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華盛頓還在關注是否允許在美國金融體系裏使用數字貨幣的時候,北京已經開始實實在在地着手推進這一新興金融技術了。

原文標題:《美元需要數字化改造》(The Greenback Needs a Digital Makeover)
撰文:蒂姆·莫里森(Tim Morrison),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翻譯:盧江飛

爲了保持美元作爲世界儲備貨幣的地位,美國不希望中國在加密貨幣領域領先。

2019 年 7 月,美國財政部長史蒂文·姆努欽(Steven Mnuchin)走上白宮簡報室的講臺,解釋了他對所謂數字貨幣和「加密」貨幣風險的看法。史蒂文·姆努欽當時表示:「諸如比特幣之類的加密貨幣已被用來支持數十億美元的非法活動,許多人嘗試使用加密貨幣來資助自己的非法行爲,這確實是一個國家安全問題。」但時至今日,對於數字貨幣政策,美國聯邦政府其實並沒有一個整體政策,也產生了一系列監管不確定性問題,加密社區對美國監管者產生了明顯的敵對情緒,導致創新離美國漸行漸遠。

但是,史蒂文·姆努欽有一點說的很對:數字貨幣革命關係到國家安全問題。但問題在於,史蒂文·姆努欽針對數字貨幣採取的手段可能會將創新主動權交到美國國家安全的主要競爭對手——中國的手上。

外交政策雜誌:數字人民幣或挑戰美元霸權地位蒂姆·莫里森(Tim Morrison),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就在史蒂文·姆努欽爲白宮解釋數字貨幣三個月之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佈將區塊鏈技術定位爲國家重點創新目標之一。2019 年 10 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和趨勢進行第十八次集體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學習時強調,要把區塊鏈作爲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確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

按照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很快開始制定針對加密貨幣的新立法,以推動構建中國國家數字貨幣監管制度的框架。不僅如此,中國人民銀行也透露央行數字貨幣,即所謂的「數字人民幣」幾乎已經準備就緒。

換句話說,就在華盛頓還在關注是否允許在美國金融體系裏使用數字貨幣的時候,北京已經開始實實在在地着手推進這一新興金融技術了。不出意外的話,區塊鏈和數字貨幣在中國的發展前景應該會令人震驚。

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全世界使用美元作爲儲備貨幣讓美國受益匪淺,也讓美國在國家競爭中獲得了明顯優勢——由於「好處」實在是太大了,以至於法國前總統曾將美元形容爲一種「高的離譜的特權」。舉個例子,假如華盛頓要爲自己揮霍無度、不負責任的財政策略買單時,他們可以用極低的成本「搞定」:因爲全世界都依賴美元,所以只要美聯儲印鈔票就可以了。但是,如果借貸成本大幅上升,美國軍方可能會首當其衝,第一個遭受更爲嚴峻的財政資產負債表困擾。

接下來,我們再來看看美元在經濟制裁中發揮的作用。實際上,美國之所以有底氣對一些國家實施制裁,其實就是因爲美元作爲全球儲備貨幣所享有的獨特地位。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賈勒特·布蘭克(Jarrett Blanc)解釋說:

即使是一家基本上與美國本土沒有任何貿易往來的公司,也會受到美國影響,因爲他們在銀行裏肯定有美元。因此,如果他們與一個受到美國製裁的國家進行貿易,那麼他們基本上將無法獲得任何銀行業務支持。

簡單地說,美國總統可以容忍非法行爲(無論是朝鮮彈道導彈試驗還是伊朗恐怖主義)並派遣軍隊,但絕不會容忍美元受到挑戰。的確,美國只要實施經濟制裁就能造成極大地「殺傷力」,這可能也是中國爲什麼如此有興趣避開美元的原因之一。《華爾街日報》在 2019 年 11 月曾指出:

未來,在中國的外國遊客希望用現金或信用卡購買一瓶水或搭乘出租車可能會越來越麻煩,隨着人們對數字支付更加依賴,監管機構可以更輕鬆地追蹤到每筆交易。

中國從「哈薩克斯坦」到「吉布提」再到歐洲,在「一帶一路」全球重商主義系統中輸出數字貨幣系統和工具。換句話說,利用一種數字貨幣,中國幾乎能消除外匯管制造成的所有障礙,同時還能建立一個完全不需要美元的平行網絡。

當然,美元的獨特地位——也就是那種「高的離譜的特權」——不會在一夜之間消失,中國在數字貨幣和區塊鏈新興技術研發上似乎也有「無限的耐心」,隨着加密貨幣的不斷髮展,中國正在構建未來「美元替代方案」,而這種替代貨幣體系顯然會與西方隱私和法治價值觀產生一些衝突。

來源鏈接:foreignpolic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