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幾百乃至幾千年前,東西方社會就對理想社會形態有着看似不同但本質相近的描述。中國儒家提出的最高理想社會或人類社會的最高階段,即「天下爲公」——人人爲公、各盡其力、各得其所、講信修睦(《禮記·禮運》大同章)。而 200 多年前盧梭的《社會契約論》則總結了現代社會的基礎——社會契約與社會公約,人們訂立契約形成聯合體,通過基於契約的合作以獲得超越個體生存的更好結果。區塊鏈必將重塑現有生產力、生產資料與生產關係,形成了終極協同的未來數字經濟。

原文標題:《共建價值互聯網 迎接新契約時代》
作者:蔣國飛
來源:螞蟻區塊鏈

螞蟻金服蔣國飛:區塊鏈將帶來終極協作的新型契約時代蔣國飛,螞蟻金服副總裁兼阿里巴巴達摩院金融科技實驗室主任

幾百年來,人類社會的生產力和生產關係不斷變革,特別是過去二十年全世界範圍互聯網的蓬勃發展,打破了網絡各方信息不對稱,例如買賣雙方信息不對等,或者交易雙方不可信等問題,形成了像電商、社交、內容等信息互聯網商業模式,使得信息得以有效分享,並推動了信任在網絡上的傳遞以及各行各業的數字化轉型,加速了社會的飛速發展。

然而,數字化浪潮帶來的深遠變革纔剛剛開始。現實世界中還有大量的資產以傳統的方式存在,在複雜漫長的流轉過程中仍然有太多效率低下的環節。例如,國際金融、貿易和物流的基礎設施仍然是一箇中心化封閉網絡,依舊依賴大量紙質文件和人工審覈來記錄貨物和資金的流動,不僅導致跨境合作的成本高昂、效率低下,還讓交易信息的安全性無法得到保障。

全新的基於區塊鏈的信任價值網絡

區塊鏈可以直接構建基於信息互聯網上的價值網絡。它天然具有的開放透明、不可篡改、對等互聯、易於追溯等特性,可以對醫療票據、財稅發票、電子合同、應收賬款、貿易倉單等代表價值的資產進行可信的數字化連接,並記錄它們在各方之間的流動、連接、權益分配的完整過程,大幅簡化資產在傳統流轉環節中各方協同的摩擦,實現商流、信息流、物流、資金流的高度協同。這將大大促進跨機構的數據共享,前所未有地讓人、設備、商業、企業與社會各方更高效地協同起來,降低各方的信任成本,大幅提高商業和社會運轉的效率以及價值的流通。

640 (1).jpg

在整個過程中,以區塊鏈爲主的分佈式網絡實現了價值的有效傳遞,構建了新一代價值互聯體系,使得許多變化正在發生並加速:

  • 銀行、保險、投資等金融服務機構,正在大量的使用區塊鏈進行跨境匯款、交易結算資產認證和保護,從而改變現有金融基礎設施;
  • 物流公司通過貨物的數字化,可以顯著改善物流網絡的可見度和預測性,大幅提高貨品的安全性和服務自動化;
  • 製造業的應付賬款可以成爲可流轉的數字化憑證,由供應鏈中的核心企業、上下游供應商、金融機構等多方見證,使得小微企業能夠獲得更便捷和高效的融資服務;
  • 區塊鏈網絡能夠實現電子合同、版權聲明等文檔的數字化全流程記錄和監測,從而降低了證明電子證據有效性的難度,讓法律維權成本更低 ......

這將大大提升各行各業的數字化能力:通過商業基礎設施的重塑,讓可信價值和原有生產關係進行更好的結合,大大降低數據交易和交換的成本,並且與其他場景和技術相結合,可以完成許多之前認爲難以完成的工作,催生一個迸發出巨大能量的價值互聯網。

數字經濟的未來:由信任構成的終極協同和新型契約時代

最終,當價值互聯網像信息互聯網那樣成爲遍佈全球的基礎設施後,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作爲自動執行、開放透明的去中心化網絡協議,將確保價值互聯網的規則被可信的執行,並將帶來一個新型契約時代——無論是個人與企業之間的金融、商業信用,還是個人與社會、機構與機構之間的新型信任,區塊鏈必將重塑現有生產力、生產資料與生產關係,形成了終極協同的未來數字經濟。除了百億人口、千億智能機器還將有幾十億甚至上百或上千億的智能契約自動化運行,包括人、企業、機器,都將重構新的生產關係。讓信任像信息一樣自由流轉,由智能契約組成對等網絡進而形成全球協同體,讓未來數字經濟進入高效、透明、對等協作時代,人類自然會出現人人爲公、各盡其力、各得其所的新契約社會。

我們正致力於爲推動這樣終極協作的新契約時代,鋪就人人都能用得起的全球區塊鏈價值網絡基礎設施,讓信任變得更簡單。我們也期望,有更多夥伴能夠加入這股浪潮,讓更多的人能享受到技術帶來的福祉,與我們一起走向更普惠、透明、可信的美好未來。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