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協議通過 Yearn 的聲譽重獲新生。

原文標題:《Yearn 帝國正在崛起,有多少 DeFi 項目開始瑟瑟發抖
撰文:rekt
編譯:Kyle

我們無法改變發到我們手中的牌,但我們可以改變自己的打法。

接連兼併五家協議,Yearn 在改寫 DeFi 遊戲規則

熟練到可以擲到自己想要的骰子點數的玩家等同於可以改寫遊戲規則,而其他人則可以使用機會牌並寄希望自己不會被淘汰。

在爭奪去中心化的行業中,積極獲得市場份額的過程中時常出現一些有爭議的舉動。

這個行業仍然很小,對於具有共同目標的團隊來說,選擇與其他項目合併而不是重複造輪子,是有意義的。例如 yearn.finance 近期連續合併了 Pickle、Cream、Cover,以及今天的 Akropolis。

但是,這種集團化(conglomeration)的紅線在哪裏?

接連兼併五家協議,Yearn 在改寫 DeFi 遊戲規則Pickle,CREAM,COVER,現在是 Akropolis。(現在是壽司)

Yearn 正在建立一個帝國。

當初 YFI 被引入時,它的身份標籤是一種「代幣」,可以用於管理 Yearn 的「控制機制,可配置的費用,維護控制和可修改的規則」。

在 Yearn 創始人 Andre Cronje 發佈的文章《合併,收購,合作與協作——去中心化領域中的命名法》中,他建議可以將治理代幣持有者的角色與以太坊礦工的角色進行比較——他們都可以決定協議是否升級。

由於最近的合併並不涉及到對 YFI 協議進行任何根本性的改變,這意味着治理代幣持有人對任何合併或收購都沒有發言權。

這使一些 YFI 持有者對他們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接連兼併五家協議,Yearn 在改寫 DeFi 遊戲規則

Yearn Finance 治理投票不具有約束力,這使投票更具象徵意義,而不是協議運作所固有的。

儘管暗中宣佈的合作伙伴關係和私下交易並不符合通常的治理控制或去中心化價值,但大多數 YFI 持有者對他們責任的看似減少並不關心,相反更關心「價格上漲」。

接連兼併五家協議,Yearn 在改寫 DeFi 遊戲規則

ivangbi:如果您將一個產品放在另一個產品的上面……而每個人都收取費用,那麼您可以將這個模式擴展到多大程度,以使每個參與人員都獲得「足夠」費用?想想 yearn 的合併吧。

Larry Cermak:只要價格上漲了,爲什麼要在乎」

Yearn 的開發人員顯然很聰明,可以做出自己的決定,而任何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來開發產品的人都將擁有最大的利益。

但是,這些利益是否與整個行業的利益衝突?

接連兼併五家協議,Yearn 在改寫 DeFi 遊戲規則

除了不太可能的無私奉獻之外,Yearn 幾乎沒有理由不繼續購買市場份額並向其用戶提供更多服務。

這可能導致強大的財務壟斷,甚至比我們當前的系統更爲中心化,因此可以理解的是,這種收購狂潮可能會使其他人感到不安。

我們一直在爲去中心化而努力,但 yearn 的合併似乎是朝着相反的方向,而我們似乎卻在鼓勵這種行爲。

但是,我們都知道,當前很多項目採用的「去中心化」和治理「控制」中有很多隻是爲了避免法律問題纏身。

目前而言,只要這種協議控制可行,那就好。

Yearn 爲 DeFi 樂高的新時代提供了力量,創造了不僅僅是協議的東西,Yearn 可以成爲一個強大的資源,所有 DeFi 項目都可以使用和重用,並在堅實的基礎上進行創建,同時保持最高的安全性。

我們開始瞭解到,這種新的協議控制方法最適合用做一種中樞而不是開關。

實際上,Yearn 的這些舉措與其說是「合併」,更多的是「夥伴關係」,可能沒有什麼可擔心的,但是它確實清楚展現了 Yearn 在如此小的行業中擁有多少力量。

最近的大多數黑客事件都來自 Yearn v1,因爲人們已經複製了它。

如果 Yearn 打算成爲安全標準,v2 是否會更具彈性?

Yearn 被分叉 > 人們犯錯 > 分叉項目被拋棄,被 Yearn 收購 >Yearn 成長。

DeFi 的構建者已開始在幕後合作,我們最近的白帽救援任務已經證明了這一點。似乎唯一的區別是,這些團隊合作得到了公開,並且通過 Yearn 的聲譽使協議重獲新生。

任何希望將 DeFi 的生產過程去中心化的人都可以這樣做,而且無需許可。

來源鏈接:rekt.ghost.io