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AC 比特幣黑名單可能改變加密貨幣

暴走時評:美國財政部管轄的國外資產控制辦公室表示可能添加禁止與美國個人和企業交易的個人和實體有關聯的數字貨幣地址。其中一個重要問題就是,這些地址中代幣流轉的所有地址和交易所、託管方等都可能被影響,而進入黑名單。目前並不能確定該機構最終如何決定,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法律諮詢方面做好準備。

翻譯:Annie_Xu

僅僅一個段落之間,美國政府的一個機構也許已經大幅改變加密貨幣生態系統的動態。

國外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Office of Foreign Asset
Control)於 3 月 19 日宣佈,考慮添加禁止與美國個人和企業交易的個人和實體有關聯的數字貨幣地址。

網站新版塊“關於虛擬貨幣的問題”(Questions about Virtual
Currency),OFAC 指出“也許在 SDN 列表中添加數字貨幣地址,提醒公衆注意與被禁止人有關的數字貨幣持有人”。

特別指定國民(SDN,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als)列表包含了被制裁政府、恐怖主義、大殺傷武器走私、毒品走私有關的個人和實體。這個列表包含多種記錄,一些案例中只有名字,但是另一些案例中則有名字、地址、關係等。

金融機構將要求根據 OFAC 列表來篩查用於交易的任何虛擬貨幣地址,對於涉及所列地址的交易,可以上報、拒絕提供服務,或者禁止交易。

該機構的常見問題列表還鼓勵上報與名單人員有關的地址,說明他們打算持續補充 SDN 清單。

這就帶來無數問題,其中我們解決的一些是:

誰決定哪些地址添加到 SDN 列表?

OFAC 是財政部運作的,目前負責維護和更新 SDN 列表。似乎 SDN 列表將增加 OFAC 現有名單相關的地址,OFAC 鼓勵其他人提供與名單個人和實體有關的更多地址。

如果數字貨幣地址與黑名單人員的關聯是錯誤的呢?

有申訴流程可用。通過申訴,你就是把個人身份和聯繫方式泄露給 OFAC,他們可能調查你與名單人員的聯繫。

如果你申訴了,會與監管機構進行較長期的對話,提供證據證明你沒有參與和名單人員及實體有關的任何非法活動。

“接觸感染”

如果你收到名單數字貨幣地址的交易會怎樣?

由於關聯了名單人員或實體,收到的幣可能被“感染”,你的身份和數字貨幣地址也許也會被添加到 OFAC 列表。

目前不清楚 OFAC 是否打算增加與所列公鑰地址有代幣往來記錄的新地址,但是可以確定的是,與 SDN 所列違法分子的交易是禁止的,而且將受到懲罰。

如果 OFAC 使用區塊鏈追蹤軟件來識別使用所列數字貨幣地址的交易對手方,也許把這些對手方的地址添加到 SDN。

這可能很快增加 SDN 地址數量,添加目前沒有的個人和實體的地址。

這也許還會開啓 OFAC 和違法人員之間的貓捉老鼠遊戲。OFAC 更新列表的速度是否能趕上違法人員向新的數字貨幣地址轉移資金的速度呢?

假設 OFAC 想要在 SDN 中添加任何與清單地址有互動的新地址。那是否意味着,如果清單公共地址向某人發送交易並接收變動,接收地址和變動地址都會添加到 OFAC?

儘管不清楚財政部打算投入多少資源來讀取區塊鏈並更新 SDN。可能需要全職員工或者專用軟件來追蹤,所禁地址列表可能極快增長。

我們很快就可以知道 OFAC 的計劃,因爲它定期更新 SDN,急速的更新新地址將很明顯。

如果所列數字貨幣地址是第三方託管方的地址呢?(比如多簽名錢包供應商或託管交易所)

並不清楚,不過多簽名錢包供應商的數字貨幣地址添加到 SDN 可能會影響託管供應商的所用用戶。

多簽名錢包用戶也許發現他們的資金也許被凍結,因此無法通過任何金融機構進行交易。記住,企業與名單人員和實體進行交易是禁止的。

數字貨幣地址通常不是一次性的嗎?那麼有關係嗎?

在一些案例中,如果加密貨幣系統用戶嚴格遵守規則,那就是一次性的。可是大多數加密貨幣用戶會爲了便利而犧牲安全性。

交易被上報的可能性如何?

