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月 27 日,Nervos 在深圳舉辦了「Beyond Consensus」Meetup,本次的主題是《Mining or Staking》。在協辦方虎符的大力支持下,Nervos 和深圳的小夥伴們順利面基。活動現場,Nervos 社區經理吳端超、 F2Pool CMO 李慶飛、imToken 市場負責人駱小白、Chainlink Community Lead Philip、Hoo 聯合創始人兼 CMO 陳小海、IOSGVC 創始人 Jocy 和大家進行了一場 PoW vs. PoS 的大討論,快來看看各位嘉賓都分享了什麼吧。

Mining or Staking,你怎麼選?

區塊鏈的價值和公鏈的定位

Mining or Staking,你怎麼選?

區塊鏈的高成本,價值在哪裏?

區塊鏈是一個低效的信息處理系統,截至七月中旬,比特幣有 9700 個節點分佈在世界各地,這意味着在比特幣網絡中發送一筆交易需要至少同步 9700 +次,而相比於中心化系統,一次同步是非常冗餘的,這些冗餘源自區塊鏈作爲一個開放網絡,需要抵抗外部的如 51% 攻擊等的攻擊形式。

而區塊鏈是靠 Token 經濟來激勵系統,這個系統成本有多高?有一個簡單的計算方法,若系統成本約等於礦工的總收益,而總收益可以通過如下計算:

  • 總收益 = 出塊獎勵 + 交易手續費收入

目前,比特幣出塊獎勵和手續費獎勵大約爲 9:1,實際上絕大部分運行成本是通過出塊獎勵,也就是通過隱形的通脹而不是用戶直接付款來解決。

那麼比特幣解決了什麼問題?它是密碼朋克建立的一個記賬系統,不受中心化的控制。這是人類第一次做到這樣的事情,黃金、石油是天然的而不是人類實現的。

比特幣從很小的商品到現在被美聯儲主席認爲是和黃金一樣的價值存儲,是主流的機構、被大衆認可和接受的標誌。

現實資產如何進入加密世界?

那麼可以說比特幣解決了資產發行惡化託管的去中心化問題,卻沒有解決另一個問題:現有世界的資產如何上鍊?

區塊鏈要實現和現實世界的互聯互通就需要實現現實資產的上鍊。

諸如股票等資產還是需要中心化機構承兌和結算。那區塊鏈解決了什麼?在區塊鏈之前金融服務都是中心化的,國家發行國有債券,需要銀行、證監會授權,券商保薦,之後去上交所、深交所交易,都是第三方去做。合同都寫在紙上,需要暴力機構去執行。而區塊鏈上能夠通過智能合約實現自動執行。

並且,在傳統金融業務中資金流和信息流無法匹配,而在區塊鏈上資金流和信息流一體,用戶能夠知道給了誰,都能夠追溯。

如此提供了開放和可信的金融平臺,我們稱之爲金融服務的去中心化。

公鏈的兩大發展方向

因此會有兩類公鏈,第一類公鏈滿足資產的去中心化發行和託管,第二類公鏈滿足金融服務的去中心化。

第一類公鏈提供的最本質的功能就是記賬權的去中心化,任何人都應該有權參與,需要更強的去中心化,相比 PoW 更加適合這一類公鏈。

而 PoW 有大礦池、大礦工的詬病,但是礦霸、礦池的排名是一直在變的,顯然過程的公平是能夠保障的。PoW 更加合適第一類公鏈,原因就在於去中心化更強。

而第一類公鏈的安全性與整體的礦工投入成正比,開銷越大就是雙花攻擊的成本約稿,就是越安全。因此若有人說自己做了一個新的第一類公鏈比比特幣安全,並且更省電,這是不可能的。

那第一類公鏈除了爭奪礦工之外還爭奪什麼?

Mining or Staking,你怎麼選?

