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資產管理公司 Capriole.io 負責人、Energy-Value 估值模型提出者 Charles Edwards 針對 Blockware 的比特幣挖礦研究報告 發表看法,他認爲比特幣生產成本不能只看電費,而是要按照業務經營總成本計算。

撰文:Charles Edwards,數字資產管理公司 Capriole.io 負責人、Energy-Value 估值模型提出者
翻譯:盧江飛

Happy Halving!各位!祝大家在比特幣「減半」後都快樂!

鑑於對比特幣生產成本很感興趣,我打算對 Blockware 最近發佈的一項比特幣挖礦研究報告發表下自己的看法。

先簡單說下我的一個認識,即:對於比特幣生產成本計算中使用的一些假設,現在看來仍然是較爲準確的,但在不久的將來,這些假設或許要進行修改。

Capriole.io 負責人:電價並非比特幣挖礦全部成本

比特幣挖礦在全球範圍內非常普遍,因此「自下而上」的分析方式可能會存在一定侷限性,同時信息獲取也會受影響。雖然 Blockware 這家公司的客戶羣範圍的確比較廣泛,但他們的研究並沒有覆蓋絕大多數挖礦行業(至少 80% 未能覆蓋到,他們承認只探索了 20% 的市場)。

此外,Blockware 的「自下而上」分析方式還有其他侷限性,他們的分析報告中只研究了 S9 和 S17 兩類礦機,但其實基於 SHA256 挖礦算法的礦機至少有 90 種,我們可以在劍橋比特幣電力消耗指數(CBECI)網站 sha256.cbeci.org 上查到這些挖礦設備、以及每款設備的獲利週期。

當然,不只是「自下而上」分析方式存在問題,「自上而下」的分析方式同樣具有一定侷限性,包括:

  1. 劍橋比特幣電力消耗指數中的全球用電量數據本身就存在誤差;
  2. 全球電力成本需要聚合計算(至 4-5 美分 /kWh)。

鏈聞注:更多信息可以 點擊此處訪問

關鍵發現 1:

Blockware 提供了一張來自其客戶的電子成本餅狀圖,基於該圖數據,可以得出加權平均電價爲:5.2 美分 /kWh。這與劍橋比特幣電力消耗指數中約 5 美分的電價基準較爲一致,因此該電價基數的確可以進一步驗證比特幣生產成本(Bitcoin Production Cost)。由於 2020 年全球遭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人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理由懷疑能源成本出現大幅波動和變化(比如石油價格同比下跌超過 50%)。當然,由於一些石油期貨合約要求,相關數據可能需要花些時間才能得到審覈驗證。

Capriole.io 負責人:電價並非比特幣挖礦全部成本

關鍵發現 2:

有一個問題我們都能達成共識,即:比特幣生產成本並不代表比特幣最低價格。但從歷史數據上看,電力成本一直都是比特幣的價格底線——當然,3 月 12 日「黑色星期四」比特幣價格暴跌是個例外。

Blockware 分析內容中,的確有部分很有價值,尤其是指出礦工爲了遵守合約要求不得不在虧損狀況下繼續運營。如果這種情況真的存在,意味着我們應該更加謹慎,因爲比特幣價格有可能會跌倒電力成本價位之下,甚至會持續很長時間(有可能比我們在 2020 年看到的短暫時刻更長)。儘管如此,這段時間通常會被是作爲價值機會(value opportunities)時期。

關鍵發現 3:

Blockware 表示,比特幣挖礦運營成本中,電費佔比高達 95%。但是,他們並沒有分析總業務成本,而根據我所看到的歷史研究數據顯示,早在 2018 年,電費成本在比特幣挖礦運營總成本的比例就已經降至 80% 了。

Capriole.io 負責人:電價並非比特幣挖礦全部成本

在 Blockware 的分析中,可能有 95% 都是完全正確的,但是總業務成本還需要考慮硬件資本性支出(CAPEX)、帶寬、工資、租金、保險和資本成本,等等。當所有這些加在一起,你會發現業務經營成本其實是很高的。所以,比特幣生產成本(「總計」成本)應該按照挖出一個比特幣所需要的的全部業務經營成本計算。

當然,這個成本也不應被看作是比特幣的「最低價格」。

不過,如果比特幣交易價格低於總生產成本時,確實會影響礦工的平均盈利能力。如果比特幣挖礦利潤率受到擠壓,下跌的價格越來越趨於電力成本,那麼效率低下的礦工要麼選擇關機,要麼開採其他加密貨幣、或是追求其他新的商業模式。當這些情況發生時,我們就會看到一件事:比特幣網絡算力下降。

Blockware 認爲,目前比特幣生產成本價接近於 8000 美元。而在大約六個月之前,我也預測 2020 年挖礦電力成本將會來到 8000 美元區間,現在比特幣價格大約在 9500 美元左右,所以暫時還沒有跌倒這一價位。

簡單來說,雖然我和 Blockware 的分析採用了不同的方法,但似乎都得出了相同的結果。但考慮到所有加密貨幣的基本面,Blockware 的分析結果可能會有一個誤差帶,而且有些問題的論述並沒有在行業內獲得廣泛共識。比如,他們提出了所謂「礦工投降」的概念,對於這個問題,我的想法可以在 鏈接中查看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當前比特幣礦工處在什麼位置。

雖然電費降低的可能性很大,但目前電力成本基本上是維持在 9000 美元左右(這是最佳估計),所以基本上意味着大多數比特幣礦工是無利可圖的,如果他們繼續運營,就會虧錢。

針對這種情況,我此前曾提出過一個「殘酷減半」(brutal Halving)的概念,即:比特幣價格保持在 9000 美元以下的時間越長,效率低下的礦工被淘汰的可能性就會越大。

與此同時,由於比特幣區塊獎勵減少到 6.25 BTC,現在的礦工對未來比特幣價格的影響力也在逐漸減小。所以我預計,從現在開始,礦工的市場賣壓會隨着時間不斷減少,而這可能會導致比特幣價格上漲(如果其他因素保持不變的話——儘管從來不會這樣)。

Capriole.io 負責人:電價並非比特幣挖礦全部成本

最後,讓我簡單總結一下:

  1. 目前估算的比特幣生產成本比較準確;
  2. 電力成本的「彈性」價格下限大約是 9000 美元;
  3. 礦工賣壓降低,可能有助於比特幣價格在近期反彈;
  4. 如果價格繼續維持在 9000 美元左右,預計一部分礦工會被淘汰;
  5. 價格持續下降對比特幣能源價值不利。

來源鏈接:twitt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