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貸協議需有三個重要特徵:資產足夠多、清算足夠快、衍生足夠強。

原文標題:《鏈上借貸的第一性原理》
撰文:比原鏈研究院

什麼是鏈上借貸?

鏈上金融世界是割裂和自由的,而且無統一的央行 / 主權信用發行,在金融層級上也是基於最樸素的數字資產間置換需求直接創造借貸市場。借貸協議確定的利率既是鏈上金融體系的頂層利率也是終端利率,是流動性的總源頭。

借貸市場歷來都是金融行業的兵家必爭之地,尤其是在 DeFi 領域,隨着更多鏈上金融場景的開闢和熱點迭起,一來它可以抵押萬物以發債,二來它是一切鏈上利率衍生市場的錨和傳導核心,是最爲客觀的套利市場。鏈上借貸協議幾乎可以容納所有類型的鏈上資產,並能自動精確定義每種資產的存貸利率以及市場供需,藉助區塊鏈上協議間可自由組合,借貸協議自身的利率可以瞬時而輕易地傳導至其他存在套利空間的衍生利率市場,鏈上金融本就是一個無上限增幅且無限制風險的另類投資市場,這種本質會催生起遠超現代金融監管約束的衍生市場,沒有任何權力部門可以制定什麼「巴塞爾協議」、「Libor」、「熔斷」等對人性的束縛。

鏈上借貸的價值體現

借貸利率及市場這一最基本的鏈上金融基礎設施彷彿是一個連環槓桿的源頭,圍繞它鏈上資產間的相互作用才真正意義上被發現,有的存在強相互作用,比如主流資產與合規穩定幣,有的存在弱相互作用,比如主流資產與新興垂直領域資產。資產需要一個市場來自動分辨良莠,而不應當是割裂的,只依賴項目方自身的孤島運轉和信用背書,資產的共識需要藉助借貸協議觸達到儘可能多的 C 端投資用戶和其他生態當中,只有它的網絡足夠廣足夠深,它的價值纔會被進一步增固,一定意義上借貸協議的誕生給了資產以加深共識價值的途徑,而不再是像比特幣一樣進行長達十年的求索。

MakerDAO 和 DAI 的成功拓展

我們看到 DAI 在今年有了極大的場景拓展,不論是 Curve、流動性挖礦、算法穩定幣,還是各種鏈上交易所交易對,從 MakerDAO 這一局部央行流出來後,最大的二級「大壩」正是諸多的借貸協議。這是一種利率的分級和傳導,借貸協議讓 DAI 觸達到其他種類紛雜的協議和 C 端用戶的路徑和成本更加簡單順暢,當 DAI 從借貸「大壩」流出後,「支流」更是以指數增加,MakerDAO 一己之力做不到的事情便這樣自然孕育。在傳統世界,完成這樣的傳導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國家和主權金融制度,去追蹤去約束去監管,而鏈上金融天然存在的透明和去中心化信任機器,讓這一切都是在無中央監督下完成的。各央行(MakerDAO)各商業銀行(借貸協議),各司其職,區塊鏈賬本便是共同遵循的資產負債表和貨幣流通。

借貸爲何成爲 DeFi 主流?理解鏈上借貸的第一性原理DAI 的發行總量,來源:https://makerburn.com/#/

借貸爲何能成爲鏈上主流金融?

早期的數字資產借貸關係存在於交易所合約槓桿需求和 PoW 鏈礦工運轉需求,尤其是前者,本質是一種「借錢賭博」。幾乎都是靠以小博大來吸引用戶,而用戶往往最後都是犧牲本金,這種借貸關係只會存在於交易所內槓桿合約這一孤立的市場。交易所多大其就有多大,這也是其存在多年一直未走向主流鏈上金融的原因,頂多就是一配套設施。而今天我們所講的鏈上借貸,纔是真正意義上的金融借貸,它站在的位置是整個加密貨幣市場,是所有的公鏈(只不過今天尚以 Ethereum 爲主舞臺)。理論上有多少種資產,就能輕鬆在協議上建立起平方數量的借貸關係,讓市場需求去分揀合理的對應關係,而這些需求也是跟着行業發展變化在不斷更新不斷糾正,因此這是一個資產間需求大發現的集散地。這種延展性極強的借貸協議下接公鏈原生資產,在自己的熔爐內不斷回爐再造,向上噴薄出「資產之花」。

縱觀國內外,借貸協議已經到了遍地開花的發展階段,這是一個存在明顯雙邊網絡效應的市場,強者愈強,而在不同的細分領域也會存在利基市場。著名的頭部市場 Compound、Aave,是整個加密貨幣借貸市場的風向標和傳導源,在其暫時還不能便捷觸達的以太外生態,給予了諸多公鏈角逐的市場空間,例如波卡上的 Acala、原力協議、本體 Wing、比原鏈上的 MOV 借貸協議等。

借貸爲何成爲 DeFi 主流?理解鏈上借貸的第一性原理借貸市場的發展,來源 Debank.com

以太生態外的借貸協議

這些以太外借貸市場都紮根於自身所在公鏈生態,依靠強大的跨鏈基礎設施廣納「天下」資產,通過借貸協議爲自身底層公鏈資產賦能。這與我們前面提到的「借貸協議是加速資產共識價值的加速器」是一致的,這些僅次於以太坊的頭部公鏈們可以依託在自己生態內建立起不同資產間作用關係來向外遞推自身底層資產,一旦自身金融生態與以太坊金融生態形成足夠吸引人的套利空間,可以跨越跨鏈和時間成本的障礙,其底層資產價值便會自然傳導至其他公鏈生態,最起碼其他生態的金融用戶都知道這種資產,這會是一個良好的開端。

