Tether 計價。
  5. Tether Ltd. 從交易所中以 Tether 購買 Bob 手中的比特幣。
  6. Tether Ltd. 將 Bob 的比特幣轉移到像 Coinbase 這種有銀行支持的交易所中。
  7. 最後,Tether Ltd. 在 Coinbase 上以美元出售 Bob 的比特幣,並退出了加密市場。

我的猜測是,Tether Ltd.(通過代理帳戶)僅負責這些交易所中一小部分的購買。但每天有 500 億美金會進出 Binance,即使是這 500 億的一小部分也是巨大的收入。當你的業務是將假美元換成真美元時,你的利潤率是很高的。

在上面的例子中,Tether Ltd. 以票面價格用 Tethers 從 Bob 手中購買了他的比特幣,Tether 與 USD 的價差正是 Bob 想要在 Bybit 使用高槓杆以及獲得各種福利所需支付的服務費。而且 Bob 進行的所有槓桿交易以及所獲得的福利都是以 Tether 計價的,我懷疑這些 Tether 是 Tether Ltd. 轉入交易所的,讓交易所能夠通過補貼來獲取用戶。

這也就說明了 Tether 是如何能夠在無法幣的離岸交易所維持與美元匯率掛鉤的。在既定的比特幣數量下,交易者所能夠使用的 Tether 量遠遠超過公開匯率所能證明的範圍。交易所將多出的 Tether 記爲用於「槓桿」以及「福利」,這也就能讓交易所們講出,這些「免費」的 Tether 並沒有用於購買比特幣的故事——即使這都是 Bob 出售他的比特幣所得到的大禮包中的一部分。

從這個角度來看,離岸交易所不支持美元是特點,而不是一個漏洞:防止美元和 Tether 在透明市場中碰面對於確保 Tether 的真實價格保持不透明至關重要-這使得局外人對 1 美元的錨定匯率很難提出異議

暫且不提離岸交易所那些事,試想你在上帝視角,若 Coinbase 與美國金融系統相連,你會看到有兩排人,一排人是加密資產交易者,不停地投入美元,而另一排則是騙子,將美元拿走。

在我終於整理完混亂的思緒後的一個小時,我收到了銀行的通知。我交易所裏錢已經到我的銀行裏了。

我終於能退出了。

結語:盲人之地

在日常工作中,我是一家相當成功的創業公司的創始人。所以,我在 Twitter 上的關注經常會讓我看到其他創始人和風險投資家的帖子。總體來說,這些人是善良的,十分聰明的,並且有很強的理解市場的能力。

然而,在創業社區中這種 Crypto Tweet 是十分常見的:
一位匿名創始人的獨白:我相信比特幣的魅力,但 Tether 讓我感到了恐慌
一位匿名創始人的獨白:我相信比特幣的魅力,但 Tether 讓我感到了恐慌
一位匿名創始人的獨白:我相信比特幣的魅力,但 Tether 讓我感到了恐慌一位匿名創始人的獨白:我相信比特幣的魅力,但 Tether 讓我感到了恐慌

這些都是在社區中倍受尊敬的人。我曾親自見過其中的一些人,他們的友善和洞察力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此外,我必須承認,在最近的泡沫中,我曾私下表達過關於比特幣的類似觀點。

到底發生了什麼?是什麼讓這個社區一直蒙受在如此大的騙局中?

我認爲,一部分原因可以歸結到流動性不足。

在一個缺乏流動性不足的市場中你是無法立即兌現的。創業生態的流動性是非常低:創始人要花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才能從自己建立的企業中套現。初創公司的創始人以及支持他們的風投機構,大多對於如何處理流動性較差市場是十分有經驗的。

騙子不喜歡流動性差的市場。騙子希望能夠立即兌現:他們在一個地方停留的時間越長,被抓包的機率就越高。

由於流動性差的市場不爲騙子所喜愛,因此,缺乏流動性的創業生態裏基本(不是完全!)沒有騙子。這也讓在這個生態中工作變得十分愉快,但同時這也意味着這種社區缺乏探查騙子的能力。

但是,創業社區擁有對於以下特質:1)從小做起;2)快速成長;3)挑戰現狀;4)被大衆誤解。這些都是有前途的創業公司的特點!社區懂得這些特點都是十分寶貴的。

不幸的是,這些恰巧也是騙局的特徵。由於創業社區並沒有出現過太多的騙局,所以社區通常認爲騙局發生的可能性很低——但在加密貨幣領域,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與創業公司不同,加密貨幣是一個流動性極高的市場,這正是吸引騙子的地方。這也就意味着加密社區中許多項目看起來像極了很有前途的創業公司,但實際上是個騙局。

然而區塊鏈確實是一項很有潛力的技術。去中心化 和抗審查是有價值的;無需信任的 智能合約 是有價值的;稀缺資產的謝林點也是有價值的。創業社區確實正確地認識到了這些潛在價值的存在。但你若沒有豐富的防欺詐能力,那這部分的價值究竟是多少是十分難被估算的。

我相信,創業社區的防欺詐能力很快會被培養起來。對於擁有大量加密貨幣的所有人來說,培養防詐騙能力所需的學費該交還是要交的。

那麼,走到這一步,還剩下幾個問題。

我們現在可以捅破這場騙局嗎?