Layer 2 的爭奪。區塊鏈性能再怎麼突破也不能突破不可能三角,不能達到現實需要的性能。因此還是有 Layer 2 來滿足性能的需求,從而滿足現實世界交易的需求。

技術和經濟模型的爭奪,讓節點的運營成本更低。現在我們能夠看到以太坊的狀態爆炸問題(比如 EOS 衆籌的時候 ERC20 合約,雖然 EOS 主網上線合約已經無用,但是在以太坊的經濟模型設計中,支付一次手續費就能夠永遠佔用狀態空間,還有大量類似的合約讓節點成本非常高)。普通人運營不起節點,這樣和去中心化是有衝突的。

那麼第二類公鏈的需求是什麼?第二類公鏈着眼於交易和金融服務,所以需要性能,可以喪失一點去中心化。因爲現實世界的資產是需要承兌的,不管怎麼去中心化還是需要中心化的機構提供服務,因此在這個邏輯之下不需要強調去中心化。另外需要滿足一定的真實需求上鍊的問題,以及監管的問題。

那麼怎麼樣競爭第二類公鏈?提供更多用戶、更多的資產、更豐富的金融服務,並且需要提供更多的對手方,來滿足流動性的需求。現在是交易所轉型的最佳窗口,幣安火幣都發行了自己的公鏈。

Nervos 在開發第一類公鏈 CKB 之外,還和火幣一起打造金融公鏈。如果要在公鏈戰場上佔一席之地,兩個方向都需要站住腳,必須有一種方式讓兩類公鏈一起協作起來。

PoW 的進化之路

Mining or Staking,你怎麼選?

PoW 挖礦算法是爲了破解區塊鏈的挖礦任務,最初比特幣的是 SHA256,萊特幣則模仿了比特幣,由於比特幣之前的是 CPU,然後是 GPU,後來專業礦機出現之後,GPU 等競爭不過,萊特幣就採用了優化的 SCPYPT 算法讓沒礦可挖的機器利用起來。後來萊特幣也有了專業的礦機,GPU 礦工的卡又廢掉了。之後有了以太坊,採用了 ethhash 算法,需要很大的數據量、很大的內存,提高了 ASIC 抗性,誕生到現在還是沒有被 ASIC 攻克。還有其他一些抗 ASIC 的項目,爲 GPU 礦工提供了生存的空間。

比如門羅和 Dash。門羅的算法是 Cryptonight,設計之初就就是爲了抗 ASIC。Dash 的 X 系列算法是一個混合算法,通過很複雜的算法設計讓 ASIC 製造門檻很高。

還有是 Cuckoo Cycle 算法,Ae、Grin 都說自己有 ASIC 抗性,後面會有不同的算法,都是在發展過程中因爲個這問題和設想去解決問題,都是會有很多思考的。

而反面例子如 BitcoinGold 則在 ASIC 出現之後被 51% 攻擊出現重大危機,最後只能調整算法參數避免危機進一步出現。

PoW 在效率上的進化

我們需要讓區塊鏈鏈有一定的特性,能夠在現實世界流通、應用起來。拋開幣價不講,交易過程中方便程度怎麼樣?作爲支付手段如果轉賬需要等待很長時間,那麼很多線下的場景就是做不了的。很多區塊鏈爲解決這個問題就做了很多文章。

VISA 最大 TPS 是 24000,而實際上平時只需要 2000 就能滿足日常的需求。但是目前常規數字貨幣項目還達不到這個數字。新出現的項目中,說自己有很高 TPS 的比如 Sero、Tero ,能夠有上千的 TPS,這是爲了實現自己的貨幣屬性帶來的進化。

PoW 的模式創新

模式創新分爲治理模式、發展模式和共識模式。

治理模式:早期項目是社區治理的,創始人放權讓社區成員自治。這樣在早期是可以的,但是當人多了之後一個項目默默上線沒有人做推廣的話很難達成共識。

現在基於這樣的情況有一些新的項目,有主導方(基金會)去做支持,比如 Ae、Beam 這樣背後有公司團體做支持,以及還有基金會和社區共治的模式。

發展模式:有些和比特幣一樣採用了經典的 PoW,後面還有多樣化的發展模式,比如一開始就獲得了以太坊 12% 算力的 Grin,會不斷改變算法中 ASIC 和抗 ASIC 的比例。

共識模式:出現新的 PoW 和 PoS 共治的模式,PoW 的路還會有很多的變化。

Mining or Staking

最後探討一下今天的主題:Mining or Staking。比特幣的設計是出於對當前法幣體系的不滿,希望實現完全由代碼設計,脫離人治的理想化貨幣體系,採用各種前沿的科技成果彙總出來。

PoS 則讓有限的節點參與的方式來完成延展,提升了很大的性能,比如轉賬速度、合約的性能等等。PoW 是對貨幣體系的終極幻想,PoS 是結合當下問題的更快速推廣區塊鏈技術的技術。

哪個更合理?我覺得可以留給後人去慢慢發現。

Staking 的機遇和挑戰

Mining or Staking,你怎麼選?