比原鏈應該是國內最早將公鏈向 DeFi 戰略整體轉移的項目方,2019 年便開始了這場「大遷徙」,更是爲之持續投入了 2020 年一整年的戰略力量,一直主打綜合性 DeFi 協議簇的理念,陸續完成了很多複雜的基礎設施建設,跨鏈、撮合 DEX、AMM 兌換、量化做市商等,直到今天我們欣喜的看到其協議簇最重磅的一環「借貸協議」也終於面世,這對 MOV 戰略來說是意義非凡的,借貸協議的戰略地位我們前面也給予了很多第一性原理層面的論述,這裏就不再多講,我們更想說的是其對於整個 MOV 戰略拼圖的意義以及對比原鏈自身生態價值的意義。

MOV 借貸協議在整個 MOV 協議簇中推出的次序是可以理解的,因爲借貸協議本身依賴強大的清算和流動性基礎設施,更是依賴能夠豐富資產種類、縮短資產遷徙路徑的跨鏈基礎設施,而這些是離不開之前完成的跨鏈、DEX、專業量化做市機制等的協助。MOV 借貸協議也是對當前已經存在的協議羣的第一次集中式整合,依託借貸市場固有的需求創造能力,推動跨鏈交易和 DEX、量化交易的繁榮,爲前序協議用戶解決理財收入以及治理問題,向後則不斷催生比原鏈 DeFi 「支流」,因爲借貸關係產生後一定會存在資產的新流向,也許是直接流出到體系外,也許是流回前序工程(MOV 超導協議),甚至流向 MOV 上一個新的應用,因此借貸協議的向後延展性是高於 DEX 協議的,而且對於自身公鏈底層資產(比如 BTM)的價值固定,也是要高於 DEX 的。

借貸爲何成爲 DeFi 主流?理解鏈上借貸的第一性原理DeFi 是另一種形式的資產上鍊,來源:https://www.8btc.com/article/6577555

任何人都可以及時地將手中最爲便捷的 BTM 在 DEX 中賣出,卻很難去買回來,畢竟主流資產(BTC、USDT)的舞臺是在體系外,體系內尚且缺乏對主流資產的固守,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幾乎以太坊外的 DEX 都存在主流交易量萎靡的狀況,單向的買賣關係也對自身公鏈底層資產不利。借貸協議可以改變這一現狀,此時公鏈底層的資產(BTM)將會在項目方信用的加持下成爲一種價值固守資產,讓生態內用戶可以輕鬆將自己的 BTM 置換爲其他主流資產,有了主流資產的回籠,即便是再流出體系外,依然會有一部分流向 DEX 以及其他體系內協議,對於流向 DEX 的「支流」會加速生態用戶對於超導理財做市、套利、交易的參與,如果存在一種持續獲利的設計,比如去超導的套利所得大於借款利息,便可以讓整個 MOV 系統自發運轉起來,當然還不涉及之後 MOV 還會出現的其他類型金融協議。

現在也很難預測 MOV 借貸協議的用戶使用情況,還取決於其是否找到並推出了正確的資產對應關係,首先可以肯定推測的一點是,BTM 這一資產將會成爲 MOV 借貸協議十分重要的紐帶資產,至於其能吸收多少 BTM 共識,還是要依賴 MOV 對體系內協議間套利空間的設置、以及 MOV 接下來對體系外「合縱連橫」的推進。從白皮書中,我們也似乎看到了 MOV 借貸協議在衍生上的用心設計,比如支持與超導 LP token 間的互通、支持借貸計息憑證與穩定幣協議間的互通、支持更多基於借貸利率市場的分級利率、槓桿加槓桿等新特徵。所以可以肯定這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仿以太坊借貸的協議,是出於對整個 MOV 和比原鏈生態的綜合考量,確保這一關鍵關節真的能夠起到承上啓下的作用。

借貸爲何成爲 DeFi 主流?理解鏈上借貸的第一性原理鎖定即鑄幣的創新,來源:https://www.8btc.com/article/6577555

借貸協議有三個最重要的特徵——資產足夠多、清算足夠快、衍生足夠強。任何不同平臺下借貸協議的開發都是要從自己生態角度認真考慮好這三個問題,借貸平臺需要知道「流出去」的資產最大的場景在哪裏,是在體系內還是體系外,是在熱盤裏還是一種套利循環中,然後去積極支持相關協議或者生態,才能夠完整自身引擎的持續輸出,對於以太坊外借貸平臺最具有障礙的一環便是跨鏈環節,「流出去」的資產明明知道自己的目的地,但卻不得不面對一座大山,所以以太坊外借貸平臺如果沒有強有力的跨鏈配套,其也形同虛設,MOV 借貸是否會與 MOV 跨鍊形成無縫的配合也是值得期待的,這也是 MOV 曾經提到的交叉跨鏈的意義所在。

最後,我們需要知道的是,借貸協議本身依然是一種穩健型的金融產品和市場,沒有人可以在這個市場上靠運氣發大財,但它會是一種慢性的「陽光」,讓鏈上的任何供需關係暴露出來,形成一種基本的金融秩序,好的資產終究會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