如果經手或者瞭解交易的機構負有 OFAC 合規責任,那麼就必須上報,通常不包含零售商或非金融機構。也就是說極少量交易可能通過這些漏洞,但是大部分會被發現。

OFAC 指控的實體負有怎樣的問詢義務?

並不清楚。名單地址直接轉賬會被發現,但是不清楚是否有義務進一步查找與名單數字貨幣地址進行的交易,或者任何實體必須進行何種深度調查。

指南指出,金融機構必須識別名單人員和實體主控的參與方。不過任何數字貨幣地址的現有用戶識別也許很難。

如果 OFAC 在 SDN 列表中增加名單地址收款方的數字貨幣地址,而我收到名單數字貨幣地址的交易請求,與這個數字貨幣地址有關的所有資產都被感染嗎?並不來自名單數字貨幣地址的其他未消費交易輸出呢(UTXO)?

在這個假設中,似乎如此,除非 OFAC 區分基於 UTXO 的和發送地址,這是不可能的。

與儲蓄賬戶的現金存款不同,接收加密貨幣 UTXO 並不會混合資產,即使在錢包裏每筆資產也可以獨立存在。所以既然可以區分,就不清楚監管機構會如何決定。

何況還要取決於 OFAC 在項目中投入的資源,以及他們使用的軟件。

如果 OFAC 利用清單地址追蹤到其他地址,並添加收款人地址,那是否意味着即使沒有使用相關地址的個人身份,OFAC 也可以列出他們想要禁止的地址?

也許吧。一定程度上,總是很難完全確認某個地址的身份,因爲人使用都可以使用與公鑰地址有關資產的私鑰。系統不反映所有權轉移信息也可以完成所有權轉移。

用戶和公鑰地址之間的關聯也許比監管機構想的更加短暫,也許讓行動受挫。

節點、礦工和閃電網絡

節點運營者和礦工都必須篩查出黑名單地址發出的交易嗎?

也許。

節點運營者也許沒有任何責任,但是礦工也許有合規義務,這就會很大程度改變新交易挖礦和確認。

礦池也許需要禁止任何名單地址參與礦池,因爲擔心礦池合謀或者提供幫助和煽動。礦工也許有義務不確認或者禁止涉及名單地址的交易,可這與挖礦本身是相悖的。

這可能是政策法規直接與這些系統代碼和治理交叉的區域,可能帶來很多有趣的問題,法律教授樂於在這些問題中做出最終測試。

這如何影響閃電網絡?

如果閃電網絡被看作貨幣轉移服務商,網絡節點運營者也許要遵守規則,要麼拒絕,要麼禁止涉及名單地址的交易。

這會影響代幣的可互換性嗎?

可以跟互換性拜拜了。想要新發行代幣的溢價,或者追蹤市場上“乾淨的”礦工提供的“乾淨的”代幣。

在功能上乾淨的資產和經過名單地址的“髒”代幣之間,也許導致價格差異。

我們甚至也許看到更復雜的差異,因爲混合了“灰色”代幣的各種混合代幣處於中間地帶。

代幣混合情況呢?

這種混合情況可能導致“灰色”代幣,一開始也許不會進入黑名單,但是最終會被標註爲混合的,一旦監管機構獲得進行這種詳細分析和執行的軟件工具、資源和人員,就會進入黑名單。

使用這種混合幣的交易可能出現在可疑活動報告中。

如果與名單地址有交易往來,代幣會永久“標註”嗎?

目前沒人知道。

交易所呢?

交易所無疑必須遵守合規要求,這就會終止黑名單地址在美國的流動性。

不過這也許加速交易量轉移到去中心化交易所,交易所的參與者可能在美國政府執法的壓力下冒險上市和交易代幣。

保護隱私的代幣呢?比如零幣和門羅幣。

預計這些代幣的支持率、發展和使用率都會上漲。它們的私隱保護模式使用率可能上漲。

現在可以做什麼

如何確保我的代幣是乾淨的?

很可能開發工具來確定某個 UTXO 以及 OFAC 合規代幣發行機構的“感染”。

這可能適得其反嗎?

當然。名單中數字貨幣地址運營者可以在能找到的任何地址中散佈代幣,從而“感染”整個區塊鏈。

在列出地址並部署合理追蹤軟件之後,OFAC 也許所有地址與名單地址的距離僅僅是兩三筆交易,這個工具也就變得無價了。

那麼你該做的就是找一名理解銀行法和加密貨幣系統的合格律師或者合規顧問,獲取真正的意見。

不要用推特或 Reddit 評論來獲取法律意見。

來源鏈接:chain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