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短視頻平臺做“團播”,靠懲罰別人月入百萬
2005 年的《超級女聲》開啓了一波電視熒屏上的選秀熱潮,也讓觀衆有了參與“造星”的權利。十幾年後選秀風吹向網絡視頻平臺,在選秀基礎上增添了“網絡”、“偶像團體”、“養成系”等特質,選手能否成爲偶像組成“男團、女團”出道,權利在用戶粉絲的口袋裏,最近收官的《青春有你 2》,屢創話題的《創造營 2020》正是這類團綜選秀節目。
這股“男團、女團”風如今又從長視頻平臺吹向短視頻平臺,抖音快手上也悄然興起了以“女團、男團”爲名的直播內容。不過,這股新風潮實質上卻與選秀相差甚遠。 常見的畫面是幾個男生、女生在直播間站成一排,一個主持人在畫面外主持,與團綜選秀節目中重要內容是參與者的唱跳舞臺不同,這類直播沒有才藝門檻,內容中更多的是拉票求打賞和感謝。唯一相似的就是有觀衆花錢投票的機制,但代替選秀中投票考前者出道組團,這類直播只有對投票分數落後者的遊戲懲罰。我在短視頻平臺做“團播”,靠懲罰別人月入百萬這類男團、女團賬號同時運營着短視頻內容,內容水準不一。但即便是這樣的內容,依然有不少受衆願意“氪金”支持,利益驅動下,也滋生出一些低俗內容。一位業內人士向鞭牛士透露了這類直播內容背後的祕密。 “越漂亮越好,會唱歌就行” 無門檻月入萬元 ——鞭牛士—— 公會內部人士淼淼告訴鞭牛士,他們稱這種直播叫做團播,參與團播的主播,叫做團播藝人,他們公司目前簽約了 10 多名這樣的團播藝人,這一直播形式主要是配合變現做的。 目前行業內大多數短視頻博主或直播主播的變現方式主要是廣告、帶貨、直播打賞,公會、mcn 機構則可向上向廠商收費,向下從博主、主播合作中分成來盈利。 而如今,隨着各個垂直領域視頻博主、主播沉澱了流量,逐漸嶄露頭角,衆多明星、紅人、mcn 機構涌入,短視頻領域平臺如抖音、快手,幾乎成一片紅海,在這樣的環境下,比起花時間精力資源培養一個達人,積攢流量,再聯絡運作接廣告、帶貨,直接團播靠打賞可能是更高效的一個變現方式。 這位負責人表示,想成爲這種男團、女團成員,顏值越高越好,至於才藝,“會基礎的唱歌”就行。 門檻不高,實際上,如今大火的團綜節目也呈現出“養成系”的特點,就是因爲有一些素人、或唱歌跳舞基礎較差的學員參與。 不過,團綜節目所有學員在團隊舞臺呈現前,都會經過大量訓練,最終在節目精美包裝下展示和演繹唱跳舞臺,與此同時,觀衆會票選心中喜愛的學員,幫助他們免於淘汰,直到最終組成偶像團體出道,真正成爲偶像藝人。 票選養成規則也適用於團播,但不同的是,參與團播的男女團成員不需要經過太多才藝培訓,在整場直播裏,如上文所述,沒有太多才藝展現的機會,大多數是唱歌,做遊戲,跟觀衆對話,呈現的畫面往往極“接地氣”,氛圍輕鬆。我在短視頻平臺做“團播”,靠懲罰別人月入百萬這樣的工作卻據說可以月入過萬,淼淼稱他們公會的主播每天工作時間在 8-9 小時,每個月有 4 天休息時間,基本保底工資是 6000 元,再加上提成一般每個月都能拿到 1W 元以上。 唯一也最重要的壓力就來自於直播間打賞,“打賞越多,提成越多。” 被放大的掌控感,與被收割 有抖音男團靠音浪收入超百萬 ——鞭牛士—— 那麼打賞哪裏來?又沒有真實的才藝表演可看,爲什麼還會有人願意爲團播花時間花錢呢? 團播裏設置了懲罰和獎勵,懲罰往往針對團隊成員,項目有踩指壓板、吃檸檬、坐氣球等等,規則不同團播之間有略微差異,比如一些團播要求達不到一定分數的成員不能坐椅子,一些則要求除了分數最高的其餘都要接受懲罰。 分數來自於直播間打賞送禮物的觀衆,直播間設置的打賞禮物在團播裏有一套價值換算標準,不同團播間稍有不同。
我在短視頻平臺做“團播”,靠懲罰別人月入百萬
在淼淼公司的抖音團播裏 399 抖幣的錦鯉價值 40 分,199 抖幣炸彈 20 分,而 1 抖幣大約 0.1 元人民幣,換算下來團播裏分數價值 1 元 1 分。 於是,一些忠實觀衆爲了讓喜歡的成員免於被懲罰,瘋狂氪金打賞。甚至也有希望看到成員接受遊戲懲罰的觀衆,可以花錢讓成員得分變成負數,讓他接受懲罰。 念出每個進直播間觀衆的名字表示歡迎,是直播行業慣例,目的是讓觀衆有存在感、並覺得親切,在團播裏也是一樣,並且,這些名字當中也有一些是主持人和成員們很熟悉的,他們忠實觀衆,也是固定的金主。這類內容的受衆不算太多,很多團播在線收看人數只有幾十人,但肯花錢的不少,不乏打賞記錄數十萬的金主。