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責聲明:本專欄所發佈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 HSC 立場無關。文章內的信息、意見等均僅供參考,並非作爲或被視爲實際投資建議


本文約 4200 字 預計閱讀需要 8min;
文章來源:轉載自 Galaxy.Finance 媒體

在整個區塊鏈世界中,每年都會有一個流行詞,“公鏈”、“DAPP”、“DEX”、“DeFi”、“Doge”、“NFT”都是曾經流行過或正在流行的關鍵詞。
在這些流行詞中,除卻對技術的中性探討,大部分的市場行爲都是‘投機’的,魚龍混雜,騙局叢生。唯有一個詞 NFT 是爲數不多可以有更多價值想象力的概念。相比於其他概念,NFT 是爲數不多可以真正“跨圈”的區塊鏈技術與應用。例如在藝術作品領域,NFT 至少可以解決三個重要問題:

  1. 所屬權的問題:這幅作品是誰創作的?目前是誰擁有。
  2. 真假的問題:NFT 在創作時,只要是作者創作的,即爲真,他人仿製則爲假。
  3. 三、稀有性的問題:版畫 NFT 作品,規定版數是確定的,超出的都是虛假的。

但是,從最早的以太坊加密貓 NFT 誕生到今年拍出天價的 NFT 藝術作品這幾年間,NFT 市場仍然是混沌的,尚處於開荒初期。與之前的很多流行詞一樣,NFT 市場充斥着大量投機行爲,炒作現象嚴重。有很多 NFT 項目完全是通過計算機自動化生成的系列圖片,冠以 NFT 的概念,搖身一變而十分值錢。如果你的專屬歷史可以被永恆記錄,你覺得它值多少錢?繁華落幕,則是一地雞毛。*NFT 市場伴隨着市場的整體降溫而稍顯冷卻,但顯而易見,NFT 市場將在新一輪的資本激發下,繼續前進。*

在全球範圍的諸多 NFT 項目中,我們發現了一個別具一格的“佛系”項目——GFC-NFT Universe。該項目目前由 Galaxy Finance Foundation 負責運營,這個組織主要成員遍佈北美、日本和歐亞,是一個致力於將科技與藝術融合的全球化分佈式團隊。
GFC-NFT Universe 的核心理念有兩條:

1.NFT 藝術作品必須具備藝術價值。2. *NFT 創作品應該具有普適性。*

元末明初的文學家劉基在《賣柑者言》中評價賣橘者的橘子:“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而在當前市場中的大部分 NFT 作品甚至連外表的金玉都不存在,僅靠 NFT 的概念與炒作的價格來吸引眼球。當繁華落幕之時,大量的 NFT 只能歸於塵土,一地雞毛。

而 GFC 項目是爲數不多想在混沌世界中堅持價值,追求本真的 NFT 項目。

在 GFC 項目公開的資料中,他們簡明扼要的闡述了這兩個理念的含義:每一幅藝術作品,均是經過藝術家、攝影師、繪畫家、雕塑家等人經過千辛萬苦的訓練,付出了許多精力、靈感、技巧和時間後創作出的藝術結晶。這也是藝術作品最本質且偉大的價值基礎。如果沒有艱苦的創作過程,而只是隨手塗鴉,甚至是機器隨機生成的作品,卻能夠被炒作到極高的價格,那對藝術家們難道不是一種視覺嘲諷嗎?當然,我們不否認 AI 作畫具有其價值,但其價值體系與前者並不相同。這是另一個問題。因此,我們堅定的認爲,NFT 藝術作品必須包含具有真實藝術價值的作品,也就是由藝術家花費心血製作的作品,這是 NFT 藝術作品的價值基礎。藝術的形式可以多種多樣,但藝術的質量必須有所保障,而非粗製濫造。
*如果你的專屬歷史可以被永恆記錄,你覺得它值多少錢?******另一方面,作爲 DAO 理念的堅定支持者,GFC 團隊同時打造了一個爲大衆提供 NFT 創作品的系統平臺,所有參與者都可以創作屬於自己的 NFT 作品。*******

*“其實,人人都是藝術家*,每個人在生活中都會有意或無意的記錄一些精彩瞬間,或是創作一些專屬的、與朋友一起的作品。這些作品可能不會被歷史所銘記,但對於個人而言,這些作品便是他的歷史和藝術作品。”

基於這種平行但統一的理念,GFC 團隊打造了一個複雜但條理清晰的 NFT 系統,並延展出藝術家、創意家(UGC)這兩條和諧共處的主線產品。GFC 項目的體系設計就如同它的名字 Galaxy 一樣,星空般複雜,但又是清晰明確的框架。從官網的產品列表便可見一斑。
如果你的專屬歷史可以被永恆記錄,你覺得它值多少錢?從左到右依次代表着 GFC 項目的不同階段的產品邏輯,其中的 NFT Library 也是 GFC 當前最爲重要的 NFT Universe 板塊。

