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茅臺“飛天”,假酒成災

2021 年伊始,證券市場上各行業龍頭開始以“茅”自居。
比亞迪車茅、恆瑞醫藥藥茅、農夫山泉水茅……而這,無非是想表達其本身就像茅臺一樣,是十分優秀的投資品種。
然而,隨着貴州茅臺品牌知名度不斷攀升,茅臺製假售假的黑色產業鏈也開始形成。

去年初,山西警方偵破一起涉案金額 2.1 億元茅臺售假案,據案情披露,假冒茅臺製作成本約 288 元 / 瓶。而某電商平臺顯示,以市場上最受追捧的飛天 53 度 500ml 貴州茅臺爲例,單瓶價格爲 3000 元左右,售假利潤高達 10 倍以上。
近年來相關單位對白酒入市審查力度持續加碼,但製假售假事件仍不絕於耳,在消費者權益受到侵犯的同時,酒水企業也無端背鍋,如何從源頭掐斷製假的“星星之火”,成爲衆多酒企的破局點。

02 一線酒企試水數字酒證

爲嘗試突破這一困境,洋河、貴州茅臺等一線酒企開始試水數字酒證。
2017 年 10 月,洋河與京東針對“夢之藍·手工班”產品系列,首次引入區塊鏈防僞技術併成功上線。消費者通過掃描該商品 RFID 防僞標籤查看溯源信息,從源頭生產、物流配送、分銷售賣等環節全程清晰可查,內容包括身份標識、掃碼次數、有效期限、生產廠商、生產時間等關鍵信息。假貨氾濫成災,籃球巨星姚明試水數字酒證——虎符 Hoo 交易所
洋河首次使用 RFID 防僞標籤在酒水防僞技術上率先走出了新的一步,也是區塊鏈技術應用的一個縮影,吸引更多酒企試水數字酒證。次年 3 月,貴州茅臺也開始聯合螞蟻集團應用區塊鏈技術進行酒品防僞,並開發出新型 RFD 二維碼。與以往技術相比,除了可以掃描查看明碼溯源信息外,還增加了暗碼,使溯源商品碼不可轉移,從物理上實現和區塊鏈技術的綁定。
在這之後,衆多酒企開始運用區塊鏈技術進行更深入的探索。

03 明星入局,助力酒水品牌建設

對於酒水收藏者而言,酒水不僅僅具備飲用價值,優質稀少的老酒,其收藏投資價值遠遠超過前者,而限量款的老酒,更能賣出天價。
2018 年 5 月,香港 Bonhams 邦瀚斯拍賣行競拍 1926 年份麥卡倫 60 年單一麥芽威士忌,現場最終成交價 753.6 萬元人民幣。
老酒雖好,但如何從技術上解決假冒酒水氾濫的問題,成爲決定酒水產業長遠發展關鍵因素,而最近興起的 NFT 技術,或有可能解決這一顧慮。

NFT (Non-Fungible Token)_非同質化代幣,和此前 RFID 區塊鏈技術相比,更適合限量款老酒收藏,每一個標識都是獨一無二的,無法進行分割複製,確保收藏品唯一性和所有權清晰。
日前,籃球明星姚明創立的姚氏家族葡萄酒莊 (Yao Family Wines),正式引入這一技術,成爲全球首家將葡萄酒與 NFT 數字收藏品結合的酒莊。

從比特幣、RFID 防僞,再到今日 NFT,防僞技術的持續升級,背後是無數優質技術團隊累積的研發成果,雖然他們有些未直接參與酒水相關工作,但他們對區塊鏈技術迭代所作出的貢獻,是閃閃發光的,而這其中就包括虎符 Hoo 交易所。
假貨氾濫成災,籃球巨星姚明試水數字酒證——虎符 Hoo 交易所
和其他平臺不同,虎符 Hoo 交易所從起家就堅持走技術路線,從資產管理技術架構、到交易系統開發、再到底層公鏈搭建,虎符 Hoo 交易所都擁有核心紮實的技術行業基礎。而正因爲如此,才讓虎符 Hoo 交易所從千軍萬馬中脫穎而出,在不久前 CoinGecko 全球交易平臺排行榜中,虎符 Hoo 交易所躍居第二,成爲全球最受用戶信賴的交易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