PoS 某種程度是通過 Token 激勵,以及通過贖回週期設計降低 Token 流動性來保障安全。

2019 年上半年市場冷淡,Staking 給用戶帶來了合理的收益。從用戶的角度來看,在錢包中可以直接將 Token
投票給節點,並且能夠看到節點在做什麼樣的事情,能夠更加安全和方便地參與治理。相比傳統 PoW 需要服務器等的高門檻,PoS 對用戶來說門檻相對較低。

而 PoS 爲了避免公地悲劇的問題,設計了很酷的 Slash 機制。公地悲劇的意思就是,當這塊地成爲了公共資源的時候,會被素質最差的使用者破壞。而區塊鏈就是一個公地。

PoS 引入 Slash 機制,如果有節點做壞事公鏈是會有資格懲罰、沒收 Token 的,這是和 PoW 很不一樣的地方。以太坊 2.0 也有這樣的機制。

Staking 的挑戰在哪裏呢?Staking 都是大的節點,在 C 端是不掙錢的。未來會更多出現 Staking as Service
的形式,會出現更多面向個人的委託服務和麪向機構的節點運營服務,以及 PoS 相關的金融類業務。

而未來 Staking 的入口一定會是錢包。

以上內容根據 imToken 市場負責人駱小白的現場發言整理。

PoW 是否是一種能源的浪費?

Mining or Staking,你怎麼選?

在 Panel 環節,嘉賓們和現場的夥伴們一起探討了一個有趣的話題:PoW 是否是一種能源的浪費?

吳端超:首先我們需要辯證看待這個問題,能源浪費是從什麼角度去想?我們從一個很科幻的角度來看:電影《流浪地球》裏面提到一個概念,叫「人類命運共同體」。人要去逃出太陽引力,需要大家齊心協力,而這裏的假設是大家不會有私心,爲共同的目標去奮鬥。通過智力和能力去賺錢是符合現實規律的,而 PoW 使用去中心化的方式,結合密碼學和博弈論,通過經濟激勵達到了所有礦工的共同奮鬥。是真的浪費了嗎?爲了達到共同目標浪費資源是應該的。

我從兩個方面講一下吧。第一個角度,挖礦用的電是不是真的是本來就有用的電?參與挖礦的有很大一部分電在挖礦之前是在四川、雲南、沙漠等地方生產出來,是被浪費掉的,電網不接受。沒有用處的不能歸結爲資源,但是被挖礦利用起來了,經濟層面上反而是一個好的表現。當然現在用電量很大,趕得上一些小型國家的全年用電。第二個方面,從貨幣體系來講,先行的貨幣體系要運轉消耗的資源、金錢是比現在挖礦的電費消耗高很多的。**—— 李慶飛 **

駱小白:PoW 不是資源浪費,關鍵是很多鏈都是 PoW 的方式,太多了就浪費。PoW 更適合價值存儲。

Philip: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問問大傢什麼是浪費?電發出來是要用的,不用就不能做功,這纔是浪費,因爲發電的資源已經消耗了。現在有了挖礦這個機制,把多餘的電用掉了,我覺得並不是浪費。2017 年說比特幣耗電量就是全球電網 1%。沒有礦機纔是真的浪費掉。

陳小海:這個需要看產生的效應。最終的目的是消耗能源。從以太坊到 EOS 大家都用 PoS 一定是有原因和共識。雖然源於對 PoW、對比特幣的信仰開始了區塊鏈的開拓,但是未來大趨勢還是 PoS。PoS 在解決網絡擁堵上更有效更能呈現出商業的應用。更多投票到超級節點上,會有大的中心化的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