僅僅在這一板塊中,就包含至少五款產品:Chaos Radier、NFT Mint、Auction Center、Star Box 和 LP-NFT Mining,相比於一般 NFT 項目的一兩款功能,GFC 可謂是十分的豐富,但這也同樣意味着高門檻。

爲此,根據 GFC Wiki 等官方公開的信息,我們對整條產品線進行了解構分析,並按照 GFC 的機制設計框架,梳理出了 GFC-NFT 與衆不同的設計理念和產品發展邏輯。先說結論 GFC 項目的 NFT Universe 具有宏大又精巧的機制設計,產品功能從研發思路到落地執行契合核心理念,並最大程度符合經濟學理論,設計完整度極高。GFC-NFT Universe 的經濟制度涵蓋了 GFC 項目不同的產品線(包含 DeFi 與 Credit Finance 的支線),從宏觀與微觀可以分爲內循環經濟與宏循環經濟兩套體系,且兩套體系相互影響,以價值爲錨點,實現映射關係。內循環指的是項目宇宙內的價值循環體系,而宏循環指的則是項目宇宙與外部資源交互形成的價值循環體系。內循環與宏循環更像是一個系統的一體兩面,可以獨立存在,亦可以相互依存,由此,可以實現內部的機制穩定發展,以及與外部資源交換過程中實現無縫融合。

內循環經濟體系

假設,你是一位繪畫藝術家,你想要創作一幅作品,並且是 NFT 作品。但是你只懂得架上繪畫。
那麼你完全可以通過GFC-NFT 提供的全功能實現最終的目標。

當你完成了自己的作品,並將其製作成電子作品,通過 NFT Mint 功能,只需上傳作品資料、填寫基礎的作品簡介、創作者等信息,即可便捷、快速地將該作品製作成 NFT 藝術作品。

由此,一幅全新的 NFT 藝術作品便在宇宙中誕生了。

接下來,你便擁有絕對的權利選擇這幅 NFT 作品的命運:強化、出售,收藏,甚至是銷燬 。強化功能是 GFC-NFT 的一種特殊屬性,通過強化可以增強該枚 NFT 的內核價值與其他附加屬性,強化收益會隨着等級增加而提升)。
當你鑄造自己的 NFT 時,需要爲該枚 NFT 注入一定數量的 GFC 作爲其內核價值,在強化、出售和銷燬時都會參考該價值基準。

從上述描述中可以總結出一個關鍵詞 內核價值。NFT 作品的內核價值,需要創作者在 NFT 鑄造時,注入 GFC 通證後才能獲得。這正是區別於其他競品項目最關鍵的要素之一,也是保障經濟循環穩定發展的重要因素。

這個設計十分精巧,其意義主要體現在兩方面:

  1. 增加“無效鑄造行爲”的 NFT 製作門檻,減少大量‘垃圾’作品的流入,減少公共資源的浪費。將有限的資源傾斜給真正用心的創作者與藝術家。
  2. 通過 NFT 強化、銷燬功能,可以實現 GFC 的回收。即使創作者在未來對該作品不滿意,也可以通過銷燬功能銷燬 NFT,回收 GFC。你的作品與 GFC,都屬於你。由此,‘鑄造強化-出售-銷燬’這一體系便構成了 GFC 的內循環模式——價值通縮模型

宏循環經濟體系

但 GFC 團隊仍不認爲這樣的模式足以支撐整個項目的長期發展,因而他們還設計了第二套體系,並創新了 NFT 標準,即爲宏循環經濟體系與 vrNFT 標準。

宏循環經濟體系的起點與內循環一致,都是 NFT 鑄造功能,但後續的節點則有所不同,同時還增加了 vrNFT 特別標準。

Virtual-Reality NFT 標準可以將現實物品 NFT 化,實現物品價值的真實交換與轉移,並極大程度降低能源活動的成本。

基於 vrNFT 標準,宏循環創造了自“NFT 現實鑄造”功能,無論是電子作品還是實物作品都能實現一一綁定的關係,真正將 NFT 作品的價值固化,一舉解決 NFT 現存的問題。

