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rm 不僅是存儲網絡,它還是分發系統,這就要求每個節點具有龐大的帶寬。

原文標題:《上線在即 一文讀懂 Swarm 的經濟模型 爲何說創新性極強?》
撰文:吳卓鋮

Swarm 爲什麼誕生?

長期以來,以太坊網絡一直存在數據存儲過於集中的問題。根據 Ethernodes 的數據顯示,截止 2021 年 6 月 19 日,以太坊網絡上 63.32% 的節點託管在第三方雲服務器,這 63.32% 中有 31.5% 的節點在亞馬遜 上。這意味着將近五分之一的以太坊網絡需要依賴亞馬遜進行運行,無疑有違去中心化的初衷。

爲此,以太坊基金會支持開發團隊運用分佈式存儲技術開發了 Swarm 項目,目標是提供充分冗餘且分散的空間、足夠龐大且穩定的帶寬,以供生態鏈上各種 DApp 的數據存儲和信息交互。它是建立在以太坊生態上的一個去中心化存儲與分發系統。值得注意的是,它不但有存儲功能,還有分發功能,這就要求每個節點的具有龐大的帶寬,這是與其他分佈式存儲項目最大的區別。

Swarm 是如何分發獎勵(挖礦)的?

據官方信息顯示,Swarm 網絡的經濟激勵機制與以太坊的協議和技術有所不同,存儲和帶寬兩個重要的有限資源在其激勵計劃中得到充分提現。

存儲激勵:Swarm 的存儲空間受到所有單個節點對網絡的存儲貢獻之和的限制。郵票系統通過將費用上傳到網絡上而增加了成本,從而分配了以最佳方式寫入 Swarm 的權利。

利用該信號,存儲節點可以決定要保留什麼內容以及要忽略什麼內容,從而以保留最有價值的那些塊的方式分配存儲空間。例如,甲乙丙同時上傳各自的文件,但存儲空間有限,必須有先後順序,此時就要三個用戶自己決定願意爲文件的上傳支付多少郵票。若甲認爲自己的文件並非緊急文件僅願意支付 1 元郵票,乙願意支付 2 元郵票,丙最迫切因此願意支付 3 元郵票,很顯而易見,在存儲位置不夠的時候,丙上傳的數據將被第一個接受,其次纔是乙和甲。這 3 塊錢的郵票就是給存儲節點的預付款,Swarm 網絡會將所有郵票匯集,根據各節點的空間大小重新分配。至於郵票如何兌換 Bzz,以及事後銷燬等激勵措施如何,目前尚未公開。

帶寬激勵:用戶可通過 Swarm 的客戶端軟件 Bee 搭建好節點,並與其他網絡參與者的節點進行交 互,將私密和安全的內容上傳以構建一種帶寬交換帶寬的信任關係。在數據的上傳和下載都包含了三類參與角色:發送者、轉發者和接收者。在上傳數據的場景中,發送者發出上傳的數據,經由轉發者到達接收者,接收者收到後回覆確認信息,經由轉發者回傳給發送者,上傳操作完成。在下載數據的場景中,發送者發出下載的數據請求,經由轉發者到達接收者,接收者收到後回覆請求對應的數據,經由轉發者,最後到達發送者,下載操作完成。在上述兩種操作中,轉發者和接收者都能獲得報酬,並且官方已聲明,激勵報酬沒有出塊獎勵,只有節點之間的流量費互傳和臨時數據存儲。節點能夠收到的流量費的上限與帶寬有關,帶寬越高,流量費上限越高。節點能夠傳輸的流量還受限於節點的系統瓶頸,而在 Swarm 方案中,系統瓶頸是磁盤 IO 性能。

發現激勵:用戶可以通過發現 P2P 網絡中,新節點的加入網絡或是網絡中節點與爲建立連接的節點進行連接的過程。官方的態度是,對於分佈式網絡而言,正常工作的節點越多網絡的健壯性越高,從單節點自身利益出發,爲其他節點提供節點發現的消息轉發,能夠在自身連接減少的情況下,保持更好的連 接質量。通俗理解,這是一項拉人頭,而獎勵又不直接發放的激勵。

Swarm 的 Token 經濟模型如何?

