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以太坊最重要的效用不是計算,而是作爲「世界會計系統」的清算。爲了更好的閱讀體驗,本文在原文基礎上進行了編譯,內容有所刪改調整,同時補充了一部分額外的內容。

原文標題:《BTC 與 ETH:定位的勝利》(Layers (not eras) of blockchain computing)
作者: Jesse Walden,a16z crypto 合夥人
編譯:Retric@ 橙皮書

讓我們先來看一張圖。今天互聯網之所以有餓了麼、有抖音、有淘寶、有微信,所有一切豐富的應用,改變人們生活的服務,都建立在這張圖的基礎上。

a16z crypto 合夥人:以太坊更像是世界會計系統而非計算機,高性能新公鏈難以取代之

這是互聯網的協議棧。每個版塊都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創新,更重要的是,這些版塊最終合起來組成了今天互聯網最重要的基礎設施。

在《區塊鏈的四個時代》中,我說比特幣是一臺計算器(單用途計算機),ETH 則是一個通用的大型機,它代表了更具可擴展性的區塊鏈,將帶來屬於「應用服務器」的新時代,最終變成一個高度可擴展的、可組合的、去中心化的「雲服務」。

這個判斷現在看來顯然是不對的。最大的問題是,這個觀點假定了區塊鏈是一種線性變化的創新過程,並且潛意識裏認爲,區塊鏈的每個新時代,都會在規模化和內部整合的維度上,蠶食掉上一個時代。

如果回顧下 2014 年,比特幣當時最流行的一種看法是,比特幣是互聯網原生的支付方式。但很明顯,比特幣的吞吐量不足以支持互聯網規模的支付需求。如果你當時堅信支付這個定位,一直等待比特幣提高吞吐量的升級,那你很可能會錯過後來比特幣作爲一種非主權化的價值存儲和數字黃金的新角色。在這個新的定位裏,比特幣的吞吐量和可擴展性並不那麼重要了。

類似地,以太坊的定位,早期流行的觀點是「世界計算機」,這導致許多人認爲:1)以太坊可以取代比特幣,因爲它有更好的可編程性;2)以太坊能否取得成功的標準在於能否被更多人接受,所以問題就變成了,以太坊的可擴展性和吞吐量能不能達到互聯網規模的級別。

第二點其實是一個特別危險的假設,因爲它很容易讓人得出一個錯誤的觀點,即:下一代的智能合約平臺都是以太坊的殺手,僅僅因爲這些新的公鏈提供了更高的可擴展性和吞吐量。

這也是不對的。就像以太坊沒有殺死比特幣一樣,新一代的高性能的去中心化計算平臺可能也無法殺死以太坊這個領跑者。今天以太坊最重要的效用不是計算,而是作爲「世界會計系統」的清算。

DeFi 和 DAO 是新涌現出來的應用案例,它們充分利用了以太坊作爲一臺經過實戰考驗,速度慢、但是足夠安全的計算機的優勢,這些優勢讓以太坊特別適合開發「基於新的代幣和新的資產」的應用,比如衆籌,借貸,自組織和投票。

即使網絡擁塞導致高額的 Gas 費用,需要等待數分鐘甚至數小時的延遲,這些類型的應用也依然吊打了在傳統世界裏去找銀行尋求貸款,召集股東投票,或者成立(or 解散)一家有限責任公司的用戶體驗。

區塊鏈的下一步——也就是真正屬於區塊鏈計算的「應用服務器」和「雲服務」時代——不太可能殺死以太坊,相反,它更有可能會去打開其他相鄰的可能性,利用自己這條鏈的獨特功能,去爲另一堆不同屬性的應用提供支持。

通過 Cosmos SDK 搭建的應用鏈(有點像在區塊鏈時代裏自己搭建的服務器),跟 Dfinity,Polkadot 和 ETH 2.0 這些鏈也不太一樣,後者採用自上而下的設計,通過一條基礎鏈來保證整個網絡的安全性,更像是區塊鏈時代裏的雲計算服務。

這些不同的架構和設計,最終可能每一個會服務於不同類型的應用。再往上加幾層新的服務,比如隱私,存儲,layer2 可擴展性,節點 SaaS,託管服務和錢包等等,我們就會慢慢開始擁有一個類似於互聯網的豐富厚重的多層次、可組合的協議棧。

當然這個和互聯網的類比一定是不完美的,但如果你寄希望於某一個區塊鏈能夠單獨長出複雜的協議棧,全面擴展、殺出重圍,那你很容易錯過這些鏈在特定應用場景裏的爆發潛力,這也等於忽略了「專業化分工」在一個不斷髮展的強大的技術堆棧中需要持續存在的意義。

在此之後,現階段屬於競爭關係的項目,以後可能會變成彼此具備可互操作性。

但這並不是說比特幣或以太坊已經永遠贏得了他們各自定位的勝利。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或優化。但因爲只有適度需要升級和維護的地方(比如解決 ETH 1.x 中的狀態爆炸問題),因此比特幣和以太坊已經有一條可以持續增長的途徑了。而在它們更往上的層,反而有更多可以創新的空間。

更先進的新技術,並不一定會反噬在它之下的更底層的協議的用例,相反,它會在已有協議的基礎上,產生更復雜的專用的協議棧。基於這些獨立的不同技術,上面可以創新的空間,遠比我們目前所知的要大得多。

對於開發者和 builder 們,你們需要考慮的問題是:你手頭上的項目正確的用例是什麼?它可以怎樣和其他層協議的功能相結合、怎樣和其他基礎設施互補?

一句話總結,對公鏈而言,現階段的鏈一定要根據自己的競爭優勢,找準自己的定位;而對於應用開發者而言,也應該根據自己應用的特點,去找對適合自己的鏈和生態。

編者注:以這樣的標準來看,除了比特幣和以太坊,EOS 甚至是 TRON 至少也找到了一個自己的定位,畢竟菠菜鏈也是鏈,菠菜應用也是特定的用例,當然,這些定位有多少天花板就是另一個話題了。那麼,其他的公鏈呢?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