那麼有沒有辦法能讓我們現在立刻捅破這個騙局,從而減少被受害的人數?我相信是有的。

像 Coinbase 和 Bitstamp 這樣的合規加密貨幣交易所顯然知道要遠離 Tether:它們的平臺均不支持 Tether。一切都是相互的!如果 Tether Ltd. 允許在 Tether 和 USD 之間建立一個完整的流動性市場,那麼隨着 Tether 的市場清算價格跌至 1 美元以下,那麼這場騙局將立即對所有人看的清清楚楚。

Kraken 是最大的支持 Tether/USD 交易對的銀行支持的交易所。Kraken 上的 Tether/USD 交易對的交易量還算不大,每天只有約 1600 萬美元,Tether Ltd. 需要密切關注這個交易對的走勢。因爲每當有人在 Kraken 上以美元出售 Tether 時,Tether Ltd. 別無選擇,只能進行購買,否則他們就冒着 Tether 脫鉤美元的風險,那麼騙局將全局暴露。

我猜測,保持對 Kraken 上的 Tether/USD 錨定是整個騙局中最大的一筆持續性資本支出。如果騙子不能湊夠足夠的美元來支撐 Kraken 上 Tether 的錨定,那麼遊戲就結束了,整個局面將一發不可收拾。這就是騙局的弱點。

明確地說:每次在 Kraken 上出售 Tether 時,你都在強迫 Tether Ltd. 以美元兌付。如果你能在 Kraken 上賣出足夠多的 Tether 來兌換美元,那麼 Tether Ltd. 將用光所有美元,那麼這個目前佔所有加密交易流量 70%的機器將一觸即潰。

資金雄厚的對沖基金經理可能希望重新閱讀上段文字,並思考其中的含義。

我們如何才能阻止這一切的再次發生?

我有幾個建議。

紐約 OAG 應要求法院頒佈禁止 Tether 進一步發行的禁令。這個禁令需要儘快頒佈。這不僅關乎到無數美國人及其家屬的生計,而且若允許這種與美元等價的僞貨幣在沒有任何資產支持或監管的情況下繼續發行,這將關乎到到美國對於其貨幣流動的管控的能力。

需要明確的是,美國當局應該對此極爲重視。大致來說,目前有不受管制的外國實體在不受到懲罰的情況下印鑄美元。我們有理由認爲,這是對美元的惡意直接攻擊,且持續時間越長,越有可能損害整個美國金融體系的完整可靠性。

美國財政部應對所有與美元掛鉤的加密穩定幣執行 100%的儲備金率要求,並進行強制審覈。加密市場存在着真正的潛力——加密中的創業生態正在做對的事情!——但是,如果行業內充斥着欺詐、騙局,那麼加密市場的潛力將無法完全實現。儘管過度監管確實是一個問題,但這個問題已經持續了太長時間且規模已經太大了,我們需要一種機制來保證穩定幣發行商的充足儲備金。

健康的監管會使生態系統變得更有價值。比特幣本身可能去信任的,但如果比特幣是通過「假」的美元購買,那麼比特幣的美元價值也將是「假」的。若一旦我們可以相信進入比特幣的美元是真實的,那麼我們就可以相信比特幣的估值也是真實的。

撰寫本文的初衷?

在與 Bob 交談之前,我是這樣思考這個問題的:越神祕的領域,賺錢空間越大。然而在與 Bob 交談後,我有了不同的看法——從一個真實的陷入危險交易的人眼中。

在這個世界裏有成千上萬的 Bob,其中有許多都在無銀行支持的交易所中使用 Tether,每天有更多的人在買入進行交易。當一切都崩塌時,所有人將無一倖免,毫釐不剩。

這一切在平時已經夠糟糕了,但當遇到變故時,這一切變成毀滅性打擊。數以百萬計的個人、家庭資產將會被毀於一旦。這不是一場遊戲:它給人們帶來的痛苦將是巨大的。一場騙局持續的時間越長,痛苦就會越多。

撰寫本文的目的就是去阻止這場悲劇的發生。

以下是我在進行調查時所蒐集到的資料:

-帕特里克·麥肯齊(Patrick McKenzie)的 這篇博客 清晰地描繪了 2019 年 10 月前 Tether 的狀況。

-馬特·萊文(Matt Levine)在 Bloomberg 發表了 對 Tether 的擔憂

-Cryptocompare 提供了 歷史數據,顯示流入貨幣流入比特幣的數量。

-以下 Twitter 賬戶的言論極具見地:@coloradotravis@Bitfinexed[私人],@ DrHOSP1@BennettTomlin@ patio11。(請注意,Twitter 似乎斷斷續續地暫停了某些討論有關 Tether 問題的帳戶。此處列出的某些帳戶可能會暫時無法訪問。)

這篇文章的內容是我個人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我可能是或曾經加入的任何個人或組織的立場。

我選擇匿名發表這篇文章,但我可能會在將來的某個時候決定表明自己的身份。下文有一個用 SHA-256 展示出我的真實姓名,爲了聲明這篇文章的作者身份,我將使用一個由我控制的帳戶生成我的姓名。

35a7b6e1eddac723b0097551f9a6768a8a48009255956bdbae0b2f38d75b13e9

來源鏈接:crypto-anonymous-2021.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