我在短視頻平臺做“團播”,靠懲罰別人月入百萬淼淼公司一場 4 名成員參與的團播,在抖音非休息日直播的 4 小時裏,觀看人數峯值不到 200 位,打賞加音浪(點贊)收入在 11500 元左右。據鞭牛士觀察,抖音上顯示粉絲 2.1 萬的某男團賬號,在經營大約 2 月左右累計音浪收入就超過了 1737 萬,換算成人民幣也已超百萬。我在短視頻平臺做“團播”,靠懲罰別人月入百萬爲了讓觀衆多氪金打賞,成員和公會用了不少心思。除了懲罰,在直播內容設計上,有些還增加了成員 pk 環節,主持人會不停地提示觀衆低分成員還差多少分可以免於懲罰,成員自己也會開口求救,此外,很多團播的成員在直播中通常手機不離手,因爲還要在評論區與觀衆保持互動。我在短視頻平臺做“團播”,靠懲罰別人月入百萬即便觀衆能對成員在直播中的求救無動於衷,也逃不過給對應成員打賞一定金額就可以加粉絲羣、或加成員微信的獎勵設置吸引,在一些團播畫面上甚至會循環滾動着這樣的字幕提醒。我在短視頻平臺做“團播”,靠懲罰別人月入百萬觀衆的掌控權力不斷被放大,並藉此獲得娛樂和滿足感,以及接近成員的機會,在團播裏,成員是“道具”,觀衆既是“玩家”也是收割目標。 新瓶舊酒亂象仍存 下行的秀場直播與急於變現的公會 ——鞭牛士—— 雖然被叫做團播,但似乎更像只是“以團之名”包裝起來的這類直播內容,在近期有變多的趨勢,也被越來越多人關注到,有團播賬號粉絲甚至破百萬,累計收入音浪也能達到數百萬。但即便是在如此新的內容形式裏,也已經存在頗爲明顯的質量差異。 從直播畫面上能直觀分辨,有些團播有燈光,有得分數據顯示等特效,主持人旁白較爲清晰和專業。從短視頻內容運營上,也看得出設計和包裝,有拍攝舞蹈等才藝的,也有拍攝劇情內容的。 但也有一些團播,只有頭像名稱叫做 xxx 女團、男團,直播間沒有公示分數,僅憑主持人公佈,團播過程中沒有什麼才藝展示,只有成員輪流求打賞。我在短視頻平臺做“團播”,靠懲罰別人月入百萬懲罰的設置更令人費解,不乏低俗遊戲,短視頻內容更極其簡單。
我在短視頻平臺做“團播”,靠懲罰別人月入百萬
有些團播甚至在直播過程中被平臺封禁,顯示“非法行爲”。我在短視頻平臺做“團播”,靠懲罰別人月入百萬有觀衆認爲這類直播內容就是“新瓶裝老酒”,內核還是秀場直播。相比“傳統”秀場直播,“團播”放大了觀衆在直播間的權利,在內容互動上依然滿足了很多觀衆掌控、同情的心理以及交友的目的,運營模式上也依然沿用了靠打賞變現、引流付費用戶到社羣等的秀場直播的舊模式。
而秀場直播早在發展初期暴露出了多種亂象,擦邊球屢禁不止,相似的,關於“團播”的疑問也有很多,包括粉絲數、打賞等數據的真實性、是否存在灰色交易等等,事實上,收到過舉報甚至被平臺封禁的團播不在少數,因而很多團播設立了多個備用賬號。 隨着監管趨嚴、內容同質化、用戶流失被稀釋、帶貨直播等多種直播形式的興起,近兩年秀場直播行業顯現出下行狀態。今年開年的疫情,讓短視頻平臺在用戶數、使用時長等方面的增長凸顯,這似乎又讓秀場直播、讓公會看到了機會。 但同時,公會也受到平臺在本身的生態建設過程中帶來的約束,如抖音更希望在短視頻、電商直播等更多形式上有所拓展,希望公會不僅僅侷限於秀場直播,從 4 月以來開始實施的雙週任務分成模式,可以看出公會的分成門檻提高,利潤降低。因而不少公會面臨轉型、拓展更多商業模式,但當下大熱的電商、短視頻,對於公會來說都不算是容易的選擇,快速變現是公會當前需要的,於是“團播”萌芽。 但目前來看不夠創新的內容、粗糙的形式、甚至低俗的畫面,引起不少用戶的方案,他們在團播評論區直言“這是網絡乞丐嗎”、“像是直播夜總會”。 那麼,真正參與其中,做團播的成員們又怎麼看呢?鞭牛士嘗試聯繫幾位團播成員,但幾乎沒有人願意接受採訪,唯一一位很快回復的女孩卻否認了自己在做團播。
(注:文中淼淼爲化名)
2020 年直播行業風起雲涌,鞭牛士將聚焦當中的人、事與平臺,挖掘背後故事,作爲系列內容呈現,此爲直播故事系列中的第 1 篇。

此內容爲鞭牛士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 — 推薦閱讀 — —

我在短視頻平臺做“團播”,靠懲罰別人月入百萬

我在短視頻平臺做“團播”,靠懲罰別人月入百萬

我在短視頻平臺做“團播”,靠懲罰別人月入百萬

我在短視頻平臺做“團播”,靠懲罰別人月入百萬

我在短視頻平臺做“團播”,靠懲罰別人月入百萬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