同時,宏循環還包括“NFT 兌換”等額外功能,並同時擁有出售、拍賣、銷燬、收藏等基礎內循環的功能。

這些功能作爲整個項目的骨架,可以與世界各地的藝術作品形成通路,大部分藝術家的作品都能轉化爲 NFT 作品,實現真正的價值轉移與映射關係。

這個體系看似與內循環的模式沒有太大的差別,但從金融專業的角度分析,卻有着即爲本質的區別。

無論是唯物主義哲學的勞動力價值理論,還是巴菲特的價值投資理論,都認可價值的重要性。但一個物品的價值不能憑空產生,是需要勞動力或者是能量的轉移。這符合客觀規律。

同樣,一個生態系統,從無到有的過程中,也是需要能量的轉移才能夠成長;一個生態系統的價值也源於價值的轉移過程。

在內循環中,GFC 團隊實現了 GFC 通證與 NFT 的價值轉移關係,並通過不同功能與場景的設定,實現了生態價值的循環路徑;而在宏循環中,團隊完成了 GFC 系統與外部資源的穩定交互模式。
至此,整個系統的內核與外殼都搭建完畢,不得不說,GFC 團隊在經濟體系的設計中體現出了極高的專業水準,如果能夠快速完善整個生態系統,該項目將是 NFT 世界的重量級潛力選手。

一個“超級佛系,DAO 卻高效的團隊。

相比較在 GFC-NFT 體系搭建過程中的深思熟慮以及極高的產品研發效率,整個團隊的表現反而十分“佛系”。整個 GFC 團隊都是匿名的,在市場中幾乎沒有任何營銷和宣發,甚至在新產品上線時,也只是簡單的發一個社羣公告。
除卻團隊的產品經理有過爲數不多的幾次國際社羣的 AMA 活動外,大部分信息來源都僅限於官網和官方社羣。“佛系”只是 GFC 團隊的第一個標籤,而“DAO”的標籤讓他們顯得更爲神祕。在 2021 年新年後,GFC 團隊便“低調”上線了一款功能——社區 DAO 提案機制。如果你的專屬歷史可以被永恆記錄,你覺得它值多少錢?
所有持有 GFC 通證的用戶都可以發起提案,並交由社區投票。社羣選出的研發路徑是什麼,團隊就會根據這個提案決議來更新研發流程。每個人的選擇,將決定_GFC 的未來。_這句話不僅是宣言,更是實質。

僅僅看目前 GFC 所展示出的產品和規劃路徑,我們很難想象這是在極短的時間裏完成的,可以預見的是,GFC 團隊在區塊鏈領域、藝術領域、金融專業等領域都具備豐厚的儲備。

畢竟,*唯有心懷宇宙的人,纔會不計較眼前的得失,擁有信念的人,纔會前進的堅定。*作爲一個分佈在全球的自治團隊,僅僅是“佛系”、“DAO”和“高效”還不足以支撐一個項目的長久發展。

社羣力量也是十分重要的一個環節。

即使在低調如透明的前提下,GFC 項目依舊擁有上萬人的社羣規模。除了官方的英文電報羣、Twitter 和 Discord 社區外,還有由 GFC 中國合作伙伴運營的中文社羣。官方雖然很佛系,但是卻很接受來自社區的意見。這在區塊鏈世界中,其實並不多見。

另一方面,GFC 項目擁有的合作伙伴陣容也十分雄厚。例如虎符、Certik,ACJ 協會(Art and Culture of Japan Association)、HSC、BSC、PuddingSwap、TokenInsight、TokenPocket 等均是其合作伙伴。

同時,GFC 還是 HSC 生態鏈核心項目之一,其潛力巨大,毋庸置疑。

重新思考:讓價值迴歸,NFT 遠比加密貓、猿猴等動物們能做的更多。

自以太坊加密貓時代起,NFT 在近幾年有了很多技術、應用和市場層面的發展,項目層出不窮。但是大部分都只是換殼遊戲,在 NFT 的本質理念、技術研發和應用場景等方面都並沒有太多的思考。

作爲一個發源於美國本土的世界團隊,GFC 在這方面展現出了“極客”應有的素質和個性,在對 NFT 體系的研發過程中,我們也看到了 GFC 在這方面的獨特見解與認真鑽研。

回到當下的 NFT 浪潮,NFT 的價值永遠不在於炒作。而在於真正應用於人們的日常生活,對每一位普通人都產生價值——永恆的記錄每一個普通人的精彩與美好。*GFC-NFT Universe 在諸多的 NFT 項目中,無論從格局目標、體系設計、產品研發等多方面的表現來看,都將是這個市場中極爲少見的潛在獨角獸。*回到我們在最開始提出的問題:“如果你的專屬歷史可以被永恆記錄,你覺得它值多少錢?”

那麼,讓我們重新思考科技帶給生活的是什麼。
是科技,讓每個人都可以記錄專屬於自己的歷史,創造專屬於自己的作品。
而這些,對個人而言,這些歷史是無價的,亦是最具價值的。
如果你的專屬歷史可以被永恆記錄,你覺得它值多少錢?暢想星際,人生的意義纔是最重要的。

注:該專欄信息主要用於鏈上項目信息傳遞,並不代表 HSC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