通證分佈情況如下:基金會 7%,私募 42%,公募 8%,DApp 補助 10%,開發團隊 20%,生態建設 13%。

此處的生態建設便指挖礦,其中有 100 萬個通過測試網空投發放,總和 6250 萬個。目前有兩個重要信息:首先,官方已確定參與 Swarm 生態建設無需質押;其次,除了公募 8% 與空投的 100 萬個,其餘在上線後均會釋放,未知的是究竟是瞬間釋放還是在規定期限內線性釋放。

這種 Token 分配形式有些類似於早期的以太坊,同樣都是增發模型,不同的是 Bzz 的增發遵循 Bonding Curve 機制,即聯合曲線。當 Bzz 價格高於公募價格,即 1.92 美元,將會激活增發 Bzz,按照上述分配等比例發放。而當幣價下跌,系統也會自動銷燬 Bzz 以減少流通量。簡單理解,Bonding Curve 機制下,流通量與幣價存在一定關聯,其目的旨在穩定幣價。幣價穩定不等同於穩定幣,通過 Bonding Curve 的函數關係計算,當幣價達到 10 美元,Bzz 總流通量 爲 7000 萬;而當幣價達到 674 美元,Bzz 總流通量也僅爲 8000 萬。

簡而言之,當流通量超過 7000 萬後, Bzz 的增發速度將趨於穩定。由於需要使幣價與流通量保持一個固定的函數關係,Bonding Curve 更是被賦予了類似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功能。目前 Swarm 會分別在以太坊主鏈和 xDai 側鏈上發行 Bzz,兩邊通過橋樑連接。當用戶需要上傳 數據時,需要在 xDai 鏈上購買郵票,然後通過橋樑將郵票兌換成以太坊主鏈上的 Bzz,最後將郵票銷燬。因此鏈上交易的 Bzz 與中心化交易所的 Bzz 之間會存在一定套利空間。因此,Bzz 的獲取有別於其他加密貨幣的挖礦模式。傳統挖礦,無論是 PoW、PoS 還是 PoC,本質都是通過一種共識機制獲取記賬的權利,區別只在共識方式不同罷了。而 Bzz 的發放,它需要鏈上用戶在上傳 數據時,爲獲取空間實實在在地支付報酬,這報酬通過前文所述機制轉換成 Bzz 獎勵給提供流量帶寬和存儲空間的生態建設者。

與 Filecoin 的異同

Filecoin 主網上線半年多了其實並沒有存儲太多的有用數據,目前存儲有用數據都有一些區塊鏈項目的前端工程文件,比如一些 js、cs 、html 等一些靜態數據,所以 Filecoin 還處在一個發展的早期階段。

而 Swarm 網絡一旦上線它的生態價值有可能會立刻體現出來,因爲作爲以太坊基金會開發的項目,其誕生就肩負着承載以太坊智能合約的運行之責。這裏所指運行,不只是存儲靜態數據,更廣泛的目標是爲 DApp 開發提供信息交互的基礎服務,這也是爲什麼其挖礦過程中除了硬盤,還需要穩定的帶寬支持。

同樣火爆的 Chia 實際並非分佈式存儲項目,它只是同樣通過 PoC 的共識機制獲取通證罷了,因此與 Filecoin 和 Swarm 無法同臺比較。無論是 Filecoin 也好 Chia 也罷,在他們的硬件配置裏,硬盤大小的佔比是很高的,但在 Swarm 上顯然不是。Swarm 的生態建設原理更偏重於計算和節點的交互,因此更注重數據傳輸的效率。這種經濟模型創新性極強,未來如何發展我們可以一起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